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91章

第91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在消息在民间就跟大风刮过了一般传了开来,刀府是最快得到消息的,报到府里,刀二夫人一听到就往侄媳妇处走。
     
      林大娘这时也得到消息了,来报的林家下人惊慌失措,还被林福斥了几句,被她摇头拦了。
     
      没出事的时候,她心惊肉跳的。但这时一细问过人这消息的来源,看下人一问三不句,就知道消息突然之间就传开了,她反倒镇定了下来。
     
      她这边刚把乌骨打发去兵部找二爷探消息,二夫人就来了。
     
      一看她这院子里的动静,二夫人就知道她已经知情了。
     
      “你已经知道了?”
     
      “是,二婶,你坐。”林大娘挺着大肚子站起,请了二夫人入座,方才又坐下。
     
      “你怎么看?”
     
      “没影的事,”林大娘笑了笑,“看宫里的意思吧,这消息传到都说咱们京城要失守了,多荒唐。”
     
      如她所说,这消息太荒唐了,壬朝一片大好河山,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突然传燕地都要失守了,这消息把皇帝气得仰头大笑了好一会才止住笑,下令督察卫全员出动。
     
      皇帝也没怎么说话,就让人传了句话出去,道:朕未亡,大壬不倒。
     
      他还没死呢,壬朝在他手里没了?真是个大笑话。
     
      而他在京城百姓当中积威已深,朝臣或许个个都怕他,但百姓却拿他当神,他这两句话一出来,本来乱到都准备要举家逃跑的百姓一下子就跟回过了神似的,不乱了。
     
      他们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他们最清楚,以前上辈们一天都是三顿粥再添两个馍馍吃过来的,现在家家都能吃上白馒头,且还能吃上南方的大米;以前一年到头就逢年过节那时能沾点肉腥,现在只要家里多攒了几个铜板的,隔三差五就能吃上肉,来客了也不必得左邻右舍地借才能拿点好东西来待客,现在大街上随便哪都有好的买。
     
      这突然来个消息说燕地要失守了,他们居然信了,想想还挺惭愧的,所以等督察卫找到传言的一些人放菜市口斩了,个个都称好。
     
      一时之间,京城从惊慌失措到要逃,到去菜市口津津有味看杀头,也不到一天的时间。
     
      这夜傍晚,林大娘已经收到了乌骨送回来的消息,朝廷完全没有收到大将军身亡的消息,这是京城内大艾的人传的谣言,主要是扰乱人心。
     
      林大娘一听,尽管先前已经猜测这等突如其来的消息肯定内有文章,但等真确定了,她这心才放下了八九分。
     
      没放下的那一两分,是本人如果不真真回到她身边,就绝不可能放下来。
     
      此时的皇宫内,正血腥冲天。
     
      皇后坐在凤座上,看着死不开口的贤妃,脸色也一直温温和和,与平时没什么两样。
     
      贤妃是进来还只有几个年头,不是老妃子,这几年皇宫无大事,不过是些妃子谁受宠,谁不受宠,谁生了几个孩子的小事,她坐于后宫,公平公正,温和贤淑,是个脾气再好不过的中宫娘娘了,贤妃也就没见识过皇后真正的手段。
     
      这时,贤妃宫的人,挨个在外从头杀到尾,贤妃的一儿一女也被皇后请来了,跪于贤妃身边。
     
      “你这是滥杀无辜!”外面惨叫声震天,贤妃听得肉都跳了起来,她冲着皇后喊,“你没有证据说我叛国卖国,你没有证据,皇上,皇上,冤枉啊,您快来为臣妾做主啊。”
     
      皇后温温和和地看着她,一句话也没说。
     
      外面的人,依旧一个接一个,有条不紊地砍头。
     
      “娘娘,贤妃身边的宫女嬷嬷已全部清除,您看……”来人报。
     
      皇后看向了小皇子跟小公主,微微一笑。
     
      贤妃吓得全身哆嗦,胆颤心惊扑向他们,把他们抱在了怀里。
     
      “还有一刻钟,”皇后看了看沙漏,终于开了口,温和地看着贤妃道:“要么你现在就说了,要么你们到了地底下,去跟你想说的人说去。”
     
      “皇后娘娘,臣妾是真不知道您……”
     
      “行了。”皇后把掀开的茶杯盖子轻轻地盖了上去,打断了她,轻描淡写道:“要是还是这些没用的话,就别说了。”
     
      她朝带刀侍卫看去,就要颔首……
     
      “我说,我说,我都说……”贤妃痛哭流涕,再也撑不下去了,“我全说行不行,您就放过我的皇儿吧……”
     
      皇后依旧温和,轻叹了口气,“你们这些人呐,也别怪皇上总是说你们心大,你们要是不心大,好好的日子过着,怎么还要把国家都要搭上?说吧,好好说,既然要开这个口,一五一十地全都说了。”
     
      “是妾身鬼迷心窍,鬼迷了心窍啊皇后娘娘……”贤妃痛哭了起来,“那人说过,只要我把皇上的动静告诉了他,他定会帮我,帮我……”
     
      帮她当皇后,帮她的皇儿当皇帝,帮她……
     
      她当然想,她恨皇上,这后宫怎么多人,她恨他为什么不只属于她,她心里只有他一个人,为什么他心里不能只有她一个?
     
      贤妃泣不成声,皇后无动于衷地看着她,等贤妃把她所做的事情都说完了,她抬起首,冷冷地看着被她召来的所有妃嫔,“记着,不管你们把自己当什么,是金枝玉叶的皇妃,还是未来的皇后娘娘,太后娘娘,还是想着没了这宫里的其他人,你们就能与皇上天才地久了,不管你们是什么东西,什么想法,本宫都不管,但你们都给本宫牢牢地记着了,但凡通敌叛国扰乱朝廷,祸不仅及你们己身,就是你们娘家,也得完。”
     
      她说完,领着妃嫔坐着,一直坐到皇帝传来的赐死贤妃母子三人、和贤妃娘家抄家灭族的圣旨。
     
      在座所有妃嫔皆无声音。
     
      圣旨一出,贤妃不敢置信,绝望痛哭:“我说了都不行吗?我说了啊,我全都说了,就是死,我一个人死不行吗?虎毒不食子啊,皇上,那是您的亲生骨肉,亲生儿女啊……”
     
      “我生平最恨你们这种人说这种话了,”皇后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明知道是抄家灭族的罪还非要干,做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他们是皇上的亲生骨肉,亲生儿女了?你自己都不在乎他们,非要帮他们送命,你怪得了谁?他们最该恨的就是你……”
     
      皇后看着她的儿女,跟他们一字一句地道:“仔细看看你们的娘,看清楚了,是你们母亲为了一己私害了你们,害了你们外族全族数百人,是她把你们送进地狱的,到了地下,记得千万别找错了仇家。”
     
      贤妃怀里的皇子皇女抬起了头,惊恐地朝他们的母亲看去。
     
      “不不不……”贤妃疯狂地摇着头。
     
      “拖下去。”
     
      “是。”
     
      半个时辰后,皇后来了皇帝的盘龙殿,皇帝见到她,微微一笑,“来了。”
     
      皇后朝他一福,“来了。”
     
      “送走了?”
     
      “送走了。”
     
      皇帝笑了笑,“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过得惯平民百姓的日子。”
     
      “他们还小,过几年就不记得了,离得远远的,也回不来,习惯了就好。”皇后淡淡道。
     
      “是啊,有条命就好。”皇帝笑了起来,“还小,这也是他们的幸事。”
     
      要不然,连命都没有。
     
      “您心里疼吧?”皇后在他身边坐下,给他倒酒。
     
      “这倒没有,”皇帝摇头失笑,“跟娘娘刚才说的一样,习惯了就好。”
     
      他又是一笑,看向皇后,双手举起酒杯向她致敬:“多谢娘娘陪朕走这一程。”
     
      皇后也举起了她的杯子,颔首:“皇上,多礼。”
     
      ——
     
      这传言刚过,隔天上朝,朝廷里的几个官员就被拉了出去斩了头,很快,他们的家也被抄了,也被抄出了无数金银珠宝,还有深藏在深屋的美人。
     
      这几家的人被带出家门时,全部茫然惊慌,都不知道出什么事了,旁观者也只能叹息一人之罪,祸及全族。
     
      但同情顶多也就到此了。
     
      要知道大艾真要打进来,将会有比他们多上数十万倍的大壬人死于大艾之手,京城老百姓是在皇城根下经历着这些血腥过来的,燕地处北,四面都临大敌,隔几年就是一大仗,再没有人比他们更懂得国破家亡这几字的意思了,生存永远都只属于胜利者。
     
      这厢京城平静了下来,大艾那边也传来了大军勇猛挥进大艾,勇夺大艾六城直逼大艾国国都的消息,大艾人已经不再抵抗,甚至因为被他们称之为魔鬼之军的刀家军吓破了胆,国臣联手献上了他们的国王。
     
      这战打赢了,活捉大艾国王,费时居然不到一年。
     
      林大娘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说她家小将军已经在带着大艾国王回壬朝的路上了,她一看她肚子,乐了:“嗨,你爹要是走快点,还真能看到你出生了。”
     
      她那小将军走得确实是快,一路绑着大艾国王快马加鞭回了燕地,此时的大艾国王在马上被折磨得只剩一口气,全身污垢恶臭,头发打结,哪有一国之王的气派,而此时的刀大将军也没好到哪里去,皇帝坐在龙椅上,远远都能闻到他身上的血腥恶臭气。
     
      “末将先回家一趟,您有什么事,只管问末将的副将,洪木?”
     
      “在。”
     
      “皇上问什么你就说什么。”
     
      刀藏锋说完半跪在地,见皇帝无奈颔首方才退下,回到了他的家中。
     
      林大娘一看到他,眼睛都红了,拉着身边她乌骨叔的手泣不成声道:“骨头叔叔,咱们家什么时候连臭乞丐都放进来了?”
     
      乌骨也抽了抽鼻子,朝小将军看去,不禁摇了摇头。
     
      这人,身上怕是没块好肉了,也不知道伤成什么样了。
     
      刀藏锋知道自己身上是怎么回事,他也只远远地看着她,没有走过去。
     
      但是他知道,他现在回来了,她不是寡妇,她也不会像一个寡妇一样,孩子出生的时候,爹爹不在身边。
     
      他不得不承认,小娘子在信中说怕等他们的孩子长大了,可能都不知道他是谁的话,深深地刺疼了他的心。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