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85章

第8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刀藏锋拿着他的灯笼出了院子,把它点燃火,提着它回自己的小家,等站于院前,看到自家的院子里那一片光,他那冷然一片的心也渐渐地暖和了起来。
     
      他回头,朝身后的暗将道:“回吧,夜间打起精神,不能疏忽。”
     
      “是。”
     
      在暗将的朗声当中,他跨步迈进了那一片温暖的灯火当中。
     
      屋内,林大娘正在做她最拿手的事——算帐。
     
      府内这个月要办三桩喜事,她这人吧,爱钱,但心也宽,她现在其实有点喜欢上刀府了,所以,二夫人和三夫人顾忌着的事,她是打算悄悄给她们补了——她把吃喜宴的回礼揽下了自己来干。
     
      这回礼,其实就是打包点花生瓜子糖果的事,普通百姓家,打发一个油包就是给人回了礼了;富贵人家的话,也是东西多添点,一样打一个包,打包个三四样也就够了,普通客人也就如此罢了。
     
      她这边打算的话,这样打发惯了的也一样不能少,瓜子花生这些都有。但是糖果她就打算做点模样特别的烤饼出来,再加上一些味道很不一样且酸酸甜甜的糖果出来添在里面。反正这东西带回去,都是家里妇孺老少吃的多,一般小孩娘子们都喜欢吃这种口味的,想来也招人喜欢。
     
      这要是爱吃,肯定会提起刀府,给出的回礼都喜欢,这也算是个好名声。
     
      再则,她也是估算着要是喜欢的多,她打算把这糖果方子给了二夫人三夫人,一人两个,让她们私底下找人去合作去,这样的话,二爷三爷家有了钱,刀府也能减轻不少压力。
     
      她这主意打得那是一石三鸟,她这心计还挺深,也不害臊,小将军一回来,难得他这天晚上这么早就归家了,还细细地跟他讲了。
     
      说罢,她又道:“你别看我这们次贴补得要多一点,但是,这要这次把名声打出去了,以后不愁卖,二爷三爷家里有了钱,有他们再帮着扶持府里和众旁系,我们的压力至少要减轻一半,从长期来看,这对我们有利无弊,你知不知道?”
     
      她小将军正在看她列的帐单,一直皱眉不语。
     
      林大娘也知道这上面的采购价太贵了,但壬朝再如何比她所知的朝代要好过,但它也是个农耕为主的朝代,很多不太常见的东西别说贵了,连找都不太容易找,像她这次要的一些梅子,都是她林府在京城多年的经营,才能把南方供给全京城所有的梅子弄到手才够数,她怕他被这些小东西的价格吓着了,忙安慰他:“没事啊,都是与我们林家有生意来往的,拿的都是第一手价,没太吃亏的。”
     
      没太吃亏都这价?这买下来,够他的军士天天吃一个月的肉了。
     
      见小将军都撇过头拉下脸了,林大娘也是哭笑不得,“不是都跟你说明白了,物以稀为贵,这次我要的能到手,都是因为我们林家有底子,你别小看这些小东西了,一颗咸梅能含大半天,可耐吃了,你仔细想一想啊,要是各家夫人娘子们和小公子小娘子都喜欢上了这些零嘴,他们又是手头上会缺那三五个子的人,要是能卖好了,你说这会是多大的进项啊?”
     
      她算是眼皮子浅的了,她这当家的小将军可比别她浅才好。
     
      “来来来,吃一颗……”林大娘赶紧给他塞了颗咸梅,见他酸得皱起了脸,又慢慢舒展开来了,她也是笑了。
     
      英俊高大的大将军,最喜吃糖吃零嘴了,这谁能想到?
     
      “好吃吧?含着,别咽,这个你其实吃过了,我以前给你的夹心糖,里面夹的就是这个,这次做的也是这种,外面是糖,内里是咸的。嘴里淡了,要是能含一颗,可高兴了,是不是?”她笑着道。
     
      好吃是好吃,但太贵了。他都不知道小小一颗,能有这么贵,这还不含外面的糖衣的那层价,林大娘子家的小将军低头又看了看帐表,含着梅子道:“贵。”
     
      太贵了。
     
      “现在是贵,等以后啊,供梅子的多了,吃的人多了,成本就下来了,到时就不贵了……”林大娘是真乐意跟小将军讲这些后世才有的理念,而且她发现小将军也挺爱听的,这也是她最喜爱小将军的一点,她所说的每一句话,他都真的有认真在听。他认真,她就开心,“你也别老想着这起初咱们家的投入太大,投入你懂不?意思就是咱们前期花的那银子,人工,成本这些加起来就是前期投入,好,懂啊,那我接着讲……”
     
      林大娘就细细地跟他讲起了她就此事的构思,讲到打哈欠了,见小将军还在双眼闪烁地看着她,她也是乏了,撑着他的头顶就站了起来,“不说了,改天再说。侍候先生就寝吧。”
     
      所幸学生还是她丈夫,见她困得眼睛都睁不开,力气又大,一把抱了她把她送上了床,不用丫鬟近身,就帮她脱鞋了,侍候先生侍候的还挺到位。
     
      ——
     
      刀府的喜事真真是忙得让刀府所有的人走路都是用跑的,刀府喜,嫁进刀府的人家家中也喜。
     
      这余老翰林这一早,就又被老下人敲响了门,就听老下人在门外压不住声音地大声喜道:“刀府又送了五头羊两头猪来了,说给咱们家早上的送亲饭添菜来了,肉太多了,老爷,我怕我们请完客,还要剩好多自家吃呢。”
     
      老翰林一把坐起,自行穿衣走到门边开门,“来的人呢?”
     
      “正在堂里,说他们家二夫人说了,要给您请个安问个好再走。”老下人喜得下巴上那几根稀拉的胡子都往上翘,“这家子,就是有礼,皇城里一顶一的知礼人家。”
     
      “好,我洗把脸就去,你赶紧过去,给人送杯茶。”
     
      “是了是了,我这就去。”老下人颠颠地去了。
     
      他也是真喜,刀府来人,会给他们这些下人塞点碎银子,也不会看不起他们余家人丁凋零没什么人,每次来是笑脸而来,来了一次又一次,送了不少东西过来了。
     
      他们家小娘子,真真是没嫁错人,没等错人。
     
      这厢余家小娘子刚起,也从报信的丫鬟那知道刀府又送东西来了,她是高兴又担心,拉着她老奶娘的手轻声问:“不会太破费吧?他们家以前也不是太好。”
     
      “这还没嫁过去,就担心上了?”老奶娘也是好笑,“我的小娘子诶,你这心也是操得太大了吧?再说了,人家能给,就是人家家里给得起,就是十二分地看重你,你该知道的……”
     
      余家小娘子也是不太好意思,脸红道:“他人好是我是知道的……”
     
      要不也不会非他不可。
     
      “我怕太给他添负担了,”小娘子还是担心,“这要是,要是……”
     
      她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就是心里着急。
     
      老奶娘也是笑了,“你啊,就是把心都挂他心上了,还好,他心中也是有你的……”
     
      她不无感慨,又道:“好了,你的心他知道,你看他家怎么对你的,你就知道他的心思了,等过去了,好好跟他过,帮他持家就行了。”
     
      余家小娘子脸红红的,点着头抱着老奶娘的腰,一时羞得话都说不出来话了。
     
      ——
     
      这日一大早三更刀府内,林大娘打着哈欠给小将军夹菜。
     
      早膳做的简单,但也是有饼有粥有小炒菜,还有肉,不算少了。
     
      小将军吃的多,林大娘也不怕烦,给丫鬟们排了班,在这个点是肯定有热饭热菜送上来让小将军吃了再走的。
     
      乌骨叔还太困,吃了一点,就又倒在特地给他铺的软椅上睡了。
     
      太早了,林大娘也吃不下什么,她这纯粹也是陪自家小郎君一起用个早膳,等他走了,她是肯定要回去再睡一个时辰才起来用真正的早膳的。
     
      “别光吃肉,把青菜吃了。”见他不吃她夹到他空碗里的青菜,她干脆夹了两根菜往他嘴里送。
     
      见他张嘴吃了,林大娘满意一颔首,放下了筷子,低头去摸了下乌骨叔的脸,见他的脸有点冰,回头叫今早当值的小素,“小素儿,拿床薄被过来。”
     
      薄被拿来,她给乌骨叔盖上了。
     
      骨头叔年纪大了,老了,没以前那样精力充沛了,挂在梁上的时间也少了,但林大娘也没觉得这有什么。
     
      是人都会老,以前是她骨头叔叔为她操心,现在该轮到她为他操心了。
     
      “你以后少跟乌骨叔吵架,让着他点……”她拿起碗,给她那小将军拌了拌去了腥煮了糖的羊奶,递给他喝,“他就是个直来直往的脾气,有什么说什么,你别跟他生气。”
     
      “我没生气。”小将军接过碗,不肯喝,皱着眉头说:“是他老占我东西,明明是你留给我的,他都吃了。”
     
      不能老抢他的吃,小娘子明明做了两份,凭什么他要少吃点?
     
      见他还生气上了,林大娘也是好笑,“那他是长辈。”
     
      “不能这么算。”这羊奶也是吃不下了,小将军把碗搁下,把手里的筷子也放下了,看着他小娘子直接道,“他明明都是多吃了我的胃胀了,你都说了很多遍要缝他的嘴了。”
     
      说了很多遍,他把针都买给她了,她都没缝!
     
      见他还真计较上了,还真得不能再真,林大娘气不打一处来,扬手朝他道:“你让不让他?”
     
      “你这是不说道理。”
     
      “没道理可言,我们家的事我说的算,你们一个两个都得听我的!”林大娘重新给他把羊奶碗端起放到他手上,“赶紧喝,凉了就又腥了,唉,让着他点,往后就不让他吃你的份了,好不好?”
     
      说着她侧首,看着曾在她亲父面前答应会把她当小女儿疼,此时躺在软椅上睡得安宁的乌骨,又不禁笑了笑。
     
      亲在,子又能养,人生大幸事。
     
      此生,老天一直都在厚待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