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83章

第83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夫人,您去哪?”韦夫人刚走到门边,就有人拦住了她。
     
      韦夫人冷漠地看了他一眼,低头看了襁褓。
     
      不远处,突然有人在大叫:“不好,有贼!来人,呃……”
     
      随即,那声音陡然停了。
     
      那拦韦夫人的仆人脸色一变,但他没动,看了韦夫人一眼,示意身边的那些人赶去看一看动静。
     
      但没多久,又有人在喊:“不好了,有人去了卧荣阁!快去将军那。”
     
      韦夫人微微一哂,朝脸色巨变的仆人去看,“怎么,不去看看将军?”
     
      那仆人脸色不好,看她一眼,招呼了小兵过来,“你看住夫人,我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韦夫人听着,抱着襁袍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她疯狂地大笑着,笑出了眼泪来。
     
      这厢的卧荣阁内,仅披外袍的韦高景举着长剑,对着来人,冷道:“有种对着本将来,休要为难一介妇人。”
     
      刀藏锋扫了他一眼。
     
      “宝儿,宝儿,你们要带他去哪?”这时他身后,突有女子高哭喊人,“快去救我宝儿……”
     
      “莉儿?”韦高景急了,回头看了一眼,又迅速欺身逼近身前的黑衣人。
     
      “你究竟是何人?”
     
      “将军,不好了,夫人被人……”有人又在高叫,但声音说到一半,又没了。
     
      韦高景又回头,又气又怒,提剑朝人刺来,“我杀了你,你赶紧把我的夫人儿子放了,若不然……”
     
      黑衣人一跃上空,往后退至了门口,揭下了蒙面巾,他看着韦高景,连话都懒得说一句,转身走了。
     
      “咻……”黑夜当中,一声长长的暗哨声响起,转眼之间,一行人比来时更快地去了。
     
      韦高景在房间暴怒:“刀藏锋,我饶不了你,你等着,来人,宽衣,进宫!不,来人,跟本将去刀府拿人!”
     
      姓刀的敢拿他妻儿,他就亲手杀了他的妻子,杀了他刀府全家!
     
      可不等他近刀府,皇城内,已有领着数百刀家军的刀家军副将洪木,与带着几百人的九门提督坐在街上,端茶等他。
     
      这厢刀藏锋掳着人很快去了废殿,把人扔到了大理寺卿的手里,大理寺卿带着他两个左右少卿手忙脚乱接到两个被打昏了的,还有一个活的,欲哭无泪,“将军,你至少留个人帮我们把昏过去的弄醒啊……”
     
      刀藏锋挥手留了一个,随后快步去了盘龙殿。
     
      他带着一身夜行的风虎虎而来,守门的带刀侍卫都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大将军,您来了,快快请进……”总管在门口笑着道。
     
      刀藏锋一进门,就听皇帝在里面道,“这么快就来了?”
     
      他大步进去,拱手作揖:“末将见过皇上。”
     
      “这么快?”
     
      刀藏锋却皱起了眉,“皇上,我去拿人,那位大将军两剑朝我刺来,却回了两次头看人,心慌意乱,毫无心志,一剑都没刺中末将。如果他在仗场也是这样打仗的,我不明白您怎么就让他打了这么多年?粮草不费钱?兵马不是命?”
     
      他抬头着皇帝,真心不解,“就因为他是韦妃的弟弟?”
     
      “你现在才想起问朕这个?”
     
      “我很久没见到他本人了,但我从没想到,韦家的人,无能至此。”说他是将军?简直是侮辱了将和军两字。
     
      “呵,”皇帝失笑,“你就因为这个,火了?”
     
      “皇上,”皇帝在笑,刀藏锋此时却一点也不觉得这事有何可笑之处,“我们是您的将军,更是这个国家的将军,我们两府的将府立在紫禁城左右,我们就有保护这国家和百姓之职,人可以无能,但心不能。”
     
      那位是连心都没有,这样子的,也是武将?还是能拥私军的武将?
     
      韦家的人,何时差至如此了?
     
      “好一个人可以无能,但心不能,他要是能像你这么想就好喽……”皇帝撑着桌子站了起来,他把案桌上的奏折搬了搬,张顺德看到,赶紧过来接手了,皇帝松开,“送去六部着办。”
     
      “是。”
     
      皇帝示意大将军帮他把放在下面箱子里的奏折再搬点上来,“见着了人,知道朕为什么非要抄韦家了吧?”
     
      刀藏锋把奏折搬了上去。
     
      皇帝伸了伸僵硬的胳膊,“大德子要帮朕去办事,你自己去搬张椅子过来坐,坐近点,好说话。”
     
      “末将站着。”
     
      “让你坐你就坐,有的是你站着为朕而战的时候。”
     
      刀藏锋去搬了张椅子过来……
     
      “靠近点,没事。”
     
      刀藏锋把椅子放在了皇帝指着的龙案下面一点。
     
      “你这时候才生气,朕早就气得这里疼了……”皇帝捶了捶心口,淡道:“不办他,不是因为韦妃,韦妃算什么?她顶多就是朕的妃子,还不是朕的妻子。她能听话,那还是朕儿女的生母,不听,她于朕又有什么用?就凭她替皇家生了几个儿女,就要拿朕先辈们世世代代打下的江山,和国家百姓去填她一个人的娘家,她的弟弟?朕都不觉得朕值这个价。”
     
      “朕一直不能办他,是因为没办了老国舅,知道吗?”皇帝翻开奏折批着,叹了口气,“这个朝廷虽说之前也是朕的,但也只是看着像是朕的,真正被朕拿到手里,不过也是今年的事情,那时候你们刀家不成器,韦家不成器,朝廷啊,乱成了一锅粥,都只拿钱不办事,我还在要这锅粥里捡点像样的东西喂给百姓,你是不知道朕这日日夜夜过的是什么日子……”
     
      见他说着,他那大将军垂下了头,皇帝笑了笑,“你啊,也是运气好,朕也是运气好,就是韦家这运气,好到头了。不办他们家,只是时候不到,现在时候到了,是该清算了。说说,人都抓到了?”
     
      “那胡女跟小子捉到了,另外末将的小将发现了韦家的夫人,她说有话要说,就把她也带过来了。”
     
      “哦?”
     
      “您有空就去听听,末将听你胳膊都僵了,去走走,末将先回了。”
     
      “回?就这样?你不去听听啊。”
     
      “末将肚子饿,家里备饭了,回去吃点。”
     
      皇帝哭笑不得,“朕还是能让宫里给你顿饱饭吃的。”
     
      “您就起来走走吧,”刀藏锋站了起来,“您要是去您就准备下,末将送您过去再走,我就在外头等着。”
     
      说着他就大步出去了,皇帝看着他总是像风一般来去的身影,不禁失笑摇了摇头。
     
      这样的将军。
     
      张顺德回来后,皇帝更好衣,就真出来了,身上还披了披风,跟大将军笑道:“这还真是入秋了,夜里有点凉了。”
     
      “秋天要滋补,好攒肉入冬,您平时多吃点。”
     
      “你已经滋补上了啊?”
     
      “嗯。”天天吃好吃的大将军点头。
     
      “行啊,你那小娘子还挺贤惠的。”
     
      “嗯。”
     
      “你日子也是好过了,听朕的,以后别糊涂。”
     
      “也不能,小娘子会算计,不听她话,让她不高兴了,连口吃的都不给……”大将军淡淡道:“她比一般女人心狠得多了。”
     
      “咦?你这话说得,有这么说自己家小娘子的吗?”
     
      “您就别替末将担心了,末将府大,但家小,家小好,末将也只愿意有一人牵挂。就是来年又要上战马,生死难料,末将要是人没了,您要是看她孤苦无依,就帮末将帮衬着点,让她过得顺点。”
     
      “诶,不是朕说你啊,你这嘴,怎么说话就这么难听啊?”
     
      “难免的事,以前小,小儿在战场运气总是好点,现在打出名声来了,眼里都只看得到我,要是千军万马都对着我来,谁知道……”
     
      说到这,他侧过头,看到半路插进来跟着他们走了十几步,但一直没出声的人。
     
      这时,六皇子,皇后的二儿子沉盈朝他拱了拱手,“见过大将军。”
     
      “见过六皇子。”皇子随意,刀藏锋也随意地朝他拱了拱手。
     
      “来,让他跟在旁边听着就是,我们接着说……”皇帝招呼他,“你的意思是,以后上战场,你就是靶子了?”
     
      “难免的事,”刀藏锋接着跟着他慢慢地走,“不过也没事,我朝良将还是有的,末将没了,您会还有下一个能打的。”
     
      “就如你刀家军的那些将士?”皇帝笑着说。
     
      “嗯……”这次,他那大将军都被他逗笑了,嘴角翘起,点头称是:“他们不错,您也见过两眼,知道的。”
     
      “唉,你这人呐,真不是个好人……”皇帝指着他摇头笑道,又跟六皇子说:“沉盈,他的将士和他那战营确实不错,回头把你身边那几个带着的扔他营里去练练,保你回来了,去时小猫回时老虎。”
     
      六皇子笑了起来,“是,儿臣回头就把儿臣身边那几只小猫扔进去,等着老虎回来。”
     
      “有眼光。”皇帝还夸他。
     
      六皇子笑着点头,“跟您学的。”
     
      大内总管在后面跟着听着,鸡皮疙瘩抖了一身,不过他也没好到哪去,听着笑出了一脸的褶子。
     
      ——
     
      次日一早,皇帝当朝宣布了韦高景私藏胡女、通敌卖国、弑杀亲子用胡女之子李代桃僵之罪,让代督卫长刀藏锋带兵抄家,捉拿归案。
     
      皇上一下朝,还在更衣换下龙袍,就听外面传来了韦妃大哭大叫的声音。
     
      一听到那哭喊声,他不禁轻摇了下头。
     
      果然还是来了。
     
      不过他也不意外就是,不是所有的妃子,都像他的母妃那样脑子明白。
     
      “带她去侧殿,说朕等会就过去。”皇帝吩咐。
     
      “是。”
     
      皇帝换好常服,喝了口水就过去了,韦妃一看到他就急跑了过来,满脸都是泪:“皇上,臣妾听到的都是真的?”
     
      皇帝往首位走去。
     
      “可那是臣妾的娘家啊!”韦妃捉着他的袖子,哭得歇斯底里,“皇上,那是我的娘家啊,那是我的弟弟啊,您这要臣妾的命啊。”
     
      看不能走了,皇帝也就不走了,他回头扯了扯袖子,没扯动,他无奈地看着韦妃,“那你打算让朕怎么办?”
     
      “皇上,您怎么说这种话,那是臣妾的亲弟弟,你不要逼臣妾恨您……”
     
      “你恨朕,又与朕有什么关系?”皇帝这真也是真无奈了,他拉着韦妃的手重重一拉,扯过了韦妃手中的袖中。
     
      “可是,可是……”韦妃呆了,不敢置信,昔日的宠爱疼爱难道全都是假的?她可是宫是最爱他喜爱的妃子,连皇后都要看她脸色不是?
     
      “好了,说完了就回宫去吧。”一个妃子,也不需太为难了,到此,他也亲眼见到一个女人糊涂起来,能糊涂到哪步了。
     
      “皇上,皇上,求您,我求您了……”都这时候了,韦妃见他宽容看着她的眼神与平时疼爱她时的眼神一模一样,真真是慌了,她一把跪了下来,“求您放过我的弟弟啊,他是我们韦家唯一的嫡长子啊。”
     
      “谁家的嫡长子不是唯一?”这话说得糊涂得,皇帝都不想再听了,“你弟弟亲手掐死的那个嫡长子,也是唯一的一个。”
     
      “那是,那是他糊涂了……”
     
      “你也糊涂了,”皇帝看着哪怕此时狼狈也还是有着花容月貌的妃子,眼睛微眯,“不知道在宫里好好地呆着,养育儿女,却为了一个杀亲子的弟弟到朕面前来哭哭啼啼……”
     
      挑战他的耐心。
     
      “你这是要学他?”皇帝坐在在了椅子上,弯腰低首,眯着眼睛问着他这个妃子,“你这也是为了心头爱,连亲子都不要了?”
     
      韦妃刹那瘫倒在地。
     
      她觉得一切都不对极了,不对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应该是她哭着求皇上,爱她喜她的皇上会答应她的一切请求的,他疼她的呀!
     
      他是疼她的啊……
     
      “可,可他是我的弟弟啊,也是您的弟弟啊……”她喃喃着,不想相信她所听到的一切。
     
      “你的弟弟,朕的弟弟?”皇帝听到此,是真真大笑了起来,“不不不,那只是你的弟弟,不是朕的。”
     
      他的亲弟弟,正住在安王府,有妻有子,谁也伤害不了他。
     
      所以,他这个皇帝,一定要当到他弟弟离世之后。谁让他的江山不稳,朝廷不稳,皇位不稳,他就杀了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