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82章

第82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他们家韦老爷子也糊涂了?”刀藏锋看着皇帝。
     
      “老喽……”皇帝拿手指点了点头示意,“这里,彻底不中用了。”
     
      韦家现就在就一老一小两个大将军,老的是老太爷,现在的韦高景是小的那个将军,其父护国大将军早些年在战场受伤,回来没多久就去了,韦高景就是承的他的韦家军。
     
      这也是韦达宏纵有奇才,也无法在韦家施展最大的原因,看重他才华的韦父过于早逝,没给他留条好路,只把他送到了皇帝面前,以为这对韦家有利。
     
      但皇帝哪是臣子想当然耳的,刀藏锋觉得当年护国将军的几步棋,无论是送韦妃入宫,还是送韦长兄到皇上身边办事,棋有其好,但是,都只能顾了眼前——韦家传承之人才是韦家根本,他立不起来,有多少人护着他都没用,反而生生把有能力的儿子送到了皇上身边被拘了起来。
     
      “为个女人?”刀藏锋还是有点不解。
     
      “他从小胡国带回来的那个。”皇帝提醒。
     
      “呵。”刀藏锋冷冷地轻笑出声。
     
      小胡国都不算国,只算是个部落,韦将军打了这么多年也没把一个部落打下来,他都不屑提起。
     
      他是略知韦将军还把部落首领儿子领到燕地请求皇帝陛下“怜悯”,施以胡人援手,来要钱要粮的事,当时他在战场听到京中探子说到这事,都忘嚼嘴里的干粮。
     
      他们打仗的不把人打得落花流水,把人搜刮一空,反而带着敌人到自家老窝去要自己家的金银财宝米粮食物?皇帝当时都没给够他们军士一顿饱饭吃,皇帝要是这样干了,朝廷一半的士兵听了得把手中的刀仗扔了。
     
      还好皇帝把那狮子大开口的所谓部落首领儿子脑袋给斩了。
     
      那事简直滑天下之大稽,跟小胡国的战争本就是因小胡国不断潜入壬朝境内,厮杀壬朝国民而起,不为民报仇为国尽力居然把人带回家里要钱要粮,当时刀藏锋都想不出,为何有韦大兄那种后人的韦家,怎么就出了这种人、这种事来。
     
      没想,现在更荒诞。
     
      听出了大将军嘴里的嘲讽,皇帝也摇了摇头。
     
      同样一代的将军跟将军,就是差这么多。
     
      这就是苦罐子和蜜罐子里出来的差别?
     
      大将军很不以为然,皇帝其实也不以为然——但就是这么荒唐,他大壬的将军为个女人,把家国抛在了后面。
     
      这种男人,应该是个风华雪月醉死美人乡的公子哥,而不是个打仗的将军。
     
      他唯一的弟弟安王都没敢这么干,这将军反倒干了,皇帝也是想忍,都忍不下了。
     
      “朕想这事由你出手,你看如何?”这位大将军聪明,皇帝也不想太绕弯子了,再如何,给他生儿育女的韦妃还在宫里,不能由他出面动韦家。
     
      “是末将想动他已久了,”刀藏锋低头扣剑,“末将听闻韦家私藏敌国小胡部落中人,就带人潜入韦府一探究竟……”
     
      说着他抬起眼,看着皇帝,“等末将找到人和孩子,就把人带到皇上面前来前罪,还请皇上到时发落末将擅闯韦府之罪。”
     
      到时候给个不怪罪,发现实情有功,让他去抄韦家就是。
     
      皇帝顿时哑口无言。
     
      他都没想到,就这么点时间,他这大将军就把对策想出来了——果然不愧老把人打到老巢,把人家底都要掏穿的黑豹旗旗主。
     
      这是真能耐。
     
      “那末将去了。”见皇帝不说话,刀藏锋当皇帝是默认,躬身退到了宫门前,再一深深弯腰,转身去了。
     
      “这大将军啊……”这里里外外就几句话,他自己就把这事给定了,转头就去做了,皇帝也是长叹了口气,“要是满朝的臣子都有他这脑袋魄力,朕这一生,不知道能做多少事出来,他当武将,实则可惜了。”
     
      这样的臣子多几个,他也不至于一件能惠及百姓及其国家利益的事,都要拖个七八九年才能落到实处,还得他死死紧紧地盯着,才能把好处落到老百姓手里。
     
      张顺德也跟着叹了口气,没有回话。
     
      他知道皇上的意思,但一个国家,有脑子的文官多的是,这个不行,还有下个,一个不行,两个聪明脑袋总抵得上一个聪明脑袋,一个做事的不成,那就多几个,多几年总会成的;但一个脑子清醒、捏得清轻重、还能打仗的武将,要比百个分不清轻重,不够果决勇猛的武将都要强,也让人放心。
     
      总得有国有土,才有天下。
     
      皇帝也知道这点,他也只是感慨,摇摇头就没再说了。
     
      ——
     
      刀藏锋带着他的两个随行死将快马回了府,见他大中午就回来,小娘子眼睛都发亮了,不断朝他招手,他快步走了过去。
     
      “怎么这个点回来了?”
     
      “晚上办事,回来挑人,家里的要带走几个。”
     
      “办事呀?哦,做事好,那午膳在家里吃不?”
     
      “吃。”
     
      “有什么想吃的?”
     
      “那个有点辣的肉片。”
     
      “什么叫那个有点辣的肉片?水煮肉片!都跟你说好几遍了。要喝酒吗?”
     
      “不喝了。”
     
      “那就不喝了,给你煮点甜米汤喝喝。”
     
      “酒我晚上办完差,可以喝吗?上次那个酒,叫竹叶青的。”酒长得很好看,翠绿翠绿的,还很香。
     
      “那你晚上什么时候回来啊?”小娘子哭笑不得。
     
      刀藏锋抬手摸了摸她因笑而翘起的嘴,想了想,“半夜吧,你早点睡,睡饱等我。”
     
      那个时候他也把人劫到宫里放到皇上的心腹大臣大理寺卿手里了,审人不是他的事,等回来吃饱肚子,就可以上朝看皇上发火杀人了。
     
      “诶,也行,你说我造了什么孽啊,嫁个小郎君,自己家的小郎君,香喷喷的,还得半夜才能见,也才能好好一起吃一顿饭,陪着喝两盅酒,这都叫什么事……”
     
      小娘子长嘘短叹的,但眼睛里有笑,也没有责怪之意,刀藏锋知道她其实没有不高兴,晚上等到他吃好,再带她上屋看个星星,她能在他怀里笑半天,比谁都开心。
     
      “看星星。”
     
      “也就这点强了,还能看个星星,不跟你说了,我去看看厨房有什么新鲜菜可以做出来的,你去挑家里的人,挑好了把手洗干净了过来吃饭。”
     
      “嗯。”
     
      刀藏锋看着她欢欢喜喜吆喝着丫鬟们地去了,他抬头看梁上的乌骨,“今夜办事,你留家里陪她。”
     
      “韦家手还能伸到刀府来不成?不成,我要去看热闹。”
     
      “我不回家,小娘子夜里慌,睡不着,你在梁上她就好多了……”刀藏锋转了转脑袋,放松了一下筋骨,淡道,“韦家只是韦高景脑袋糊涂了,韦家人还是有的。”
     
      “诶,你说你这人,怎么没以前那么……”乌骨低下头,正好对上了小将军那双冷如寒剑的眼,噤声了。
     
      “那打一架?”反正也很久没打了。
     
      他早想揍这老跟他抢肉吃的人几顿了。
     
      “嘁。”乌骨不屑,又缩回了脑袋,“留下就留下。”
     
      好汉不吃眼前亏。
     
      这小郎君,也是不得了,头几年被他揍得连自己是谁都记不得,现在反过来能打倒他了,动不动就说要打他。
     
      回头跟小娘子告他的状,不给吃不给喝的,看他怎么办。
     
      这顿刀藏锋吃饱喝足,带着他挑的暗将走了,走时,就听小娘子在跟乌骨吼:“你再吃撑了胃疼,我就要拿针把你嘴巴缝了!”
     
      早该缝了,他回头得空,要去买一把针给她。
     
      ——
     
      是夜,韦家主院的灯火通明。
     
      韦家的镇军大将军夫人痴痴呆呆地靠在窗边望着刚起的月亮,怀抱着一个襁褓轻拍着它,鼻间轻哼着哄小儿入睡的调子。
     
      门响了,她懒懒回头,“大郎来了?梧桐儿已经睡了。”
     
      红着眼的丫鬟走进来,勉强笑道:“大将军今晚怕是招待大人们去了,没空来,您跟小公子早点睡吧。”
     
      韦夫人低头看着襁褓,在没有孩子的襁褓上轻轻地碰了一下,那双痴痴呆呆的眼慢慢地变得清明、且冷漠了起来。
     
      “是在那个女人那吧?”她闻了闻还有她孩子奶香味的襁褓,淡淡道。
     
      “夫人……”丫鬟跪了下来。
     
      “信送出去了没有?”
     
      “夫人,没有。”丫鬟哭了出来,“大将军把我们都软禁起来了,但凡是您带过来的人,哪怕是相好的,不是关的关,就是杀的杀了。”
     
      “呵呵……”韦夫人冰冷地笑了两声,“他还真是能为个女人做绝了,国色天香,倾国倾城,一个女人就能把我朝的一个大将军毁了,这要是多来两个,岂不是这大好江山都得拱手让人了?”
     
      她冷笑着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双手抱着襁褓,“他还真当这天底下的男人都跟他一个脑子……”
     
      “不,不是,夫人,是那妖女迷惑大将军的,大将军不是那样的人,这都是那个妖女的错,是她唆使的将军……”
     
      “也迷惑了你,”韦夫人打断了她,高高地看着她跪在地上的贴身丫鬟,“爬上将军的床滋味很好吧,帮着他算计我,害我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那妖女没了,你就觉得你就可以当他的夫人、他的娘子了?”
     
      “夫人,夫人……”丫鬟大惊,拉着她的裙角悲凄大哭,“不是不是,您误会奴婢了,奴婢绝没有做此等丧尽天良的事,绝没有……”
     
      “做没做,你心里清楚……”韦夫人抱着孩子,看着天上的月亮往外面走去,淡淡道:“我也是瞎了眼,对他死心踏地,一片痴心,孩子死了,才知道清醒,可后悔也没什么用了,明月,你说是不是?”
     
      她回头,看着她颇有几分姿色的丫鬟,“你恨我不把你抬作姨夫人,就杀了我的孩子,我不怪你,我只怪我自己心瞎眼瞎。”
     
      她抱着孩子下了台阶,往院子外走去,“别担心,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都会有报应的。”
     
      都会有报应的,她坚信她那个杀子的毒夫会不得好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