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80章

第80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尽管还是担心三姐姐这肚子里往后的状态,但林大娘心想太医院都受安王府差谴,人家这辈子救过的孕妇比她见过的孕妇还多,她就不必要表现得忧虑了。
     
      再则三姐姐都这么笃定了,她还跟有事似的,那也真是太爱现了。
     
      不过就是如此,她还是叫三姐姐叫人替她拿来笔墨,把保胎单和保命单的方子写了下来。
     
      宜三娘诧异无比。
     
      连安王都呆了。
     
      林大娘却不好意思:“三姐姐,这个给你我们家是完全没事的,这个方子是半仙的,也是我们林家的,你看我都记得你就知道了。就是这方子我是记得,但里面的一些药,就是打了圈圈的那些,都是可能只有半仙有,而且可能连半仙都没有……”
     
      有方子其实也没什么用。她也不小看太医院,可周半仙的医库,可是他们家托着走南闯北的人带回来的,有些用药,外面简直闻所未闻。
     
      “如果你要是配这些,只能是想办法配,把东西都找齐了,还得去半仙那学徒才行,因为你看这保生丸里这个配药的荑虫,你都不知道,它小小的一只,全身都是毒,就是它背上那根筋无毒,才能入药。就是靠着这筋,这虫子你就是踩死了它,它过几天就能复生成新虫,很神奇的。”林大娘跟她解释,这方子其实现在给了,她也想未必能配得齐,但皇家力量大,要是发动起来,也未不会出现奇迹。
     
      “这是我写给半仙的信,你一定要拿上这个,拿上半仙才教,一定要去,这怎么配,里面学问大得很呢,这方子都是半仙让我背着玩的,实则他说了光靠这个方子也没多大用,就知道配方是什么而已。”林大娘说着,又指了指另一封信。
     
      “你啊……”宜三娘感慨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林大娘笑了笑,半仙的方子是林家用半生财力支持才试出来的,贵,那是相当贵,是不能轻易外泄的。但怎么说,如果这能对她这三姐姐有用,哪怕是只可能有用呢,给了就给了吧。
     
      女神只有活着的时候才是女神,没了,只能是故友。她愿意一辈子只有女神,没有故友。
     
      震惊过后的安王已经减过来眼巴巴地看着林大娘放在王妃手中的信了,他看了好一会,这时实在忍不住张了口:“那,保生丸还有没有……”
     
      “安王。”宜三娘这时候冷冷地朝他看过去,“你是真的要把我气死了,我跟你已经说过好几遍了,她要是有,她早给我们了。”
     
      安王被她斥得沮丧着脸,转身就走了。等走到门口,他就挨着门站着,低着头不动了。
     
      看起来太可怜了。
     
      林大娘看了都好笑,凑过头跟宜三娘悄悄地道:“是还有点小孩子心性。”
     
      宜三娘笑着摇了摇,没有多说。
     
      就是这么个人,却赖上她了,她吧,也没法子,他说王妃我没你不行,她就站起来,把他的天给撑起来了。
     
      她太把他搁在她的心头上了。
     
      ——
     
      这次林大娘回去,安王府给他们抬了十几担东西跟着,还拖了四马车,林大娘在轿子里都忍不住想掀帘往后瞧。
     
      一回家,把东西清入库的时候她都忍不住跟林福嘀咕:“林福哥,你说我是不是穷了好多天,眼皮子都穷钱了,三姐姐给我些东西,我这小心口啊,砰砰砰乱跳了一路,到现在都没安静下来。”
     
      林福乐得没顾主子的颜面,当场就笑出了声来。
     
      小丫也是好笑,拿了个匣子给她看,“一模一样的小圆宝石,红,紫,绿,白,黄共五色,每样都有五十颗,您让画翠带着她那两个妹妹给你做几套首饰出来,能看花不少人的眼……”
     
      林大娘一听,嘴里口水又泛滥了,“能卖不少钱吧?”
     
      小丫哭笑不得,“这都是些价值连城的珠宝,经画翠的手,你想……”
     
      “卖!赶紧让画翠做。”林大娘也不是缺钱,而是想通过这,跟各家能买得起的夫人走动走动。
     
      这首饰做出来很费手工,至少也得两三个月去了,到时候京里也尘埃落定了,她也可以走动了。
     
      她总得想个法子,在京城里立起来,从中琢磨出些道道出来。她自己倒是这辈子无论怎么花,也衣食无忧,但刀府就未必了,就是有个了兵部尚书,也顶多温饱饿不死,要是往后皇帝要是一不高兴了,又要打压刀府,这尚书一丢,连个吵架的都没有,小将军要是还不在京中,连跟皇帝讨赏都没法正常进行,刀府就又得全都穷得连喜宴上多添两个菜都要想半个月了。
     
      她得给刀府想办法增添点库存才行。
     
      但不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这夜小将军还是半夜才回,林大娘这天是早早就睡了,他一回来,她就睡饱了。听丫鬟来叫醒她说姑爷回了,她就去后院找他。
     
      人果然在水井冲凉。
     
      林大娘自己搬了个凳子过来,看美男子沐浴,嘴里跟他又唠上了,“小将军,现在还热,你冲凉水还行,但等……”
     
      “冬天也冲凉水。”
     
      “诶?”林大娘一想,这是人家锻炼方法呢,作为他小娘子,不能打击他热情,便点头道:“也是,你是武将,总有得震骇部下的表现。”
     
      “他们也冲,不冲的不要。”小将军打好水,正面面对她冲。
     
      林大娘感觉有点口渴,清了清喉咙,不装蒜了,“姑爷,你看我丫鬟这么多,要是像这样的时候,在我……嗯,欣赏你的时候,她们要是有事报我,冲进来把你看光了,我多亏啊,你说是不是?你看我给你建个冲凉间,摆上几张椅子,到时候你冲,我坐在椅子磕瓜子看,有吃的我还不跟你噜嗦,不烦你,你看怎么样?”
     
      小将军没想就点头了,“可。”
     
      听着不错。
     
      再说冬天风大天冷,她来看他洗澡,也就是她所说的冲凉,他怕大风会把她冲走,人也会冻成坨。
     
      “太好了!”林大娘一听,立马竖拇指表扬他,“就是上道!”
     
      “多谢。”刀将军知道是在夸他,点点头,谢过他家小娘子,又问她:“干净了吗?不干净我再冲一遍?”
     
      “再冲再冲……”她还想多看两遍。
     
      就是小将军这美色不好多赏,到了床上就轮到他看她的了,这一夜折腾到鸡都打鸣了才止。
     
      ——
     
      一大清早,小将军就叼着大饼领着他的暗将走了,一连七个高大威猛的大爷,左手右手都拿着大饼,那模样也真是怎么看都不太好瞧。
     
      但人在家多睡了一会,用膳的时间省点就省点,林大娘真是感谢他们上面没人压着,这没人压着的好处就来了,没人跳出来喊没规矩。
     
      小将军忙,林大娘着实也忙,府里的事看似归她管的不多,但她是挑了大梁去的,只会比二夫人三夫人压力更大。
     
      而刀二爷那边,他被任尚书的事刀二婶是真的压了下来,只让府里给爷们办几桌他们刀氏兄弟好友将士们的酒,别的一人概不请,连她娘家都让她压下来了……
     
      这种狂喜之下还能压得住,林大娘也着实佩服这刀二夫人的魄力。
     
      不过,这确实于刀府是目前最好的情况。
     
      刀府是不要脸,可以在百日内办几桩喜事,但那还是有规矩在撑着,皇上这尚书一任命下来,刀府一喜上请人大吃大喝,不会让人觉得他们刀府是扬眉吐气了,只会更给人得志便猖狂的感觉——要知道那些来刀府喝酒的,就是回头说刀府猖狂的,同僚之间有情有义,那都是说给还没当官的书生学子们听的。
     
      官场到处都是利益权利纠葛,怎么可能不争得头破血流。
     
      刀府之前领了大赏,现在又是出了尚书,嫉妒的也比说好的要多。
     
      刀府这事稳一稳,把风头让给后面儿郎们的喜事才是最好的办法,不过于林大娘没想到的是,这事是刀二爷自己提的,不是她先前所想的是刀二夫人沉得住气。
     
      “二爷?”一听丫鬟送的消息,林大娘还挺诧异。
     
      “是,”包打听小鹅跟她们娘子说,“听说他亲自去了岳家登门拜访致歉,那亲家家里没生气不说,还给他大包小包提回来了。”
     
      林大娘听着就笑起来了。
     
      他们刀府人最近可真是太了不得了——一出门都是大包小包提回来,真是太顾家了。
     
      “是个爷。”能亲自上岳家解释,岳家肯定高兴,这也是给自家夫人最好的脸面,家里夫人不定怎么乐呢。
     
      能当家的几个爷都是拎的清的,这才是刀家人起来的根本。
     
      刀府本家人丁不是太盛,二房三房现在就四子,三个庶老爷更惨,膝下其实也是有子有女,可能也是他们是自己的亲娘带大的,这几个老爷都有点胆小怕事或木讷,他们的儿女性情也是随了他们,平时都是呆在自家的小院子里不出来,几家人是最不像刀家人的刀家人。
     
      前两天小将军找了这几家的儿郎们带去督察卫玩,当场有看到挨板子的场面吓尿了的,回来都病了,他娘亲哭到二夫人面前,求小将军饶他们家一命,说他们以后更不会惹事,求将军、夫人开恩,这话传到林大娘的耳里,她听了后,尴尬得脸都红了。
     
      人家确实没胆子,把训练当是惩罚,林大娘也只好硬着头皮让小将军别挨个溜自家儿郎们的胆了,不想去的就别非要求人家去了,把人吓病了也不好。
     
      小将军没听,但回头没等到人,上门去提人,看到一家子一见到他跪的跪,哭的哭,救命饶命都喊上了,堂弟也是吓得瑟瑟发抖,他摇摇头就走了,回头也没再强让人跟他去,只让这几家的人愿意来的就来,不愿意就算了。
     
      这也算是被放弃了,林大娘都不知道于这几个庶老爷几家,是好还是坏——他们自己不站起来的话,没什么人和时间会等他们缓过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