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75章

第7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刀家战营好久没用了,但跟着刀藏锋的刀家军是在大雪中睡过,在泥地里都睡过,艰苦恶劣的沙漠都且行过的人,有时候太累了,走着路都能睡一会,身上破破烂烂浑身臭味更是正常,现在这绑木桩的草绳都老化了的刀家营于他们其实还挺好的。
     
      皇帝微服私访,穿的挺普通,大内总管也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大将军说让皇帝过来看看,也真是让他过来看看,跟他的将士们连提前打个招呼都没有,所以谁都不知道皇帝来了,看皇帝那通身的气派,还以为大将军哪个体面的世交或者朋友来了。
     
      之前的太子硬闯过一次刀家战营,不告而来,大家就见识过那位贵公子爷的“风度”了,以为又来了一个差不多的。
     
      看了一圈,皇帝指着一个看起来很是憨厚的军士,让人走到跟前,很是亲切地问他:“平时吃的怎么样啊?”
     
      “呃?”刚才背上正扛着一个大石墩练力气的军士先是没反应过来,一反应过来就大咧咧道:“嘿,吃的咋样啊?回公子爷,很不错咧,一顿五个白花花的大馒头……”
     
      他伸出大粗手在空中直晃,“五个咧,能吃饱了,要是那天还吃不饱,还能跟伙夫大爷说一声,多领半个,五个半啊,公子爷,俺们打仗的时候,只能省着吃,一顿顶多吃四个咧,还是京城好,一次五个咧,还能多半个,将军……”
     
      他这冲着自家大将军说话去了,“俺们能在京里多呆一会不?俺跟俺娘去信了,也把您给俺发的赏银给她捎去了,俺让她带俺爹跟俺弟俺妹来京里一趟,俺带他们下馆子去吃个羊肉面去。”
     
      “都送回去了,哪来的银子下馆子?”刀藏锋看他。
     
      “嘿嘿,这您别管。”
     
      “别私下打架,扛完包记得按时回来,不许在外过夜,要不军法处置。”
     
      我的娘哟,将军知道他们出去在码头扛包干私活?军士一听,吓得一咧屁股就跑了,生怕被按住就打,连招呼都忘打了。
     
      四十多岁的皇帝公子爷本来因那声“公子爷”乐得嘴都合不上,听到最后,这时嘴又抽起来了,笑都没法好好笑了。
     
      他扭头看那个大将军,“扛包?”
     
      “嗯,码头的活,他们一个一趟至少能扛七八个大麻袋,一次一个铜板,一天跑三十趟,就有三十个铜板了,很来钱,他们去了那些码头,那些掌柜的船老板都是要先争得头破血流才能抢到他们……”大将军说到最后还点头,满意地一扫操练场上他那些威猛的将士们,“本将的人!”
     
      皇帝公子爷听着就扭头看他的大内总管,“朕怎么这么想回宫?”
     
      大内总管张顺德这时候都快憋不住笑了,这时候只好忍着笑回答:“您还是赏大将军点吧。”
     
      要不,大将军都要去码头扛包了,这大壬朝的脸面都要丢干净了。
     
      末了,破破烂烂的大将军帐内,皇帝拿着笔给大将军写赏单,见大将军还凑过头来看,皇帝还是忍不住抽了他脑袋一巴掌。
     
      “有你这样当臣子的吗?”
     
      “这不以后还要打?您要是以后还要用我,就先让我们过几天好日子。”刀藏锋看着皇帝写了不少匹布在上面,他伸手指了一下,“您赏的布太好,换成钱吧,我让小娘子去买点他们能穿的,她跟那些卖布的熟,说是要买的多还能贱出,一样的东西能便宜不少,多出来的,我给他们多置一身夏秋衫。”
     
      皇帝想想,划了,又改成了钱,写着他忍不住道:“还能便宜不少啊?”
     
      “她很会讲价!也都给她面子。”大将军很肯定他家小娘子的能干。
     
      “会当家。”
     
      “末将也是这般想的。”
     
      “大将军啊……”
     
      “您说。”
     
      “朕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能说会道呢?”
     
      “那是以前您见我见的少,”大将军淡淡道,“都没怎么聊过,您没发现,末将也不怪您。”
     
      “呵,你信不信朕现在就一刀宰了你?”还不怪?还真是多谢他了。
     
      信,但这不,还没到时候么?韦家都还没倒,暂时还轮不到他这刚逃过一劫的,刀大将军又指了指清单,“您宫里先皇他们可是留了不少兵法大典,我几任祖先也给大帝们奉上了不少,我府里都没几本像样的了。您要是赏我书,礼义忠德谦让就不必要赏给末将了,这个我府里有,给点那个。”
     
      “朕给你这几本书,是让你学好怎么当一个好臣子的!”例如像现在,有得赏就不错了,就不要挑三拣四了,要不他真宰了他!
     
      “那听您的。”皇帝都怒得拍桌子了,看桌子的一个脚都被拍倒了,刀藏锋低头看了看坏掉的桌脚,也没说什么了,默默地去外头找了根烂掉了才扔了的木头,左看右看挑了节最好的掰了回来,把倒掉的桌脚垫上了。
     
      “大德子……”看着这一切的皇帝顺了顺自己的胸口,“朕怎么觉得朕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您就赏完赶紧走吧,要不回宫里再写也行,大内总管也是看得又好气又想笑的,遂弯腰躬身道:“您快点写,写完了您就带奴婢们赶紧回,喝娘娘泡的清火茶去。”
     
      皇帝一听,看着桌面上的纸,握笔的手没停,但另一手已经指着刀大将军了:“给朕滚!立马滚蛋,滚远远的!”
     
      他还不想成为一个在自己大将军帐里给他写个赏赐的圣旨,却还被大将军活活气死的皇帝。
     
      ——
     
      等一箱箱赏赐抬进府里,要不是念圣旨的公公还没走,林大娘都差点要去清点箱子了。
     
      她就觉得这些宫里抬出来的箱子特别的好看,红得好正!一看就是财旺福旺什么都好旺的宫里抬出来的!
     
      “辛苦您了,赶紧喝杯茶。”林大娘笑着招呼公公往客堂走,跟同样乐不可支的二夫人,三夫人道:“二婶,三婶,咱们赶紧招呼宫里的公公喝杯凉茶去去热解解渴。”
     
      “公公快快里面请,”三夫人可热情了,已经冲上去请人了,“我们家的清凉茶那可是祖传的,那叫一个消暑解渴,您喝一杯再回宫。”
     
      这好不容易抽个空出来念个旨,打算见见大将军夫人的大内总管这厢一回过神,把茶刚接到手,就发现大将军夫人不见了。
     
      这厢大将军夫人正拿着宫里的赏单在看呢,她左看右看打量了好几遍,确定这礼单不是金子做的不能卖钱,这才踏踏实实地看起了内容来。
     
      见里面实物不少,银钱不少,不能卖了换钱的东西不多,她也是大松了一口气,刚才宫里的人念单子的声音拖得太长了,她都没怎么听清楚内容——昨晚听小将军说皇上赏了些钱给他们刀府的将士们置衫,和让他们府里过几天好日子,她心里就在想没用的东西可别一大堆才好。
     
      一看,真真都是能用的上的,算了算节余还不少,足以让刀府撑到年底还能过个好年了,她这才真正的欢喜了起来。
     
      养军队真的是个费钱的事情,比她养一千的家仆还费钱——她在江南的那些家丁,一顿两个包子一碗粥一两样小菜就够了,这边的,一个士兵一顿吃五个馒头,听着不算多吧?可那一个馒头比她脸还大,还有隔十天要加顿肉,一次得宰上五十条猪才说够饱餐一顿的。
     
      她都不用去营里见识,就看大鹅说刀容吃饭,一顿能吃五海碗面,连菜汤都要拿两个大馒头沾着全吃光了的说法,再比较比较一下自认自己吃的不多的小将军的吃法,她就知道那些大胃王的胃口有多好了。
     
      这些军士给刀府带来了无上的荣耀,但刀府每月的支出也是实打实的,只要他们在打仗当中,刀府给他们的那一份军饷是肯定要给的,饭食也是管足的,再不济,一年四季的衣裳至少也得要给一套的,而这些,都是要银子。而刀府现在根本没什么产业,连地都没几块,刀府本身就靠皇帝的打赏和每年兵部拨给他们家的一部份军饷在支撑着,但刀府已经多年没在兵部那领到足够的银两了,再加上多方原因,现在的刀府就是个外表华丽,但里面什么都没有的空壳子。
     
      现在来了这么一巨大的一笔,林大娘数着数到最后都有点头晕眼花了,往后去摸丫鬟的手,“大素,你赶紧帮我看一看,最后那几列,说是专赏给我的?里面还有顶百珠冠?”
     
      小雅已经凑过来了,点头,“娘子,给您的,有冠。”
     
      “赶紧去翻翻,数一数,看够不够数!”林大娘拿着礼单拼命眨眼睛,“我的小将军诶,你可真是争气,我就说了,我这么有眼光的人,能嫁错人吗?诶,我就说了,我爹那样的人物,出去半个子至少得要回一个子的,能让我随便嫁吗?”
     
      在梁上吹着小风,吃着从厨房偷来的烧鸡的乌骨听到这话,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又把他的那双绿招子翻没了。
     
      真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娘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