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74章

第74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你居然让朕为了你那个没给朕打过胜仗的弟弟,去为难一个为朕打过无数胜仗的将军?你让朕怎么面对给朕打仗的大将军!让朕怎么面对这满朝为朕打仗的将士!让朕如何面对这天下的老百姓!”次日宫里,在韦妃宫里的皇帝痛心疾首地问着他的爱妃,一脸不敢置信,痛彻心扉。
     
      “皇上!臣妾……”
     
      “岂有此理。”这饭是没法吃了,皇帝怒气腾腾挥袖而去,到了龙辇上,这一脸的怒气也没了,还打了个哈欠。
     
      “回盘龙殿。”他说。
     
      大德子挨近,“要不您去皇后娘娘那用午膳?”
     
      “皇后是给你灌迷魂汤了吧?”
     
      “嘿嘿,”老内侍嘿笑了两声,“至少能让您安生吃顿饭。”
     
      皇帝笑了起来。
     
      他要想安生吃顿饭,他就不会来韦妃宫里了。
     
      “不去了,朕知道你的意思……”去了皇后宫里,韦妃更惶恐,但他让一妃子更惶恐干什么?不至于。
     
      韦家他要动,就冲韦家这些年干的这些八王蛋事,他有个借口就够了。
     
      回了盘龙殿,皇帝打开奏折,突然想起件事,“说这大将军这守丧守得不够孝子孝孙,这事朕懂,他那性子,铁了心的事那都是要做到的,他连他祖父他们都敢刨出来让朕看他的忠心,还有他什么不敢的?朕想不出。就是朕指着他鼻梁骂他,估计也得让朕少说两句杀了他再说,横,狠。但这韦家,就真不知道刀家的人是怎么死的?”
     
      韦家现在蠢成这样了?韦家不知道,但这事韦达宏是知情的。
     
      “是啊,”大内总管也狐疑,“韦督察经的手呀。”
     
      “哼,”皇帝哼笑了一句,“朕看啊,是连韦达宏都容不下了。”
     
      “好日子过久喽。”皇帝笑摇着头,拿笔低头看起来了奏折。
     
      大内总管也就不说话了。
     
      皇上这口气,韦家是必倒无疑了。
     
      ——
     
      小胖弟一被送出京,接到了他船已出了京航这一段运河的信后,于林大娘而言,那就是她整颗心都放下了。
     
      她现在什么都不怕啦!
     
      刀府搬完东西进来,但没两天,抄老国舅的家了,抄的那个叫多,说是出动了一千的御林军搬了一天都没搬完。
     
      林大娘听的直咽口水,跟小丫她们偷偷说:“这得多少钱啊?能不能叫小将军去跟皇上讨点呀?”
     
      老国舅家是真有钱,皇城里的人都跑去看了,围观的有些夫人回家后,不知道有多少人掐着家里老爷肚子上的肉,骂人不会贪。
     
      这当老爷的也是心里苦,皇上都要拿他们开刀了,这家里的夫人还骂他们不够贪?
     
      再贪就要没命了!
     
      林大娘没掐小将军的肉,主要是这几天小将军回来都是一身汗,脏,她不想碰,所以小将军一回来,她就咽着口水跟在他身边去后院,一脸仰望地说:“老国舅家好有钱,好有钱的吧?听说连平时吃饭的碗都是玉雕的,哎呀,真是不怕一不小心摔坏了啊?不过也是,摔坏了这个,还有另一个啊,多的是替补的,不心疼,不心疼!”
     
      就她这样的会心疼而已。
     
      到了后院,刀藏锋把衣裳脱了,打了一桶水上来,示意她要是不闭嘴,就要泼她……
     
      林大娘宽宏大量,也不躲,笑嘻嘻地说:“没事,你泼,回头我要是着凉病了,躺床上几天,就只能劳烦你替我多管几天家里的事了。”
     
      几句话都听不得?呵呵,那你成天处理一堆鸡皮蒜皮的小事,那你感触就更深了……
     
      见已经没什么吓唬得了她的,刀藏锋看了她一眼,“边点,你接着说。”
     
      林大娘赶紧站到了一边点,看着他一桶水浇到了头上,又甩了甩头,甩得满空水花呀,在落地的夕阳当中还真是晶莹剔透,好看得紧……
     
      “再泼桶。”她喊。
     
      刀藏锋面无表情地又泼了一桶。
     
      总算干净点了。
     
      “我帮你把头上束发的带子给你解下来。”男色当前,林大娘立马找借口靠近,借着拆发带的时机,她不断咽着口水趁机又摸了好几把。
     
      “利息,利息……”她咽着口水又在他胳膊上摸了几把,还跟捶铁板一样地捶了捶,相当满意这不夸张但力量感十足的肌肉硬度。
     
      “远点。”见她戳上了他肩头的旧箭伤了,还嫌他伤口脏似地只拿手指戳,都不摸了,刀藏锋摇摇头,“我再洗两桶。”
     
      林大娘笑呵呵地往后退,还下指示,“抹点清皂啊,哎呀……”
     
      哎呀,香喷喷的,等会就可以牵回去好好说话了。
     
      ——
     
      林大娘把人牵回去,换好衣裳,给人手里塞了一块糖,就他替擦头发,还跟他说:“吃慢点,含着,等吃完了,头发也干了。”
     
      小将军把糖塞进口里含着,很听话,等林大娘说头发擦干了,才把糖最后的一点渣渣咽下去。
     
      林大娘带着他往窗边的大桌子走,这时天空上最后的一点残阳打在桌面上,她跟小将军说:“你看多美,你以后就这个点回家就好了,还能跟我一起就着太阳吃个晚膳,要不你一早就出去了,晚上才回来,我就夜里看的见你,久了,你长什么样我都好我怕记不清。”
     
      小将军点头,拿过她递来的筷子,吃起了凉面。
     
      桌上还有几样凉肉菜,素菜也凉,都是做给他吃的,盘子都特别的大,旁边还有软软嫩嫩的糕,肯定是最后吃的。
     
      刀藏锋看那一块糕有好大块,知道乌骨没偷吃他的,这吃的越发的心满意足了。
     
      “吃慢点,今天多做了点,你多吃一碗。”林大娘说着,想起把自己撑坏了的乌骨叔,回头问门边坐着做针线活的大鹅,“给乌骨叔吃消食丸了没有?”
     
      “吃了。”梁上有人不痛快地回了一句。
     
      “还不舒服啊?”林大娘又回头,“那你去你屋里的窝躺会去,这太阳还没落地,这风热的很,不好消化。”
     
      梁上没声,但过了一会,听到大鹅说了一句,“娘子,去了。”
     
      林大娘这才回过头来,跟小将军说:“肉吃多了,甜点吃多了,一整天都守在厨房偷吃,把人都吃撑了。”
     
      刀藏锋眉眼不动地接着吃他的,他就说了,今天怎么份量足,敢情有人吃撑了,没法抢他的了。
     
      这膳一用完,丫鬟们就过来把长桌上的灯火点亮了,林大娘就开始算帐,旁边搬了一叠小将军会看的书,也有一叠府中的帐目,清单,还有府中库存等目录。
     
      她都做的很仔细,一目了然。
     
      “你看你的书看乏了,就看看府中的,”林大娘也不是真什么细帐都唠给他听,没必要,她也没这份闲心,“这些东西你过个目,心时有个数,库存那些你看仔细点,日后要用什么,只管指给我看就行。”
     
      “我不需送礼。”
     
      “你是不需要送礼,我是还指着你跟皇上多要点呢,不可能给他送……”一想起皇帝贪她的那些嫁妆,林大娘连呼吸都疼,“但像你的爱将啊,例如像刀容他们成婚了,像你的弟弟藏沂他们,你是大哥,得送点小东西啊。”
     
      “你送就好了。”
     
      “我送归我送,但我送那是代表我们家,你送代表你。我知道你们都是生死交情,没必要来这套虚的,但你想想啊,你平时给块肉干他们都能激动半天,你要送个小礼,他们得多高兴啊?”
     
      “男人……”
     
      “别男人男人了,”见他还没完没了了,林大娘就是柳眉一竖,“让你看你就看,哪那么多话!”
     
      “哦。”刀藏锋把他以前都没看过的兵书放在腿上,去拿那什么库存本子。
     
      林大娘一瞅他腿上那还舍不得离身的兵书,拍了一下头疼的脑袋。
     
      真是,臭男人就是不好调教。
     
      她要是想把小将军教成她心目中的模样,其路岂止是漫漫远远长长,她怕是人还没怎么教着,自己先气死了。
     
      刀藏锋看她那副头疼的样子,又看了看库存本子,见里头还真是大多都是只能送给将士们才不会让人嫌弃的小东西,那都是些小刀小剑之类的……
     
      “这个我要,这个也要……”他觉得可以送送。
     
      “行。”林大娘立马欣喜无比,她没想着这些内务的事小将军都知道,但她还是想培养一下他一起跟她做事的习惯,另外一个对家里的事稍微有个底,像不当家就不知道油米贵,但知道了,在很多他觉得可以大而化之的事情上他就会为她节省点。
     
      她这是为她以后的美好生活在竭尽全力打基础。
     
      “我明天进趟宫吧,”刀藏锋手里拿着家里微薄的家底,想了一下道:“皇上上次答应我了,抄完老国舅爷家,就赏我点。”
     
      “真的?”
     
      看小娘子喜得眼睛都冒光,刀藏锋很果断地点了下头。
     
      “真的。”
     
      不是真的也得是真的。
     
      他会想办法让皇上答应的。
     
      ——
     
      “朕什么时候答应你赏你点了?”皇帝百思不得其解,把桌子敲得砰砰响道。
     
      “妻弟给你说什么放水能让稻谷增产那天。”再不记得,那就是你杀了老国舅爷,还有太子那天。
     
      “什么叫放水就能让稻谷增产?要是黄熟阶段才能……得,朕不跟你说这些。”皇帝站了起来,“你说你现在怎么回事?眼里就看得见钱了?”
     
      “以前也看得见,您不给,路也太远了,没法回来催;现在看得见,人也在,就来催催……”刀藏锋淡淡说完,“要不,您去我兵营走走,您再跟我说?”
     
      “什么意思?”
     
      “您还没点过我的兵,去看看。”
     
      皇帝这下是真没说话了,他背手走到刀藏锋面前,直直地看着他这个大将军,直看到他这大将军与他对视的眼睛垂下,他才道:“行,朕去看看。”
     
      他确实是想去看看,这刀家军到底是多勇猛无敌,才让他们的敌人光闻声就丧胆,不战而逃。
     
      改日不如撞日,他既然提起,那就去看看。
     
      等皇帝进了刀家军陈旧破烂的战营,看到泥地里打滚的将士,看到旁边挂在快要腐烂的、没风都自个儿摇着的木柱子上那些破破烂烂的衣裳,等再看到将士们都是手劈石头,再听他那大将军在耳边淡淡地说“穷,买不起砖头”的时候,他忍不住扬起手来,“你信不信朕打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