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73章

第73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事,林大娘是小将军商量过的。
     
      小将军当时就一句话,你要去说,让他们心里有数。
     
      林大娘心想,那就说吧,都这时候了,早说早准备,这坑要是真抢着了,大萝卜跳下坑去,也不至于什么都不懂,没两年就被人砍得落花流水回来了。
     
      另外她也觉得,当官这回事,在皇上眼取子底下的当官可能比在地方的更残酷,二爷三爷就是这圈子浸淫出来的,再则人家也不是不聪明,就是有些事可能就没转过弯来,也没想过有一天天上掉馅饼——要换她,她也不觉得在老太爷偏心到那步、刀府又不得看重的情况下还有什么出路,也就只有一身骨气把腰杆撑直了,硬一点,不好惹一点,背后的妻儿们才可能会更好一点。
     
      但此一时,彼一时,也不能小看人家,可能她想错人了呢?所以把她担心的问题说出来就好,有就改,没有就当是提醒了。
     
      反正这么大的事,多谨慎也不为过。
     
      二夫人和三夫人相对看了几眼,这次,还是二夫人先张了口,只听她沉稳地说道:“以前没走到那份上,也就没顾忌那么多,现在要到那份上了,做人做事就不一样了,这个事,你且看着,会给你们个交待的。”
     
      还不等林大娘说什么,她就起身了。
     
      三夫人也跟着起,还探过二夫人的身子跟她说:“我也是这个意思。”
     
      说着刀府的二位夫人又满是战意腾腾地走了,那步履快得林大娘这个虚伪客气的江南娘子都不好意思跟她们说,说你们等一等,再坐一坐跟我说明白这个“给我们个交待”是什么意思再走也不迟。
     
      ——
     
      这天小胖弟又被召进宫去了,他一回来,林大娘就摸着他的头说:“你把族里那些念书的族亲安排好,见一见商会的那些人,就准备回吧。”
     
      林怀桂有点愣。
     
      “该回去了,”林大娘笑着跟他说:“母亲和桂娘在等着你回。”
     
      林怀桂一下就怔住了。
     
      “该回了。”林大娘也没多说,又摸了摸他的头走了。
     
      等她走后,林怀桂抬头,问梁上的乌骨,“骨头叔叔,我是不是太不孝了,来京这么久,都忘了我还有两个娘了。”
     
      乌骨飘下梁,坐到他身边,“不是,你只是事情太多了,一时没忙过了。但,林家是你的根本,你姐姐帮着你担了很多年了,你长大了,是男人了,该自己担了。这样,终有一日你再来到京城,你就不是被人敲边鼓才能想到的人了,而是跟人……”
     
      他抬起林怀桂的手,握成拳,与自己的拳对了对,“直接拳头对拳头的男人了。”
     
      “我知道皇上是想从我身上知道江南那边的事情……”林怀桂摇头,“这些事我都没说,我只说我们林家会种的田。”
     
      那不是他能说的。
     
      江南的哪一家,是好是坏,轮不到他到皇上面前说。
     
      江南的官员怎么样,更轮不到他一介小儿批判他们。
     
      “你聪明,你爹知道,你姐姐更知道,但这里太残酷了,你还没做好今天对你笑的人明天就割你头的准备,小胖子,这不仅仅是你还有两个娘的事,”也许男人都向往惊心动魄的日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再不济也是笑看天下风云,但小胖子现在还没有那长成那样的人,“而是还没轮到你,你知道吗?等哪天,你们林氏在朝廷的人出事了,那时候,你就可以腾云驾雾过来救他们了。那才是你在京城该出现的时候,那时候,你力压群雄,人还没出现光听名字,大家就知道你不好惹了……”
     
      林怀桂都被他逗笑了,“骨头叔叔,能盼着我们林家点好吗?”
     
      “小族长,小地主,小胖子,”乌骨双手齐下揉了把他的脸,“回去,把你先生的本事全学到手了,你就懂了。”
     
      林怀桂点头,“骨头叔叔,其实我现在就懂了,先生以前教过,这几天我更是想了不少。我身上有太多的责任了,我一个不稳,一个家族上千人的命运就得全都改了。再近的,母亲娘亲会为我哭瞎眼,先生和师母没有送终的,姐姐会如何?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爹爹没了的那两年,她瘦得一阵风都能把她吹走,怀桂握她手的时候都轻轻的,生怕把她握没了。唉,她把我看得太重了……”
     
      说到最后,林怀桂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姐姐从来不说他有多重要,不会说林府和她有多需要他,她只需要他把本事都好好地学到手,然后他活着就好。
     
      “回吧。”乌骨也不多说,林家的男人,有林家男人的路要走,而林家的女人,已经走在她的路上了,各有各道,太儿女情长不太适合他老爷的儿女。
     
      他老爷一生走过无数地方,经历无数险恶,做到了许多男人终其一生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他的这一女一儿,这才刚刚走了几步而已。
     
      “嗯。”林怀桂微笑着点了头。
     
      ——
     
      刀府这两天搬进了一大堆东西进来,都是为刀府的那些喜事做准备的。
     
      这时候,哪怕刀府扫地的婆子,出去了下巴都要往上抬一抬,觉得自己府里特别的有钱。
     
      但刀二爷,刀三爷却有点胆颤心惊,也顾不得跟大侄子摆了很多年的脸色的,一起上了刀家军的军营,找上了大侄子。
     
      一进军营,他们就被热火朝天,到处都在操练的熟悉场面弄得也都热血沸腾起来了,跟军士们操练了半会,才被人请去了大侄子的帐房。
     
      “不中用了,老了,”刀二爷刀安川一进帐就开了口,与正在擦汗的大侄儿感慨道:“刚才耍了几手,让着我我都没近人的要害。”
     
      刀三爷刀安河这时候都没喘过气来,他这些年酒喝得太多了,身子都垮了,一进来就走到桌边,扶着桌子坐了下来倒茶喝,一连喝了三碗,这才好受点。
     
      喝完,他看了看手中的粗碗,“没用点好的?”
     
      这家里都用上好的了。
     
      刚操练完一身汗的刀藏锋把上半身擦好了,披了青白色的宽袍系着腰带过来,淡道:“营里。”
     
      “唉,你也就你身上的衣裳像样点……”刀安河四处看看,见连挂刀剑弓弩的架子都旧得裂深了,摇摇头道,“身上的伤也够多的,没吓着人?”
     
      “没,她不怕这点。”刀藏锋请二叔坐下,拿碗提壶给他倒茶。
     
      “她倒不是个一般女子。”刀安川坐下淡淡道,拿过茶碗喝了一口。
     
      刀藏锋颔首。
     
      “今天我们也是有事来的。”
     
      “说。”刀藏锋把自己那碗一口喝尽,淡道。
     
      “这两天家里搬进了很多东西,半个皇城里住的人都站在门外看。”
     
      “妻弟要走,他帮我们家从他那边熟的人置办了些东西,这东西他一开口,人家就送上门来了。”
     
      刀家两位爷这时对视了一眼。
     
      这次,刀安河开了口,“我知道是为的婚事,藏锋,你说咱们家最近风头是不是有点大了?”
     
      如果加上他们俩的那事儿,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大了。
     
      “三叔觉得风头太大了?”
     
      “这个……”刀安河朝刀二爷看去。
     
      “后面不还有事?”刀安川接了话淡淡道,“我怕有人拿这个,在朝廷上与你为难。”
     
      刀藏锋嘴角微翘了起来,“这些年,刀家在朝廷上没被怎么为难过,但二叔,你看看,刀家这些年得到了什么?”
     
      不重要,连被为难的资格都没有。
     
      “话是这么说,但风头太大了,是不是……”刀安川还是皱了眉。
     
      “二叔不必要说了,”几句话,刀藏锋就知道他的这两位叔叔,已经被折腾怕了,“我把话搁这了,亲要娶,位置要占,刀要是朝我们刀府劈来,我是头一个站在最前面迎战的,你们只管往前冲就是。”
     
      他把倒的第二碗茶一饮而尽,淡道:“就是我没了,不还有藏沂藏琥他们?刀家儿郎个个铁骨铮铮,现在猫了这么多年,该从窝里出来走一走了。”
     
      “可是韦家那边,好像也得风了……”刀三爷这些年尽管大部份时间都是呆在酒肆跟小兵小将喝酒解愁,但也不是什么事都不知道,也不是没有他的门道,他只是想活久一点,也就藏的深了一点,这时候他轻言道:“韦达宏现在不在京城,去办砾王了。这家的那位大爷夫人今早就进宫去了,那位长子你也知道是个众星拱月,容不得别人抢风头的性子,想来这一趟,没想着少给咱们家使绊子。你是不知道,自打你受伤回来,他都找过一轮重将去他府里喝过酒了,也没少朝我打听我们刀家军里面的事,你这一醒,还得皇上看重,他怕是……怕是相当有意见得很呐。”
     
      韦家毕竟宫里有人,韦妃得宠,皇后都要让她三分啊。
     
      韦高景最近对他这个侄子的嫉妒,已经是不加掩饰了。
     
      他有个韦妃这么得宠的亲姐姐,才是从二品的镇军大将军。但举国从一品就一位大将军,从二品上面还有正二品的铺国大将军压着不说,从二品也不单单只他一个人,还有大都督和大督护都是从二品,他可不是天底下唯有皇帝一人在其上的那个大将军。尽管这从一品,是侄子在沙场血战近十年,打了无数场胜仗,还灭了一个国家才得来的荣耀,但韦家那位,根本不会认这个。
     
      “有意见好,”刀藏锋操练了半日将士没停,还没见探子,也不知道韦家干的事,这时候听三叔这么一说,点头道,“如若有这么回事,也正好,我也想看看,在皇上那里,是妃子爱花天酒地不喜打胜仗的弟弟重要,还是给皇上打胜仗的将军重要,想来我朝将士们也想知道这个事情。”
     
      刀二爷,刀三爷听了乍舌不已,完全不知道这个这些年没怎么见过的侄子,说话已经这么厉害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