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68章

第68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此时,刀藏锋与林大娘对视了一眼。
     
      两个人都想到了太子找他的事。
     
      这厢林大娘想的更多,她想起了宜三姐姐跟她所说的话。
     
      如果太子不是皇后亲生,而是当年的太子妃生的的话,那么,太子是不是知情?
     
      这件事,因为不确定,她还没跟小将军说起。
     
      此时,刀藏锋又道:“任大人不必惊慌,皇上向来明察秋毫……”
     
      任耀宗眼如死鱼看着他。
     
      就怕皇上明察秋毫。
     
      这当官的,有哪个是干净的?尤其在怅州那种地方当官的,谁手上不收银钱?
     
      他是御史大夫,本来就是百官的监察官,就是此事当中他不是大头,为以儆效尤,皇上也不会放过他。
     
      刀藏锋这话也就说不下去了。
     
      皇帝是个什么人,在其手下艰难逃过几次生死的他再明白不过。
     
      “有没有规避的法子?”林怀桂开了口。
     
      “除非太子不参我……”任耀宗闭眼,“还有我现在就向他投白旗,说根本没有这方子。”
     
      但怎么可能,这事他当年就此拿林家已献方之事敲打过怅州地主,怅州那边可是知情的,他就是想睁眼说瞎话,也瞒不过去,皇上早晚会知情。
     
      他不能再担一个欺君之罪了。
     
      “这,当年您跟……”林怀桂也想起知情者颇多的事了。
     
      任耀宗又再次惨笑,道:“任某前来,就是想问问贵姐弟有没有相救之法,还有刀将军……”
     
      他看向刀藏锋,“有没有搭救的办法。”
     
      刀藏锋垂眸沉思。
     
      林大娘这厢见任耀宗朝他看来,便知道他想到了安王妃那条路,便朝先他摇了摇头。
     
      她也不可能让任大人去死,便开了口:“任大人,能不能由您先去找皇上?是死是活,就让皇上说了算吧。”
     
      好过明天被太子当朝参了,再看皇上反应要好。
     
      “再则,任大人,我知道您所担心的事,但您想过没有,您能坐上御史大夫这个位置,是需要皇上点头的,您手上干不干净,皇上就算不全知道,多少也知道一点吧……”林大娘觉得这皇上智商已经逆天了,就别跟人玩心眼了,都到这份上了,看他想怎么办吧。
     
      “这……”迟疑的不是任耀宗,而是林怀桂,这有点太赌了。
     
      “怕是只能如此了,”任耀宗苦笑,朝林大娘拱手,“娘子所言,与在下祖父所言竟分毫不差。”
     
      任家老人也这般说?林大娘略有诧异地挑了挑眉。
     
      不管如何,任耀宗这上门走一趟,皆多是相告之意,他任家在京城根基颇深,还不至于把求生之道压在刀府和林家姐弟手中。
     
      且他走之前,林大娘暗示他等会她就会往安王府那边送消息,他也是松了一口气,他来的主要原因就是如此,先前见她摇头,还以为安王府不会出手,心中也是沉到了底。
     
      别人没办法的事,安王府总会有办法化腐朽为神奇的。
     
      任大人一走,林大娘也是苦笑。
     
      她还想着在京城出事之前把弟弟送出去,现在林家直接搭了进去,她是想送都没法送了,于是,干脆当着小将军的面,拉着乌骨守着梁上,三个人开了个小家庭会议,把宜三姐姐跟她所说的话都说了。
     
      “三姐姐也是对我们太好了。”林怀桂听了,小书生迂腐之气犯了,朝着门就作揖,“多谢三姐姐对我姐弟倾囊相助之情……”
     
      看他还要说,林大娘揪他的耳朵把他揪了回来,“别臭美,三姐姐喜欢的是我,也只喜欢我一个。”
     
      也只对她一个好,她小胖弟就别甭想把自己放进去了。
     
      这时候还计较这个?林怀桂叹气。
     
      刀藏锋看着都这等时候了还玩笑的姐弟俩,也是摇了下头,与梁上道:“看来,太子着急也有他着急的理由。”
     
      “他那我就不去探水深了,”梁上的人打了个哈欠懒懒道:“皇帝的事,你们只管看热闹就是。”
     
      林大娘轻笑了一下,“骨头叔叔,你这话说得,能不被人看我们的热闹就好了,还我们看别人的……”
     
      想起姐夫进趟宫,就被皇帝利用起干了这么多事,林怀桂也是心有余悸地点头,“是,太厉害了,难怪爹爹在世时老说,在皇上面前不用想多的,老老实实抱紧大腿就好,他说什么说好就是。”
     
      “是是是,再对不过。”他亲姐姐很捧场地连连点头,把她那小郎君看得摇头不已。
     
      ——
     
      山雨欲来风满楼,这夜林大娘直接没睡,小将军在后院书房跟他那些师爷帐房将士不知道在嘀咕什么,她则去了别院数她的嫁妆。
     
      边数边叹气:“我都没花完呢。”
     
      要是没花完就死了,太可惜了。
     
      人真是不能老当守财奴,守着守着一会会就没命花了,心里别提有多苦了。
     
      “林福哥,”觉得自己头上脑袋可能不稳的林大娘扭扭脖子,爱惜地摸了摸,跟在后面紧跟着她的林福小声说:“要是府里有什么动静了,挑最值钱的那堆走,小东西就别要了,你带着那些姐姐妹妹们往家里那边逃,然后见机行事。”
     
      回头又找到乌骨,悄悄跟他讲:“要是出事了,我这眼瘸找了小将军的,也不好抛下他就逃,但你可是我小爹,你得代表我逃一逃,你回头就把小胖子打昏了带回家去,收拾收拾咱们家的金银财宝,哪有活路就往哪走。”
     
      那乌骨也跟她讲,“都要逃命了,还不忘回去收拾银子啊?”
     
      “那是,没钱怎么生活?”林大娘斜眼看他,“那你告诉我,路上你能少吃一顿肉不?”
     
      乌骨乐得鬼脸上的血纹都出来了,点头,“是不能。”
     
      开完玩笑,林大娘敛了脸上的笑,“乌骨叔,我是真不信那皇帝,不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来,也是以防万一。真出事了,你不要来救我,带小胖子走,他是爹爹唯一的一个儿子,我知道我也重要,可是我比他大,我已经多享了爹爹在世时庇护我的福,他没有,他从小到大背着一身林府对他的期望而活,没哪天是容易的,如果真出事了,就让他替我们父女多活几年好的吧。”
     
      乌骨很久都没说话,直到林大娘拿手戳他的眼,他这才点了点头,“知道了。”
     
      他知道她的意思。
     
      这就是她最像老爷的一点,百折不挠,但挠了,也不惧生死。
     
      第二日早上,林大娘都以为这天要开始炸了,哪想,传来消息说今日皇上身体小恙不适,不上朝。
     
      这不上朝,让林大娘松了一大口气,以为任大人老命是保下来了,哪想这刚收到不上朝的消息不久,宫里就来了人,叫刀藏锋和林怀桂马上随他进宫。
     
      这一叫,就把林大娘生命当中最重要的男人们全都带走了,连同乌骨。
     
      人一走,林大娘就腿软,让小丫扶着才走回去坐下。
     
      ——
     
      这厢皇宫内,皇帝笑意吟吟地看着下面跪着的太子。
     
      太子不是他的长子,他当皇子的时候,订的第一个娘子早亡了,他看人家小娘子死的可怜,三年没再说亲,三年过了,他刚刚成为太子,才订了这个太子的亲母为太子妃。
     
      当然了,那个时候他儿女们已经有不少了,太子妃一家把宝压到了他身上,才有了他娶她为妻之事。但太子妃那个人,先前好好的,但肚子里一有孩子,就容不下他的那些庶子了,她这怀里的孩子没下来,他近十个儿子都快要死绝了。
     
      皇帝喜欢孩子,先皇也喜欢孩子,他跟他父皇一样,认为国家的人多了,他们的国家才能富强起来,人是根本,他们是皇帝,当然要以身作则了,孩子不多怎么行?
     
      皇帝不可能这辈子只有太子妃生的儿女才是他的儿女,娶她,是两家意向一致,弄到最后,她竟拿她的家族压到了他的头上施威,说没有她卫家他什么都不是。
     
      皇帝当时一听,就笑着想那他倒要看看,没有她卫家会拿他如何,他也实在不想要一个能坐到他头上去的太子妃,所以她就没了。
     
      她死了,卫家确实不能怎么样他,不过是求他把她肚子里刚生下来的孩子留下来,只要他登基后把这小儿立为太子,卫家就还是会全力去辅佐他,但皇帝哪会给他们这块肉,卫家又退了,说这孩子可以放到当时他所喜的、正好小产的侧妃膝下,并且,不与他相认,之后卫家会认罪,一家子迁出京城,世代不进京。
     
      卫家帮他铲除了当时最大的两个对手,杀了他对他威胁最大的大皇兄和七皇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皇帝也不忍他们家因为个脑袋不清楚的女人一家子就得全赔上,也就默认了,也给了卫家一个希望,让有他们卫家血脉的孩子成了太子。
     
      但卫家的希望,看来要落空喽。
     
      皇帝笑看着他下面那个面孔肖似了他七分的儿子,心想他们皇家的人就是长的像他,根本不像卫家的人。
     
      就是不知道他这太子儿子,是不是知道了他不是皇后的亲儿子,知道了当年亲手杀了他生母的人是他——要不然,他活的好好的,一顿能吃三大碗饭,离死还远得很呢,他这好儿子就要杀他了。
     
      “子裕啊,”皇帝见太子嘴噙淡笑,哪怕跪在他下面也是一派矜贵之气,他这一开口,嘴边的笑意就更深了,他这儿子,真真是像了他,哪个方面都像,举止、说话、面容,都像,可能就脑子这唯一的一点不像了,“能跟父皇说说,你这几年干的,都是些什么事。”
     
      皇帝问着儿子,跟闲聊似的,好像太子截他的奏折,私下囤粮拥兵,跟皇叔勾结叛逆,认老国舅为祖都是些闹着玩的事,无足轻重一般。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