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67章

第67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皇上说你嫁给我是喜事,就是你那几十艘进京的船,卸了好几天,堵了码头也好几天,相当扰民,顺天府都告到他头上来了……”刀藏锋淡淡道,“皇上说也就不罚我们俩了,把你运来的那几十艘粮送一半到顺天府,给顺天府顺顺气就行了。”
     
      林大娘当场目瞪口呆,这皇帝,连她的嫁妆都要?
     
      这堵什么码头了?他们占用码头一日,是要多交一日的钱的,又不是白用。而且就码头占用这种事,林府早就跟顺天府管船运的官员报备过了,这是要事先知会官府的,林府不可能不按官府的规矩办事。
     
      “这是出的哪门子的气?”
     
      “我去的时候,杨相在,户部尚书刚好也在,顺天府的府尹恰恰好也在,都很巧,都去的比我还早。去年打仗,皇上让户部给我们调粮草,尚书大人说库里没粮,这下,顺天府有了你的粮充公,顺天府要是算一算他们自个儿的粮库,可能加起来就要比户部给皇上守的国库里的粮还要多了……”刀藏锋继续面无表情地说,“皇上可能是借机把顺天府抬出来,敲打户部。”
     
      也是讽刺户部一年到头都在喊穷。
     
      一个顺天府的粮库要比国家的粮库库存还多,这坐了多年一直都喊国库空虚的户部尚书可以换了——这个户部尚书是老国舅府的老国舅爷,只要皇上想动他,总有一大堆他的门生部下大喊皇上万思,之前动了一次,杀了一批人都没杀绝他们的口。
     
      那他敲打他的尚书,那是他的事啊,为什么罚她的嫁妆啊?林大娘都要疯了,总算明白小将军刚才所说的话了,“这关我们家什么事?那是我的嫁妆,回头我还要想办法卖了当银子使的。那点粮于国家是杯水车薪都不够,都不够你的刀家军吃半年的,可于我那却是我嫁进刀家一半的陪嫁。”
     
      这皇帝也太会当皇帝了吧,拿一个小娘子的大半嫁妆去隔山震虎,真真让她这小人物欲哭无泪。
     
      “你让小舅子做好准备,回头皇上可能见他……”刀藏锋说到这,皱眉看了林大娘一眼,“小娘子,咱们家种田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法子?”
     
      林大娘一听,愣了一下才知道他说的咱们家是林家……
     
      她朝乌骨看去。
     
      “我不是跟你说过,选种子选的好啊……”乌骨把半匣子吃的都吃完了,舔着手指头淡淡道:“这个我都知道怎么选。”
     
      “你这次带进来的粮,米比一般江南进贡的个头要大……”
     
      “选的都是上等的米。”林大娘想也不想回道,“是嫁妆,家里给的最好的。”
     
      “皇上不知道怎么知道了,散的时候留了我说话,说咱们家出的米不一般,他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小舅子人呢?”
     
      “出去了。”
     
      “回来了让他来找我,这个,我们要先想一个对策……”刀藏锋说到这,叹了口气,“如果真有什么法子,保不保得住,得看了。”
     
      “这个我们多年前,就交给知州大人往京里送了……”林大娘看着小将军,“皇上不可能不知道。”
     
      这次换刀藏锋愣了。
     
      乌骨也愣了,跟刀藏锋交换了一个眼神。
     
      “我出去走走。”乌骨这时候直起身,打了个饱嗝,伸了个懒腰,随即门一响,他人就不见了。
     
      “皇上不可能不知道,林家也不可能瞒下这么大的事,”林大娘又重复了一遍,并仔细道:“早在五年前,我爹去世一年后,我们家选种育种的老师傅们几十个人在一起做了详细的方子,把选种到培育,都极其细致的写了下来,让当时的知州大人上达朝廷,为国为皇尽力。”
     
      他们家当时因为没了有胖爹左右周旋,保不住这增产增量的法子,再加上为了给当时任知州的任大人添加政绩,就趁他在任的时候,让他把这个方子呈了上去。
     
      “当时的知州大人是谁?”
     
      “任耀宗。”
     
      “就是你上次要用的御史大夫?”
     
      “是……”林大娘已经站了起来,“他是我们一手抬上去的,我确定他不可能没给。”
     
      “那咱们得问问他了。”刀藏锋闭了闭眼,“小娘子,这事可能不是小事,皇上现在这把火是朝谁烧的,我现在都辨不明了。”
     
      说着他就站了起来,走到竭力冷静的她面前:“好了,没事,有我,我先出去探探。”
     
      “你去哪探?”
     
      “我有门道,晚上会归家,不要担心。”
     
      “用完午膳再去,急不了这一会。”
     
      这事确实急,但林大娘还是按捺住了性子让小将军跟她用了午膳,这小将军前脚一走,后脚林怀桂就被她的人找回来了。
     
      “姐姐。”
     
      “来。”林大娘一见到他,就拉着他往屋里走,相当快把事情说了一遍,“你去任大人那走一趟,问个明白,快去快回,姐姐好就事想办法。”
     
      “知道。”正事当前,林怀桂当下小脸一板,转过身就去了,这时,他不再是那个看着没有脾气,温文如玉的林府小公子。
     
      林家的人,仅一刻,就全都动了起来。
     
      林怀桂当真是快去快回,一个多时辰后,他就回了刀府,他全身的衣裳都湿透了,额上全是汗,也不见他脸上有什么着急与不适,一回来就跟家姐道:“姐姐,任大人已呈,呈的是直禀皇上案头的上奏,皇上不可能没收到,后来此事无动静,他以为皇上有别的更重要更需去办的国家大事,就把此折搁下了。他后来也上了御史台,只参百官德品德政,不能参管户部农田桑麻之事,也就没再问过,他这几年心里也犯嘀咕,不知道皇上是何意竟搁置这等于国于民有利之法,现眼下,他也着急去查了。”
     
      “这个任大人,咱们是信的过吧?”现眼下,林大娘也只敢跟弟弟言道不安了。
     
      “姐姐这个你要放心,任大人跟咱们是绑在一块的蚱蜢,咱们家出事了,他肯定也脱不了关系。”林怀桂淡淡道,“现在我们要查的是,这事到底于我们林家是个什么事情,是皇上要治我们家,还是说,这中途谁拦了给皇上的折子。如果咱们家只是一个源头,姐姐不需要太担心了,我们家会有法子避过去的。”
     
      “事到这头,担心也没用,”林大娘笑了起来,拍了下淡定的小胖子那满是汗水的小脸蛋,“越来越跟爹爹像了,我是真放心了。”
     
      林怀桂本来一脸的汗,听到这话,脸唰地一下更红了,红得可以直接在上面烙鸡蛋了。
     
      把林大娘看得失笑不已。
     
      真是不禁夸。
     
      ——
     
      林大娘这边忙着干生死存亡的恶仗,被抬回去的李家小娘子们路上被闲言碎语都气哭了。有那性子火爆的,当场就跟路人争辩:“是我那表嫂善妒,容不下我们才把我们抬回去的,才不是我们李家人不要脸。”
     
      要是不善妒,岂会容不下她们?她们又吃得了多少用得了多少?刀府那么大一个世家,表兄又是一品大员,如果不是表嫂容不下她们,难道还养不起她们几个吗?
     
      这话说的,也挺对的。这些路人,有钱多添一两个的,最恨原配善妒,拦着他们不许他们左拥右抱;没钱娶的,也觉得男人不能坐拥有齐人之福也是原配之罪,像他们,花点小钱去趟勾栏院,家里的婆娘都要借机摔摔打打的不给他们好脸色看。这李家小娘子们说的,还真是挺对的,他们挺爱听这话,尤其她们还露了小脸,他们还看了大户人家小娘子的小俏脸,回头一回去,还借机教训家里洗衣做饭带孩子的婆娘,得意洋洋:“看看,人家大户人家的小娘子都说了,不让纳妾添小,那是善妒。”
     
      于是林大娘在继丧门星之后,托李家的小娘子的福,她在京城老百姓的口中又多了一个善妒之名。
     
      这消息其实第一时间就传到了她耳里,她压根没当回事,没空。
     
      乌骨也很快回来了,告诉林大娘姐弟,“皇帝说,他没收到,他现在知道你们献了方子了,之前确实不知情。”
     
      “林家没事。”见小娘子朝他看过来的小脸都是紧绷着的,乌骨又道。
     
      林大娘当场一屁股坐了下来,闭着眼睛长吐了一口气,那自从听到小将军所说之话吊着的那口气总算吐出来了。
     
      “你去告诉小将军。”林大娘握着她骨头叔叔的手,握了握,睁开眼道。
     
      乌骨点头,临走之前朝小胖子说:“这事事关重大,皇上这两天要见你,你先把所有的事,和能说的话,不能说的,都在脑子里过一过,到时候乌骨会陪你一趟,你什么都不要怕,有我。”
     
      皇帝是不好对付,昔日恩情他也没打算用上,但如果皇帝要对林家下手,那他就是拼得一命,也要护住林家。
     
      皇帝总不信他是应该的,于他而言,林家才是最重要的。
     
      小将军很快就回来了,回来也是跟林大娘说:“没有乌骨与我死将跟随,怀桂不可任意出门。这几天,你就不要出了。”
     
      他说完这话的第二天,任耀宗就找上刀府的门来了。
     
      一见到林大娘姐弟,他面如死灰:“这次,事大了,明早朝上,太子可能就要动我了,至少要参我与怅州富主等勾结,徇私舞弊,受贿收脏。”
     
      “是太子劫的你的奏折?”
     
      任耀宗惨笑,“岂止,陈老国舅可是在其中掺了一脚。皇上又要大开杀戒了。”
     
      林大娘一听,一脸茫然。
     
      刀藏锋在旁道了一句:“这是先下手为强?”
     
      任耀宗朝他点头,“太子这几年可能借着这法子,私下囤粮了……”
     
      “没养私兵吧?”刀藏锋冷道。
     
      任耀宗再次惨笑,“谁知。”
     
      他猜测朝廷最近可能不会太平,皇上总像是在蕴量着什么事要发作一般,但任耀宗从没想到,他是当中最先首当其冲的一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