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66章

第66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这头让婆子和她的丫鬟去请刀二夫人,刀三夫人,随即就叫了小丫到身边来。
     
      小丫带着几个小丫鬟在宫里的烈日下暴晒了好一会,又来回走了好长一段路,她这脸也是晒红了,人累极也还没缓过劲来。
     
      林大娘有事问她,“北方这边是不是也有专行挑轿子的轿夫?”
     
      “有。”
     
      “找几个抬轿子的轿夫,机灵点的,打点好,把那送过来的几个都抬回去,让他们管李府要抬轿的钱,李府不给就让他们闹,还有,找几个人,给我敲锣打鼓沿路把这事散散……”李府都不怕臊红脸,她就更不怕了。
     
      “是。”小丫连连点头,“这事让林福哥去办就好。”
     
      “光这样,”林大娘拿手给自己扇了扇风,“也没法把你们娘子这肚子邪火给泄了……”
     
      她今天可是一身的恶意,李府这是撞她刀口上来让她泄火,正好。
     
      “李家那,肯定有不少刀府的东西,摆的放的这些摆件儿也缺不了,刀府那么多东西可是不见了的,叫林福哥……”
     
      “姐,你跟我说。”林怀桂也进来了。
     
      “你来了就好,刚哪去了?”
     
      “在屋子里练字。”
     
      “真乖。好了,你带着林如出去一趟,让底下的人多找几个京城嘴巴快的闲散人,让他们沿着李府那一带把这话传出去,就说李府偷了刀府不少东西,刀府要找官府上门去查了……”查不查不一定,这事看小将军怎么办吧,但她现在根本不想让这家人晚上有好觉睡。
     
      “怀桂知道了。”
     
      光这样,也还不行。
     
      林大娘心想这也不够李府人老实的吧?恰好林福也得信过来了,她跟林福道:“林福哥,你不是认识京城很多的媒婆?”
     
      林福在京城呆了多年,确实认识,点头道:“是。”
     
      “有没有那种给大户人家说媒的?”
     
      “有。”
     
      “有没有办法让她们开口跟人到处说李家名声太脏了,她们不会给李家上门说媒?”
     
      “有。”
     
      “那就这么办。”
     
      “我这就去办。”林福深深一揖,走了。
     
      “怎么样,”林大娘回头,朝小胖弟眨眨眼,“姐姐这些缺德事干起来还算得心应手,不算手生吧?”
     
      林怀桂好笑又不敢笑,“姐。”
     
      “跟我斗,行啊。”皇后她是灭不了了,级别不够,实力不够,只能让人打她脸玩了,但李家的她还是可以灭灭那股子无耻劲的,“一块好好玩,我这手也不闲着了。”
     
      这厢刀二夫人和刀三夫人来了,林大娘没想跟她们说她要干的事,而是跟她们道:“以后这李府的人就不放进来了,在门口闹事,找九门巡街的人就是,咱们家是在皇城里,大声喧闹是可治罪的,把人丢给他们就行,至于小将军那,有事我来担。”
     
      刀二夫人刀三夫人带着一肚子火气来,听她这么一说,刀三夫人就直接点了头,“那我知道怎么办了。”
     
      这小娘子是把刀府的内务交给她们了,连府里的帐也明打明的让她们过了一遍目,现在刀府其实没什么银子,他们如果要是把亲事都办了,那就是还在用着她的银子,刀府根本没钱还她。如此她都能把内务交给她们,刀二夫人和刀三夫人也没觉得这府里她们说了算,两人一商量,就以她为尊了。
     
      这家主之位还没大家聚在一块定下来,事赶事的,也找不到那个时间说,只能等刀府抬第一个娘子进来,大家聚一块吃喜宴的那个机会再说了。
     
      现在是话没说明白开来,但大家就这么个意思了。
     
      刀二夫人也喜欢这个娘子担事不赖事的脾气,这才是一个当家主母应该有的风范,遂都没用儿子们劝她什么,就默认了。
     
      这厢林大娘又提起了婚事要置办的东西,找林家在京的人去办,趁着怀桂在,她就跟刀二夫人刀三夫人明言,“我们怅州人在京城是有商会的,商会有头有脸的人,我们家也认识几个,正好怀桂也要去拜见这些在京城的同乡,认认人,那些名贵的东西我也让怀桂去定了,正好跟他们买大物件,人家也乐意跟他来往。这些物件吧都有点贵,我出其中五成,当是小将军和我给府里的贺礼,其中五成,由公中出,你们看如何?”
     
      她把聘礼当中的名单给了这两位夫人,其中,给小儿女们新日子置办的一些首饰衣物若干套等。
     
      “别嫌贵,”见两位夫人看着单子都不说话,林大娘也知道她们被衣物等物件的花销吓住了,淡道:“一道置办起来,他们很快就要代刀府出去走动了,身上的这些东西不能少,也不能寒酸了。”
     
      她出了其实中五成,其实也不是太贵了。
     
      “就是……”刀二夫人抬头,“不能我们老是占你的便宜……”
     
      “一家人,我用的是娘家的钱,算是林家的,到时候,”林大娘指指林怀桂,“要是我弟弟有什么需要刀家开口的,到时候也是需要我们刀家帮忙的,现在一家人,不至于算那么清楚,您二位说呢?”
     
      “是这个理。”刀三夫人想也不想地道,且道:“我听你话里的意思是说,需要我府的儿郎们出去走动了?那我能不能给我家三爷也添几件?他没几件像样的衣裳。”
     
      “你也不知道客气。”刀二夫人皱眉瞪了她一眼。
     
      “要是行,我要添几件像样的,我知道张记跟你们家交情好,肯定会让我满意,我家爷们也该出去让人羡慕羡慕了。”刀三夫人这时候不理会她了,她家三爷身为刀府老爷,就没过几天扬眉吐气被人看得起的日子,她少吃几天饭,都要为他添两件,“这个不用你贴,我全部出。”
     
      说完她就捅二夫人,“你给二爷也添添吧,不要儿子都娶媳妇了,还穿旧布衫,你就当是给你儿子涨脸。”
     
      “就你知道心疼爷们?”二夫人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
     
      这一说,名单上又添了几样。
     
      她们一走,林怀桂拿着单子就带林如出去了,他走之前问了林大娘宫里的事,林大娘跟他说都好,都让宜三姐姐担着了。
     
      林怀桂见她脸色无异,也当是宜三姐姐帮着她了,放心地去了。
     
      这厢林大娘心里已经开始想怎么把刀府的一大摊子事都收拾干净,让弟弟放心,赶紧离开京城。
     
      如果有风雨要来,他们林家的这宝贝疙瘩,她是一定要送回怅州的。
     
      哪怕哄不回,打昏了也要让乌骨叔帮她送回去。
     
      就算折,林家折她一个在里面就够了。
     
      ——
     
      这日下午,刀藏锋回来了,他带了一身的沉郁之气回来,他一进门,吓得林大娘房里的那些丫鬟们都散了。
     
      大素小雅都不用她们娘子吩咐,看了她们娘子一眼,这眼睛刚刚瞄到人,她们的身子就往外撤了。
     
      门一关,刀藏锋就开口了:“皇上今日借着我出了好几口恶气……”
     
      林大娘一听,“不是你要借皇上的势,怎么成……”
     
      被小将军忧郁的眼神一瞪,她的话就没说下去了。
     
      乌骨这时候从梁上冒了出来,朝林大娘伸手,林大娘狠狠地拍了下他的手板,“讨债鬼。”
     
      转身就去抱了装着零嘴的匣子塞给他,还跟小将军说:“把你的吃的都给他了,你想想什么时候跟他绝交,恩断义绝吧。”
     
      乌骨拉开匣子就挑吃的往嘴里塞,“你那个吃味的小郡主,以后不用吃了,那小郡主今天被指了别人了,嫁的太不错了,比你好,请你不要嫉妒。”
     
      “什么我那个吃味的小郡主?”林大娘斜眼朝他看去。
     
      “看看,一听她嫁的比你好,啧……”这些娘子们的嘴脸啊,还好他死也不成亲。
     
      “去去去,一边去!吃都堵不上你的嘴。”林大娘轰他,转脸问小将军,“嫁谁了?怎么就比你好了?”
     
      “指给了杨相之幼子杨文德。”
     
      “不认识……”林大娘摇头,“怎么就比你好了?”
     
      她好关心这个。
     
      “人家是状元,打小就是神童,”乌骨努力地想了想今天在梁上听到的,“长的还相当的俊秀,京城四大才子之首,诶哟,那小娘子一听,当场就羞红了脸,本来哭着喊着要嫁小郎君的,一下子就指着咱们小郎君说他城府险恶,为人不择手段,她才不嫁这种卑鄙无耻之人,说嫁人当嫁杨文德,把皇上听的直点头,嘴巴都笑歪了。”
     
      “那杨家有没有钱啊?”她也好关心这个。
     
      “有啊,这个我知道,杨相娘子姓郑,你知道姓郑的吧?就是咱们隔州那个益州的首富,盐商,卖盐的。”
     
      “那是比你好……”林大娘一听,就劝小将军,“别不服气了,我看人家有才有貌还有家底,你拿什么跟人家比?”
     
      说到这,她想了想,“我是该嫉妒啊,这小郡主这如意郎君一个个地找,找的这一个比一个还如意,我是比不上了,嫉妒一下还是可以的呀?”
     
      刀藏锋都不知道耳里听到的是什么,揉了揉头,当是没听明白,接着道:“恶气……”
     
      “唉,忘了,是,恶气,怎么借你出恶气了?”林大娘一听这眼前还有个小可怜需要她安慰,赶紧回应道。
     
      刀藏锋看着她,面无表情地道:“杨相跟敏郡王是死对头,现在我快成敏郡王死对头了,杨相现在也很不喜欢我刀府了。”
     
      “那是,”林大娘无奈地看向他,“你说皇上要用咱们家,按他的圣明英武,他能不给咱们家找几个死对头按住咱们家头揍吗?咱们忍忍啊,至少皇上没亲口说要宰了咱们呢。”
     
      好了,她现在不介意皇后往她心里扎刀子了,比起皇上对小将军干的,娘娘实在是太温柔太可亲了。
     
      “此其一,其二……”刀藏锋当没听到,接着淡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