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65章

第6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饶是林大娘准备做的充分,但也没想到皇后能把事情说到她父亲的身上去。
     
      她这个人,要是有谁说她看她不惯,不管是挽起袖子打一架,还是喷她一脸口水,她都不会放在心上。
     
      她是个不太会记恨人的性子。
     
      但就么小半会,林大娘就觉得她心眼小的会记仇了。但她小时候明知打不过人家,能为家人出口恶气扑上去,但现在在她眼前的是皇后,现在她要是扑过去,就不是她一个人被打得头破血流的事了。
     
      这厢三姐姐紧握她的手,林大娘懂她的意思,甜甜地朝她笑了一下。
     
      宜三娘也没动声,仅对她道:“扶我起来。”
     
      安王还当是她没力气了,赶紧来扶她,还怪罪:“怎么不叫我?我就在你边上呀。”
     
      林大娘就势扶着人起来了。
     
      这厢他们出了宫,上了安王府的马车,安王把王妃送到马车上才道:“我回宫里看看去,别担心,有我。”
     
      说着就风一般地冲进宫门内去了,把马车的纱帘都带得都扬了起来。
     
      林大娘这厢握着宜三娘的手,笑道:“难为王爷这般有心了。”
     
      宜三娘笑了笑,没说话。
     
      她眼前出现的人,是人是鬼,在她眼底,都是有几分分明的。
     
      皇后不可能得罪安王,有时还得借她的口说点事出来,所以不可能跟她翻脸,今儿这面子,她不想给也得给她。但不管她们平时有多合,但每次安王陪她进宫,皇后宫里那大大小小的宫女朝安王抛的媚眼,都不知可醉死多少汪春水了,她没瞎,都看得到——不管这是皇后的意思,还是皇上属意,还是宫女们自个儿春心荡漾,她都不可能把皇后亲人抑或别的。
     
      而像她这个小妹妹,做人从来极有分寸,从不来不惦记别的人东西,顶多别人惹她时,她挠人一爪子。
     
      但在这皇城里,她还是善了,也是太善了。
     
      “小娘子,”马车慢慢地动了,宜三娘的声音更轻了,细如蚊吟,“既然来了,要在这里过一辈子,如果不想让别人踩着你的尸体往上走,那就要忍得,狠得。不该出手的时候就牢牢地站稳了,该出手的时候就要把手中藏着的利刃立马挥出去,一眼都不要眨,更不要妇人之仁,听到了没?”
     
      “听到了。”
     
      “京城要有大风雨了,记住了,谁求到你头上,你都不要答应,尤其太子与韦家……”宜三娘摸摸她汗淋淋的小脸,拿帕子给她擦了下汗,“你跟我的关系,早晚会被人知道,安王之于皇帝,是唯一的亲弟弟,也是这世上最信任最亲近的人,你要记住这点,也要记住很多人都知道这点。”
     
      “我不会让人通过我搭上你。”林大娘小声,且快快地回道。
     
      这是一点,宜三娘颔首,“不止如此,你们家那大将军,看似势薄,但我听安王说,他手下一个小卒,都能挑翻一半御林军。”
     
      这怎么可能,吹的吧,这牛皮也是要吹翻天了……
     
      林大娘就要否认,突然想起,她乌骨叔陪在了小将军身边很多年。
     
      她乌骨叔是死亡之地还能活着爬出来的人。
     
      死亡之地本住着一个传承上了千年的地下部落,名为鬼骨之族。此族中人终年不见光,世代为人鬼,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部落发生了灭绝之事,全族八百多人全部一同死于死亡之地,活下来的,仅有一个被她专程去骨族请能人做事的胖爹捡回来的乌骨。
     
      乌骨叔那时候才十岁出头。
     
      她曾听她胖爹跟她说,他从尸体堆里翻出一个有一口气的人时候,还以为自己感觉错了,乌骨叔当时全身软得跟块布似的,他还以为他就剩一口气,但下一刻,乌骨叔就跟身体里一下子就长满全了骨头似地站了起来。
     
      乌骨是林家最玄奇的人物,他绿眼鬼脸,长的与谁都不同,且有一身寻常人等根本学不来的离奇本事。
     
      如果有他出手帮了小将军……
     
      见林大娘沉默了下来,宜三娘看她一眼,接着轻启朱唇:“你们家,势必会起来。皇上要用你们家。还有那个踩了你们刀家多年的韦家,你听我给你细说,宫中韦妃给皇上生了两对龙凤胎,皇上那个人,最喜欢多子多福,这些年也把韦妃宠上天去了,韦妃连见皇后都轻慢得很也一直无事。而韦家多年没打过胜仗了,那家现在的嫡长孙,打个仗打到敌对国女儿的床上去了,还偷偷把人接进了燕地,生下了儿子,看样子,还打算弄死原配,把这妾偷梁换柱转为原配,人家现在正干得风风火火,现在皇上那心里可能对他们家那也是窝着一大把火,就差个点大烧起来了。”
     
      这些辛秘听得林大娘眼睛都瞪大了。
     
      这京城果然是是非之地。
     
      “韦家这么敢?”她这不相干的,光听听都肝颤,而干么这么大手脚的韦家,真能有这胆子?
     
      “好日子过久了,有什么不敢的。”宜三娘示意小妹妹喂她喝口水,等喝完,又打算接着说。
     
      “三姐姐,你慢点。”
     
      宜三娘摇头,“你见我不易,难得安王不在,一并说了。”
     
      她现在养胎,这胎不生下来,安王不会让她轻易见人。
     
      “那郡主,你也听到了,知道性情了吧?”
     
      “皇后真疼她?”三姐姐问,林大娘也毫不犹豫把心里想说的说了,她低声道:“我要是这性子,我爹要是在,绝对把我揍死不可。”
     
      这种性情,哪怕是天之骄女也是活不长。
     
      “她是敏郡王一手疼大的,”宜三娘轻拍了下她的头,淡道:“敏郡王拿着她一直跟皇后套近乎。郡王家不比当年了,他当年的从龙之功也快用的差不多了,郡王想当将军,想要兵带仗,在朝廷提了很多次了,他想把小郡主送进你们府应该打的就是这个主意,有刀家支持他,请他带军,皇上以往拒他的那些,他不是兵武出身的理由就不好说了。”
     
      “那我懂了。”林大娘马上把这些事记在心里的小本本上了,果然朝廷有大人物好办事,她跑断腿,把耳朵伸到人家窗户上都未必知道的事,现在一下子就都知道了。
     
      她女神姐姐,那真是对她掏心肝的好。
     
      她回头一定得想些好办法,让她好好地把这胎生下来。
     
      “也就是说,她也是被人在用着?”郡主那在凤仪宫外大呼小叫的脾气,明显是被人刻意养出来的骄纵性子。但这骄纵性子看来也不是头一天才有,能活到今天,那肯定有她能活到今天的理由。
     
      “嗯,是,但皇后现在出手要帮她,也不一定是由我们所想的是为了太子在迂回,跟刀家攀关系……”宜三娘这一次说话贴着林大娘的耳说的,“你今天是见到皇后娘娘了,也见识到她的厉害了?”
     
      林大娘点头,是见识到了,再铭心刻骨不过了,她反正是记住皇后了。
     
      “那我就跟你说了,记住了,这只是她的众多脸孔当中的一张脸而已。她当年也不是皇上的原配,她是踩着当时的太子妃的尸体上位,她得皇上的心,不是没原因,她极可能仅仅是皇上的人,为皇上做事。且如果有人跟你说,她会为了太子不择手段,也不要信,她对太子没那么大感情,太子也可能不是她的亲生子……”宜三娘嘴唇飞快地动着,“这事是安王猜测的,这事皇上没跟他说过,但我见过她对太子的样子,骨子里就不对劲,不像是生母。”
     
      林大娘都听木了,只能下意识就点头。
     
      这都是些什么事?一出出,都跟大戏似的。
     
      “有时候,纵也是宠。丽怡这小郡主从小就被当人当棋子养在了膝下,皇后想好好教她,也鞭长莫及。我一直都觉得对这外甥女,皇后给我们看的仅仅是想让我看到的。不过,这些人真正的真心假意,三姐姐也看不出,也许我看到的,只是他们愿意让我看到的。”宜三娘说到这,也累了,她靠在小妹妹的肩头,缓了一会,才苦笑道:“我仅把我知道的告诉你,这些事情到底是真是假,你要自己去看,去断,听到了吗?”
     
      林大娘也苦笑,她先前还当小郡主没人教是不受宠,现在看来也未必了,如果皇后为保她,才宁愿她大喊小叫的,那皇后保个人都要如此折腾,这也是……
     
      她完全看不清真假,不由也轻声回道:“三姐姐,这哪是什么吃人的地方,鬼来了都怕。”
     
      “是,”宜三娘也不禁笑了起来,“我看到你,才想起曾经以为的枯灯伴白发,其实是我这生能有的最好归宿了。”
     
      不像现在,她的命运由天,不由她。
     
      ——
     
      这厢林大娘回到刀府,不及正午,刀二夫人、刀三夫人那边派了人来问候,得知没什么事,也就放心了。
     
      林大娘这刚刚思忖着马车上她三姐姐跟她说的话,就听大鹅急急进了门来,与她道:“大娘子,李府的人来了……”
     
      “嗯?”
     
      林大娘还没想人家是来干什么的,就听院子里小雅在喊她。
     
      小雅喊她?隔这么远喊她?
     
      林大娘心想她这哑巴丫鬟什么时候还会高声喊人了,就听院子里,二夫人身边的婆子气急败坏地扯着喉咙在喊,“大郎娘子,有事了,那李府来的人说,李府养不起那么多娘子,送几个过来侍候你家大郎,说完把几个小娘子都留下,他人就走了,我的天噜!老婆子我活这么久没见过这等不要脸的人家!”
     
      那婆子喊着话,那声音都气得抖了。
     
      林大娘当场拍了下桌子,笑出了声,撑着桌子站了起来,“算了,我也不要脸了。”
     
      大家既然玩得这么欢,那就同流合污,一块在泥巴地里打滚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