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64章

第64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半夜起的着实是太早了,林大娘在轿中坐着还打了个盹。她到安王府的时候天刚刚擦亮,一到管家就站在那了,迎了她进门。
     
      宜三娘已醒了,招呼她过来用早膳。
     
      这时候,林大娘这才知道安王带着两个小世子也睡在旁边,另几个小公子睡的也不远,王府那么大,一家人却挤在一起住着,还颇有点她在上辈子活的那个世界里,一家人都住在一起的小家的味道。
     
      宜三娘吃的精细,但胃口不太好,林大娘趁安王给两个小世子擦嘴的时候,偷偷靠近宜三娘:“我那有个做细面凉面极好的丫鬟,我只要胃口不太好了,就让她给我下厨,她做的酸菜那也是一流呀,比我以前送给你吃过的还好,回头就给你派过来,派啊,是借,不是送。”
     
      是能干丫鬟呢,舍不得送。
     
      宜三娘颔首,微微笑看着她,“好。”
     
      “那你多吃两口。”
     
      宜三娘这早上喝了两碗粥,吃了不少菜,连平时不太爱碰的包子都吃了一个,这厢安王府前往宫中行的缓慢马车当中,安王握着宜三娘的手,“你这个妹妹话多啊,叽叽喳喳的,你们都说什么了?”
     
      “她在讨我开心。”
     
      “那我平时也讨你开心,也不见你吃得多啊。”
     
      “我不需要你讨我开心,”宜三娘闭着眼,任由他握着她的手,淡道:“在我这里,你做你唯一的那个自己就好。”
     
      哪怕自私也无妨。
     
      安王听了,好久都没说话。
     
      这厢进宫,走的慢,但也没用多久,林大娘这才知道安王府离皇帝压根没多远,走的慢都小半个时辰就到了。
     
      就是宫里有点大,马车不能进去,能上轿的只有安王和王妃,她这等连诰命都没下来的,还是走路吧。
     
      林大娘那可是做了打算来的,头发梳得端庄,同时它也结实;衣裳她穿的也端庄,但这是张记最凉快的布之一;首饰看着中规中矩,不挑眼也不便宜,但它轻啊;更重要的是,她都没抹粉,就不用怕掉妆了。
     
      所以走走算什么,当是游览壬朝皇宫了,还是不收门票的那种。
     
      就是做了打算,这一通走来,林大娘脸上也出了点汗,小丫她们这种体格偏热的,一大早的,背后早一身汗了。
     
      皇后在凤仪宫见的林大娘,应该说是她在凤仪宫见的安王和安王妃。
     
      安王扶着安王妃一进去,就听有温和的声音响起:“宜三,赶紧过来坐,给你备好软椅了。”
     
      “皇后娘娘。”
     
      “皇嫂。”
     
      “不要多礼……”皇后扶了宜三,朝身后一见到她就行了半蹲福请安的人瞥了一眼。
     
      她还没说话,就听外面有人在大呼小叫:“不要拦我,我已经看到有人进去了,皇后娘娘,娘娘,是丽怡,您答应我了的,让我见见那不要脸的抢我如意郎君的人。”
     
      这声音突地一起,但随即就没了。
     
      “这一大早的,”安王这时候掏了掏耳朵,笑嘻嘻地道:“这声音有点杂啊,我看等会得跟皇兄去说说,这皇宫内苑还是安静点好。”
     
      他笑嘻嘻的,皇后也只能温和地看着他,道:“没规矩的,回头我会办她的。”
     
      安王是皇帝唯一的亲弟弟,她也不能拿他如何。
     
      “我还是坐着吧,等会去,”安王转过头,对宜三娘道,“我陪你先坐坐,我怕有不长眼的冲撞你了。”
     
      宜三娘没说话,只是眼睛往后瞥了瞥。
     
      这厢皇后已经让林大娘起身了,“这位就是我朝骠骑大将军的新婚娘子?”
     
      “是,臣妇见过皇后娘娘,娘娘金安。”
     
      “往前走两步过来我看看。”皇后松开了宜三娘的手。
     
      林大娘也就走了两步。
     
      “抬脸。”
     
      林大娘抬起脸,心想以后就是皇宫有金子捡,她都不想来了。
     
      这任人鱼肉的滋味哟,比被人暴打一顿没好到哪去。
     
      她垂着眼抬脸,也就没去看皇后长的什么样子,听着声音还是挺温和的,但温和当中带着几分凉薄。
     
      这种人最可怕啦,还是她让她看的时候再看吧,没事别瞎看。
     
      “是长的比丽怡好,你们江南啊,真是出美人……”皇后见那张小脸一脸恭敬不安地半抬着,眼睛垂着,睫毛长得都在脸上打出一片阴影来了,映衬着粉颊红唇,那模样真是……
     
      美的极惊心动魄。
     
      她要是男人,想来也会装死娶个这般的。
     
      宜三娘淡淡道:“娘娘盛赞了。”
     
      “过来坐吧,再不让你坐,安王就得去皇上那靠本宫的状了。”
     
      “嘿嘿,皇嫂,你别这么了解我,怪不好意思的。”
     
      皇后失笑,还叫了林大娘一声,“过来坐吧。”
     
      “谢娘娘。”
     
      凳子一抬来,林大娘谢过后,也就一屁股就坐下来了,她好歹也是从一品大官的家属,没必要装的太怂。且她现在就挺支持小将军要在朝廷抬高他和刀府重要性的这件事了。
     
      真的,一定要支持。
     
      好歹下次给皇后行礼,皇后不会装瞎,要小半天才能看到她,刚才差点让她小腰折在当场了——想来在这宫里混的女人们都不容易,她这蹲那么一会会都觉得受不了,要是皇后这个宫里最大的官想折腾谁了,这还真有的是办法把人折磨垮了。
     
      “今日我带她来,您有什么话就问她罢。”宜三娘从凤仪宫的下面走了台阶上来的,一坐下这时也有点累了,她淡道:“不瞒您说,我这个妹妹也是个死心眼的,刀府订了她,这些年也出了不少事,她都守过来了,婚都差点退了也愿意嫁,说是冲喜,也过来了,光这份心,举朝我都找不出比她更忠贞不二的女子来了。”
     
      三姐姐帮我这瞎话说的,也太好听了。林大娘听着心里美滋滋的,感觉自己还是以前那个小女孩似的,她一被人揍趴,她三姐姐就披荆斩棘来救她了。
     
      “是啊。”皇后也点头,朝林大娘看去,淡淡道:“闺名叫什么来着?”
     
      林大娘,林怀玉再一次在心里肯定了她会支持她家小将军不去死,不被抄家,还要一定成为权臣路线的基本方针,不为别的,只为别被人老动不动问闺名。
     
      我是定要长命百岁的。
     
      林大娘心里默默念着,嘴里还是有条不紊地答道:“回娘娘,闺名怀玉。”
     
      “怀玉,林怀玉,好名字,比丽怡的封号好听。”
     
      还有为了不让人拿闺名跟人的封号比,也要支持小将军。
     
      不过想归这般想,她这也是想着玩,她在怅州不知经过多少场这样的小仗大仗的,她今天早就做好了任由皇后变着法挤兑她的准备了。
     
      这皇后,光听声音就很厉害了,她还是让三姐姐和小将军把她的天顶了吧。
     
      “人美,连闺名都美,”皇后笑了笑,朝安王妃淡淡道:“丽怡看来是比不过了,本来还想着跟这小娘子商量着把丽怡抬进去当姐妹处,看来这也是不成了,光看她这长相,我怕郡主都羞死了。”
     
      这皇后也是好直接……
     
      这厢皇后也是看向了林大娘,见她半垂着头看着膝盖处,粉脸冒着三分羞怯,那嘴角还带着一分笑意,似是惶恐不安……
     
      细看一下,这哪是什么羞怯,哪是什么笑,只是她脸色本就如此而已,再细看看,那份脸色带出来的笑意都能看出几分冷意来,看到细处,她心里不由轻哂了一声。
     
      宜三娘要保的妹妹,能是什么简单人物。
     
      她撇头,正要跟宜三娘开口说话,就听外面宫女道:“皇后娘娘,奴婢有事要禀。”
     
      是她的贴身宫女,放在外面传消息的,皇后一听,扬首,“进。”
     
      那奴婢一进来,朝安王、安王妃羞涩一笑,轻福了下身,在皇后耳朵轻声道:“骠骑大将军来了,好像跟皇上起了什么争执,皇上发了大火。”
     
      皇后看了她一眼。
     
      “就这些了,奴婢先行告退。”
     
      宫女一走,皇后朝身边的人道:“去看看小郡主去哪了,把她拘着,别让她乱走。”
     
      “是。”
     
      她话是说了,但好景不长,这边皇后刚把林三娘的父亲林宝善都拿出来回忆了一道,说他当年进宫见皇上,宫人带他去御花园走一走,结果因为人胖钻不过园子里的拱门没走成的事,那边就有宫女匆匆进来,跟皇后娘娘禀:“娘娘,丽怡郡主闯进御书房去了……”
     
      林大娘刚从皇后娘娘那听完她父亲因为胖,都没法欣赏皇家美丽的御花园的事,这厢就看皇后站了起来,沉着脸出去了,她这脸总算是抬起来了,看着皇后威仪大气的背影……
     
      “好了,皇后没招呼我们就走了,我们也该走了……”宜三娘这时探进了小娘子的袖下,握住了小娘子在袖中轻微颤抖的手,紧紧握着没放。
     
      当年有人嘲笑小娘子的父亲胖得像大肥猪,这小娘子才人一半高,就冲上去把人扑倒在了地上,抓花了人的脸,被人反打得头破血流都要抓着人的头发喊“你敢说我爹,我弄死你”,但今日在这个地方,她是没法弄死谁的,她只能回家去,把这口气咽下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