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63章

第63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皇帝每到夏末,胃口就不太好,每每这个时候,安王往往就会往宫里跑的勤快点。
     
      安王在皇帝继位后说要去他的封地,说要去游荡山水,十多年都不在京城,也不怎么回。那些年皇帝的苦夏,愁坏了皇帝身边侍候的人。
     
      现在安王好好呆在京城,哪怕他时不时要犯泼皮无赖,宫里的人不会说什么,皇帝更是乐呵呵地看着他耍无赖。
     
      安王离开他早,十三岁一点就走了。
     
      京城是安王的恶梦,他要走,皇帝也没拦,就让他去了。
     
      想不到人还有回来的一天,只要人回来了,对安王,皇帝总有着比对常人多几分的耐性,哪怕对他那些儿子们,他都没这好脾气。
     
      “吃肉。”皇帝吃着,安王还给他夹了块肉。
     
      皇帝抬眼,见他大口也吃着,忍不住笑了。
     
      他们兄弟俩放到母后膝下养的时候,他已经十岁多了,他这小弟才三岁,宫里最小的小皇子之一,人也木木呆呆的,可好玩了。
     
      但当时早年丧子的皇后早就因宫中龌龊不能有孕了,被父皇送了很多宫妃的儿子到她膝下养,他们送来之后没多久,就更是多了起来。皇后膝下儿子成群,个个都在讨她欢心,木木呆呆哪有什么活路,他这小弟弟也就很快变得聪明了起来。
     
      他那个时候锋芒毕露,得父皇欢心,以为有了父皇的宠爱,一切无忧。哪想得了父皇的欢心是远远不够的,母后有的是让他不高兴的法子。
     
      而父皇因对母后心存愧疚,她折磨谁只要不折磨死,他都只会睁一只眼闭一眼,并不会过问过程。
     
      他弟弟那时候才多大啊,六七岁的小孩,为了让时常受罚的他有口吃的,为他求情,自己摸索着耍宝,讨皇后的欢心,生生给他们兄弟俩讨了一条生路来。
     
      最后,为了让他好好登位,他这小弟弟亲手把他耍宝逗了很多年开心的母后杀了,远走他乡。能再见到他,等到他回京,皇帝不知道有多开心。
     
      “看着我干嘛,吃。”安王看了眼他笑看着他不吃饭的皇兄,摇摇头,“哥哥,不是我说您啊,您老天天这样笑啊笑的,把您的那些臣子们都吓傻了。”
     
      “本来就是傻的。”
     
      “哪能都全傻啊,我看都是您吓傻的。”
     
      “哪能?你这是小看他们了,都是装龟孙子糊弄朕呢,一个个手底下可能背着朕干事了。”
     
      “反正我是不懂了,”安王把最后一口饭干干净净吃完了,搁下碗筷,接过内侍的茶水漱了漱口,“这朝廷您自己的,您自个儿看着办吧。”
     
      “朕自个儿看着办啊?”皇帝似笑非笑地看着安王,“你不管啊。”
     
      安王也笑了起来,“这不,以前是不想管,现在吧,有些事也得盯着,您也知道的,现在的娘子可都不好侍候。”
     
      皇帝点点头,“朕明白,朕也是有娘子的人。”
     
      “哈哈,还不少!”安王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我看您就烦着吧,齐人之福可不好享。”
     
      皇帝见他都快乐坏了,笑着摇了摇头,等安王笑停了,他开了口,“说吧,这次又要让朕给你办什么事了?”
     
      “我哪这么大能耐让您帮我……”安王一看他皇兄马上要点头承认的样子,连忙道:“诶诶诶,别啊,是有让您帮我的,您可别点头,别逼我刚刚用完膳就在地上打滚!”
     
      “你这小子!”皇帝忍不住笑了起来,抽了他脑袋一记,“成天尽瞎胡闹!”
     
      “走走。”看他吃完了,安王就站了起来,带他皇兄溜弯消食去,他边走边说道:“皇兄,我怎么觉得这朝廷有点乱啊。”
     
      “一直都乱,你以前离的远,看的不多,就觉得不乱。离的近了,看的也近了,就觉得乱了。”皇帝背着手与他齐肩而走,淡淡道。
     
      “嗯。”安王转了转手腕,活动了下。
     
      “你王妃怎么样了?”
     
      “唉,”安王这下终于正经了起来,叹了口气,“她倒好,您也知道的,她下了决心的事,挺放的下的,比我放的下多了,该吃吃,该睡睡,该走动就走动,没事人一样,就是我吧,老吊着个心。”
     
      “你也是有六个孩儿了。”
     
      “生完这胎就不生了,我答应她了。”
     
      “小安,”皇帝叫着他的小名,“朕以前当你不愿娶妻,要去当那和尚道士了,朕都死了那个心了,你突然有一天说要娶个寡妇,朕想你愿意娶就好啊,寡妇就寡妇吧,怎么了?朕的弟弟还不能娶个寡妇了。”
     
      “嗯,您一直都疼我。”
     
      “呵。”皇帝轻笑着摇了摇头,又道:“后来看你跟你王妃的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的,朕是真放心了,朕真心愿意你就这样过一辈子,你知道吗?”
     
      “小安知道。”安王点头。
     
      “唉,你知道就好,心里要有数。”皇帝还是劝了一句,还不敢劝的深了。
     
      他这个小弟弟从小就善良,心思也浅。当年的母后喜欢他,其实就是喜欢他小小无害的心思,宠他胜过宠他们别的兄弟。
     
      可是,最后还是她这个最宠爱的小儿子拿刀背后捅了她,害她没了命,弟弟最终也因此离开了京城。
     
      皇帝到这两年才知道,当年母后死时在弟弟耳边说的那几句话,她道那你去找个你喜爱的娘子,终生只守她一人,与她生多多的子女,带到我坟前来我尽孝,认我当祖母,给我烧香火,那我就原谅你了。
     
      为此一句话,他十几年后,才等到了弟弟的回来。
     
      可是为了一个死人的话,要是把活的人生生拖死了,未免太得不偿失了。
     
      他已经有多多的儿子,只是没女儿而已。
     
      这时,安王还是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的,哥哥别担心。”
     
      “不说这个了。”皇帝看他,“要朕帮你什么?”
     
      “那个林家的小娘子啊,就是你那个骠骑大将军的娘子,是我王妃在娘家的好姐妹,说是当年她当寡妇受尽冷眼的时候,就她一个人来管我王妃叫姐姐,还把她当好姐姐待,这事王妃一直紧紧记在心里,都跟我说好几遍了。”安王淡道:“她这人,能让她记在心里的不多,我就想还是要帮一帮的,她心里舒坦,对她对孩子都好。”
     
      “是,是该让她舒坦点……”皇帝顿了一下,点头,“这事朕心里有数了,回头就找皇后去说。”
     
      安王没应声,走了两步才道:“父皇走的时候,是拉着您的手走的,他信您定是一代明君。”
     
      皇帝笑了笑。
     
      “父皇信,我也信。”安王又活动了下当年他杀他母后的那只手的手腕,他就是坚信不疑,所以当他母后不想他皇兄当皇帝的时候,他毫不犹豫拔刀杀了她。
     
      皇帝停下步子,看着他。
     
      安王也偏过了头,看着他,“皇兄,您的千秋伟业,这才走了不到一半,有些人的心要是太急了,您也别太由着他们了。当年父皇任由着你们斗,是因为他老了,快要死了,而现在您正当壮年,小心有误伤。”
     
      也就安王,也就他的亲弟弟能跟他说这话了,当然也就他能有这个资格,皇帝听了大笑了一声,揽住安王的肩,带着他往前走,悠悠道:“别担心,朕心里有数。”
     
      ——
     
      八月十日。
     
      刀府。
     
      夜,三更。
     
      此时,刀府现任家主,当朝从一品大将军、骠骑大将军的主院灯火亮了一半,林大娘一早起就沐浴出盆,绞发梳妆,准备启程。
     
      她的衣裳和首饰是昨夜都挑好了的。
     
      刀二夫人和刀三夫人也都来了。
     
      小将军在旁边看了一会,受不了梳妆台那股花粉味,摸了摸鼻子走了,只剩林怀桂还坐在姐姐身边的桌子旁边,打量着姐姐等会要戴的珠宝首饰。
     
      他昨天已经过看过一道了,这次再看看,也是心里还有着琢磨。
     
      这首饰,不能太华贵,贵过皇后;也不能太好看,美过皇后;但也不能太寒酸,让皇后觉得这家不怎么样。
     
      这里头的学问可大了,所以他先生不愿意他师母受那个罪,大官都不当,带着师母就回老家了。
     
      姐姐也是辛苦,以后可能更辛苦,林怀桂在心里不由轻叹了口气。
     
      他也知道,姐姐这一嫁,不单单只是为她自己,也是为林家的以后,为他的以后。
     
      “好了,小主子,没事我就拿去给娘子戴了?”绞好发,要给娘子梳妆的小急急过来了。
     
      “都好,去吧。”林怀桂赶紧把盒子端了起来,放到她手中,“小丫姐姐,你小心点。”
     
      “好。”
     
      小丫急急去了。
     
      要说林府的丫鬟就是能干,刀二夫人刀三夫人在旁边看了一路都赞叹不已,也光开眼去了,都没挑着一处错处来。
     
      且林大娘一梳妆好,端庄大气得让她们都傻眼。
     
      刀藏锋过来一看,也是顿在那没动了。
     
      林大娘都没空理会他,朝他说:“我要先去安王府,你自己看着时辰动身。”
     
      说着就朝外走,上了轿,在丫鬟的提醒下,这才知道小将军在身后跟了她一路。
     
      她不由掀开轿窗,朝他扬手,示意他回:“回去,我们下午回家了再说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