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62章

第62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在王府猜出事情后,心里就一直在压着股火,这股火从出王府门时就蹭蹭蹭地往上涨。
     
      这婚事自然是她林家求来的,她自是已经做好了不是来游山玩水,风光无两的准备。
     
      但憋屈成这个样子,还是让她相当恼火。
     
      其实事多点,她不烦。但小将军是个从小让她当拿私房钱接济着的人,说明白点,她先是可怜敬佩他,但精心对待这么多年,就是养只王八都养出感情来了,何况是个让她挂心不已的人。
     
      现在这王八蛋被人惦记,这让她相当恼火。
     
      而且她还不能因此扇小将军两耳光,因为不是他主动招的,这让她更是憋火。
     
      更恼火的是,这一切她谁都不能说,因为这都是些说不得,说了别人也没法懂的小情绪。
     
      他这一问,她这压着的邪火也出来了点。
     
      而且,她现在确实是要就这事跟小将军把很多事情说清楚,讲明白开来才行——她不想忍了。
     
      他们两个人要是凑合在一起过,自有凑合过的过法。
     
      但要是心心相应,想让她怜惜他,甚至爱他,那这过法,就很不一样了。
     
      “你先出去,我跟你姐夫有话要说。”林大娘指着门就对一张茫然脸的小胖弟就说。
     
      怀桂当场就急了,“姐姐你别打姐夫啊。”
     
      林大娘气笑了,“他牛高马大的,我怎么打他?”
     
      这才在刀府住几天,这心都偏成什么样了!
     
      “那你也别打。”林怀桂对他生气的姐姐说打就打的本事那是一想想就心有余悸,想摸屁股。
     
      “不打,出去。”见小弟还摸屁股,林大娘都要被气笑了,没好气地道。
     
      “哦,诶。”林怀桂一步一回头就走了。
     
      “关门。”
     
      “诶。”走到门边还得了句话,林怀桂趁关门的时候,给他姐夫连着拱了好几次手,希望姐夫多多担待点。
     
      刀藏锋淡定看着他把门关了。
     
      这日正当午,太阳挂的恰恰好,阳光透过缝隙钻进来,让屋里的一切都处在明亮当中,皆一目了然。
     
      门一关,刀藏锋就转过了脸,看着他这时脸上已经没了笑的小娘子。
     
      林大娘也不装了,难得的露出了点疲容,“这事应是三姐姐一得了消息就知会我的,难为她对我这般有心。”
     
      刀藏锋颔首,确实如此。
     
      那安王妃对她不是一般的挂心,其殷殷关怀之情,颇有点像护犊子的意思在这里头了。
     
      他现在都好奇,他这小娘子,是怎么那般得安王妃的心了。
     
      “小将军啊……”
     
      “在。”
     
      林大娘拿起一直没喝的茶喝了一口,喝完也放在手中拿着,没放,“刚才我是真有点生气的。”
     
      “嗯。”被乌骨叫回来的路上,他听乌骨跟他言道说她生气了,气得相当凶,他就问乌骨她为什么会生气,因为他绝不可能娶小郡主,要娶早娶了,也不会设计装死让她嫁过来,小娘子应该知道。
     
      乌骨说你应该高兴,喜欢才生气,不喜欢,她才不会管你被几个人喜欢,被几个人抢。
     
      所以刀藏锋从路上到现在,一直很心平气和,觉得她这种生气法,也挺好。
     
      但生气总归不是好事,他也不能多说,就听她怎么说就是。
     
      “你听我说……”
     
      “好。”
     
      他打断了她,显得有点迫不及待要听她说是的,林大娘嘴边不禁有了点笑,都被他逗笑了。
     
      她也笑了起来,这次是真没带着火气了,她道:“我要跟你认真说点事。”
     
      “你说。”刀藏锋靠近了她,他高,并且强壮,因为是军将,一军之首,他坐姿也向来笔直刚正,这厢他朝她侧弯了点腰,头也低了些,让她平视着他。
     
      “多谢。”他如此迁就,迁就得这般明显,林大娘还是忍不住动容了。
     
      “没有的事,”刀藏锋淡道,“你说。”
     
      她是他的小娘子,有些事,他只是不懂,并不是不愿意去做;有些懂的,也不是不愿意给她,而是真没到那个时候,他在战场打了近十年,这才是头一次在京呆这么长的时间,很多东西他暂时谋划不过来,短时间内也拿不到手,没法给她。
     
      “我就不跟你兜圈子,说些没用的了,咱们啊,以后在一起过日子,有两种过法,”林大娘说着都叹了口气,她终归是动心了,她还以为在她身上是没有爱情的,但骗谁呢?这样的男人摆在眼前,睡在身边,她怎么可能不动心?所以她只好扒拉一翻,这算算,那算算,终于扒拉出了一个事先就说清楚的道,“一种过法就是我当一个好将军夫人,你抬平妻也好,你纳妾也好,我都无所谓,我只要有这个身份,你尊我敬我,把该我的都给我了,我肯定不会找你麻烦,也会把你的家打理的好好的。”
     
      “但是?”
     
      “但是,”听他说但是,林大娘又笑了起来,她听说乌骨叔没少教他,但这教的也太好了点吧?她那骨头叔啊,还真是为她操碎了心,做尽了一个当义父的所有能为小女儿做的事,“但是,这个我不管你,你也不要管我。我把你的家打理好了,那就是尽了我当你夫人的责了,私底下我想什么,我做什么,你是不能过问我的。”
     
      “这个不行,另一种是什么?”不容她细说,刀藏锋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另一种就是,你能过问我,但我也过问你,例如像小郡主这种事,”林大娘说到这,脸上那点小疲容就没了,且别说疲容了,这时她下巴都抬得老高,嘴角眉梢皆是傲然的冷意,“要是你没错,不是你主动招的,来一个,我灭一个!要是你主动招的,那你别指着我去灭这些人了,我先灭了你!听懂了没?”
     
      “听懂了,那就这个。”刀藏锋看她下巴都抬到他脸前了,很想扑过去咬她一口,但还是忍住了,淡淡道。
     
      “答应了?”
     
      “答应。”
     
      林大娘一听,立马笑开了,此时画风立刻一变,手中的茶也端过去了,“哎哟,口渴了吧?喝口水。”
     
      这变的也太快了,刀藏锋真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接过她手中的茶,没先喝,而是看着她道:“这种的,包括有茶喝?”
     
      “包括包括,”林大娘很大气地道,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哪见刚才那抬起下巴就要扎人的傲气,连傲气都跟没有过影似的,“还有更多的,你以后就知道了,我这个人特别的大方,我告诉你,我们林家人啊,别的不多……”
     
      “就是钱多,粮多。”这个他早知道了。
     
      着实被他逗着了,林大娘抖着肩膀笑了好几声,咳咳了两声才忍住笑意,“别嫌弃,民以食为天,打仗更是不能缺吃的。”
     
      “没嫌过。”见她是真笑了,刀藏锋忍不住轻拍了下她的头,“你就等等,以后会好的。”
     
      他会把她想要的一切都给她的。
     
      林大娘不傻,能大概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她摇了下头,笑着告诉他,“别的确实很重要,处境好了,人才更容易高兴。但那些以后仅在以后,我从来不觉得为了以后那些虚的浮的,近在眼前的这些高兴就不重要了。现在,我不要你的多的别的,你只要只有我一个人,我就高兴了,别的没有我都行,只要你是我的。真的,小将军,对怀玉来说,你就是我自己最想拥有,自己独占,最容不得别人染指的奇珍异宝……”
     
      林大娘还没说完,就被人死死地抱住了。
     
      这怀抱很坚牢,但林大娘还是挣扎着把话说完了,“你要是被人染指了,我告诉你,我也是翻脸会比翻书快的,这宝贝也能立马变狗屎,唔……”
     
      这一次,被堵住了嘴的壬朝东北最大的地主婆,终于没声了。
     
      这屋子总算安静了。
     
      ——
     
      要进宫,林大娘这头也是先告知了刀二夫人,刀三夫人。
     
      二夫人和三夫人是被她请来,一同被她告知的,两人也是吓了一大跳。
     
      两个夫人都不是没脑子的人,可能也是一直过的是提心吊胆的日子,头一个想的这绝不是什么好事,再想想,居然也想到了郡主那块。
     
      “莫不是那郡王家出幺蛾子了?”三夫人当场就道。
     
      林大娘是真真佩服这三夫人,她都是三姐姐带着她她才猜出来的,不由钦佩地朝三夫人看去。
     
      “不要脸的。”三夫人一得到肯定答复,当场就变了脸。
     
      这些个贱蹄子,就是见不得他们刀府好,他们刀府这才安宁几天?
     
      “不能让她进门。”三夫人都没看林大娘,跟二夫人道,“二嫂,我把话搁这了,她要是进门,她头天进来我就撕了她生吃,省的日后她来蹂躏我等。”
     
      林氏娘子是个好的,家门不高不低,而且,这人一看心就在她大侄儿身上,人聪明,也拎得清轻重,家里更是家底奇厚,他们刀府那大将军装死娶她进来,看来也不是在胡闹,由她当家是最好。
     
      “你搁我这有什么用。”二夫人淡淡道,看着林大娘,“想好对策了?”
     
      “大郎说,他会让人死了这条心的。”林大娘笑着道。
     
      “那就最好。”二夫人点头,这才朝三夫人看去,“就不必要逞那么多狠话了,家不一样了,别那么多戾气,吓着新进来的小娘子们了。”
     
      “你们心里有划算了,我放心你们,也不多问,”二夫人又朝林大娘淡淡道,“我们两个大概是什么人,你们小两口也清楚,有什么事要我们做的,出头的,只管跟我们说,该我们做的,我们不会推拒。”
     
      三夫人也直接点了头。
     
      林大娘一看府里这两位女性长辈这态度,也就知道这家里她是不用担什么心了。
     
      大难过后的刀府,留下来的人的心还是齐的。
     
      有这股劲,很多事就好办多了,至少到时候要是有什么群战,无论男男女女他们都有拉得出去迎战的人手。
     
      至于刀府的脸面,林大娘暂时也没打算要了,先把刀府立起来再说。现在刀府这么多的人,这些人的以后、前途,现眼下可都是没谱的事。
     
      小将军说了,他在京的这段时间,一定得把刀家军里面已经能独挡一面的将领安排到位,这才能挪出位置,他才能在需要他出战的时候,能带着新的刀家军去战场磨练,拼杀,博新的前程。
     
      这厢有了刀二夫人,刀三夫人的帮忙,林大娘也懂得了一些宫中的规矩。
     
      二夫人三夫人其实也没进过宫面过皇后,刀家这些年太落魄了,连刀李氏嫁进刀府一辈子,也就去过一次宫宴,还是遥遥坐着,连皇后长什么样都没看清楚。所以宫里的规矩她们也不是全懂,大都都是听人说的,但她们是老京城人,娘家门户不高,但也是有门户的人,她们有门道,这下手头更是宽裕了更好办事,很快就找到了宫里出来的老人,问了几个人,也是把皇宫里的那些规矩避讳都弄清楚了。
     
      这些其实是林大娘去安王府借个人就能办到的事,但林大娘没这么做,一是不想劳烦这个时候在养胎的三姐姐;二是也想通过这些事来,让其实有能力的二夫人和三夫人一起与她做事。
     
      刀府这个家,她没想独立承担,更没想独占,她唯一想独占的,仅仅是小将军这个人而已。
     
      这头刀府已经为进宫准备起来了,那头皇宫里,皇帝跟他最宠爱的小弟弟安王一道用着膳,还劝他小弟弟吃慢点。
     
      “在王府里,王妃连吃的都克扣着你的啊?”见他狼吞虎咽的,劝也劝不听,皇帝忍不住说道。
     
      “没有的事,哥哥您别老挖陷阱让我钻,让我王妃蒙冤……”安王咽下嘴里的肉,腾出嘴跟皇帝说:“您也多吃点,别老看着我。”
     
      “朕刚吃了一碗了。”
     
      “再吃点。”安王把他大碗里的饭给皇帝拔了一大半。
     
      “没规矩。”皇帝训斥道,但还是端起了碗,美美地吃了起来。
     
      他以前受母后的罚,一天一口饭都吃不着,吃的都是他小弟弟碗里省出来给他吃的。他以前都没嫌弃过他这弟弟的口水,现在再说嫌弃也来不及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