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60章

第60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厢,宜三娘又在她耳旁附耳轻言:“这丽怡小郡主是当年敏郡王抱在身边养的,非敏郡王亲生。”
     
      咦,非亲生,抱在身边养的?看来又是一段皇室辛秘了。
     
      林大娘颔首。
     
      “告诉三姐姐,你现在是怎么想的?”说的差不多了,宜三娘问了一句。
     
      林大娘刹那干笑。
     
      这话要是小将军问她,那肯定答:妾害怕,妾斗不过,妾要逃。
     
      但面对三姐姐这种知根知底的,这时候又是说正经事呢,插科打诨耍嘴皮子就不好了。
     
      皇后娘娘她确实是怕,一国之后,谁不怕?要是都不敬畏着点,那这国家的皇后也是白立了,她的威风可也是国家之本。
     
      但人还没见呢,不知道皇后娘娘是个什么样,就怂得要认栽了,那也不是她林大娘啊。
     
      她一般是看人一根手指就能捏死她,才会想也不想就逃的。
     
      再则说了,皇后娘娘固然是皇后娘娘,那就是说有些事她干起来多的是人帮她做,但有些事,也是她这个皇后娘娘不能做的。至于暗底里使手段做点什么?诶呀,不管什么年头,能成点事的谁暗地里不做点事啊?赤手空拳能打天下的,那都是唬人的。
     
      使手段啊,她熟啊,见招拆招呗。
     
      一看她干笑,宜三娘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不要轻敌。”
     
      林大娘摇头,笑意吟吟地说:“三娘知道,三娘这命啊,宝贵着呢。你也知道,当年我爹为生我有多辛苦,我可是答应他了的,此生定长命百岁。”
     
      她确实惜命,她命可值钱着呢。
     
      “那三姐姐,”林大娘这心中已经是有了成算了,这厢主动性也占据上风了,还问:“那你猜,皇后娘娘主要是个什么意思?”
     
      见她这小脸意思性苦一下就没了,宜三娘轻打了下她的手。
     
      太胆大包天了。
     
      林大娘讪笑,“这不,我从小就这样嘛。”
     
      只要事情一旦想做,那就雄纠纠,气昂昂地去了。
     
      途中要是说我好害怕,那也都是她太爱装了,非要披层弱女子的皮当伪装,骗别人。
     
      “皇后吧,”宜三娘摇摇头,表面上是不认同,但心里是轻松的,她这小妹妹,从来就不是一般女子,别的人做不得的事,她不知做了几许。她小小时候,不就是这般对她的?谁都忌她这寡妇如晦神,就这小娘子成天高高兴兴来找她玩,“之前说了,人还是不错的,处事公平。”
     
      “那不错呀。”林大娘点头,“那这事,怎么就……”
     
      怎么就不公平了?“是因私心?”
     
      林大娘心里琢磨着,人也靠近了宜三娘,又轻言道:“到了那个位置,私心太多,活不下来吧?”
     
      皇上允许自己有个私心太多的皇后吗?
     
      这厢,听到自己房里有了点动静的宜三娘又是摇头,这次,她重重地拍了下林大娘的头,轻道:“不可随意揣测上意。”
     
      说着,她眼睛往旁边溜了溜,又朝林大娘摇头。
     
      林大娘一看,就心里有数了,可能隔墙有耳。
     
      她赶紧坐直身,笑着道:“反正我相信皇后娘娘公正公平,也会这样对我的。”
     
      见她一下子就又吓直了,宜三娘也是好笑,心想以后还是得多找她来安王府,知道安王有多邪性了,也就会好了。
     
      她点头,“你所说的也不假,皇后娘娘要见你,不过是丽怡小郡主,在你那骠骑大将军与你的洞房夜醒过来后,就进宫在她面前一哭二闹三上吊,日日复而往来,也不见死,皇后烦了,勉强答应了她……”
     
      也不见死?三姐姐这话说的,也是太敢说了。
     
      不过要是死了,多好。
     
      而且,听人洞房醒了就进宫闹,这也是好着急。
     
      没见面,林大娘就能大概猜出点这小郡主的性子了,可能从小就受宠,也没人愿意管束着教,就有点唯我独尊,什么事都得以她为中心了。
     
      “皇后那,”宜三娘听到了点动静,也就不让林大娘说话了,她自己来说:“我已经跟她说了,过几天,我要进宫去看望她,就把你也带进去让她见一见你。”
     
      “你带我?”这下林大娘喜的眉头都飞起来了,但随即又皱了眉,看着宜三娘的肚子,“怕是不行。”
     
      “没事,安王带我进去,他会找人抬,”宜三娘说了一堆话,也有点累了,靠着后面的软枕闭着眼淡淡道:“这一趟我是无论如何也要带你进去的,你是我的小妹妹,我不护你,护谁去。”
     
      林大娘听着点头,但也没说什么。她老觉得这话怎么就不是说给她的?三姐姐对她是好,但这样直言相语,这不符合三姐姐淡然镇定的性情啊,她女神从来不是什么肉麻兮兮,跟人说我对你好的人。
     
      她所料不假,这厢安王妃休养的房间里的小暗室里,安王拍了下他不成器的小世子的小短腿,训斥道:“让你动!我就听听你娘是怎么想的怎么了?”
     
      虚岁已有六岁的大的那个小世子朝他也压着声音,童声稚嫩地道:“孩儿没动,是父王你自己敲了下墙。”
     
      “我不小心碰到的嘛。”被揭穿的安王苦着脸,又附耳去听,见没声了,跟两个小世子诉苦:“你们娘又不说了,唉,干嘛进宫啊?好累的,累坏她了,我们怎么办嘛。”
     
      见他说话声音都正常了,大世子摇摇头,也恢复了平时的声音,“母妃心里清楚的,她愿意去,心里高兴。你如她的意,她只会更高兴。你这是不高兴,又跟我们说的,她只会不高兴。”
     
      “进宫好啊,见大伯伯,”小世子点头,“我也要去啊,跟大伯伯讨点赏。”
     
      他们是双胞胎,本来只能封一个世子,但封了两个世子,这是安王在他皇兄殿里打了一夜的滚滚回来的。但两个世子只有一个有封地,小的那个没有,所以安王从小就教小的没那封地的那个,一进宫就要去大伯伯那打秋风,为未来做储备。
     
      “乖了。”小世子这么受教,安王心里很欣慰,摸摸他的头,“就是要这样,隔几天父王要是忘了带你去,没空,你自己也要去,你路熟,你知道怎么走的。”
     
      “是的。”小世子盘腿坐在软蒲上,点着小小脑袋。
     
      他也很忧愁他的以后。
     
      “好吧好吧,一起去吧。”安王也知道王妃做的决定,他是没办法的,只能听她的。他拉着两个小世子就起来了,推开暗室的门,进去了王妃见客的房间。
     
      一见到面无表情看向他的王妃,他连忙笑着道:“王妃莫担心,那几个小的,本王已经让奶娘抱他们回去睡觉了,没见风,我让管家仔细跟着。”
     
      “母妃,玉姨。”小世子们已经跑了过来,还朝林大娘拱了小手,两兄弟排成排,安静地坐在了安王妃的一侧,笑嘻嘻地往他们父王望去。
     
      他们小脸神采飞扬,小小年纪,就已经俊秀非凡了,且一身的灵活气,林大娘一看就知道这是她三姐姐亲手教的结果。
     
      要是换安王来教,光想想她都想狠狠打一激灵。
     
      “王爷。”林大娘这次总算能站起来,给安王行了个福礼了。
     
      “坐,坐坐,你坐你的。”见王妃冷冷地看着他,被她看焉了的安王又舍不得离去,挨着离王妃最近的那张椅子坐下了,硬着头皮跟王妃说:“你累了吧?要不就别留客了,请大将军夫人回去,你休息会?”
     
      “他根本没打算留你的饭,我也就不留你了……”宜三娘撇过脸,看着林大娘淡道:“日子定在三日后的八月十日,你回去准备准备。”
     
      “本王也会帮你的。”安王赶紧示好,他对王妃亏欠良多,于是天天都是在讨好她。
     
      “是,那三姐姐,我走了。”
     
      宜三娘颔首,“回吧,安王,你去叫大管家的过来,送我小妹妹出去。”
     
      “是,这就去。”安王一听有吩咐,立刻精神百倍抖擞了起来。
     
      等到大管家的来,送了林大娘,宜三娘总算是安心地躺到了床上闭了眼假寐,安王把小世子们轰出了门去,小心地给她盖着薄被。
     
      他也要走的那时,宜三娘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轻叹了口气:“陪我坐坐吧。”
     
      安王赶紧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他此时脸上已经没有笑了。
     
      “我知道你心里慌张,”宜三娘拉着他的手放入被中暖着,又闭上了眼,淡淡道:“这次我还是会没事的。”
     
      都做了决定,她只能没事。
     
      安王愧疚地低下了头。
     
      “只是,我现在有着孩子,这府里的里里外外都得你一人担着,”安王靠了过来,宜三娘偏头让她的小丈夫俯过来靠着她的肩,嘴里依旧淡道:“皇上一直跟你亲,你啊也是真把他当哥哥,骨肉亲情,我是不会让你为难的。就是大娘子那,你要帮着我一点,当年我那么难,也是她帮着我挺过来的,你要代我还了那份情,知道吗?”
     
      “知道了。”安王伸出手抱住了她的肩,在她的肩头闷闷道:“我心里清楚,这局势我盯着呢,不会让你的小妹妹出事的。”
     
      “唉。”宜三娘轻叹了口气,睡了过去。
     
      如果不是他还对她有着这几分真心,这一道道死门关,她是真不想闯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