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58章

第58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别说刀二夫人她们不把丧事当事了,当丫鬟们羞答答地来跟她分人的时候,林大娘也是拍案而起。
     
      “我就说了,怎么一个个往前面跑的那么勤快……”林大娘指着丫鬟们一个个数着道,“敢情这都是给自己找人去了?”
     
      丫鬟们哄堂大笑。
     
      连大素小雅这两人都笑了,脸还有点红。
     
      林大娘一看,人都有点软,抚着桌坐下了,“不行了,果然女大不由娘子。”
     
      连最听她话,眼里只有她的大素小雅都找到汉子了。老天不给她活路了,她不再是众娘子们心中的心尖尖肉了。
     
      林大娘叹着气,招呼着她们给她摆墨拿笔,“说个头吧,我数数,回头就跟姑爷讲,你们自己也上心,给自己缝个嫁衣什么的,别的娘子给你们置办。”
     
      她来京城真的没一件好事发生,除了花钱就是花钱,别人家养女儿花钱,她养一堆的丫鬟,更是花钱。
     
      她的巨富之路,路遥遥漫漫长长,不知道有生之年,还有没有这命了。
     
      丫鬟们嬉笑着忙着,大小两只鹅还羡慕,往大门边那边看,想着能不能把大哥给她们定的甩了?也在这里面找一个,跟大家一起嫁?
     
      这厢晚上刀藏锋一从军营回来,就收到了一堆的帐本。
     
      林大娘先给他看府里的总帐。
     
      接着给他看她可以给他的分给将士的军饷。
     
      军饷跟总帐就差三万两,等于她是把几乎所有的钱都紧给了他分饷。
     
      大将军把帐本看完,看着桌上的帐面好久都没出声。
     
      林大娘看他看的差不多了,说:“这都是些小事,咱们啊,事多的很。”
     
      她把太子妃的请帖放到了他面前,“你得跟我说说,你跟太子是个什么关系,太子跟皇帝是个什么关系,呃,我的意思是说,他们除了父子以外的关系,是好,还是坏,还有太子和太子妃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性情,是吃人不吐骨头还是吃人吐骨头的……”
     
      刀藏锋抬头,“明日我叫旗里的帐房和师爷们一起过来,你们商量一下分饷的事……”
     
      这也归她管?林大娘目瞪口呆,见他一副事情就是这样子的样子,不禁笑了一下,都懒得说什么了,指着请帖说:“那这个呢?”
     
      “晚上跟你说。”
     
      “行。”他爱晚上说,那她晚上听。
     
      “晚上会有人跟人来说。”
     
      “哦?”林大娘略扬眉,点了下头,“好,那我等晚上。”
     
      “那这个你得现在告诉我,他们现在婚否……”林大娘接着把丫鬟们中意的名单摆到了他面前,丫鬟们厉害,连名字都打听出来了,但她怕以防万一,怕把人家的窝给夺了。
     
      这夺人家窝这种事,她可不能干。
     
      “都未,所有旗下壮士都没有成婚,打仗,没空。”刀藏锋把名单从头看到尾,“刀容呢?”
     
      “刀容?”
     
      “你丫鬟就没一个看上他的?”刀藏锋又把名单看了一遍,还是没找到他的爱将,不禁皱眉,“他是我的将领,旗下第一勇将。”
     
      “那个长老高的,半丈多高的?”都两米出头去了,这换在她那个年头,都是高的离谱了好吧?他还壮,这人站那就很可怕了好吧?
     
      “他英武,是勇将,更是猛士。”刀藏锋皱着眉,不动声色地扫了一下她身后隐藏在角落站着的大素小雅。
     
      大素小雅缩了缩身子,把自己隐得更深了。
     
      她们也不喜欢那样的,太高了,看个脸都要搬个凳子。
     
      “呵呵,”看样子,小将军以他的勇将猛士欣赏得很嘛,但不好意思,她的丫鬟还都是娇娇娘子呢,她也怕他一巴掌下来,把她丫鬟揍扁了,“是啊,看着可英武了,是勇将,是猛士,可以找个更美丽的娘子。”
     
      刀藏锋不由拿食指敲了敲桌子。
     
      林大娘瞥到,当没看见。
     
      这要是有丫头看上了他就算了,没有,她还能硬给人配一个不成?她就这么点丫鬟,刀家军那么多,都五百人去了,要是都配一个,怎么分?
     
      “刀容跟了我十年,也为了我旗出生入死了十年。”为了爱将,刀藏锋抿了下嘴,抬头跟他这小娘子求了情,“我看这几天他知道你们这边的意思,很上心。他脾气也好,你问问你的丫鬟们,看是不是找他办事,他都有求必应?他这几天都不怎么跟着我,专为她们跑腿去了。”
     
      “呀?”林大娘回头,看向小雅。
     
      小雅点头,跟林大娘唇语说这事她不知情,她出去问问。
     
      她跟大素是不往外跑的,一直都是紧跟大娘子。
     
      小雅很快就回来了,在林大娘耳边说了个“是”字。
     
      林大娘叹了口气,这个高个子单身汉啊……
     
      “我再细问问,看有没有属意他的,不过,”丑话说在前面,林大娘跟他谈判,“要是没有,你也不能为难。”
     
      刀藏锋点头。
     
      “也不能不高兴!”
     
      刀藏锋也点头。
     
      没事,等会他就派师爷去教刀容,怎么去订一个,订不到,那就……
     
      林大娘哪知道他在想什么,看他头点的挺痛快的,还挺满意,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具有严妻的威严的,嘴里还碎碎念着,“这个家这点事还是得听我的,要不你都不支持我,这家让我怎么当,你说是不是?”
     
      刀藏锋瞥她一眼,颔了下首。
     
      回头林大娘还只跟小丫这几个大丫鬟商量这事,让她们去丫鬟们中间问一问谁有点这个意思,但没想到,马上就有人开口了,开口的居然还是有婚约在身的大鹅,“我看他脾气挺好的,帮我抬了好几次水,我去前面打听消息,他都帮我挡着路,还给我塞了好几次吃的,有次还塞了一只大烧鸡,那油厚得把我衣裳都碰脏了,就是,我我……”
     
      林大娘哑口无言,都不知道是不是要提醒她一句……
     
      大鹅脸有点红,“我先去找我大哥把婚退了。”
     
      说着就跑出去,跑得相当快,大风一般疾快。
     
      这抛弃人的速度,是不是有点快了?
     
      林大娘没想到跟她一块长大的丫鬟居然是这样的娘子……
     
      她无奈,“小鹅,把你姐姐逮回来,还有,叫你大哥也过来,我先问问,急什么急。”
     
      她头疼,这都没问刀容同不同意,她就去退了,这是有多心急?
     
      但这头还没等林大娘去问呢,小鹅还没把姐姐逮回来,不知道是不是从暗哨的兄弟那得到消息了的刀容就跑着步就来了。
     
      他出现在了门廊下,全身都是汗,也不知道是急的还是跑的,站在门廊下等林大娘被叫出来,见她高高站着跟他视线持平了,刀容朝她行了个半膝而下大礼,然后胀红着脸就走了。
     
      这是答应了?
     
      但林大娘还是头疼着呢,还好不久两鹅跟着林福过来了,林福也是有点尴尬地跟林大娘说:“退也行的,那人是米行的一个老掌柜的小儿子,老掌柜的是家里老人,我中意他家是我们林家的老人,资格老,但这人吧,是我有点逼着他们家娶的,原本想大妹嫁过去,处处就好了。但人家那好像也是不太愿意,有点嫌大鹅年纪大。”
     
      “谁嫌?”林大娘一听,柳眉轻敛。
     
      “都有点吧,”林福硬着头皮说,“当娘的好像有点,儿子好像有点,那家是小儿子,颇受家里疼爱。”
     
      林大娘点头,非常快地道:“那行了,退吧,小鹅那边呢?要是这样,也退了。”
     
      林福尴尬地低下头,不敢说话了。
     
      妹妹们长相一般,年纪确实很大了,如果不是有大娘子贴身丫鬟的身份,那两家连头都不会点。
     
      但嫁娶之事,成了婚,不管怎么样,这日子还是会过下去的。毕竟妹妹们是有身份的,时间长了,那几家得了好处,心气也会平下来。
     
      但不嫁,也行。当时他也是不知道大娘子这边还有刀家军。
     
      林福走了,林大娘也是暗松了口气,她事情太多了,大小两只鹅的婚事她确实没过问,毕竟人家是有爹娘哥嫂管的。
     
      但她也是掉以轻心了,她早从小丫那就知道了,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聋婚哑嫁,很容易就嫁岔了。
     
      “行了行了,也算你们有运气。”看大小两只鹅可怜兮兮红着眼看着她,林大娘拍了拍她的头,“此事揭过,小鹅你去挑个,挑个爱干净的,就跟娘子之前跟你那些妹妹们说的一样,好好挑,别挑错了,错了,你们自己也得给我咬牙担着,不能跟我诉苦。”
     
      一堆超高龄的大老爷们,没他们挑的余地,她们挑就行,不过挑错了,她们也得担着才行。
     
      “还嫌弃我们呢?”小鹅扁嘴,还挂记之前她大哥的意思,“年纪大了怎么了?我不嫁还不行啊。”
     
      林大娘一看她还孩子气上了,扭过头就走。
     
      ——
     
      这一府嫁娶之事只是刀家的事中的一桩,但这夜,小将军的师爷们过来见她,等他们跟她说完太子和太子妃的性情以及相关等,她第二日就把邀约推了。
     
      太子妃出身极好,是名扬天下,座下徒子徒孙无数的大儒的亲孙女,说其人大气,并且为人也不张扬,很少在外出面。她还是得过皇帝那位冷面皇后亲口夸赞的儿媳妇,颇有点不见其人,但盛名在外的意味。
     
      她偶尔办点小宴小聚会,办的也不勤密,一年就五次,是有数的,而且每次她只请六七人,规格确实不大,有点像代替皇后娘娘接见下面命妇,见个面的意思。
     
      而且,听师爷们话里行间跟她说的意思,这应该也是得到过皇后娘娘的默许的,只是没有具体下过旨间罢了。但显然大家心里都有数,而且默认了这个事情。
     
      但林大娘还是毫不犹豫地推了,原因很简单,她刚进京,家里刚办丧事,不管这是宫中的意思也好,还是太子妃的意思也好,她不宜跟她们很快就打成一片——她现在什么都不懂,一脚踏进去踩中了地雷怎么办?
     
      他们刀府现在可是脖子上还悬着刀的。
     
      但这厢她刚把致歉的帖子一送出去,第二日,她就收到了安王妃的信。
     
      她的神仙姐姐在信中说,让她找个时间,悄悄来安王府一趟,她有话要跟她说。
     
      这信字迹和说话的语气及落款都是林大娘熟的,她也没多想,想怕是宜三姐姐有什么事要叮嘱她的,第二日上午,就让小将军派人把她带了过去。
     
      等一进了安王府,见到安王妃,再见到她宜三姐姐大着的肚子,和她叫来的六个说是她肚子里掉下来的亲儿女,林大娘直咽口水不已,转眼再看向她神仙姐姐已经有点显怀的肚子,眼睛都瞪直了。
     
      “三……姐姐,”等小世子小娘子都在面前排排站好了,大的两个世子还叫了她姨,林大娘结结巴巴开了口,“真,都你生的啊?”
     
      她只知道三姐姐头胎说生了两个小世子,这另外这四个,咋来的啊?她也没收到什么信啊。
     
      宜三娘也是半捂着眼,都不看她生的那几个小讨债鬼:“头胎是两个,次胎就是那四个被奶娘抱着的,刚过周岁,这四个太险,一直在保,国师说要养三年才能入碟通报祖宗,也不能随便跟人说,也就没跟你说了。这胎看来也不是个单个的,也在保着,没法去看你。皇上前几日跟安王说,回头给我刻个嘉许碑,我让安王等我这胎生完,把这碑立在我的坟头前就行,省得再刻了。”
     
      她冷冷说完,就听丫鬟在外头小心翼翼地道:“王妃娘娘,王爷说,您就让他进来见见您的客人吧,他说他什么都听您的,您让他跪着见也行。”
     
      宜三娘跟没听见似的,转头对强装镇定的林大娘道:“你等会就要见到我朝最大的无赖了,不用说话,看他自个一个人作妖就行。”
     
      果然,不等她说什么,也不见宜三姐姐说让人见,林大娘就听门边响起了爽朗的大笑声……
     
      “我听说王妃在娘家最好的闺中密友来了,本王来见见贵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