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57章

第57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夜,林怀桂又是被灌趴被背回来的。
     
      背他回来的林如也脸红红。
     
      林大娘冷笑问这个自认不比他爹差的林如小杀神:“也喝多了吧?”
     
      万年苍白脸的小杀神脸红得可以滴血了,他想答他们家大娘子的话,却打了个酒嗝,今夜值夜跟在大娘子身边的小鹅不忍地捂住了眼,都不敢看她二哥。
     
      “退,退退退下!”林大娘看着他们就烦。
     
      “是。”林如交完差,背着人一溜烟一走了,生怕他们家大娘子不痛快,连同小主人与他一同打了。
     
      林大娘这厢去了后院,这也不是她头一次去了,冲进去一找,就找到了后院中间的井边的男人,朝那打水的人就是一捶,恨恨地道:“明日要是再把我家小胖子给灌趴下了,你看我治不治你!”
     
      刀藏锋揽住捶个人都捶得东倒西歪的她,另一手把欲提的水桶从水井里提了起来,放到地上,把人放开,“一块洗?”
     
      院中半黑,就远远的门廊下挂了一盏灯,冰凉的水汽隔着桶都能闻得到……
     
      明明没什么,林大娘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下意识就想拔腿就跑。
     
      跑了两步不甘心,又回头摸了他胸腹一把,啧了一声,这下,如快风一般咻地一下就跑没影了。
     
      刀藏锋看着她跑没了,摇摇头,跟上面树上睡觉的暗将说,“刀二,去看看,别跌倒了。”
     
      刀二探出个头,小声地说:“将军,我看夫人跑路这点,特别行。”
     
      跑的挺快挺稳的。
     
      刀藏锋失笑,摇摇头。
     
      这厢林大娘跑回去,气喘吁吁的,冲着房梁就喊,“这么臭你也不洗洗。”
     
      梁上的人没吭声。
     
      “说你呢。”
     
      “臭男人,不臭怎么男人。”乌骨不耐烦,翻身下来就往后院走,“这么麻烦,早知道让他别娶了。”
     
      “呵。”林大娘冷笑。
     
      她跟这一群臭男人呆在一块,天天被他们气得心肝都疼,跟她还稀罕他们似的。
     
      “娘子,喝口水去。”小鹅见大娘子精神百倍的,生怕她等会还要跟姑爷干架,连忙劝她回去坐下喝口水,镇镇神。
     
      ——
     
      刀大爷的丧事,就林大娘来看,是隆重又诡异,前来的人很多,包括近千的刀家军,把刀府天天弄得喧闹无比,但没几天,就要下地了。
     
      就这下地来说,南方是越是富有的人家,在家里越受尊重的,是要在家里多呆几天的,就是普通人家都是要呆够四天,才往后推算日子的,她问过二夫人她们,这边规矩也差不多,但刀大爷在家里只停了五天,就说宜葬的好日子算出来了,就明天下地,也没人说话。
     
      第二天就要出殡,刀府前院更是乱的很,丫鬟出去一趟跑回来,脸上全是汗,跟她报的时候也是大大大大大娘子,好多好多的人,吓的都结巴了。
     
      林大娘这几日是知道刀府有多大了,按她这拥有地主婆魂的人来说,只要刀府不抄家,哪天她随便划几块地方出去建个房出租,地方大到还不影响彼此生活,完全可以当出租婆挣很多钱了。
     
      她这时候也是知道刀府不好打理了,这么大块地方,修哪都只能修一块,要是全修?那全家人等着挨饿吧。
     
      刀府实在是太大了,有他们林府五个那么大了。
     
      前院乱,后院还好,这也是派了重兵守着,才把后院安宁守住的。
     
      自诩跟着大娘子还去过不少地方的丫鬟们这几日也是涨够见识了,这刀府不愧是将军府,听说前院有客人借着酒醉勇闯后院的,不管是什么身份的人,刀家军抓住了先打一顿再问话……
     
      打两仗,屁股就开花喽。
     
      林怀桂这下午回来休息,跟他姐姐说起这个的时候,眼睛都冒光。
     
      “知道姐夫的好了吧?”林大娘看着这神彩飞扬的小胖弟,冷然地问。
     
      说起刀家军的威武雄壮,豪爽痛快,江南的俊秀少年那是全身心的崇拜,景仰,都没听出他姐姐的不对来,猛点头不已。
     
      “姐夫比姐姐好吧,有意思得多吧?”
     
      少年点头。
     
      “那要姐夫,不要姐姐呗。”
     
      诶?
     
      “呃……”林怀桂总算回过神来了。
     
      林大娘一看他这傻眼就气不打一处来,捏着他的脸蛋就恶狠狠地道:“你要是跟那些粗汉一个样,天天喝酒不洗澡,我告诉你,我弄死你。”
     
      “不……不会。”回过来神来的林怀桂欲哭无泪。
     
      等姐姐一放开手,他还是挨着姐姐悄悄地说:“姐夫还算有勇有谋的,这里……”
     
      他点点脑子,“这里有东西,我不怕你跟着他受苦了。”
     
      “嗯。”林大娘点点头。
     
      今早她问乌骨叔,说他在战场是什么样的。
     
      乌骨叔说,每一天都是在拼命,不是拼命杀敌,就是拼命操练,每一天都是血和汗一起流,你说,那是什么样的?
     
      林大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但她想,一个人如果这么狠,拼了命活着,拼了命把自己变得不可或缺,不是为了让他的家人和他自己过苦日子来的。
     
      她一直不担心她嫁进刀府会有多差劲,现在,就更不担心了。
     
      而且,就算有事,也无所谓。她这个人,一个人都能独揽大梁,要是有个人能跟她一块,还能替她挡事,她胆子估计大得能把天撑破了。
     
      胖爹在世时,最怕她这点了。
     
      她想做的事,哪怕前有千人挡万人拦的,她也会做了。
     
      “那知道了不?”林大娘又趁机教育弟弟了,“早跟你说过了,看一个人,别人怎么说的,还有头两天眼睛里看的,都不能拿此偏以全概,不是说你听的看的是假的,但了解一个人……”
     
      “要通过长期的相处了解,分析,才能掌握对这个人比较正确的了解……”林怀桂把话接下去了,头靠在姐姐肩上,苦着脸道:“姐姐,能不教了吧?怀桂都懂了。”
     
      这次,林大娘是真叹了口气,“等你回去了,姐姐啊,就要过没有你的日子了。”
     
      “我会来看姐姐的。”
     
      “嗯。”林大娘笑着点头,跟他说:“你既然已经看到了一个男人是怎么把家撑住的,你回去了,自己好好想想啊。”
     
      林怀桂当即就站起来,“姐姐,我头突然不疼了,我去前面再看看。”
     
      他怕她留下,他姐姐又要说教了。
     
      道理他懂了,说好多遍,很烦的。
     
      林怀桂又一溜烟地吆喝着他的身边人跟他去了,不仅是他跑的快,林如他们这几个也是跑得贼快,可见前面那群粗老爷们的魅力了。
     
      他这一走,林大娘又开始清帐。
     
      她这几天不是在点库存,就是在清帐,她帐面做的细,也一目也然,回头小将军看一看,不用几眼就知道他有多穷了。
     
      林大娘带着的丫鬟们都是能点帐清帐的,有她们帮忙,这帐也就几天就清出来了——也可见刀府也实在没什么让她清点的。
     
      除了造册在皇上那留了存根的那些这两年的新赏赐,刀府可以说,没用的可以扔的烂东西一大堆,可以用的,基本是零。
     
      大房的私库,也没东西。
     
      老太爷的私库也到了她手里,也没东西,恶心的东西反而是一大堆——老太爷的私库不如说是他的暗室,留着一架不知道腐化了多少年的骨头架子躺在床上,还有一堆女人的衣裳,这些衣裳都很久了,一扯就烂。
     
      林大娘猜是那个小妾的。
     
      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回头跟小将军说的时候,听听他是个什么感想了,她反正是感慨无能了。
     
      至于大房没东西,她也只能感慨李大夫人对娘家也真是呕心沥血了,小将军不把她放出来是对的,她敢说,这刀大夫人一出来,肯定会拿儿子去填娘家的。填到今日这步,她已经疯魔了,眼里早没什么儿子了。
     
      “等军饷一发,亲一娶,说刀府穷得叮当响,都是要脸说的。”林大娘这厢把笔搁下,跟身边伺候的大素小雅说,“你们娘子我,真没巨富的命。”
     
      大素把笔墨挪开,小雅把帐本放到一边小心地吹,两人看向林大娘的时候,皆朝她露出了一个安静的笑容。
     
      林大娘也就笑了起来。
     
      说刀府要脸,其实是林大娘说的。刀府在丧事一过,没两天就传出了刀家儿郎说亲的事。
     
      之前骠骑大将军大义灭亲,亲手害了祖父、亲父的事还甚嚣尘上,这尸体刚抬出去,尸体未凉,这家人就说亲迎亲了,这脸面也是彻底没了。
     
      但彻底没了,也没事,皇上不动他们,就死不了。
     
      而且,刀府的地位显然并没有因为这坊间的流言有什么撼动的。
     
      并且,可能因为局势的变化,刀府的位置已发生了变化,比起之前的不受青睐来,现在也已是天壤之别。
     
      这厢刀二夫人她们还忙着儿郎们说亲娶亲之事,太子妃那边就给林大娘下了帖子,说八月十五快来了,她那有个众家小娘子一块做月饼,说说话,聊聊天的小聚会,请林大娘过去也聚一聚,一起玩一玩。
     
      这是太子妃的小圈子在邀请她啊,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不过,刀家的脸也是真没了,这才出殡几天啊,就有人来请她去玩了,林大娘接到帖子哭笑不得,心想这丧事是做的是多假啊,一个两个都不当回事。
     
      这是大家都知道刀家死里逃生了是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