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56章

第56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半夜的白纸灯在轻风中轻摇,刀藏锋入院前,停在了门口,抬头看着那灯火未灭,两扇门半掩了一扇的主屋。
     
      他站着没动,他身后跟随着的死将也没动。
     
      良久,轻风把廊下的灯笼吹得摇曳不止,他半回头,“去休息。”
     
      “是。”
     
      刀藏锋阔步入了院,踩上了主屋的石阶,抬头看向了梁上。
     
      梁上的人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
     
      他只瞥了一眼,就放轻步缓大步入了门内。
     
      看他那小娘子明亮的眼朝他看来,嘴角还有着微微笑容的时候,他还是愣了一下。
     
      但也还好。
     
      在乌骨跟他几次的喝酒说话当中,她在他心里一直都是一个有着明艳灿烂笑容的女子——就是见到钱的时候,可能笑得更好看,乌骨如此说。
     
      他轻步走了过去,在她身侧弟弟的身边坐下,看着她的脸。
     
      “回来了。”她轻言。
     
      刀藏锋轻颔了下首,“我已教训过小弟。”
     
      “嗯?”
     
      她也没问,但刀藏锋在她的轻吟下顿了一下,把下面的话也说了,“他不服你,也不服我,可能连天地都不服,我也不容他,这家里也没他的容身之地了,他有一点点好,就是重诺,我给他打了个赌,我将让人送他去死谷,让他到时还是活着,想找我报仇,那我在燕地等着他。”
     
      这时,林大娘听了微愣了一下……
     
      “死谷?”
     
      “皇上流放皇族之地。”
     
      “那……回得来?”林大娘这下是明白为何乌骨叔那种硬骨头要说他是男人了。
     
      他这段日子所做的好几件事,都是太强硬也太横了。
     
      她都想知道在战场上,他是什么样的男人了。
     
      也明白他为何要跟她说,听到什么不对的,不用放在心上。
     
      他这种的,心确实硬。
     
      她还以为顶多是打一顿。
     
      说实话,她要是局外人,可能也会躲着他走,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是那个对你狠得不给你退路的人。
     
      “也许。”刀藏锋淡淡道,“怕我吗?”
     
      林大娘这下也不敢装若无其事地笑了,她干笑摇头,“小将军,我跟你实话说啊,你要是不狠到我头上,我大红灯笼高高挂,透着光看你你哪哪都英武不凡呐,但是哪天……”
     
      她指指自己,再指指已经没法装睡的小胖弟,“我们林家就我们姐弟俩呢,我们爹爹费了牛鼻子劲才生了我们俩,到时候我有什么冒犯您的,您放我一条生路,让我回去陪弟弟。”
     
      睡一旁的林怀桂拼命点头。
     
      对,是这样的没错。
     
      他们林家人很怕死的,只要留命,认怂认孬都行。
     
      “嗯,还可以去东北。”刀藏锋点头应允了。
     
      林大娘这下没忍住,莫名其妙“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随即又低头拍了拍小胖弟清秀的脸,“好了,以后别跟你姐夫对着干,这么爷们的男人,抱紧大腿才是上策。”
     
      林怀桂皱了皱眉,“我没有。”
     
      他上午还给了姐夫跟人对骂的册子。
     
      等送走林怀桂,林大娘还是问了他进宫后的事。
     
      “弹劾我不孝,祖父与父亲的事,他们怕让皇上不高兴,没说,只说我把母亲都害了……”
     
      “不是说是我害的吗?”林大娘打断他。
     
      刀藏锋无奈地摸了把这时候还玩笑的她,摇头,“逼我交出母亲,可能跟李家谈成什么了,只要母亲一交出来,他们能让母亲指认我吧。”
     
      “那你怎么说的?”
     
      “按小舅子所说的,让他们吃饱了撑着,多管管家里的闲事。”
     
      “呃?”不会是真的吧?
     
      见她给他解衣的手都顿了,刀藏锋扯了扯嘴角,“大意如此,小舅子用词委婉得多。”
     
      小舅子的意思是我都没管你家里你娘跟你的事,你管我的?你要是逼我请我母亲出来,行,那你诬陷我这一品大员不孝的罪,你也给我担着,最好现在就把乌纱帽脱了,我现在马上带你去我家。
     
      敢如此轻率弹劾他的官员官位也不大,不过五品,这官帽子一摘,他到时候再伸伸手,几方面说几句话,这人这辈子也就完了。
     
      越是小的官,在这方面越不敢赌。
     
      他这小舅子还挺明白这些人脑子里是怎么想的。
     
      “那就好。”林大娘松了口气,“那没事了?”
     
      “嗯……”暂时是没事了。
     
      皇上那边,他知道有问题,但他的问题,不大——相较于他生死都捏在皇上手中来说,他不孝只是名头太小,根本不值一听的小事情。
     
      皇上今天坐在龙椅上笑眯眯地看着他们说话,就跟他们是一堆蠢货在逗他开心似的,时不时还要大笑两声,谁也不能轻易看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刀藏锋看的明白,皇上对御史台也是不满很久了,不过,这是文官要揣测的,刀藏锋看懂了也不想说。
     
      再说文武有别,皇上多杀几个文官于他来说,也是无关痛痒的小事。
     
      而他作为武将,现在壬朝太富有了,国土太宽广,先皇在任时就又开出了数万里新的肥沃的土地,建立了新的城邦,打败了的小国虽然暂时萎缩了起来,但他们总有一天会把爪牙朝壬朝露出来。
     
      而新的邦州,天高皇帝远,皇上要思虑的太多,他需要更多的只听命于他,忠心于他的武将,驻守新城。
     
      再则,他们刀家不行,但韦家毛病只会更多,现在韦家爬得那么高,谁知道哪天跌下来,也是满门都留不下一个。
     
      他们刀家暂时被皇上放下了,但刀藏锋也清楚,他被留下来,是被留来守护国家的,他才二十岁,至少能被皇上再用三十年。
     
      皇上不需要他练兵,但他需要他练将。
     
      他现在手下的每一个暗将,放出去都是能操练数万兵士,对阵作战的能手;黑豹旗每一个兵士,包括他们刀家的很多儿郎,那都是他冲在最前面,一手带出来的精兵中的精兵,壬朝再也没有比他们更勇猛无畏的战士,这些人每一个都是带将带兵的好手,只是皇上现在根本不信任他们而已。
     
      而韦家现在最有出息的韦达宏,他就是有再大的本事,现在也只是一个刽子手,而不是一个将领,他连兵都没操练过。
     
      韦达宏纵有壮志凌云,他也只是庶长子,韦家只要一倒,他这辈子也大的成就也就是一个皇帝的刽子手。
     
      韦达宏这位大兄让他快点起势,让刀家站起来,再与韦家抗衡,他就能借势在韦家起来了……
     
      可皇上让他亲手杀了他的祖父,已经洞悉了韦大兄的意图了,皇上怎么可能允许他们联手?——韦家啊,比他们刀家更在劫难逃。
     
      山雨欲来风满楼,可惜韦家的嫡长子好日子过久了,完全不知道皇上已经把他们家捧到要摔他们的地步了。
     
      这京城,接下来事只会更多。
     
      他们刀家的,不过是大浪欲起时那阵前风而已。
     
      林大娘听着小将军的那一声沉吟,也是听出了很多意味来,但现在夜太深了,她也太累了,等他反手拉了她上床,小将军那手往她腰上一搂,她摸了摸那坚实的小腹,男色当前,睡神大神在上,也就没多问了。
     
      反正以后日子不是还长得很?
     
      于是,她也不知道她这一懈怠,她错过了一次她人生当中最好的盘她男人底细的好机会——日后想起来这夜的好机会,被京中的大风大浪吓得逃回家里大喊小将军救命的她已经大失所态了,再怎么捶胸顿足地想雄起,假装天塌下来我都有面不改色的本事,再正妻纲都没用,为时已晚了。
     
      ——
     
      这日,办丧事的刀府总算来了吊唁的客人了。
     
      这客人来了,也不知道是真情还是假意,反正大家都挺哀痛的,但是,后院这边,刀二夫人晚上来了林大娘这处,已经跟林大娘商量起大儿刀藏沂的婚事了。
     
      前面白天还哭得很凶呢,现在刀二夫人欢天喜地的说了半天,把林大娘那群对刀大爷夫妇那房完全没好感的丫鬟们都逗乐了。
     
      好在林大娘才进府,还没被刀老太爷刀大爷夫妇折磨到恨他们到恨不能嗟其血肉的地步,还端着了点。
     
      但刀二夫人找上门来,热热情情的,看样子是把当家主夫人一般跟她商量着事来了,林大娘也没扭捏,跟刀二夫人有话说话。
     
      “那娘子也是有心,嫁衣喜巾这些早就绣好了……”刀二夫人说到这,还轻叹了口气,“那娘子都十八了,就比藏沂小半岁,我这才知道,他们从小就认识了,藏沂外祖跟这小娘子家有点来往,曾带藏沂去他们家玩过,就这么认识了,我家那倔孩子别说跟我说了,跟小娘子都没说过要娶她,说是她就一个人死死地等到了这年纪,那天藏沂过去跟她说要娶她,那娘子啊,哭的都昏过去了,可不是这样,连乔都没拿,派了身边的老奶娘过来说,什么都可以不要,让我们家去抬人就是。”
     
      林大娘听了都呆了一呆,“如此?”
     
      她都没想到,有如此深情。
     
      “是呢,也是个倔孩子,我也不能亏待了她,不管怎么样,小两口有情有义的,这小日子会过起来的。”刀二夫人说着说着眼睛里就有泪了,“再说了,我们家现在也好多了,要是之前那些人还在,侄媳妇啊,不瞒你说,我会劝藏沂不要娶的。你看看我,为了二爷也什么都不要进来了,现在成什么样了?”
     
      林大娘轻叹了口气,她倒不是嘘唏,而是想这些北方娘子确实有她们这些南方娘子所没有的一些东西,她们敢恨也敢爱,感情激烈。
     
      像她接触的那些小娘子吧,如她自己也是,可能过于现实了,小娘子们聊家世聊对方出身的多,聊感情的吧,有是有,但也止于表面,还是没有自己以后的体面来得重要,她们喜欢在事情没发生之前,就开始止损。
     
      她曾经以为,两个人在一起有好感就很好了。
     
      但有些人不这么活,看着也挺好的——但是,贫贱夫妻百事哀的事,就别发生在他们刀家儿郎身上了。
     
      更不要发生在她身上,她回头还是得找个时机跟小将军念叨下,让他多挣点钱,让她好好花才成。
     
      “都过去了,”林大娘安慰地劝了一句,微笑着道,“二婶,等嫁进来了,你对她好,那才是真的好,千金有两,情义无价。”
     
      刀二夫人频频点头,转过头又看了看这明亮的堂屋,她这来了都半晌了,怎么……
     
      “藏锋又不在?”她现在能正常叫大侄的名字了,而不是以前叫的大房里的那一位。
     
      “在前院……”林大娘说着嘴角都抽起来了,也是头疼,招来了门边站着的大素问:“你去前院看看去,告诉小将军,他要是把我弟弟又给灌醉了,看我……咳……去吧。”
     
      林大娘不好在二夫人面前说看她怎么收拾他,转过头对二夫人苦笑道:“带着怀桂在见刀家军呢。”
     
      “啊?”刀二夫人愣了一下,但马上反应了过来,“见见好。”
     
      她没想到,这大侄还带小舅子去见他的刀家军,这大侄儿治军非常严厉,她儿子们也在军中,拼死拼活才有一席之地,像小一点的那些刀家儿郎,现在只是去跑跑腿都要争一争才有那个位置。
     
      这一次刀家出这么大的事,旁系一声不吭,她琢磨着这些人怕是早被她这大侄子透过他们的儿孙被收拢了。
     
      而且她也知道这大侄的军队当中有多少奇人异士,二爷曾经跟她感叹过。
     
      “昨夜也是出去了一趟,回来都是吐的,今儿就睡了一整天,这太阳一下山刚醒没多久,他姐夫一扬下巴,他就跟小狗一样巴巴地跟上去了,我招呼他他都没这么灵……”林大娘说着也是抚额不已,“这小子长大了,就不听话了,这酒有什么好喝的,我闻闻都头昏。”
     
      “难怪我今儿一天都没见着怀桂,原来在睡着。”刀二夫人听了都笑了,跟她语重心长地道:“就让他去见吧。”
     
      她还靠近林大娘,在林大娘的耳边以细不可闻的声音耳语道:“你都不知道这里面以后会出什么人物,我听我家二爷跟我说,太子都想在里面找人当他的督卫首领,今儿呀,都派相熟的人找上我们二爷了,大侄儿现在除了进宫就没出门,太子想见他一见,透过我们二爷传话呢,我这将将听到的,跟你说一嘴,你跟谁也别说,跟藏锋也别说,心里有个数就行。”
     
      林大娘听了还真挺惊讶的,不由扬了下眉,心想回头还是得找乌骨叔好好问道问道些细节才行,她这小将军,看起来还真是挺了不得的样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