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55章

第5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那咱们吃完这顿,你就要回了。”皇帝又问。
     
      “是啊,不回该担心了。”
     
      “有家里人担心真好。”
     
      乌骨点点头,也不多说。
     
      “那朕送你两步。”皇帝起身。
     
      乌骨抓了块点心嚼着,跟在他身后。
     
      “成年不见光的感觉怎么样?”皇帝又问。
     
      “挺好,我中意。”乌骨嚼着吃的,点头。
     
      皇帝又哑笑了一声,指指大殿的门,“去吧。”
     
      乌骨朝他拱手,“再会。”
     
      说罢,他就如黑色蝙蝠一般跳跃上了上空,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
     
      皇帝嘴边的笑意随即加深,又忽而变淡,末了他叹息了一声。
     
      “大德子啊……”
     
      “诶。”
     
      “朕倒想看看那林家小儿了,听说是个小胖子?”
     
      “据说是。”
     
      “见见,看是不是跟他爹一样,是个有眼见力的。”
     
      “诶,老奴知道了。”
     
      “好了,去御书房吧,听听那些个王八蛋是怎么一块糊弄朕的。”
     
      老内侍躬着腰跟着他走,这下没应声了。
     
      不敢应啊。
     
      ——
     
      小将军进了宫,林大娘都没空担心他,府中着实是太忙了,她忙刀府还有人来找她的碴——大房的小公子刀藏世从人经过的一个角落里冒了出来,手里拿着亮晃晃的长刀朝她劈去,嘴里同时还大声嚷嚷着要替府里人斩除妖孽,为父母报仇,要用她的血洗清兄长被妖孽遮住的眼。
     
      林大娘刚闪过他那长刀,这小公子就被跟随着林大娘,此时已暴怒的大鹅小鹅给打了两耳光——大鹅小鹅是林三保的亲女儿,所谓亲女儿就是一生起气来了,管他是什么人,先拿了刀劈了人家再说,这暴躁因子是遗传在了骨头里的。
     
      这次,最连顾忌大娘子面上脸面的小丫人也是冷冷的,小鹅吩咐丫鬟把被她们一巴掌打昏头了的小公子拖走,她就在旁冷冷地看着。
     
      要说护主,她是这几个丫鬟里面之最。
     
      她家虽也是林家的家奴后代,但他们只是为林老爷打杂的,身份根本没林大管事的他们的重要,她被老爷挑中当大丫鬟,大娘子让她跟大小鹅她们念书,学管家,学打算盘,到了年纪父母让她嫁给她表哥成亲,大娘子说那不行,就是离了我也得找个差不多的,那她中意了一个林家族里的读书人,大娘子把她的奴籍消了,拿了钱让她成了亲,现在,也让她带着读书人和儿女们来了京城。
     
      “他反正也在家里念书,你就留在我身边,接着照顾我,哪天要走了,跟娘子说一声就行。”她成亲时,娘子是这么跟她说的。
     
      小丫就没打算离开大娘子身边,现在刀府这情况,她早就怒了,如果不是怕给大娘子招事,她都要在其中动手脚了。
     
      这小公子一被丫鬟粗鲁地拖了出去,她就回过头,对林大娘淡淡道:“这种从小就神污魂浊的,不管您是怎么想的,不管他再小,日后您也定不能带在身边教养,狼心狗肺的东西,养不熟的。”
     
      小丫以前是个嘻皮笑脸最喜跟她玩笑的娘子,成婚生了孩子就是变得沉稳起来,那也是八面玲珑的管事娘子,这冷冰冰说狠话的样子,林大娘还真没怎么见过,不由乍舌不已,老实点头,“知道的,我没这想法,从来都没想过,以后也不会有,你放心。”
     
      “我怕您为了个小郎君,什么都不顾了,连自己命都不要了。”
     
      这讽刺话说的……
     
      林大娘哭笑不得,她这不也是一步步被推到这步的么,不过,说实话,她对小将军是太好了点。
     
      “小丫姐姐,知道了。”林大娘也无奈。
     
      “这事你别管了,姑爷回来了,我跟他报。”小丫也没管她了,朝她努努嘴,让她去看看已经青了脸的小主人。
     
      她不重要,明显已经气糊涂了的小主人怎么想的才是最重要的。
     
      “你别跟我说他还小,”刚才跟家姐走在一块,被家姐推了一把摔在地上,躲过一劫的林怀桂这时候伸出的手都是颤抖的,他指着小林边上刀藏世刚冒来的一个小角落说,“这里是通往你们院子的必经之路,他知道姐夫的院里有人不能动手,这里人来人往的,他肯定是等了很长一段时间,一直等着我们才行,他这是已经做好了刺杀的所有准备……”
     
      “是,是是,有预谋……”看他激动得小脸通红,连话都说不清楚了,林大娘赶紧替他总结。
     
      林怀桂委屈地看了她一眼,“姐姐,他想杀你。”
     
      这刀小公子身手确实不错,再小也是十一岁的人了,那长刀晃过来,如果不是林大娘也跟着府里人和丫鬟们练过几天,也未必躲的过。
     
      看小胖子都快哭了的样子,她点头,牵他的手,“姐姐知道。”
     
      就是如此,她还是带了林怀桂去了二夫人那,把她带来的那些新式首饰给了刀二夫人。
     
      刀二夫人早晨时来院跟她说要“买”几样特别一点,新颖一点的首饰。说是她大儿子有动静了,人家娘子也不嫌弃他们刀家兵荒马乱的会被人指点,愿意过来,而且人家门户也不低,就是家里人前两年出事,一场大病几个家人都没了,他们家就剩她跟一个在翰林院就职的老父,但这家家底还是有的,所以她也想备点心意,打算到林大娘这里“买”点好的。
     
      林大娘这刚让小丫挑了她从没戴过的新的,也不是太贵重的,加上又要过来跟二夫人说一下府里米粮如果短缺,用她陪嫁过来的那些,不用去买了的这些诸等小事,这才出来走了一趟。
     
      要不平时也不出来。
     
      还真不知道这小公子躲在这几天了。如果是刀府刚一办丧事他就藏在他兄长院子出入别的地方的大路等着了,那这小孩,可能没比他亲祖父差上几分。
     
      林大娘过去那边,二夫人还不知道这事,听林大娘说这首饰是她用家里的小东西做成的,也不值太多钱,让她给她个一百两就好了。
     
      二夫人看着那几样样子崭鲜,模样新颖艳美的首饰,最华美的一支是玉底的长簪,用红色的小圆宝石镶嵌出了六朵小红花出来,她想不冲用料,光这手艺,收个一百两,都怕是少了。
     
      但林大娘微微笑着接下来就说琐碎事了,二夫人也没多说什么,把盒子盖上,放在了一边听她说事,心想日后还了她这人情就是。
     
      等林大娘带着她弟弟走了,他们前脚一走,二夫人后脚就收到了消息,当场她就站了起来拍了桌子,“那小东西,随了他亲娘的根了!”
     
      难怪刚才林家那平时脸上总带着笑,总有话跟她说上几句的林家小公子从头到尾都沉默地站在他姐姐边上,一直一句话都没说。
     
      “丢死人了!”二夫人想及,跺了下脚,恨恨地道,“刀家的脸面被那上房都他娘的丢光了!”
     
      刀家是彻底没脸了。
     
      这头等林大娘带着弟弟丫鬟们回去,丫鬟就抹起泪来了,林大娘一看不对劲,赶紧打断:“不是娘子我说你们啊,这一哭,可真是给刀府哭丧了啊,我可不承认我有这么些个长辈,我可哭不出来,你们也别给我哭。”
     
      她这话一落,林福就快步进来了,报:“藏芒公子来了。”
     
      “又来了?”林大娘刚进门的时候,就听林福说这二公子来过了一趟,被他打发走了。
     
      她这才刚刚进院,又来了。
     
      “是,娘子,见还是……”
     
      “让他进来吧。”也没什么藏着掖着的,话早晚要说清楚,二公子这么着急,不等他大哥,要跟她说话,也行。
     
      二公子一进来,脸也是红的。
     
      但林大娘现在看刀家人眼光都有点不太对劲,小胖子红个脸,她看一千遍也不厌倦,但刀家的有些人,看一次,都怕看错眼了。
     
      刀藏芒一进来,就红着脸一揖到底,“我是来给大嫂道歉的。”
     
      林大娘看着他,温和道:“不等你大哥就来,也是来求情的?”
     
      她知道小将军治下严厉,但她听他对这二公子说过一次话,想来治弟怕也是严厉。
     
      刀藏芒一下就羞红了脸,讷讷道:“小弟从小就被娘亲娇惯了……”
     
      “你有没有想过,那刀要是我没躲过去,你就得对着我的尸首说这句话了。对于你们刀家,不说我跟你们兄长本来的情谊,就这几天里,我为你们刀家尽的心,我敢说,这心意也都是好的……”林大娘摇头,温声道:“你走吧,我不会接受你的道歉,你是有弟弟的人,我也是有弟弟的人,你弟弟可能有事你心急如焚,可我要是死了,我弟弟就没我这个亲人了,再说那刀我要是没躲过,我林家姐弟两人今日就折在你们刀府了。”
     
      她已经对他非常客气了。
     
      “请二公子出去吧。”
     
      见地上掉了泪,林大娘站了起来,拉了怀桂往外走。
     
      这一家子,哪怕糊涂的,没用的,能压死她的人都没了,但这府里的问题还是大着呢。
     
      这夜,刀府也还是喝酒划拳声震天,在这样的声响里,林大娘坐在长软椅上一直没睡,她这也是连着三晚上没怎么睡了,但着实也睡不着。
     
      怀桂趴在她腿边蜷缩着腿睡着,姐姐要等姐夫,他怕她这么累了还要顾及他,怕她累心,便一句话都没说,陪她静静地等。
     
      林大娘偶尔伸手摸一下弟弟毛耸耸又暖暖和和冒着热气的小脑袋,这再累,心里也还都是踏实的……
     
      院子的白灯还亮着,刀府的夜深又沉,林福悄悄进来,又悄悄出去了。
     
      一会,乌骨进了门来,看到她姐弟俩,看她冲他笑,鬼脸绿眼的人走到了他们面前蹲下,看了眼小胖子,又站起跟她说:“他是个好的,就是家里太乱了。”
     
      “没事。”林大娘知道他是在跟她道歉,她笑着拉了他在身边坐下,跟他说:“他回来了?”
     
      “嗯。”
     
      “怎么样了?”
     
      “打着。”乌骨说完,接过了小丫快步走过来递过他的粥碗,一口喝完,跟小丫说:“再来一碗。”
     
      “我看是打不服的,”乌骨活了快五十年了,走过不少地方,见过不少人,他知道那小公子是打不服的,“就看他怎么办了,不行,我就……”
     
      林大娘笑着朝他摇头。
     
      “那看他怎么办吧。”乌骨知道大娘子不喜欢他动不动就杀人,便淡道。
     
      “嗯。”林大娘点点头,“骨头叔叔,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为什么又觉得我可以嫁他了?”
     
      她觉得,在她的乌骨叔心里,她永远都是最重要的那个,他对她的疼爱,她一直都知道,一点假都没有。
     
      “嗯,我想想啊……”乌骨抬头,想了想,“当时我是这么想的,我去救他的那次,他的整个小旗一个人都没丢,我想小小年纪就有此勇谋,有此担当,不错,他那些人……”
     
      乌骨指了指外面,“他当年没放弃他们,他们也绝不会放弃他,你将会有很多人保护你,我很放心。”
     
      “后来呢?”
     
      “后来……”乌骨看着她,绿眼里有光,“大娘子,他是个伟男子,你陪他走一程看看,可能会很有意思呢?活着要有意思才行,日子才不算白过,要是不行,乌骨带你走。”
     
      林大娘因此笑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