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54章

第54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厢刀府里还一团乱着,外面李家说是也乱了。
     
      林怀桂果然不愧为宇堂先生和林三保的心头肉,出去一趟回来,李家不禁自家人对掐了起来,还跟隔壁户部家又掐起来了。
     
      这无非是些男女苟且,狗屁倒灶的丑事,李家人孙子把老太爷鲜嫩妩媚刚从勾栏院买回来的小姨娘睡了,这还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户部家前段时间消失的一对在家中供着白虎老财神爷,出现在了李家。
     
      至于这些事是怎么被发现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出去半天后的林怀桂第二日上午回来刀府了,他这也不是报完仇回来的,李家他还没弄死呢,离消气还远的很,他回来是因为听到今日早早有人在朝廷弹劾他姐夫不孝,就气冲冲地来刀府了。
     
      一进门,刚在姐姐那找到正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姐夫,林家小家主还按捺住火气打了个揖,见过姐夫之后随即就递过去一本册子,“姐夫您看看,皇上要是叫您过去问事,要是有人问你如下问题,你按上面所写的回答就是。”
     
      林大娘正站在后给刚回来洗了个澡的刀藏锋擦头发,一听就捅小将军,“赶紧看看,我们家小胖子的才华那可是宇堂先生教的。”
     
      怕他不知道宇堂先生的大名,还补道:“就是那个在殿试上嫌皇帝长的太丑,不愿意当榜眼当官的那个。”
     
      刀藏锋早睁开了眼,把小舅子的册子接了,听到这话,手顿了顿,随即若无其事地把册子拿到手了。
     
      “你赶紧让你小丫姐姐帮你洗把脸去,一夜没睡吧?”林大娘不用猜都知道昨晚他肯定还在搞些弄李家人的事,上午这得到消息了肯定是憋着一肚子的火在写对策,这小胖子现在光看着都要炸了。
     
      “我洗了,早上洗了。”
     
      “再洗把去,灭灭火。”
     
      “给小胖子弄点清凉的下肚。”这边林大娘又吩咐上了。
     
      大鹅先跑了出去,“我这就去。”
     
      姑爷要吃点什么,她都没这么勤快,林大娘摇摇头,心想这小将军的人缘可真不怎么好,他们家太吓人了,无形把他的个人魅力值拉低了好多。
     
      见小将军已经看了起来,头发也半干了,林大娘也放下了帕子,就听院门口远远传来了声音,“请二夫人安,您来了,您快快请里面走。”
     
      林大娘当下立马走去门廊下迎人。
     
      二夫人又风风火火地来了,一来就跟林大娘说:“那些军士都在前面打地铺了,这大热天的,不盖被子也能睡过去,就是都近千号人了,都睡地上,没个垫的,也怕他们着凉了。”
     
      这军士跟军士打一会,睡个觉起来,就不打了,一块划拳一块喝酒一块守灵,刀大将军那边的刀家军说要送了将军再走。
     
      林大娘昨天就知道这事了,把李家打出去,还有他们一部份人的功劳。
     
      后来小将军回来一说他们火气为什么这么大,她就差不多明白为什么了。因为他父亲一死,现在刀家就他一个嫡长子,他们刀家军就只有他旗下的五百人能呆了,这些人要么解甲归田,要么想办法去朝廷的军营,是不可能再在刀家军里呆下去的。
     
      这些人这些年在刀家没得到什么好处,银子没有,刀家也没有把他们送出去,在朝廷兵营和其它地方任个一官半职,现眼下,连刀家军都不能当了,也是心里一肚子的火。
     
      但他们都是武人,打一架泄了大半肚子的火,也不觉得有什么过不去的了,跟刀藏锋旗下的军士们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了起来。
     
      刀藏锋也不管他们心里是不是打着什么小九九,他们想留下守个灵,送个丧,也无妨,这只是多添几口锅的事。
     
      这事负责前院各项琐事的二夫人三夫人也没来烦林大娘,听说是大侄子的意思,也是多架了几十口锅。
     
      这次来找,是因为京城卖棕毛毯的张记听说他们是娶了怅州林府长女的刀家,让刀府的人回来跟大娘子问声好,也说林大娘要是知道了,他们那边也会便宜很多,会把他们所有的几百床棕毛毯全部便宜卖给他们家了。
     
      林大娘听了也是好笑,张记要卖她人情,还得让她知道了,果然是怅州城里最会做生意,最会精打细算的巨富了。
     
      “林如,你去陪姐夫家的家人去走一趟……”林怀桂已经走了出来,吩咐了林如后就跟二夫人半揖而下,甜甜温声道:“怀桂见过府里二婶婶。”
     
      刀二夫人已见过他,这时双手扶起了他,连脸上的笑都温柔了起来,“是林府的小家主小公子啊,用过了早膳了没?”
     
      “多谢二夫人挂心,怀桂已吃过了,二夫人就让我的家人陪您的家人过去吧,张记的主人是我们在怅州的世交,等回去了,怀桂会上门多谢张记的慷慨相助的。”这情他欠着去还的好,用不着姐姐记挂。
     
      “好。”二夫人应声去了,走了几步还回头看了林怀桂一眼。
     
      这小家主太机灵了,嘴上也太会说话,她儿女们要是有这等能说会道,讨人喜欢,她也就不用太担心他们各自的前程了。
     
      林怀桂的准备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两人刚坐下饭还没吃完,就听有人来报,宫里有人来请骠骑大将军入宫。
     
      刀藏锋当即就动了。
     
      他外面从各处出来,拿过林大娘丫鬟给他们的吃食在吃的暗将们,这时也是把肉往嘴里直塞不已,一大块肉一下就咽了下去,直看得给他们送吃的的大娘子的丫鬟们直咽口水不已,生怕他们哽过去了,死翘翘了。
     
      她们这还刚刚才定下中意的呢。
     
      刀藏锋带着人就匆匆走了,临走前正要跟小娘子说两句,只见小舅子握着拳头,小白脸一脸激愤,“姐夫,弄死他们!”
     
      他摸了下他小娘子已好了的嫩脸,又捏了一下,没说什么就走了。
     
      等他一走,林大娘这下是胖弟在前,都没多看他背影一眼,拉着小胖子就心疼地道:“是让你帮我,但没让你什么事都揽身上啊。”
     
      “看不惯,”林怀桂说起了他先生的口头禅,“就是看不惯,怀桂不喜欢他们。”
     
      “好好好,你不喜欢,你弄死他们……”林大娘摇头,心想这次把小胖弟带进京的见识也真是够了,回去了可别动不动就不喜欢,要弄死谁才好,要不跟唯恐天下不乱的宇堂先生和三保叔父子俩蛇鼠一窝,林府怎么太平?
     
      “你姐夫进去了也好,他答应我下次进宫,会让皇上放了乌骨叔,唉,小弟,你说,这皇上到底是个什么人?怎么非关着我们骨头叔叔啊?”
     
      “可能骨头叔叔太厉害了吧!”林怀桂心想,要是有个像骨头叔叔一样的人来去无踪于他们林府,他也想把人关起来呀。
     
      关起来还是轻的呢。
     
      一想,林怀桂还怪担心的,“也是,你跟姐夫说这事了吧?让他救骨头叔叔了吧?”
     
      “说了。”能不说吗?那可是他们家的老人。
     
      ——
     
      这厢乌骨正跟皇帝一个桌吃着点心,皇帝坐在椅子上,他蹲在椅子上。
     
      乌骨常年不是躺就是挂,不太喜欢坐着。
     
      乌骨嘴里吃着,还说道桌上点心的不是:“这个什么糕?太甜了,还不软,烙牙。”
     
      皇帝也捏了一块尝了尝,看他:“江南的软啊?”
     
      “软。”乌骨回了一句。
     
      “朕还没去过,”皇帝放下,拍拍手,撇手让递帕巾的内侍退下,接道,“朝廷太忙了,要杀的人太多了,忙不过来,没空。”
     
      “懂。”乌骨很懂,他也是,常常要杀的人太多,忙不过来。
     
      打仗的那几年他都没回去看过大娘子,当年他可是答应老爷了,把大娘子当是他自己的孩子看着的。可打仗太忙了,要杀的人也太多了,想回去,但没空,也老忘。
     
      “怅州富啊。”皇帝感叹。
     
      乌骨点头,“很富,你该去看看,我们老爷以前不是说让你去我们家做客的?到时候我们家杯挂肯定给你收拾张能睡好觉的床出来,让你睡个饱。”
     
      皇帝笑了起来,“这么一说,朕还挺期待的。”
     
      “嗯,”乌骨点点头,把那硬得烙牙的糕点塞进了口里,咽下,喝了口水才接道,“去看看吧,很富很美,锦秀江山,不过如此。”
     
      皇帝点头,又道:“话说,你就没跟你们林家的那些人说过,你当年救过我?”
     
      乌骨又拿了一块看着软的点心的咬了一口,看了他一眼,“你不是说让我跟谁都别说?”
     
      “你主子也不说?”他还挺忠心的啊,连他这皇帝三番五次都没收买过来。
     
      “我主子随便,不愿意说的他也无所谓,我们老爷当年就跟我说过,把府里当家,喜欢就留着,不喜欢就走,哪天愿意回来了就回来,随我,现在大娘子跟小胖子也差不多,老爷走的时候都交待好了,亏待不了我。”
     
      “所以你这么多年想回家,也没回,就为了保护你们老少主子的女婿,郎君了?”
     
      “说起来你还真不会信,”乌骨摇头,“是我喜欢打仗不回的,江南好,但太软了,男人太软了,活不长。”
     
      他抬眼看皇帝,“有些事,想太多不好。”
     
      皇帝失笑,点头,“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