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53章

第53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军饷那……”刀藏锋眉眼这时柔和了下来,“这次要多给一点,攻下黄金之国的柏国,皇上赏了许多,但我还没有犒赏我旗下将士,多年下来,他们跟着我没拿过什么银子,我想这次一并给了。”
     
      “应该的,应该的……”林大娘笑得合不拢嘴,但笑到一半,“呃,每个要给多少?”
     
      她记得他旗下的黑豹子们好像满员了。
     
      “三五百两吧。”
     
      林大娘差点拍案而起。
     
      这每个给三五百两,这库里得空吧?
     
      “穷,好穷!”
     
      刀藏锋顿住,“以后多打胜仗。”
     
      林大娘拿着刚拿到手才热乎了一下的钥匙,心疼不已,“这不止是一点啊,是差不多全部吧?再打胜仗,那还以后去了,唉,小将军,你说我怎么就没有巨富的命啊!”
     
      不管如何,这钥匙一给,刀藏锋就走了,他要去大理寺抬尸。
     
      林怀桂总算被刀容从后面拿巨资“赶”回来了,回来一身汗,见到姐姐,那通红的小脸蛋上满是愁容。
     
      但不等他跟姐姐诉苦,林大娘已经拉着他把事情说了个大概给他听,林怀桂听完,身板一正,与林大娘道:“姐姐,这几日我就不走了。”
     
      “好,”林大娘也有此意,她这小弟有急智,且有一身武功,有他在帮着她留个心眼,她很多事也能放手去做,“你等会就出去,吩咐家里的人该收的收回来,该待命的就待命。”
     
      “那怀桂就去了。”一有事,林怀桂当下就背了手,朝林如等贴身管事一颔首,快快出门。
     
      刚才带着大小两只鹅跟着小主子去了小丫也跟着他回来了,刚在旁边也听了一耳朵,小主子一走,她就道:“都是些惹人嘴碎的事,娘子,这几天不管别人怎么瞎说,你别听。”
     
      林大娘点头,“没事,这事说来也好,我这才进京几天呢,就能名扬京城了。小丫,你还真别说,你们娘子我真还有点走到哪就火到哪的运气。”
     
      果然不愧为穿越人士。
     
      小丫摇摇头,“您可算了,这运气我们宁可不要。”
     
      当晚,刀府就闹轰轰的一片,刀安邦的尸体一抬回来,他旗下那些搁在京城的那些刀家军都来了——每任嫡长子都可拥军五百,但皇帝只允许刀,韦两家能拥私军的将军府最多只能拥军一千,就是说祖孙三代同堂,那就只有两人能拥私军,一般都是长幼可拥,当年刀家长孙一上战场,刀老将军就把那五百人的位置让给了长孙,而跟随刀安邦的五百人在刀大将军回京解甲后,就一直在京城军营里没动。
     
      说来,刀,韦两家的私军也是全朝军士想归之处,因为只要入了刀,韦两家的军帐,他们可领朝廷的一份军饷,还能领一份刀,韦两家发给他们的,这两家的军士位置,只要让出一名,就有的人军士打得头破血流去抢。
     
      刀安邦的五百人其实已经很久没怎么领到刀家给他们的军饷了,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刀家会给他们发一包银封作为打赏。但他们毕竟是军士,刀大将军是他们的将军,一听说大将军死在了寺理寺,冲到了刀府,不少人请战要去砸了大理寺。
     
      这要是一个人的意思也就罢了,还是众人的意思,刀藏锋拦他们也没用,这些人仗着资格老,骂刀小将军没血气没骨气,连亲爹的仇都不敢报,这边刀藏锋的军士一听这些人骂他们小将军,嗬,不能忍,绝不能忍,撸起袖子袍子就上前揍人去了,没一会,在后院扯白幡的女眷就听到了前方大仗的声音。
     
      自家人跟自家人打起来了。
     
      正在清点帐面的林大娘听说刀大将军的刀家军,跟自己小将军的刀家军干起了架,也不由乍舌,跟小丫偷偷讲:“这不是小将军觉得领军饷的人太多,想帮我省钱先打死几个吧?”
     
      小丫连白眼都不想翻:“你想多了,娘子,好好算你的帐……”
     
      这才是头天晚上,刀府半夜一堆人受伤倒在了地上,晚上的灵灯一点,往他们头上一照,这真是谁来都要吓得腿发软。
     
      第二日,就更是热闹了。
     
      兵部尚书撤了,皇上在朝廷还把他杀了。
     
      刀老将军,老大将军,再加个兵部尚书,皇帝连着两天就干了仨,大街小巷都在说皇上在杀功臣了,要把武将都干掉了,下一个就轮到刀小将军了。
     
      这厢一早李家就来了李家的大爷,一来就直奔刀李氏的院子,等没见找刀李氏,一听外甥把母亲送到庵堂去为祖父,父亲念经去了,当下就气糊涂了,“现在死人都在外面,你说她现在去庵堂念经?”
     
      “是。”
     
      李家大爷也是气笑了,“你不就是觉得你母亲这几年太帮着我们了吗?行,行,你爹一死,你就办我们李家的人了,你等着!”
     
      当下,他就回来李家,李老太爷就带着一帮李家人和李家亲戚等过来了,这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过来了,算算就有近百人。
     
      刀家办丧事的第二天,被李家人闹了个满天翻。
     
      林怀桂陪着家姐在后头,听的小脸上都没表情了,小脸一脸的严肃,差点又张嘴劝姐姐跟他回怅州了。
     
      倒是二夫人跟三夫人没事一样,三夫人过来跟林大娘商量后面事情的时候还跟林大娘冷笑了一句,“等着吧。”
     
      果然等到了晚上,林大娘听说二房三房的儿郎们带着刀家军把李家的人揍了个半死,还把他们扔出门去了。
     
      她听的时候直想捂耳朵,心想他们刀家的名声,以后在京城得坏成什么样啊?这样子,还有小娘子敢嫁进来吧?还有可好可好的小郎君愿意娶他们家的小娘子吧?
     
      她想的颇多,哪想二夫人三夫人完全不在乎,第二天一早来给林大娘送白事请客的清单,听林大娘含蓄地问了个开头,二夫人就直接道:“不想进来的,也好,这府里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她们进来的,不来也是少祸害了好人家的娘子,敢进来的,我就对她们好,进来了再说。”
     
      三夫人又冷笑上了,“忍了这么多年,还要忍?谁行谁忍,反正我不行了。”
     
      两大夫人气势汹汹地相携而来,又气势汹汹地相携而去,这两位杀气腾腾腰杆挺得直溜溜的战友一走,林大娘心想她还是学着点人家吧,痛快一点,脸蛋都看起来漂亮一点。
     
      ——
     
      这闹剧般的两天一过,京城里也是流言四起,关于林大娘的闲言碎语也不少,也有碎嘴的说她这一冲喜,是把将军府的小将军给冲好了,但把刀老太爷跟刀大爷给冲没了。
     
      李家那边直接喊她丧门星,还说她把刀李氏害了,藏起来了,让她交出人来。
     
      老老实实躲在后院的林大娘一听,她还没怎么地,林怀桂气得脸都红了——他羞也脸红,气也脸红,可前者没事,后者问题就大了。
     
      林怀桂听到来告嘴的丫鬟的话后,骂了句怅州的骂人话,大意是他要弄死这帮杂碎,挥袖就出了刀府了。
     
      林大娘一看别说刀府,就是小胖弟都成炮仗了,也是佩服刀府这谜一样的打仗的气息了。
     
      是个人进来没两天,都得成战士。
     
      关于林大娘的流言碎语不少,现在顶多就是名声问题,可关于刀府现任家主刀藏锋的各种闲话却致命多了。
     
      兵部尚书家也有了反击,那尚书长子也不是一般人物,没两天,坊间都是道刀藏锋就是告他亲父贪污,引致刀安邦致死的人。
     
      还说他亲祖父就是被他活活气死,在宫中撞柱而亡的。
     
      这父亲打骂儿子,说道儿子不是,可能没人在意,可儿子要是打骂父亲,告翻父亲,不管这个儿子是有得对,这个父亲是有多不对,一般人都会站在父亲那边,指责儿子的不是不孝。
     
      “也是心狠,毒啊,太毒了,谁家要是有这么个儿子,唉……”
     
      这厢,御史台的几个人坐在一起,商量着这弹劾的奏折要怎么个写法,才能讨了皇上欢心,另外指责出骠骑大将军的有背伦常,不尊孝道。
     
      这御史台也不是清官扎堆,多的是人收银子在皇上面前说政敌的不是的,一想自己家中的几个不受教的愚子哪天要是有样学样,告发了自己,这些心里有鬼的大人们也是不寒而粟,背后一阵阵的冷汗。
     
      弹劾,必须弹劾,不弹劾,怎么以儆效尤?再则,他们也收了银子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