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51章

第51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一听,哎哟,不好,听到了。
     
      “去东北啊,看看,”林大娘眨眨眼,笑看着小将军,心里还怪忐忑的,她现在算是半毁容,这残缺的美人计也不知道管不管用,“我在东北那有些地,想着得空去看看,收收租查查帐什么的,看看下面的人有没有糊弄我。”
     
      下面的人有没有糊弄你,我不知道,但你现在就已经在糊弄我了。
     
      刀藏锋深深地看了他这小娘子一眼。
     
      换她要是他的下属,这时已经拖出去挨军仗了。
     
      不过,小娘子,只能这般了。
     
      他越过她往里走去。
     
      里面的林怀桂已经直挺起了身,看向他这他慕名已久但没见过真人的姐夫,等他盛气凌人,气势大张阔步朝他走来,在他面前立定后,一直迎着他人而来的林怀桂还是不禁往后退了半步。
     
      这背后,同时也冒出了一阵汗。
     
      这时,刀藏锋往腰间一握……
     
      跟在他身后还想着怎么接着糊弄人的林大娘顿时快跑,近乎扑上前来。
     
      此时,林怀桂又往后退了一步。
     
      刀藏锋把腰间带着的剑取了下来,顺手半侧了腰,让扑到他手臂的人扑到了他怀里,随后,他把人推开,把剑给她,淡道:“去放好。”
     
      林大娘已一身冷汗,闭闭眼吐了口气,毫无仪态地道:“亲娘啊,吓死本娘子了。”
     
      他要是动了她家小胖子,这夫妻没当几天,他们这是得成仇人啊。
     
      “坐。”刀藏锋看了林怀桂一眼,指了指门边的椅子,率先走了过去。
     
      退了半步的林怀桂嘘了口长气,本想去扶抱着剑也一脸劫后余生的姐姐,但见她虚弱地朝他摇了摇手,让他去他姐夫那,随后往内屋那边去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了门边。
     
      “家里这几天事多,”林怀桂一坐下,刀藏锋就淡道,口气还很温和,“等忙完,就带你姐姐回府,归宁的事要缓几天,是我之错,等到了你府上,到时再跟你致歉。”
     
      林怀桂一听这说话,赶紧站了起来,揖了个半礼,“姐夫言重了。”
     
      刀藏锋正坐着,脸上表情也没什么变化,接道:“我刚回来,等会还有事要跟你姐姐商议,你等会随你家里人去旁边走走,坐坐,我这边……”
     
      “刀容?”他往外喊了一声。
     
      “在!”门口突然出现一个威武的,身着绿墨色衣裳的壮汉大步朝门口走来。
     
      “这个是我的随身将士,叫刀容,从小是在刀家长大的,等会让他带你去府里看看,夜里就留下来了,晚膳和姐夫喝顿酒。”
     
      “这……”
     
      “去吧。”
     
      “小公子,请!”
     
      刀藏锋话一落,他的将士就伸出了手,请了林怀桂。
     
      不给林怀桂挣扎推托的机会,这一主一仆就把林府的小家主给“请”出去了。
     
      林怀桂一出去就频频回头,看着内屋,心想他刚刚的话没给姐姐带去麻烦吧?
     
      这姐夫……
     
      太厉害了。
     
      他都没反应过来,还是掉以轻心,小看了。
     
      这厢被强请去参观刀府的怀桂小公子走在路上心有余悸,这厢林大娘不断点跑进来的大素的头,“就不能机敏点?我这边不是有窗?人一进来你不知道跑窗边这边来点醒我?”
     
      大素呀呀了两声,话说不过来,急打手势,说她发现姑爷的时候,姑爷已经在门边了,她想往窗边这边跑的,但姑爷的人挡住她了,不是她不机敏,是姑爷的人长得太高了,她打不过。
     
      林大娘刚才也是瞄到了强行把她小胖弟带走的将士身影了,也是害怕,拍拍胸口说:“是,是长太高了,你娘子我瞅着都想怂,不怪你。”
     
      是的,长太高了,可怕。
     
      大素正要跟她娘子继续打手势说话的时候,姑爷这时正好进来了,她赶紧快步退到了纱帘边,躲着了……
     
      “出去,我有话跟你们娘子说。”
     
      大素眼睛看着地上,没动。
     
      林大娘知道她不发话,她这几个忠仆哪怕吓惨了都不会丢下她逃命的,只好出言,“大素你出去,诶?你赶紧叫你小丫姐姐也找几个人跟着怀桂,给他打个伞,莫晒着了。”
     
      要不回去了,跟她一张脸,林府的人都要起义了。
     
      “你不打我吧?我脸都没好呢。”说归这般说,林大娘赶紧拉了他到漱洗台那边,把那边打开的大窗半关上,给他脱着外衣道。
     
      “我有事要跟你说。”
     
      “说吧,听着呢。”林大娘面不改色把他沾着血的外衣放到一边,拿着长帕放下水盆中沾水。
     
      刀藏锋便站在一边,放低声音把这几日间所发生的事说了,其后又道:“至多下午,消息就要传遍京城了,祖父虽说是暴毙而亡,但无尸首下葬,父亲那边还有尸首,我傍晚要去抬回来,府里接下来几天会很乱,你让小舅子陪着你点,就让他这几天别回去了。”
     
      林大娘听完,握在手中的帕巾都掉到了地上而不自知,听他吩咐,也只是魂不守舍地点了下头。
     
      得知所有的来龙去脉,她也吓呆了。
     
      老太爷因为个妾曾发生的事怀疑原配不忠,为杀原配,干脆先把护原配的娘家杨家陷害灭族了,而李家作为跟他同诬陷杨家通乱卖国的同盟,所以她这小将军的母亲一嫁进刀家,才有持无恐一直往娘家搬银子补贴家中。
     
      刀藏锋见她吓呆了,也没说话,捡起了帕巾自己去拭水洗脸。
     
      他动,林大娘也紧跟着他动,过了一会她回过神,小声地问他:“那老太爷知道当年祖母的事,是那小妾的大哥作的假吗?”
     
      刀藏锋摇摇头,淡淡道:“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怎么认为的,怎么想的。”
     
      他不想问他祖父这事,也不想猜他心里曾经怎么想的。
     
      他的一己之私,毁了刀家两代人,数十年的光华,事已至此,他曾经想过什么,知不知道自己错了,都没用。
     
      “那他知道这事是你从小妾的那大哥嘴里问出来的吗?”
     
      “不知道,我没说,也不觉得有说的必要。”刀藏锋擦了把脸,把内衫也褪了,坐在了凳子上。
     
      林大娘挤了水盆里的帕巾出来,说:“你等会肯定还有事,来不及沐浴了,先擦一把,给你换身衣裳,晚上回来再仔细洗洗。”
     
      刀藏锋点头。
     
      “那李家现在怎么办?你准备如何?”林大娘问到了她最想问的,她觉得皇帝根本还没放过刀家,可能顶多给了小将军一个死缓,以后会不会有事,很悬。
     
      皇帝再次刷新了她对他的认知。
     
      说完,林大娘想起了他娘的事,这下真真是极为不好意思地把刀大夫人在她这里所发生的事说了。
     
      “她想杀你,向敏郡王讨好示意?”刀藏锋听完,看向了她。
     
      “好像是。”尽管当时刀大夫人的刀已经向她刺来了,但林大娘这时也不想说的太肯定了,有个那样的祖父,再有个那样的爹,再来个像那样的母亲,换她,有几个这样的长辈,她是肯定不行了,撑不住。
     
      “是她所想的,”但小将军比她想的淡定多了,“她之前已与我说过郡王府的种种好处。”
     
      “你早料到了?”林大娘这才发现,比起她,小将军这个亲子,显然比她更了解他的亲生母亲。
     
      “她……”刀藏锋想了想道,“当年小妹妹走了,她不是太伤心。她昏倒,只是因为我当时下落不明。她那时把祖上留下的镶稀世宝石的矛刺不知道送到谁手里卖了。那是之前的帝皇重赐给我府的行刺刺客的武器,可伪装成各形腰带,我那次准备行刺要用,送信到家中,家中没动,也没与我说明。我那时急用,以为是家中起了龌龊不给我用,就请皇上那边下令让家中给我送来,可最后送到的矛刺不符,是一箱无法伪装的钝刺,当时我行程已定,只能带着将士走了。”
     
      林大娘听完,当下一屁股就坐了下来,这下,她是真正的一身冷汗,背后发凉。
     
      这么一个娘……
     
      她儿子在前线打仗,她给送了一批劣制品。
     
      “小妹妹没了,她也任小妹妹在那躺了一夜。她说是昏了,其实没昏,只是不想醒过来而已,小妹妹的衣裳还是三妹妹梓儿给她穿的,梓儿知道她是装的,叫了她一夜,都没把装昏的她叫过来看小妹妹一眼,此后,梓儿恨她,这才长年不归家,不喜呆在府中。”刀藏锋幽深的眼看着林大娘一动不动,“这个家早不成家了,你来了,就帮我打理打理。此次与你无关,是我早就想动手了,我怕再不动手,再不好好归整归整,我就要没家,没亲人了;数百年的刀家门府,也要在祖父,父亲和我的手里没了。”
     
      小将军明明说得很冷静,语气也没什么波动,但林大娘听完已泪流满面,她别过头,都不忍心看这小将军。
     
      “我不会怪你,怎么可能怪你?”刀藏锋站了起来,站到了她面前,拿手擦过她紫肿脸上的泪,叹了口气,“就是,得辛苦你陪我几年了。”
     
      这里里外外,他一人,孤掌难鸣。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