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50章

第50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刀藏锋听了微愣,随即头低得更低,更恭敬了,“多谢皇上恩准。”
     
      聪明,是真聪明啊。
     
      朝廷上也没几个真聪明的了,那就留着再看看吧。
     
      皇帝嘴角的笑更浓了,“骠骑大将军啊。”
     
      “末将在。”
     
      “你今日,话有点多啊。”
     
      刀藏锋想了想,“是。”
     
      这厢,那头的刀从兴已经反应过来,来年清明?那就是还有来年了,顿时欣喜若狂,“皇……”
     
      可这次,他的皇上只喊了个皇字,只一字,刀就陷进去了半分,一下脖血就往下狂流。
     
      “你们这些人呐,”皇帝放下笔筒,还打了个哈欠,问身边侍候的,“大德子,朕今儿是不是没睡够啊?老困的慌。”
     
      您要杀人就好好杀吧,别拖着啊,这血都要流到地缝里去了,等会不好擦啊,皇帝身边的老内侍摇摇头,嘴里恭敬回道:“皇上,没有的事,您今日不用上朝,还多睡了一个时辰。”
     
      “哎呀,忘了,瞧朕这记性。”
     
      皇帝轻拍了下脑袋,朝已经流了一地血的刀从兴看去,淡道:“你们这些人呐,动不动就给朕搞个大的,你更厉害,搞了先皇跟朕两个皇帝,朕想看在朕的骠骑大将军留你啊……”
     
      刀从兴绝望的脸上有了狂喜,“皇……皇……”
     
      “都不行,”皇帝悠悠地接着说,“朕咽不下这口气啊,一想膳都不用不下一口,你想想啊,朕这好脾气都咽不下这口气,朕父皇那暴脾气?得了,你还是去地下给他个交待再上来吧,省的他来找朕。”
     
      “拖出去,拖出去。”这时皇帝见他的骠骑大将军那脸绷得紧紧的,以哄着韦达宏的口气让人把拖出去杀了。
     
      乖乖,可别吓着他的骠骑大将军了。
     
      韦达宏把人拖出去了,其中刀从兴想鬼哭狼嚎,被他扭了一下脑袋,刀从兴脖子一响,还没出去就没动静了。
     
      这也太粗鲁了一点吧……
     
      皇帝拦着眼睛从指缝中看了个全貌,还不忍地“呃”了一下,把他身边的老内侍听的眉毛一耸一耸的。
     
      全朝上下,举朝皆怕皇上,不是没道理的,别说他们,他这个侍候了他一辈子的老奴都怕。
     
      “好了,爱卿啊,这安静了,你跟朕再聊聊啊,难得朕今日有空啊。”皇帝正了正身势,在龙椅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又拿上了笔筒玩着,“话说,你那爹朕也不打算留着了,你们刀家的体面吧,朕都给留着,比你对韦达宏好,韦达宏你瞧瞧,长着那么一张老粗脸,朕一看到他就心烦,想对他好都好不起来……”
     
      人正外头帮您杀人呢,这坏话缓一会再说罢,老内侍靠近他,轻言了一句,“皇上,您等会还要去帮皇后晒屏风呢。”
     
      “得,又忘了,瞧朕这记性……”皇帝又轻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这觉睡不好,就是容易忘事。”
     
      老内侍已经不想再多说了。
     
      “行,说正事啊,体面吧,”皇帝沉吟了一下,接着说,“体面吧朕给你留着,这体面其实不是给你们刀家留的,是朕给你留的,明白不?”
     
      你要是不能打仗,不给朕打出点地方,打出点银子出来,朕本也不想留你的,无奈你这几次打的太好了,每次赏你那么一点点,赏的还不够朕给韦家娶个媳妇的,朕都有些不好意思,只好留着你再看看了,皇上笑意吟吟地看着他的骠骑大将军想。
     
      接下来,好好表现啊。
     
      “末将听明白了。”
     
      “明白了?”
     
      “以后多打胜仗。”刀藏锋当然明白。
     
      他就是打仗打出个明白来的,皇帝不小气,但对他们刀家就太小气了,前几年打胜仗的赏赐,别说府里还压着一些自用,就是全发下来,都不够他发军饷的。
     
      兵部给他们的粮响,也是需他亲自去提,去盯,才会按时到帐。
     
      前几年他直接打到了柏国的皇宫,本来俗定是大军可以先洗一笔的,但皇帝的人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连这点机会都没给他的军将。
     
      府里穷,也跟这么多年皇帝对他们家的苛刻有关。
     
      皇帝虽然没直接弄死他们家,但他只要再苛刻些年头,刀家少打几场胜仗,刀家军不用拆都会散。
     
      皇帝的快刀子和钝刀子,都用的很称手。
     
      “就是个明白人。”皇帝夸他,太明白了,他是真不好意思把这么个好臣子给弄没了,要不然朝廷上天天一堆蠢货,他都快不愿意上朝了。
     
      韦家也有打仗的,但打仗还真不如刀家的这位厉害果决,人家把四面八方都打完了,韦家打一个地方,打了都十年了,也没见他们家打出个什么东西来,还拖着人家敌对小国过来打他的秋风,皇帝光想想就肉疼他那些给韦家的赏赐。
     
      韦家这种事要是再干一次,韦家就算是他的心肝宝贝心头肉,他都忍不住要抽一抽了。
     
      一个朝廷,总得有个特别会打仗,会打到人家老窝去的。
     
      刀家这福气啊,皇帝想想都有点羡慕……
     
      “朕不为难你,”说了这么久的话,嘴都说干了,该去皇后那讨杯水喝了,皇帝掂了掂手中的笔筒,淡道:“你祖父是在宫是暴亡,你父亲是在狱中畏罪自杀。”
     
      没让他们刀家担什么抄家灭族的名头,知足吧。
     
      “李家,朕就不动手了,”不能什么事都他这皇帝替他干了,皇帝说到这,眼睛都冷了,“朕看在你的面上,还留刀家,还用刀家,但李家就没那个福气喽,你看着办吧。”
     
      皇帝也不说让他怎么办,站起了身,伸了个懒腰,还打了个哈欠,“走走走,莫让皇后等急了,要不那老俏脸一板,朕害怕。”
     
      还老俏脸?是娘娘该害怕您才是……
     
      老内侍哭笑不得跟上去,途中不忘朝骠骑大将军和蔼可亲往上抬了抬手心,让他起来。
     
      他们走后,刀藏锋站了起来,良久没动。
     
      直到韦达宏在门口出现,他才惊醒,大步出了宫殿。
     
      这个宫殿是个半废的大殿,离皇上的寝宫盘龙殿不远,是皇帝用来处理一些不见光的事的地方。
     
      韦达宏见他出来后,接过属下人快步送过来的酒袋,拧开给了刀藏锋,“喝一口。”
     
      沉沉神。
     
      刀藏锋接过酒袋,隔着口子往嘴里一直倒,直咽了半袋,才把酒袋递给了韦达宏,淡道:“我家里有更好的,回头给你送一点。”
     
      “我听说了,你那有上等的北方都买不到的烧刀子。”韦达宏笑了,接着抬目看着大殿前方的蓝天,白云,还有烈阳,又道:“快点吧。”
     
      他没说什么快点,刀藏锋也没问,他跟韦达宏站了一会,朝韦达宏拱手,“还请韦大兄送小将出门。”
     
      他得回家了。
     
      想来家中已有人心急如焚了。
     
      ——
     
      这厢刀府,林大娘正跟林怀桂在吵架。
     
      林大娘作为一个拥有暴力权的家长,见小胖子又道“你回家了我给你找个你喜欢的”,她扬起手,“我打你!”
     
      林怀桂闭闭眼,他脑袋都气昏了。
     
      “不管如何,”他深吸了口气,睁开眼,再第无数次重复与家姐讲道理:“你回家了,有我,我只有你一个姐姐,我从小被你教养长大,说你是我半个娘都不为过,我不可能不对你好,怅州那边,我们姐弟周旋多年,那是我们的家,我们的根,我们林家世世代代都活在那个地方,族人无数,在那个地方没有人欺负得了我们。”
     
      拉倒吧,看着小少年绷着脸,一本正经劝她回去的样子,林大娘差点笑出来。
     
      但吵架呢,严肃点。
     
      她卧在刀家,只要刀家立着,哪怕只是占个名头,怅州那边官场上上下下,看着林府都要保持点距离,林府得少多少龌龊事找上门来。
     
      直当他们爹给她找这门亲事是脑子冲血啊。
     
      真当她可以说走就走啊。
     
      如果能,她连嫁都不会嫁。
     
      “姐姐……”见他姐姐一脸要笑不笑,根本没当真的样子,林怀桂急了,都顾不上家主风范,喊上了。
     
      “过来过来。”林大娘把小胖子召唤到身边,拉着弟弟的手坐到了她身边的凳子上。
     
      小胖子现在俊秀文雅,长身而立,哪怕就只十三岁,但快与他们胖爹在世时一般高了……
     
      他还会武功,尽管他先生嫌他越长越丑,越大越让他看不惯,数次威胁再这么长下去他就离府出走,但好歹这不靠谱的先生也让他承了他的一身武艺。
     
      往后再长长,只会更好。
     
      把他养这么好,说实话,太不容易了,她在他身上花的心血太多了。
     
      “不行,你就当姐姐糊涂,为了你姐夫神魂颠倒,非他不可行吗?”林大娘见小胖弟一上门就跟她倔半天,句句都是为了让她离开刀府,也是无奈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打听你姐夫出什么事了,知道多点,到时候我们也知道该怎么办,有对策应对。”
     
      “人都已经派出去了,”林怀桂知道是这么个理,家姐握着他的手也让他冷静了一点,但还是忍不住道,“姐姐,你陪我回怅州吧,实在不想,去东北也好。”
     
      “得再看看,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林大娘见他还是不忘这个,无奈地笑了,“莫说姐姐跟小将军还有三分情份,就是道义上,哪有人家出事就扭屁股走的?我们家家风是见机行事,但爹爹没教我们薄情寡义啊。”
     
      “可是我们家已……”林怀桂在姐姐的摇头下,把话止了,他自也是知道,施恩绝不能图报,但他真是不喜刀府,他姐姐这才嫁进来几天,这府里就已经让他瞠目结舌了。
     
      “你啊,要是见着你姐夫了,要敬重他,不管如何,他都是我朝的堂堂一品将军,出生入死才护我壬朝疆土无边,百姓安宁。”
     
      “这个我知道,见面了我不会……”
     
      “这就好,好了,吃过午膳再回,你回去了再到处打听打听,盯紧点,有什么消息了,就马上差人告诉姐……”
     
      林大娘说到此,话止了,看向了门外朝她不断打手势提醒的大素,和站在门口,把门中间都占了的小将军。
     
      她猛地站了起来,大松了一口气,朝他急走了过去。
     
      可算是回来了。
     
      等她在门口站定,刚朝他露出个笑,一直站门口没动的刀小将军朝她开了第一句口:“去东北干什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