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49章

第49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当年的事,林大娘也知一二。但她知道的就是外面流传在众人口中的那个版本,就是二房三房嫉恨大房,想毒害大房儿女,孰料大房的小女儿没了,这两家也没逃恶果,各房死了一个儿子,一个三岁,一个五岁。
     
      都是小孩,林大娘当时完全不知道刀府的情况,听了还长叹了口气,还写信让京城的家中人给刀大夫人送些补品,托家人转言让她好好保重身体。
     
      如今想来,唯有苦笑而已。
     
      林大娘是真想不明白,这大夫人当时也是有三儿二女了,二房三房的儿女,只是二房三房的,又不是大爷的妾生,这怎么碍着她眼了?
     
      “为什么?”林大娘指指屏风上的纱披,让小丫去拿,等小丫拿来,她蹲下身给衣裳被抓破了,满身狼籍的大夫人盖上,忍不住问道。
     
      这到底是为什么?就是她带着前辈子的恨而来,也祸不及到小儿女身上吧?
     
      刀李氏这下疼得已经感觉不到疼了,她也站不起来,也被二房三房漫天盖地的恨意吓住了。
     
      轻纱盖在了身上,软得跟云似的,让她舒服了一点,闻言,她吃吃地笑了起来,惨笑着道:“钱,钱啊……”
     
      她起初嫁进来,娘家要钱,她只能偷偷摸摸地给,公爹因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还当她嫁了个好人家,欣喜不已。
     
      后来拿的多了,老太爷就不高兴了,敲打了她几下,没钱了,父兄不高兴,弟弟们要娶亲,她娘天天来跟她抹眼泪,她能如何?
     
      等她偶然发现只要折磨二房三房,就可拿钱,且越不择手段,越让二房三房痛不欲生,公爹更是随意她拿,一句话都不说,她怎么可能不如他所愿?
     
      那么一大家子要也靠她活,她能怎么办?她没办法啊。
     
      她害死了那么多刀家小儿,二房三房问她半夜不怕被鬼找?她曾经也怕过,但怕有什么用,比不过老太爷一个颔首。
     
      那都是钱。
     
      这个家老太爷全都给了她,不就是让她折磨二房三房吗?那她做就是,这种事做多了,也没什么。
     
      一将功成万骨枯,谁不是踩在人身上而活。
     
      “钱?”林大娘没听懂。
     
      这次刀李氏没再说话了,失血过多的她昏死了过去。
     
      林大娘摇摇头,去扶了刀三夫人起来。
     
      刀三夫人拒绝了她的手,林大娘没退,再去扶了一把。
     
      刀三夫人身上的血沾上了她的裙子,三夫人抬头,看了这小娘子一眼,终于搭上了她的手站了起来。
     
      她把肉生生咽了下去,开了口,“林家娘子,这府里不是人呆的,你家有善名,我听说你在家中还颇受下人爱戴,家弟尊重,回头就求去吧,你就是一辈子不再嫁人,也比呆在这府里强。”
     
      这话,就当是她的谢礼吧。
     
      林大娘颔首,“我知道了,谢谢三婶。”
     
      她扶了她往屋里另一边的梳妆台那边走,那边地方大,洗漱台也摆在了那边。
     
      小丫也去扶了二夫人过来。
     
      快走到另一边时,林大娘朝大鹅示意,让她料理刀大夫人的事——死终归是不能死的,但怎么办,还得等人回来。
     
      刀三夫人被她扶到凳子上,哭着笑了起来,抬脸闭上眼睛,“苍天有眼啊。”
     
      “去打水,拿帕。”
     
      “是。”
     
      小丫放下二夫人坐下,带着丫鬟去忙了。
     
      “你想问的,我给你问出来了,”二夫人坐下,接过林大娘递过来的水,一口气喝下之后,已然恢复了冷静,“她要杀你,向敏郡王投诚。”
     
      “这郡王是皇上最信任的堂皇叔,当年这位敏郡王救过皇上,皇上能顺利登基,他也功不可没,皇上信赖厚重他,你从他的单字封号就可看出了……”一般,壬朝的嫡亲亲王才是单字封,郡王皆是二字,二夫人淡淡道,“这位郡王,很是喜爱你家大郎,且不止如此,他家那嫡亲小郡主,也曾放言非他不嫁,你要是真不愿意离开刀府这炼狱,你就要想明白了,这郡主之前知道你家大郎需要冲喜,还闹死闹活地非要嫁过来,不过,还是比你差点,过来看了人奄奄一息,回去就没信了。”
     
      这个至少知道是冲喜的,还是嫁过来了,想来在那大侄儿的心里,这位才是他想娶的。
     
      但是,抵不住敏郡王在朝廷的势力,那小郡主要是见人好了,又死活要嫁,郡王府要是发力,让这林家小娘子死在刀府也不是件多难的事,不用百日,她那大侄儿就又有个新媳妇了。
     
      “我劝你最好是走,我看大侄儿现在也能动了,那小郡主也不是个善的,郡王是个疼女儿的,这小郡主也颇得皇上喜爱,你要是哪一天突然死在了这地狱,可能只有你带来的丫鬟为你掉两滴泪了。”二夫人把话都说明白了。
     
      她也不想再看见一个小娘子嫁到刀府,轻则丧命,重则一辈子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天天都是生不如死挣扎在活。
     
      “呵。”这时,有人冷笑出声,冷笑的不是林大娘,而是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大素。
     
      只听兔唇女丫鬟这时冷冷道:“我们不会掉眼泪,我们会在有人动我们大娘子之前,杀光他们,来一个杀一个!”
     
      这气氛还凝重着呢,丫鬟就喊打喊杀上了,林大娘哭笑不得,“好好呆着,娘子正跟夫人们说话。”
     
      大素无所谓地往后退了一步。
     
      这皇城根下的人,真是个个让人一听就很生气,没命她看他们怎么郡王,怎么郡主。
     
      抢别人家的姑爷还有理了!
     
      “多谢二婶相告,”还不到担心这些事的时候,这桃花债看起来还不少的小将军现在是死是活还不知道,且这往后日子怎么个过法还要另说,“就是我想知道,这府里,到底是出什么事了?老太爷去哪了,大公子去哪了……”
     
      这些才是当头要知道,要处理的。
     
      至于桃花债,等人回来了,她到时要是不走留下来,看她怎么收拾他。
     
      小丫这时端了水过来,还拿了新衣裳,小丫作为大丫鬟眼光就是厉害,新衣裳很合适二夫人她们。
     
      等收拾好了,二夫人拉上了三夫人的手,跟林大娘道:“我们这就回去,你等我们的信。”
     
      家里爷们应该是已经发动了。
     
      ——
     
      这厢刀二爷刀三爷一得知夫人的消息,就从酒肆飞奔至了家中,在老太爷院里仔细探查了一翻,院子干干净净,没探到一点线索。
     
      但没有线索就是最好的线索。
     
      能在刀家来去无踪,让一府之人没有察觉就带走这么多人,全京城,只有一人,一卫能办到。
     
      刀二爷刀三爷马不停蹄出了门去,前去与督察卫相交良好的门府,想从那位老大人嘴里知道一点消息。
     
      燕地京城分为四个地方,皇上所住的紫禁城,王公贵族所住的皇城,京城普通百姓所住的内城,还有小老百姓所住的在内城外的外城,刀府所在之地乃京城皇城,非重大事情非一品以上大员不能在皇城策马狂奔,刀家两位将军心急如焚,也只能快步而行,烈日之下,不到半晌已汗如雨下。
     
      他们这边着急万分,忙于各方打探。
     
      无奈各方都没有具体的消息放出来,回去一说,林大娘听闻可能是皇上那边动的手,也是长久无言,第二日一早,没等到她三日归宁回娘家的林怀桂送帖,上门拜访刀家。
     
      而就在林大娘见弟弟的这时,皇宫内,这日休沐没有上朝的皇帝看着底下跪着的刀家一老一少并没有说话,慢悠悠地玩着手中的笔筒。
     
      他是个平时很温和的皇帝,没事就喜欢笑一笑,把大臣们笑得心都软了,脸褶子也笑出一大堆,他就开始动手杀头了。
     
      他当了十三年的皇帝,死在他手中的大臣没有上百,但也有六七十号人了,每年能杀五六个。
     
      比先帝当了一辈子皇帝所杀的大臣加起来还要多。
     
      他杀大臣,那是说杀就杀的,前朝上下,没人不怕他。
     
      他一进来,刀从兴还喊了句“皇上冤枉”,但一看到皇帝那温笑的脸,他的声音就止了,头低了下来,狠狠地磕在了地上。
     
      皇帝看着这刀家的一老一少,也觉得挺有意思的。
     
      老的两腿都跪下了,小的还要大半年才能结冠成年的那个,单腿跪着,身板笔直,其直没比他金銮殿上龙椅的椅背差上半毫——敏皇叔中意他,也不是没原因。
     
      就敏郡王的事,之前他怎么来跟他说着?这小将军跟他说皇上,我不能娶敏郡王家的娘子,若不到时候您想杀我的时候,都不好杀。
     
      太有意思了。
     
      这小将军从小的时候就是个很有意思的人,抢了他儿子们风头,别人问这小将军啊,小将军你怕不怕,他说我们刀家是将军府,为皇打仗的,我要都不能多猎几条,皇子们就该担心我们白吃朝廷的粮响了。
     
      听听,多有意思。
     
      皇帝当时听了,都觉得这刀家的祖坟又冒青烟了,要不能在他琢磨着把刀家怎么弄下去的时候,出了个这种让他眼前一亮的。
     
      果然,这近十年,这小将军没他失望。
     
      皇帝是已经做好了打算来的,他是要留下刀府,但留下的刀府,得是他想的那个刀府才行,这小将军的难日子,这才刚刚开始。
     
      如果不如他意,那还是都去地下,陪杨家的人吧。
     
      想及,皇帝嘴边的笑意就深了,他开了口,一开口就是跟小将军说:“朕的骠骑大将军啊。”
     
      “臣在。”刀藏锋说着,还抬起了头,目光冷静地看向了皇帝。
     
      见他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样子,皇帝更是笑了,他悠悠地道:“想知道朕,要怎么办你们刀府了吗?”
     
      “还请皇上告知。”
     
      “皇上,老臣……”这厢,刀从兴刚说话,韦达宏的刀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那架式,只要他一动,就会当场毙命。
     
      刀从兴立马闭嘴。
     
      “老将军啊,容朕跟你小孙子说说话啊……”皇帝揉揉脖子,懒洋洋地道,“这几天朕太忙了,小将军成亲的事都来不及过问,让朕先跟朕的骠骑大将军好好聊聊,你且等一等。”
     
      都是要死的人了,还是好好的安安静静地过这最后半晌吧。
     
      “朕记得,你娶的是怅州城林家的娘子吧?”
     
      “是!怅州林府长女。”刀藏锋点头,“末将于四日前七月二十八日在府中迎娶了她为末将之妻,她是末将的妻子。”
     
      他这平时不太说话的杀将,连告个状都要数着字说的,这次一说话一大堆,皇帝还怪不习惯的,笑着道:“欢喜吧?”
     
      “欢喜。”
     
      “你是应该欢喜,她本事不小……”
     
      刀藏锋皱起了眉。
     
      “安王刚才找到朕,就差在地上打滚了,耍赖告诉朕说,朕要是动你,他就静坐在朕的盘龙殿面前绝食……”
     
      “如若皇上说这是内人所为,那末将不如此觉得,”刀藏锋抬起胸,微低下了点头,“末将知道她跟安王妃是闺中密友,但我家大娘子绝不是如此擅用旧情之人。”
     
      他不觉得她会擅自去找王妃,她不是这等莽撞之人。
     
      但就算她要去找王妃,他的死将肯定会拦。他早已做好了准备,让她别触皇上的逆鳞。
     
      这件事,所有事只能由他一力承担。是死就罢了,如果是活,其后所做的所有事,所有骂名都得由他来担才成。
     
      他是杀将,只要活着,终有一天功会抵过。
     
      但她不行。
     
      “你倒是了解她。”皇帝玩着手中笔筒,淡道。
     
      “她是末将的妻子。”
     
      “林府啊……”皇帝抬头,看着上空想着道,“林宝善好多年没进京了,朕似是好久好久都没见到过他了,他死了几年了?”
     
      “六年,泰山大人于庆和七年三月十七日仙逝于家中儿女身边,举府哀痛。”
     
      “记得挺清楚的。”皇帝又笑了。
     
      “末将曾与内人来往信中言道来年大战归来,定会于清明前后亲自前去怅州叩拜泰山,只是多年沙场,一直没有成行。”
     
      “如此,看来朕,来年清明得放你个时间,让你去怅州看看了?”皇帝挑高眉,戏谑了一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