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47章

第47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好在,林大娘此时脸肿的半天高,她又半夜未眠,精神也没好到哪去,这在床上一躺,没有比她更像病人的病人了。
     
      刀李氏是北方娘子当中难得长相柔美之人,她也年近中旬,颇有点富态,这脸上一端笑,还有几分菩萨像,很是慈爱可亲。
     
      林大娘要是初初只见到这张脸,还真以为自己遇上好婆婆了。
     
      而现在刀李氏带着这张脸在她床边的凳上坐下,还按住了她欲起身的身子,假意道:“别起了,唉,说你病了,我心里也慌,过来看看。”
     
      说的就像她这两日的为难,跟没发生过一样。
     
      林大娘实在佩服!
     
      现在这院里莫说小将军给她留下的人,就是她自己的,也不少。她的这些丫鬟们看着粗是粗了点,但打起来也比没他们林家的护院差上几分,再加上她们都各有用的称手的武器,身手灵活,有些比护院还要强上几分。
     
      这大夫人一进来,大鹅小鹅领了两个身手极好的进来了。
     
      想必林福也来了。
     
      自己的地盘,也没什么怕的。
     
      要说装,林大娘在怅州的富人圈子里什么没见过,装过哑巴装过高贵装过娇弱装过——和善就不用装了,她本来就是个和善人。
     
      “谢谢大夫人。”此时,她娇弱地轻道,还轻咳了一声,不看脸,光听声音还是颇楚楚可怜的。
     
      “嗯?”刀李氏明显愣了一下,随即无奈地笑了起来,“还叫夫人呢,该叫娘了。”
     
      就这两天刀李氏对她干的这些事,林大娘现在真叫不出口。
     
      林大娘心想我娘是真长什么样,心就是什么样的,您这样的,我认不起。
     
      林大娘便笑了笑,没叫。
     
      反正这两天她是怎么过来的,这大夫人愿意装糊涂就装,但装糊涂这点她就不奉陪了。
     
      刀李氏看着她这笑悠悠不叫的样子,这笑脸也端不住了,好一会没说话。
     
      但老太爷出事了,说是一个院子的人,全空了。
     
      这刀府,刀李氏知道是谁在撑着,一个在府里的老的,一个在外面打仗的小的。现在打仗的小的回来了,但不听她的话,老的是万万不能出事的。
     
      他要是真出事了,二房三房会生吃了她。
     
      这些年她仗着她父亲跟老太爷是同盟,没少做些往娘家搬用的事,所用颇大,很多都是绝不能见光的,又知道欺负二房三房能得老太爷欢心,那些折磨恶心二房三房的事情更没少做。
     
      这人一倒,她就完了。
     
      刀李氏一心的怒火,这时也只能强掩了下去,见林大娘就是不说话,她装作四处看了一眼,勉强接道:“大郎呢?哪去了?你病了也不知道关心下你。”
     
      “不知道。”林大娘靠着枕头,直视着刀李氏淡淡道。
     
      她是真想亲看看,这位刀大夫人会作出什么妖来,也想从这个人身上知道,这府里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你爹昨天出事了,知道吧?”刀李氏又开了口。
     
      林大娘也没出声,静静看着她。
     
      刀李氏也装不下去了。
     
      “叫你房里的人退下去,我有话跟你说。”既然敬酒不吃,就吃罚酒好了。
     
      “她们不会退,您有话现在就说。”
     
      刀李氏看着她,久久没动。
     
      林大娘也就躺着回视,她是个跟首富罗夫人,现在应该说是罗老夫人那种万年妖怪成精的人物都对掐过的,被刀大夫人盯几眼实在没什么。
     
      “我看你是没来几天,就想回去了。”刀李氏终于再张口,一手轻揉着另一手的虎口,淡道。
     
      这就起了杀机了?林大娘看了她手一眼,眼睛又回到了她的脸上,还笑了一下,“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当然了,她是真不在乎被休。
     
      小将军看着是可口,但要她一生都要面对这种婆婆,他再可口也没用。这刀大夫人她要是灭不了,小将军还要站在他这母亲一边,那她肯定想都不想用就自求离去,谁拦都没用。
     
      “呵。”刀李氏轻笑了声,低下头看着她的纤长玉指淡道,“看你这口气,你这是在怪我喽?”
     
      一将功成万骨枯,富贵险中求,站的高的人,总要有点别人没有的魄力的。
     
      “大夫人……”林大娘笑叫了她一声。
     
      刀李氏抬起了头。
     
      “我能问一下您,”林大娘比了比刀李氏的手,又往自己脖子上做了一个割喉咙的手势,笑道,“是为何?我毕竟就嫁过来两天,之前,不知道你还记不记的,我还送了我家的大夫过来救您的命。”
     
      弄不明白就直接问,林大娘觉得也没时间让她跟刀李氏周旋了,她需要知道真相,才能判断她在其中怎么出手。
     
      多年的养弟,在怅州那种群狼环伺,谁都想瓜分林家的势态下,她早养成了就算天塌下来,她也要拿刀去劈一劈,劈条生道出来走一走的习惯。
     
      而且,她从来不是个坐以待毙的性子。
     
      刀李氏那她去不起,但人来了,也正好,她欢喜的很。
     
      “你们家,倒是真有几分财势,当年老太爷也没看错你们林家。”刀李氏瞥了一眼站到她身后的林家丫鬟,见她们手拢在了袖口,口气反而温和了下来,“你们家多年前的救命之恩,我是记得的。”
     
      林大娘颔首,眼睛带笑看着她。
     
      记得就好。
     
      “但此一时,彼一时,刀家也缓过来了,你是个聪明娘子,也知道刀家现在这情况,已经不需要你们家的那点东西了,”刀李氏低头顺了顺她的新裙子,云淡风轻地道:“刀家借用过你们家的,是可以还的,这恩情,我们家也记住了。本来你要是不嫁过来,我们家还打算以后在朝廷帮你们林家族人几把,这缘份本来可以结成善缘的,可惜啊,我家的那个死小子就是不听劝……”
     
      “听说你当过家?”刀李氏抬头,转而淡道:“林家是你多年支撑起来的?”
     
      林大娘笑笑不语。
     
      她不说话,刀李氏现下也不在乎她那几句话,口气越发地和善:“你当过家就应该明白,一个家是没有那么好打理的,也应该知道门当户对是有多重要,藏锋娶你,实则已经没什么用了。他觉得你对他好,非要娶你,但少年恩情能让你们走几年?等到朝廷上的事一多,他没什么助力,早晚是要想办法再娶个能帮忙的。”
     
      “你这样的,”刀李氏看着林大娘,此时颇有几分爱怜,“就算病了也有几分姿容,何必折在了里面?”
     
      “大夫人?”
     
      刀李氏看着她。
     
      “您还没回答我,您为什么对我起了杀意?何不直接点?”林大娘笑着再重复了一遍。
     
      刀大夫人可能觉得她高明,但如果真把她当成了一个当家几年的,那应该明白,一个能当家的人,要是有那么容易好忽悠,用不了几年,这家也就可以拱手让人败落了。
     
      但林家没呢,林家还往前走了一步。
     
      “你混帐,让我的儿子不像儿子。”看着这个还没听明白的林大娘,刀李氏突然笑了一下,“不过,我现在倒有点明白他为何非娶你不可了。”
     
      这女子,还真是颇有几分蛊惑人心的本事。这等阴险毒辣的女子要是想骗她儿子娶她,她那没见过女子的儿子,岂能不中招?
     
      也怪不得他。
     
      刀李氏心想回头她不能对他那么生硬地劝告了,不能再怪他骂他恨他了,应该徐徐图之,让他自己亲自知道这个女子的城府心机,亲自杀了她。
     
      “是吗?”是吧?不过看着刀大夫人说完话后那一脸的怪笑,林大娘一点也不想问为什么。
     
      “呵。”刀李氏又轻笑了一声。
     
      “就这个,觉得我抢了你的儿子?”林大娘听着都有点不耐烦了,不愿意再看刀大夫人神神鬼鬼了,便握了握旁边紧坐在她手边不动的小丫的手,“小丫,给娘子端杯茶,渴了。”
     
      “也给大夫人端一杯。”
     
      “大素……”小丫开口了,朝角落站着的大素道:“你去端两杯茶来。”
     
      “是。”一直在黑暗当中的大素站了出来,往门边走去。
     
      刀李氏陡然一惊,往那她根本没察觉到的丫鬟的背影看了一眼——这么高大的丫鬟,她居然不知道这丫鬟就在离她半丈的角落站着?
     
      她回过头来再看林大娘,眼光就很不一样了。
     
      如果之前她看林大娘的眼睛如看蝼蚁,带着高高在上的怜悯,这时,她的眼睛就带着警惕和惊骇了。
     
      “我跟您不一样,”林大娘已经非常不耐烦了,这太阳都升到半空当中了,莫说可以吃午饭了,她这还得往下做事呢,把时间耗在一个老跟她说废话的人身上,实在不值得,“我们林家是积善之家,和气人家,莫说杀人了,就是杀生,我们家都要想一想,杀的特别少。”
     
      当然了,事实是为了给小胖子和桂姨娘减肥,为免这娘俩想尽一切办法偷吃,厨房连买的肉都不多备半寸,更别说杀点肉放厨房里堆着了。
     
      “但是,不杀人,不杀生,并不是说林家人就能让人任意宰割了,”林大娘接过小丫从大素手里端来的茶,一口喝了半杯,痛快了,“您今儿要是不把事情说明白了,我大概也有办法让您自己愿意马上跟我把话说明白了。”
     
      这时门口,有丫鬟脆生生地报,“大娘子,二夫人,三夫人来了……”
     
      刀李氏陡地站了起来。
     
      “大夫人,您喝茶。”林大娘示意刀大夫人接过大素端给她的茶。
     
      刀李氏这才发现,站在她身后的丫鬟不见了。
     
      她被林大娘的丫鬟们团团包住了。
     
      “你!大胆!”
     
      “你们娘子在里面?”这时,刀二夫人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
     
      “是的,二夫人,烦请您去客堂等等,奴婢这就进去叫我们娘子。”
     
      “不用了,我进去就行,这刀府,呵,没那么多规矩……”二夫人说着就要进来了。
     
      “二夫人,您还是客堂坐吧,您是长辈,理应我们娘子来拜见您的,哎呀,这就是小娘子吧?太漂亮了,一看就冰雪聪明,来,小娘子,奴婢牵您过去,知道您要来,我们娘子准备了好多的头饰,花布啊,让您挑……”
     
      “大嫂嫂还给晨儿备了礼物?”一道娇嫩的小女儿之声响了起来,她困惑又欣喜,“可是大嫂嫂已经给了晨儿许多了呀。”
     
      说着,她的声音远去了。
     
      这厢房里,林大娘微笑着,轻声跟刀大夫人说:“您还是跟我说明白吧,要不然,二夫人很快就知道您在我的屋里了,也很快就会知道,老太爷不在府里了,跟大爷一样,出事了呢。”
     
      “你怎么知道?”看着门,生怕刀齐氏进来的刀李氏闻言愤而转头,盯住了林大娘。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