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46章

第46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根本没听明白他的话,她完全不知道现在的局势,怎么听的懂?
     
      但没给她问的机会,小将军就走了,走的时候,院里轻风飘过,追着他跑到院中的林大娘茫然四顾,觉得这黑漆漆的刀府,突然森冷无比,危机四伏。
     
      这厢,刀藏锋很快带着他的四死将急步走在了前往老太爷院子的路上。
     
      很快,身后老太爷那边前来相请的人被他们抛在了身后。
     
      “将军。”前往老太爷的路全黑了下来,他身后的一死将抽出火折子挥燃,一道风而过,冲到了前面领路。
     
      刀府很大,开朝之祖当时合并了前朝的两个坐拥数座假山花园的王府,赐予与他一同打天下的刀家。
     
      老太爷现在住的地方,远离主府主院,座落在府中最偏北的一角,平常人等,走路也需快步两柱香的时辰。
     
      一行人如风全速过去,不过半柱香。
     
      “小将军,您来了。”刀藏锋一到,刀老太爷身边的老仆刀四提着灯笼就出现在了院门口。
     
      刀藏锋扫他一眼,领着将士快步进门。
     
      “小将军……”
     
      “小将军。”
     
      灯火通明的老院,有不少刀军的老将半夜出现在了此,跟刀藏锋堪称和善地打招呼。
     
      刀藏锋没停脚步,一声不发往祖父的主屋走去。
     
      老院的灯火亮如白昼,在周围无光的夜里,亮得让人心里发毛。
     
      “祖父。”刀藏锋最终停在了老太爷的屋门前。
     
      “藏锋啊?”
     
      “是。”
     
      “进来。”
     
      刀藏锋抬脚走了进去,他的四个死将手握腰刀,抬头挺胸,看着打开的门内,他们将军阔步走了进去。
     
      刀藏锋一进来,刀老太爷刀从兴嘴角带着点笑看着他。
     
      他在朝廷上,还是个颇有点人缘的武将,难得的与文官不水火不容,颇得文官佳赞。
     
      刀家这么多年,也是出了不少事,没几个人说刀家的不是,御史台也没几个人愿意弹劾他们刀家,也是刀老太爷从中斡旋。
     
      刀家如今表面的风平浪静,全是他一手努力而为。
     
      刀从兴看着他这个孙子,也不由感慨,孩子真是大了,苍鹰会飞了,豹子会猎食了,会回头驱赶老鹰占老窝,更会六亲不认连窝里老豹的肉都要啃。
     
      “孩子,过来坐。”刀从兴让他坐到他身边侧座的椅子上来。
     
      “谢祖父。”刀藏锋一低头,随后大步走向了祖父身边坐了下来,两手放膝,恭敬地半垂着头。
     
      姿态倒不错。
     
      刀从兴嘴角的笑浓了点,眼却更冷了点。
     
      “你昨晚见皇上了?”刀从兴这时的心被火烧着,疼,裂,更是想要爆炸,但饶是如此,他脸上也没多大变化。
     
      “是。”
     
      “说什么了?”
     
      “孙儿给了皇上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啊?”
     
      刀藏锋头又往下略低了低,“一些孙儿查了些年头的东西。”
     
      他这话一出,良久,刀从兴都没说话。
     
      屋里,也就静了半晌。
     
      过了好一会,刀从兴才张了口,是这他这次开口,已没有了刚才的温和,这一次,他终于像个久经沙场的老将一样,字字都带着逼人的杀气:“你这是为了个女子出头,连祖宗父母,连家都不要了!”
     
      “祖父应知这不是,只是刀家多年陈疴……”刀藏锋这次抬起了头,“孙儿曾看过家中藏书阁里的刀家志,里面有一节,道祖上有英烈为求保全族中一外姓将士,自断一臂,自此,刀家志士如云,将士为进刀家一门自傲不已。”
     
      刀从兴握着椅臂的手,关节都突了起来。
     
      刀藏锋接着淡道,“那将士自此甘心为刀家死士,世代为刀家所用,百年后,此门中有女与刀家为妾……”
     
      “闭嘴!”刀从兴重重地拍了下椅臂,把椅劈劈了下来,他眼睛突鼓,看向刀藏锋,一字一句地道:“你是的我孙子!我的亲孙子!”
     
      “此女绝代风华,却颇水性扬花,与刀府中人有染,被当时的刀家家主捉奸在床,当场毙命,后来,刀家家主娶原配京城人士杨氏娘子……”
     
      “闭嘴,我叫你闭嘴。”
     
      刀藏锋没闭,他只是隔夜把他所知的那些事情送上了皇上的案头,第二日一早,皇上就给了他一个前因后果。
     
      这次他动了一步,皇上那已经全动了。
     
      刀家逃不了了。
     
      当年因祖父的诬陷,杨氏一门被刚刚登基所知不深的皇上满门抄斩,杨氏现在连个后人都没有,可知皇上心中之怒。
     
      “其原配杨氏为他一连生了三子,只是有一年当时的家主打仗归家,突然闻知他原配与家中之弟有苟且之事,后来……”
     
      “闭嘴。”这一次,刀老太爷抽出了他放于桌下的刀,放到了孙子的脖子上。
     
      “后来,这家主心生狐疑,觉得家中兄弟哪个都与其妻有染,觉得原配水性扬花……”
     
      “呵。”不闭嘴是罢?刀从生的刀往刀藏锋的脖肉陷去。
     
      “他兴许只信,他初婚在家中呆的那两年所生的儿子,也就是我的父亲才是他的亲生儿子吧。”刀藏锋拿手抵住了祖父的刀,看着祖父也一字一句地道:“这就是你多年薄待二叔三叔之因?”
     
      “这不是你毁了我们刀家的原因,”刀藏锋说着,眼睛里也满是血腥,“你陷害杨氏一门通敌叛国,满门抄斩,才是你的罪过。”
     
      这才是皇帝对于刀家一直耿耿于怀的原因。他亲母,是杨门之后,杨氏之姐,杨门通敌叛国之后,当时的杨妃为保全他们兄弟自尽而亡,把他们送到了丧子的皇后面前为子,这才保全了皇上的后来。
     
      “祖父,杨氏乃当时杨妃之妹,您真是……”真是错的把刀家都搭上了。
     
      “她水性扬花,与那易氏一样,我还杀她不得?”见孙子的手流出了血,刀从兴不为所动,冷笑道:“我道那杨氏之罪,杨门还道我羞辱他家女儿,训斥我狼心狗肺,他们那一家子都不是好东西,难道不该死不成?杨妃是宫妃,死也死不到她头上去,她要死,想死,与我有何干系?”
     
      “孙儿无话可说。”刀藏锋苦笑,当真无话可说。
     
      两个叔父为刀家冲锋陷阵,他为皇上出生入死,这近二十年舍身忘死所得来的赏赐,不过韦氏随便打几场胜仗的十之三四,饶是如此,他祖父也还是不认为他陷害杨氏一门有何错之有,他又有何话可说?
     
      “你是没什么话可说的了……”事已至此,也留他不得了。
     
      他这孙子得死,他才好到皇上那告他欺宗灭祖,诬陷祖父之罪。
     
      这里里外外都是他的死士,相信他也逃不了。
     
      刀从兴站了起来,打算一刀……
     
      就在此时,门边突然起了一个浑厚低沉的声音。
     
      “刀老将军,刀小将军,皇上有请。”直属皇帝手下的督察卫,卫长韦达宏的声音在刀从兴的门口,突然响了起来。
     
      ——
     
      刀府这夜的夜,对林大娘来说,实在太煎熬了。
     
      早上,她没等来自家小郎君的回来,连最最喜欢为她通风报信的乌骨叔也没有支字片语传过来,她都有些惶惶然了。
     
      “娘子,漱口。”小丫知道她心慌,一直没劝她去睡,给她端来了薄荷水让她清口醒脑。
     
      “小丫姐姐……”从小陪她长大,聪明没比她少几分的人来了,林大娘一把抓住了她,“这小要钱的不会有事吧?”
     
      欠她的钱都还没还呢,就给了她十万两。
     
      这算什么?十万两堪堪只够她这些年给他买的黑金,送的吃的用的,她连路费都没算他的。
     
      看自己娘子这慌张的样,紫着的脸还肿着老高,眼里一片腥红,小丫心里又苦又疼,早知道这么难,她早想法子依着小主子不让自家娘子来了,她心里苦,但面上还是笑着道:“有什么?你别忘了,这几年都说姑爷打仗如何如何,要是有事,不早就有事了?你这些年没少收这些消息,可哪出有事了?别急,过几天就好了,你信姑爷,那么难的仗一场场都打过来了,回了京城,自家的地方,还能有事不成?”
     
      林大娘苦笑,“你是不知道,自古多少功臣名将,都是死在自家人的手里。”
     
      小丫不以为然地说:“那是别人,咱们姑爷,这么多年哄得你心甘情愿地倒贴他,哪是一般人。”
     
      林大娘不禁笑了起来,点头称是,“也是。”
     
      这时早上日光一起,她也振作了起来,还给小胖子写了信,让他这几天赶紧把自家的人都调到跟前,她有急用。
     
      她想着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有人手办事也是好。
     
      这时候,她也顾不得小胖子收到信后,会为她有多担心了。
     
      但信送出去不到半时,刀李氏那边突然来人说大夫人请她过去说说话。
     
      这天早上,林大娘顾不上去请安,这大夫人没说她什么,反而来人客客气气地请她过去,她没见那来传话的仆人就扑到了床上,装病。
     
      半夜小将军说的话她没听懂,但话还是听进去了的。
     
      不能去刀大夫人那里。
     
      那人是将门之女,说杀人就杀的。
     
      而且她也见识到了,她这小将军的亲妈,那是说忘恩就忘恩的,对她的样子,跟她曾救过她的事情没发生过一样。
     
      她还是留着命,躲着点,好跟回来的小将军讨债吧。
     
      哪想,她这一装病,也没装成功,刀李氏笑意吟吟地亲自来看她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