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45章

第4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写信写多了,以至于只要写东西,那叫一个浑身忘我,她写完,才发现身边还有个人默默地看着她。
     
      毕竟是搞人家亲爹,不管这亲爹有多王八蛋,那也是亲的,林大娘写完有点不好意思,挠挠脸。
     
      “一次也弄不死他。”顶多是让他先焦头烂额,然后名声大扫,结果没法做官而已。
     
      刀藏锋劫过了她让小丫去吹墨的信,从头至尾,又看了一遍。
     
      看完,信也干的差不多了,他吹了吹,慢慢相叠。
     
      看他还帮她叠,多不好意思啊,林大娘腆着脸,“先弄弄,让他烦几天,没空搭理咱们俩的事。”
     
      刀藏锋把信叠好,放入怀中。
     
      “你什么意思?”林大娘当场就要掀桌。
     
      “这事我会着人去办,你刚进京,”刀藏锋淡淡道,“不宜就联系旧部。”
     
      他算是亲眼知道了他这小娘子的性子了。
     
      耳闻不如耳见,乌骨说她行如轻风,性如烈火,也是没说错。
     
      看来都没骗他。
     
      “你?”林大娘还怀疑,亲儿子,下不下得了手?
     
      “嗯,这事我知道怎么着人操纵。”刀藏锋站起来了身。
     
      看他就往外走,林大娘紧跟着他的屁股,紧张了,“你别驴我啊。”
     
      她是真的要出气的,而且她是下了决心的,打击了她做事的热情,可别怪她立马写休书给他,逃到东北当地主婆,不管他的烂事了。
     
      “不驴。”刀藏锋心想着这事该交给谁办才好。
     
      “我不信,你都知道你爹干的好事,这么长时间也不见你干点什么。”
     
      “我回京不久,大半时间都在床上,来不及做什么。”装死很费时间,他只能晚上动一动。
     
      “那你别驴我。”
     
      “不驴。”
     
      “那你去哪?”
     
      “办事。”
     
      都快到院门口了,林大娘也不想往外走了,拉着他的袖子看着他……
     
      刀藏锋也看着她。
     
      “任大人不是我的旧部,他是……”林大娘心想她可养不起任大人这样的旧部,胃口太大了,“嗯,他是事业合作伙伴,有事一起干架而已。”
     
      刀藏锋颔首。
     
      “听懂了?”
     
      “懂。”
     
      “那你走吧。”林大娘挥别了他,这手刚挥到一半,人家就走了,一会会影都不见了,特别的洒脱。
     
      林大娘的手只好停在了半空中。
     
      小丫过来,无奈道:“娘子,回吧。”
     
      林大娘奇怪,“我还以为他被我的美貌折服了呢。”
     
      还有才华,肉体,最重要的是,金钱。
     
      怎么走这么快?
     
      “您就走吧,家里不还有个可以让你收拾的?”小丫都急了。
     
      ——
     
      这夜,林大娘半夜迷迷糊当中听说姑爷回来了,有人带着水汽钻进被子里,她睁开一眼,看人头发是湿的,“去擦干了。”
     
      半干进来,她打了下搂住她腰的手,没打掉,她干脆翻了个半身趴到他身上,戳了戳他身上的旧伤痕:“不生气?”
     
      “父亲的事?”
     
      “嗯。”
     
      “不生气,早晚有这么一天,你提起,我就能少拖一日,少拖一日,有一日的好。”刀藏锋抱着她,替她盖上被子,闭着眼睛淡淡道,“弟妹都大了,孩子大了,叔婶们也忍不下了。他在,是碍了他们的前程,刀家的前程。”
     
      而且他下面,还有刀家军等着他带他们活。这些年他想法设法才能给他们一点军晌,韦家那边却个个丰衣足食,以前在打仗还好,现在一进京,对比就出来了,再这样下去,军心不稳。
     
      他需要用家里的银子。
     
      “嗯。”林大娘也是个心宽的,她也不多问,打个哈欠准备睡。
     
      就是他那里起来后,她给警告地打了下他的小腹,打了一下,又感觉这手感不错,又摸了两把,这才睡了。
     
      第二日她在刀大夫人这边站岗——她从辰时过来请安,到了午时,一直有事的刀大夫人也没见她。
     
      她站在院中,这北方的烈阳都快把她脸晒脱皮了,只见有人匆匆奔进院中,朝正门跑去,带着哭腔喊,“夫人,大爷出事了!”
     
      当下,一直闭着眼睛闭目养神的林大娘精神为之一振,睁开了眼。
     
      喝,好家伙,终于来了。
     
      真没驴她。
     
      “什么事?这般大呼小叫的……”刀李氏身边的大丫鬟香秋小跑了出来,生气地道。
     
      “香秋娘子,大爷出事了,大爷被皇上让大理寺抓起来了。”
     
      “啊?”香秋蒙了,又看了眼院中眼睛发觉看着她的大公子娘子,她提了那报信的小厮一把,咬牙道:“你不知道进屋再说?”
     
      见那小厮一脸哭丧脸,像死了全家似的一动不动,这时候不知道跑了?她不禁推了他一把,恨恨道:“还不快进去!”
     
      小厮这才如梦初醒,往里跑,又喊上了,“大夫人,大势不妙,大爷被抓走了。”
     
      林大娘差点笑出来。
     
      ——
     
      林大娘很快被刀李氏的婆子打发走了。
     
      她拿着冰块镇晒伤了的脸,减缓燥热疼痛的时候,外面被她打发出去了的小丫急走了进来。
     
      “老太爷刚刚上了马出门去了。”小丫回来就报。
     
      “这身子骨可真健朗。”还能骑马。
     
      林大娘真觉得这老太爷要是不弄下来,也不信,他要是再活个二三十年,小将军也好,她也好,这以后的日子都够呛。
     
      “小丫啊……”
     
      “您说。”一听她这口气就知道没好事的小丫指挥大鹅她们去院里把风。
     
      “我怎么觉得,我这是往毒妇方向发展了呢。”一点好心也没有了。
     
      “都这时候了,你就说点正经话吧……”小丫看着她的脸也是着急,“过两天就要回门见小主子了,你也不怕他见了着急。”
     
      “着急好啊,就是让他着急,替他姐姐我收拾收拾,我现在看着他们都烦了。”林大娘觉得她当家当了那么多年,早没脾气了,可才进刀家两天,她现在就成活火药库了,不用点火她自己都能开炸。
     
      “唉,这红好像褪了点,该上药了……”小丫仔细地看着她红成一片的脸,拿包着冰块的布给她轻轻地抚,“还疼不疼啊?”
     
      “疼。”这北方的太阳是真烈,就晒了两个时辰,林大娘这张被江南水乡养得过于娇贵的脸算是完了。
     
      “上药吧,药也能镇疼。”
     
      “上吧。”这燥热也只能忍忍了,再不上,晚上估计得肿半天,她就要步小胖子小时候的大馒头脸的后尘了。
     
      小丫上药的时候,林大娘也想好她在其中能干的事了,就是小丫手下没个轻重,上药刮了她的脸一下,疼得她抽了口气,差点把想好的事都忘了。
     
      “这府里的老太爷肯定是个狠的,做事也周详,不好弄,只能从他身边着手了,他那几个姨娘轻易不跟府里的人来往,躲的太深。但其中有个不是很爱买首饰,每月能出去的那天不是都要去欣楼挑首饰?在那里搭线。”林大娘抓着小丫的裙子说完,又忍不住倒抽了口气,“小丫姐姐,你轻点,快疼死我了。”
     
      小丫也是着急又心疼,“这北方的太阳怎么这么毒,这才一会会,血都紫了。”
     
      “紫了?”林大娘欲哭无泪,“那娘子我的美貌呢?”
     
      她好歹也是要靠这个吃饭,迷惑小将军的好吧?
     
      尽管上了好药,但等到晚上,林大娘的脸还是又肿又红紫,她当了一会蒙面女侠,但纱布还是被回来的刀小将军给扯了。
     
      他看着她肿半天高的脸好久都没说话。
     
      林大娘轻捂着脸跟他说:“这不是最惨的,惨的是后天我回门要是还这样,你等着我家小胖子收拾你吧。”
     
      她这脸,看起来太像被家暴男打的啦。
     
      小胖子现在长大了,可不是当初那个心地好好,好说话的小胖子了。
     
      他把他们胖爹的黑心眼,学了个十全十。
     
      ——
     
      这夜半夜,林大娘又被惊醒,这次不是小将军那东西又起立站岗了,而是刀老太爷那边突然来人,半夜叫刀藏锋过去。
     
      不知为何,被惊醒的林大娘心惊肉跳,小将军一起身着衣,她就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喊今日值夜的大鹅。
     
      “大鹅,叫乌骨叔过来。”
     
      这厢林大娘刚披上晨衣给面无表情,像什么事都没有的刀藏锋穿好衣裳,乌骨就进来了。
     
      他一般晚上精神好点,见着林大娘,嘴里还嚼着肉干,“有事?”
     
      “我心慌得很,你今晚跟着他。”她很少会心慌,但每次一慌,准没好事。
     
      最不好的一次,她爹没了。
     
      “好。”乌骨见她心慌慌的样子,点头应下了。
     
      刀藏锋不由多看了她一眼,末了,把一直放在手边的豹牌给了她,“外面的人,我要带走四个,给你留下八个,有什么事,你拿这个令牌给他们看,吩咐他们就是,拿好了,这东西不能丢。”
     
      “真出事了?”林大娘接过这枚印着几枚豹纹的死沉的黑色小令牌,这下是实打实地慌了。
     
      她就知道嫁给武将准没好事,不打招呼就出事。
     
      “嗯,皇上那边知道了点事,祖父那边,怕是慌了……”他摸了摸她的黑发,淡道,“我为保刀府,会站在皇上这边,也会做一些你听了会觉得不孝的事情出来,你不要听别人怎么说。这天我要是没回来,娘那边,你要挡住了,不要去她那里,也不要被她迷惑了,她毕竟是外祖的女儿,是将门之女,杀伐决断,不是一般女子所有。”
     
      于她,媳妇也是能说杀就杀的,更何况,她还恨她。
     
      “皇上想动刀府很久了,”刀藏锋沉了沉,低下头看着她,“要是皇上那边我没稳住,我也回不来,那就是真出事了。到时候只要府外有什么动静,来了大队人马,会有人来禀你,你莫慌,拿着令牌让人带你出去,听到了没?”
     
      刀府祸乱之止,就此一战。败了,刀府这次就彻底逃不了了,但就苦了她了,因他的私心嫁进来,才两天,就要看一门之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