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44章

第44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谁打的?”给他换好衣裳,让他擦了把脸,到底,林大娘问了这句话。
     
      出头的椽子先烂,她胖爹一直恪守的就是有什么风头就让别人去出,什么烂事就让别人先去背一背,他抱紧大腿,低调活百年。
     
      林大娘是学了他的,在大事上,她很不喜欢出风头,觉得只有愚蠢和没有准备的人,才会高调炫耀成为众人眼中盯,成为众矢之的而不自知。
     
      但她现在很不介意,前去把打他的人干翻了,管那人是他爹还是他娘,想让人怎么方便怎么赶紧死,别再糟蹋她的人了。
     
      刀藏锋没说话。
     
      没处过,但林大娘也大体知道他的性格,爱护家族,也维护小家庭。
     
      “乌骨叔没跟你少说我吧。”林大娘把小丫端过来的肉羹放到面前吹了吹,推他面前。
     
      给他糖。
     
      刀藏锋犹豫了一下,接过了她紧接着递来的勺子。
     
      “吃吧。”
     
      刀将军这辈子打过很多仗,他可以说是从小就开始打仗的,但面对她这样的口气,他开始有点……
     
      反正就吃吧。
     
      他低头,吃了,吃吃还挺好吃的,又吃了一口。
     
      行了,糖给过了,棍棒要上了,“我这个人吧,从不喜欢留过夜气,谁让我不高兴了,我一想想他是高兴的,我就睡不着觉。”林大娘轻描淡写。
     
      刀藏锋吃肉的手顿了一下。
     
      “我现在就挺不高兴的,”说到此,再也忍不住的林大娘冷笑了起来,“你要是不让我知道谁打你的,你就也是那个今儿让我不……”
     
      没等她说完这句,刀藏锋快快打断了她:“父亲打的!”
     
      “很好。”林大娘很满意,“你之前跟我说过的话,算话吧?”
     
      随她怎么弄吧?
     
      刀藏锋看着她的冷笑,眼睛往上移了移,看到了她红了的眼睛,和眼里的泪水。
     
      他心口一下子就刺疼了起来,看着她,他呆住了。
     
      “算话吧?”看着他呆头鹅的样子,林大娘恨恨地推了她一把。
     
      “娘子!”在一旁看着他们的小丫低声急呼了一声,急急跑了过来给她擦眼泪,“你别哭……”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哭了?”林大娘推了她到一边,恨恨地看着这小将军,今天不把事给她说清楚了,撂明白了,她就先撕了他出气。
     
      “还气上了!”见她胸胸脯起伏个不停,小丫跺脚,朝姑爷喊,“您说说话呀。”
     
      “一边去,我跟他的事……”林大娘推他,“等会我把他打死了你再来帮我收尸也不迟。”
     
      小丫哭笑不得,“娘子……”
     
      “他今儿要是不听我的,我弄死他。”
     
      “行行行,你厉害。”小丫被她又推了两把,往门边去了。
     
      大小两只鹅在门边探头,看到她出来,小鹅怯怯地说:“小丫姐姐,我要不要去跟林福哥说一声,打点好门房?”
     
      到时候弄死姑爷了,跑路也方便点。
     
      小丫点她的头,白了她一眼,“别添乱。”
     
      说是这样说,但她还是让门还是开着看着点,不敢关着,生怕里面出事。
     
      大娘子那脾气,真是说打就打的。小主子都那么大了,去年偷吃东西,她抄起棍子就往小主子屁股上就挥。
     
      这厢刀藏锋见她满脸的泪了,犹豫了一下,点头说算话,但又说:“这才头一天。”
     
      缓两天行吗?
     
      “就是头一天才好,打铁趁热……”见他答应了,林大娘也不打算继续横了,她一个千金娘子横什么横,刚嫁人,招人怜爱还来不及,说着就找帕子擦眼泪,眼花没找着,拉过他的袖子擦,擦了两下,号啕大哭,“你们家到底是个什么家啊?”
     
      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刀藏锋一时无语,但朝她坐近了点,好让她用他的袖子。
     
      “你说啊,你那祖父,和爹娘,到底是哪路神仙派出来灭你们刀府的?你是怎么得罪他们了啊?”林大娘哭着说。
     
      刀藏锋更是无语,他怎么得罪他们了啊?
     
      那他不知道。
     
      “真哭了?”
     
      这厢久已不见的乌骨悄悄地冒了出来。
     
      探头偷偷在看的小鹅吓了好大一大跳,拍着胸回头,见是两颊头发白了一点的乌骨叔,她稳了稳,报告:“先前是哭了,现在是假哭。”
     
      “她对付她爹,就爱用这招,哭的震天响,跟她刚出生时有的一拼,来,给你……”乌骨抓了一把刚从嫁妆里偷出来的瓜子花生给她,见身边还有俩呢,也给她们分了一把,“好,也给你们拿一把,吃着吧,我先上去……”
     
      乌骨也不剥皮,扔了颗花生到嘴里,一个往上飞,就跃到了房梁上。
     
      后院的小风吹腻了,吹吹前面的。
     
      这厢房内……
     
      “你说啊?”
     
      “我不知道。”
     
      “那你知道什么?”林大娘终于放下袖子,露出了一张红通通的脸,“他们不是从生下来就这么疯吧?”
     
      换个人这么说他们刀府,刀藏锋也就一剑劈上去了,只是现在……
     
      他无奈,摇摇头,“我问皇上,皇上让我查一查老太爷。”
     
      “那老太爷是假的?”
     
      刀藏锋无语地看着她。
     
      “不能是假的,长的丑是丑了一点,但看着还是像你们家的人啊……”出堂的时候,林大娘还是在众小孩当中看了那老人一眼的。
     
      身架,脸形,还是像的。
     
      “不能是高级冒牌货吧……”她心里想着,往无语看着她的人看去。
     
      “查出来没有?”她也有点讪讪然,但也管不了那么多。
     
      “事情可能跟祖母有关……”刀藏锋说的不仔细,很含糊,“也没查出来多少,得再查查,以前家里出过一次大事,重要的老长辈死了很多,以前的老事不太好问。”
     
      “就是你们家以前祭祖,宗祠突然走水,烧了那次?”
     
      “嗯。”
     
      “这事我听了也不明白,我想问一问,你们那个宗祠是不是就那么一丁点,转个身能撞着人脸?”
     
      刀藏锋不解。
     
      “要不一走水,能一个都来不及逃,一把火一会人都烧没了?”他们还是武将世家,一个个身怀绝技,走个水,把自己走没了,这也是奇谈。
     
      林大娘先前还怀疑过这是刀老太爷的手笔,但那时候刀老太府已经承家了啊,那时候刀太祖也是不在了,刀府就他老大,他用不着铲除异己啊。
     
      “这个有查,说是他们喝了祭祀当中的酒,酒里下了药,他们当时应是昏了过去。”
     
      “那找到下药的人了没?”
     
      刀藏锋摇头。
     
      “没找到,就这么算了?”当时刀家本家可是死了五个老爷,也就是刀老太爷的兄弟,还有两个族老,三个旁系的老爷。
     
      那本是一次由刀家二老爷主持的起军祭祀,要出征的刀老太爷那里正在朝廷受令,后来赶过来,那时大火已把宗祠烧没了。
     
      这也是林大娘听完这个事情后,没法具体怀疑刀老太爷的原因,毕竟当时他可是在先皇的眼皮子底下,文武百官都看着,人家有铁证呢。
     
      “这事过去很多年了。”
     
      “那不查了?也许查不清楚了……”林大娘说到这,摇摇头,“是我托大了,当年先皇都令大理寺过来了。”
     
      这是大理寺当时都没查清楚的事。
     
      “家里有个说法,说这是祖母做的……”
     
      林大娘瞪大了眼,这个还真不知道。
     
      “但二叔三叔觉得这根本不可能,当时祖母就在家里带他们,他们就在她的跟前。”
     
      “祖母怎么走的?”她只知道这家的太夫人在走水的一年后走的。
     
      “急病。”
     
      “急病?我记的这事过后不久,她也没了。”
     
      “是。”
     
      “那你就没怀疑……”
     
      “当时祖父在战场。”刀藏锋说到这垂下了眼,“这里面,可能父亲知道一点,兴许,他也知道祖父偏爱他之因吧。”
     
      “那他能跟你说吗?”林大娘又气上了,去捏他的手臂肉,捏了一下,手又软了,想及别人都欺负他了她不能太欺负了,心疼,“他要是这样的人,能在你成亲第一日打你吗?”
     
      刀藏锋无奈,看着他这人,“之所以一直没查出来。”
     
      是不能,他没说能。
     
      “那家里的老人都不在了?一个都找不着?”
     
      “不是,找的着无关紧要,也不知情。”这点是刀藏锋一直不敢把他祖父撇清关系的,为什么本家的嫡亲太叔叔他们一个都没活下来,当时有本事的几个旁系的也没有了,且当年在族里说话最有威言的两个太叔公公也同在那一场大火中没了。连皇上都直接跟他说,你想查就从你祖父身上查。
     
      “那你到底查出什么来了?”林大娘急了。
     
      “你别急。”
     
      “我没急!”
     
      刀藏锋看着急的胸脯起伏的她……
     
      林大娘本来怒气冲天,正打算跟他再言明她今儿要是不出了心头的这口恶气,她弄死他,就发现他盯着她胸……
     
      她气急,去推他的脸,“你看哪!”
     
      刀藏锋顺势别过脸,在她的手要抽离他脸时,伸手把她留住了,让她细柔微凉的手停在了他的脸上,他闭了闭眼,道:“我知道你脾气。”
     
      林府里,林老爷都得听她的。
     
      要不一点荤腥都见不着,哭喊都没用。
     
      “但暂且没办法,先忍一忍。”
     
      林大娘先前也是这样想的,但她现在不忍了,而且,她是怅州城娘子圈最会说话,最会为自己圆场子的人了,“没法忍,不想忍,今天都忍的事今天不解决了,明儿还能有办法解决不成?”
     
      “关门。”刀藏锋这时抬头突然朝外面出声,还往梁上看了看。
     
      “是,姑爷。”都快把上半身都探进来的小鹅手忙脚乱关门。
     
      这时林大娘也看向了门外,眯着眼睛伸手朝房梁上点了点,让上面吹着小风的人缩了缩肩膀。
     
      嘁,越大越厉害,亏还有人娶她。
     
      门一关,刀藏锋拉她过来放到身前坐着,环抱着她。
     
      林大娘讶异地看着他,还真没看出来,还懂点情趣似的?
     
      哪想,这是小将军图凉快,她身凉,贴一贴舒服,抱一抱可能更舒服,他道:“我让二婶三婶那边帮你。”
     
      “怎么帮?她们都那么惨了,要是真有什么好办法,她们一个堂堂将军夫人,看着也不是不聪明,二老爷三老爷看样子都是站在她们身边的,她们能让自己现在这么惨?”说到这个,什么气氛都没了,林大娘没好气地说,“你们家也太会苛刻人了,这些年二老爷三老爷也没少打胜仗吧?皇上没赏?是赏到了你们府里的头上,有人留着,不给他们吧?”
     
      见他什么都没说,她就猜了个七七八八,刀藏锋低下头看着她冷笑的脸,愣了一下,道:“我知道。”
     
      所以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他回京成亲后至少得留一年,也是为了这事。
     
      他看着她嘴边的笑,又移到了她的如烈焰般的红唇上,情不自禁往下凑了凑。
     
      林大娘再次无情地伸手把他推开,推上去了,“好好说话。”
     
      没见她忙着?
     
      对于小郎君的怀抱,昨晚已经在他手里吃够了亏的林大娘一点也不眷恋,更不会被盅惑了,她脑子现在动得飞快,“你是绝不可能出去说他打你了,他是你父亲,打你也是教训你,拿这个说没用,不过你爹……”
     
      她站了起来,小将军拉她的手被她毫不犹豫打掉了,“不过你爹那个人特别好面子,要不也不会让你去送死,维持他统军有方的样子,他最恨有人说他无能,不像刀府的大老爷了吧?”
     
      缺什么,就怕人说什么。
     
      “这几年,他可没少在朝廷揽事做,显威风。”另外还顺便捞点油水。
     
      这是很多官员都做的事,但平时没事,自然风平浪静,但有事了,一个个都是泥地里拔出的萝卜,都带着脏土呢。
     
      林大娘坐不住了,朝外面就喊,“小丫进来。”
     
      门迫不及等地开了,可想而知,外面的人是有多怕帮她收尸。
     
      林大娘连白眼都懒的翻,门一开就朝上面喊,咬牙切齿地喊,“骨头叔叔,你现在要是不进来见我,这辈子也别再想跟我再见面了。”
     
      乌骨翻身出来,飞至她面前,绿眼睛瞪了她一眼,又马上翻到房内的房梁上呆着去了。
     
      哟,还生气上了?他还有脸生气!
     
      林大娘暂时不想管他,朝小丫道:“拿笔墨来。”
     
      不好意思,她几年前用力过猛,联手宜三姐姐,帮着任知州送上了御史台御史大夫这个主官位置,以前任知州老被人弹劾还不懂,现在老弹劾别人,早爱上这种是谁都可以说两句,心情不好,还能说两句皇上不是的滋味了。想来帮着她这个故人弹劾下她的公公,还是在她新婚的第一头她就扛上了,他肯定欢喜得不得了。
     
      “不能说他那些事,说他些什么呢?”林大娘坐下,看着小丫拿笔墨的时候喃喃自语,“哦,我什么都不说他,我就说说他老跟兵部尚书混在一起是怎么回事,兵部里那些好东西,怎么动不动就……”
     
      “刀府没有兵部的东西。”刀藏锋马上警惕地看着她,俊脸没有表情。
     
      “怎么动不动就卖到了民间,换成银子了。”林大娘无语地看向他,“小要钱的,你爹干的这些破事,别告诉我,你没查到?”
     
      而且,最让她无语的是,刀大爷无能还是无能,这本来是兵部尚书自己捞钱的事,分不了他几分,可出面跟人拍板卖军需的人却是这个花花架子。
     
      他也是敢。
     
      这事虽然追责起来,也有的是办法把他捞出来,但是不想捞的话,尤其是眼前这个不蠢到皇帝面前拿军功去抵的话,让他折在里面也是很容易的。
     
      林大娘现在不想磨磨蹭蹭了,这个家,她多看一天就火大,生怕没两天就把自己气死了。干脆花点力气动大的。
     
      所幸小胖子在京城,还能帮他姐姐一把。
     
      这时候,小胖子这朵小温花已经比不上他姐夫重要了,她得暂时重夫轻弟一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