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43章

第43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厢林大娘还不知道这个家下面即将等着她的是什么,送走儿郎们她累极,撑着桌子打了个盹,没想一打就打到了床上,再醒来都是下午了。
     
      小丫看到她醒来,就扶她起来,“赶紧漱口吃点。”
     
      刀家也不像样,早膳没传他们吃就罢了,刚才二夫人屋里的人还来报,说那房的人一回屋把杯子都砸破了,碎片还伤了小公子,随后又跟回来的二公子刀藏芒吵了起来,把二公子头都打破了。
     
      这中饭也没有,过来叫人,也单单只叫姑爷过去。
     
      这样的人家,小丫都不想多说两句,用她家大娘子的话来说就是,多说一句都掉价。
     
      还瞧不起他们林府是江南地主家,小丫也是服了这刀家大夫人了。
     
      当年他们府怎么就没狠下心,让她死了。
     
      但好在她们也不缺人家那口吃的,小丫再次庆幸她跟过来了,要是放娘子在这种府里过这样的日子,她光听听都受不了。
     
      “什么时候了?”林大娘这还有点懵,“我怎么睡到床上去了?”
     
      她不是只打了个盹?
     
      “姑爷抱你上去,现在下午三晌了。”
     
      小丫所说的下午三晌就是下午三点了,林大娘一听,都吓着了,弯腰就挥开小鹅的手,自行穿鞋,“怎么不叫我?”
     
      这才头一天就睡到下午三点,这这这……
     
      急死她了。
     
      “姑爷说让你睡。”
     
      “那是他让我睡我就能睡的吗?”林大娘站起来了,“你们还听他的?”
     
      “你说过,让我们听他的。”小丫端过银盆,让她洗手,淡道。
     
      端了洗脸盆的大素悄无声息过来,默默也点头。
     
      说过的。
     
      “哎呀……”林大娘还要说她们,但一抬头,见丫鬟们眼皮子底下都青黑着呢,这一下,话说不出口了。
     
      她是睡了,可丫鬟们从昨晚到现在都没歇会吧。
     
      这下也是舍不得说她们了,道:“今晚你们排个班,轮流睡会,别都苦熬着,姑爷那边的人也暗中守着,暗中没人动咱们的手脚。”
     
      “林福哥说他们那边下午就理清了,咱们这边也能松下来,我排几个班,让大家休息,你放心。”
     
      林大娘点头,“那姑爷呢?”
     
      “大房那边去了。”小丫把大夫人砸了杯子,小公子刀藏世不小心跌倒跌在了碎片上,把腿伤了,随后二公子回去,大爷又把二公子头给砸破了的事都说了。
     
      “中午来了人,我还以为是来传膳的,这早膳没吃,午膳也要传一个吧?结果我都还没叫你,就听人只叫了姑爷过去了。”小丫当时气的眼前都是黑的。
     
      这才头一天。
     
      “姑爷让你接着睡,我还能不让你睡不成。”小丫甚至有点赌气地说,没规矩就没规矩,他们家都没规矩了,还让她们娘子守规矩不成。
     
      “自己房里吃舒服。”林大娘已经漱好口了,正接过小雅递过来的熬得浓浓软软的粥,粥还拿冷水凉过,这在北方干热的下午一喝,别提有多舒服了。
     
      她喝着还舒服地眯了下眼,一碗粥下肚,又吃过一小碗肉羹,力气也是有了,“你们吃好了?”
     
      “吃了。”
     
      “别省着吃,挑好的吃,缺什么,叫外面送进来,吃饱了喝足了,有力气才能替你们娘子打好仗。”他们不缺刀府那口吃的。
     
      “唉,还好我跟过来了。”没因为成亲要带孩子奔波就没过来。
     
      “那是,你得跟着我……”她从小就带着小丫她们,小丫是大丫鬟,管了她基本所有的琐事,没小丫带头帮着,她还真是干什么都不趁手。
     
      “姑爷什么时候去的?”接过大素手中的水,林大娘清了清口,喝了口水后还觉得这水不错,看着茶杯道:“这水还挺甜的,这北方的水也没说的那么差嘛。”
     
      “这个,好像是滤过的,姑爷那边的人说是深井的水,打上来滤了两天,让我们放心用……”
     
      “嗯。”林大娘点头,骨头叔叔这几年其实也没陪他白打仗,至少帮她说了不少事,很多事他心里有数,都不用她开口提,他们少了很多磨和的时间。
     
      “姑爷……”她提醒。
     
      “姑爷是正午去的,一个时辰多去了。”
     
      “这家人也是热闹,”林大娘淡道,“也不知道就着我进门这一事,会闹出什么妖来。”
     
      “你给的那些,都传遍府里了,有小娘子已经着家里的人送了小帕子枕头巾过来。”
     
      “诶?好懂事。”林大娘笑了。
     
      她最喜欢懂事的小娘子了。
     
      “我看这家人根子还是不差的,小郎君小娘子还都是有大家风范的……”小丫让大素小雅她们去门边,让大小两只鹅接着去忙她们先前忙的,把姑爷这间用来成亲的屋子收拾得像样点,她则留下来跟大娘子说着话,“就是有些人不太像样,我实在看不懂了。”
     
      她真是忍不住了,以下犯上都忍不住要说两句。
     
      “哪是不太像,是不像啊。”是根本不像啊。这样当家做事的,林大娘还是打头一次见,他们怅州最不像样的人家,家主都没这么浑,连小孩儿都不放过的。
     
      瞧瞧这家人的小辈,好歹出是名门出生,个个根骨看着不凡,都是未来为家争光的小将,他们为着点吃的,都能这么喜欢一个人,那是这家人多没给他们好东西啊?
     
      二夫人三夫人看着表相还不错,但身上的衣裳首饰都是旧的。
     
      林大娘听过刀大夫人贴补娘家,跟二房三房非常不合的事,但不知道她能把夫家府里贴补,为难得府不像府,人不像人的。
     
      “这老太爷是怎么忍的下的?”林大娘也不怕这话让她那小郎君在外面的人听去了,她是真想知道,老太爷是怎么想的。
     
      他看重大儿子就算了,可他是怎么忍得下刀大夫人苛刻家里这些小儿郎的?这可都是刀府的未来啊。
     
      “他们不是斗的狠?”
     
      “再斗的狠,还能断了家里人的体面不成?”这家还要不要了?
     
      “那我不知道了……”小丫摇头,“你得去问姑爷,把事问明白了,我怕你不弄明白,在中间吃亏。”
     
      说到这,小丫揉了下头疼的脑袋,“可不能让小主子知道这一团乱了,他得急成什么样。”
     
      “哪能让他知道,”林大娘不在意,“反正刀家也觉得这是丑事,一直都没传出去,也传不到他耳里,等他把族里的学子都打点好了,见见那些该见的人,长了眼见,我就轰他回去。”
     
      反正不能让他久呆。
     
      说到这个,小丫凑过头,跟娘子咬耳朵,“你说,皇上会不会见我们小主子啊?”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林大娘还真没想这个,想及,也觉得这可是个大事啊,他们家这几年先是派守义叔进京行贿,后来派的是林计哥,他们家小胖子这可是打头一次来啊,要见皇上这也是初哥,头一次见啊,“你说,这见好还是不见好?”
     
      “奴婢哪知道。”这可不是她能想明白的事。
     
      让她出出主意说说话她就奴婢了,林大娘白了小丫一眼,想想道:“算了,我就不操心了,让小胖子看着办吧,他现在可不是小孩儿了,心里成算比我还大呢,再说皇上这种圣人,可不是我们想见就能见的。”
     
      不过,弟弟要是想见,还是有办法见得着的。
     
      想想她都骄傲。
     
      想想也踏实。
     
      弟弟能干,让她底气十足。
     
      ——
     
      大房那边鸡飞狗跳,实在看不过眼她暂时也没什么办法,但林大娘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跟刀大夫人扛上了。
     
      说实话,她给府里小娘子打发的一朵珠花,都比她给刀大爷刀大夫人的那双鞋底强,想想刀大夫人不发狂,不敲打为难她都难。
     
      但饶是她做好准备了,看到一身污脏,脸上还有巴掌印的小将军回来,她也是哑口无言。
     
      这是个朝廷一品的命官,为国护疆土的将军,说打就打?
     
      还打在脸上?
     
      但林大娘只怔了那么一会,她看着看她一看到他,就停下脚步默默看着她的小将军,笑着迎了上去,跟他笑着说,“衣裳弄脏了?没事,我给你做了好多新的,一天换十身都能不重样。”
     
      “洗洗就干净了,”她牵着他往里走,笑着说,“就是你的军士得给我的洗浆丫鬟多打几桶水。”
     
      “我自己洗。”刀藏锋开了口。
     
      见她回头看他,他又道:“在军中都是自己洗的。”
     
      “那你不是有我了么。”林大娘不以为然。
     
      “我自己洗。”
     
      “行。”
     
      都说两遍了,林大娘才不跟他争这个,她这个人最不善跟人争执了,最尊重人了。
     
      林大娘没事人一样,拉着他进屋,吩咐丫鬟去煮点东西端来给他吃。
     
      他一走两个时辰,他们的院子没大变,屋子倒是大变了。
     
      屋里挂上了青纱帐做隔帘,摆了几个小檀几,放了几个花瓶,上面插了几把拿林夫人花园里采的花做的干花,就这几样东西,让本来冷硬生涩的大屋也变得清雅明快了起来。
     
      刀藏锋站自己屋中看了半会,才掉过头来看着一直在微笑着静静看着他的小娘子,他说:“我想娶你很多年了。”
     
      他很抱歉,等到她快要到官配的年龄才来娶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