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41章

第41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这才刚把衣裳从新箱里拿出来呢,就有人穿着旧裳到门口了,头发上还挂着水。
     
      她凑近去一闻,嗯,香的。
     
      遂挥手,好了,你们这些电灯泡都出去吧,别碍着你们娘子的好事了。
     
      大素小雅忙带着整理东西的丫鬟们出去了,林大娘拉着小将军站到一边,跟鱼贯而出的丫鬟们说:“娘子跟姑爷要呆一会呢,你们在外头替我好好把风啊。”
     
      这话说的,别说鳕女这些性情豪爽的渔家女出身的丫鬟想笑了,就是大素小雅,也是哭笑不得。
     
      林大娘才不管,等丫鬟出去了,就指挥小将军:“关门。”
     
      不能什么事都她干了。
     
      小将军关门的时候,她转过身去拉吸水的布巾,要说张记就是会做生意,根本不给她这穿越人挣钱的活路,连吸水的布巾都能弄的出来,还什么花色都有,只要出得起钱,太让她恨得牙痒痒了。
     
      刀藏锋坐了下来。
     
      他很满意自己刚才用了她送给乌骨的那些洗头发沐浴的东西,这个她也给了他一点点,他早用完了,乌骨不那么爱用,他又揍了乌骨一顿,揍趴下了,把他的拿了过来。
     
      “知道用就好。”林大娘拉着他坐下,给他擦发,表达了一下他还用她送的这些沐浴用品的由衷肯定。
     
      爱干净就好啊,谁不希望自己身边睡一个香喷喷的男人啊。
     
      尤其他是武夫,动不动就一身汗,身上脏的也特别快,不培养一下,她日子还过不过了。
     
      她嫁进来,可没想凑合着过,人生质量那是万万不能降低,要不活着多没意思。
     
      “后院有旧衣裳啊?”手底下的人乖乖的,拉他坐下就不动了,林大娘就觉得打从见到刀府的小孩儿开始,她的呼吸就痛快了。
     
      难怪总说小孩子是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那可不是。
     
      “有。”刀藏锋说完,顿了顿,“那后面是书房,重地。”
     
      说完,顿了一下,又道:“后院有人把守,前院也有,是暗哨,一共是十二个人,等到晚上,我让他们一一来见你。”
     
      “呀,好。”林大娘擦过一道,又拿了新的一块,一块不够,他头发不是太长,但也不短了,“还好你跟我说了,我等会也给他们备点见面礼,打头一次见,礼不能少了,以后有什么事你记得提前跟我说啊,我好心里有数呢。”
     
      这个也得教会了,不能像个闷葫芦,夫妻嘛,有商有量的才好,有事也先通个气,才好一起撸袖子干架吧。
     
      说起这个,刀藏锋道,“我攒了钱。”
     
      林大娘的手停了,这次真真惊讶上了,她还以有有刀大夫人压她头上,她还要当好长一段时间赔钱货呢。
     
      “我让皇上私下给了我一点,嗯……”刀藏锋皱眉,觉得自己这话说的有点不诚实了,“是让他把给我的打赏分了我一小半。”
     
      “分了?”
     
      “分了。”
     
      这样也行?
     
      这皇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呐!
     
      林大娘再次被这皇帝叹服了!
     
      “那钱呢?”
     
      “折了银票,”她爱钱,所以都换成了银两,“有十万两。”
     
      “那可不少,你好能干!”一小半就有十万两了,那可不少!皇帝好大方!难怪那么缺粮!养这么费钱的臣子可不容易!
     
      但她现在作为臣子家属,可喜欢这样的皇帝了,林大娘因此声音都神采飞扬起来了,给他擦头发的手都快了,刀藏锋不用回头,都知道她的眼睛是亮的。
     
      刀藏锋光听着,嘴角就往上扬,“一般般了。”
     
      “噗。”这明显是学她说话,林大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轻拍了下他的头,“不要乱学,要学好。”
     
      小郎君比信上要好玩多了。
     
      人木讷了点,但她也没指着没一个正常童年的人有多活泼可爱,懂得跟女性相处。
     
      再则,他一直都处在男人堆里。
     
      不过,这点在他们之间根本不成问题,应该说是于林大娘根本不成问题,她最会跟人交朋友了,实在不行,当好朋友处吧。
     
      人与人的感情,处着处着就出来了。
     
      刀藏锋嘴角一直是往上翘的,“放在书房里,等晚上带你过去,给你,书房你以后也可以过去,不过不能带丫鬟。”
     
      “是重地来着的?”
     
      刀藏锋点头,“有军事机密,不过我跟皇上通报过了,皇上说你可以。”
     
      “皇上这个都管?”林大娘这次不是叹服了,而是哭笑不得,臣子的家事也管?
     
      这是不止要当国家的保姆,还要当臣子的保姆了?
     
      “管,以后出事,杀头的时候好点数。”
     
      见他淡淡地说完,林大娘再次哭笑不得,低下头去问他,“那你就没想过,我就不想杀头啊?”
     
      就没想过她不想被杀头啊?
     
      刀藏锋摇摇头,淡道:“你是我的夫人。”
     
      生死荣辱与共。
     
      林大娘摇摇头,总算有点当一品将军夫人的感觉了——杀头的时候绝逃不了。
     
      难怪壬朝婚姻市场上,武官从没有文官抢手。
     
      别说成年老见不人,担心他一不小心就死翘翘了,但嘿,别说他会死,自己都有这掉脑袋的风险。
     
      换个明白一点想好好长命百岁的,谁愿意啊。
     
      身后的人没回答,刀藏锋回过了头。
     
      给他擦着头发没停的林大娘差点都扯着了他。
     
      见他回头,那眼睛此时清亮得比他那些弟弟们有过之而为不及,她也是服了,道:“行行行,杀头的时候一起走。”
     
      她也没说不共同承担家庭风险啊。
     
      “老实点……”把他的头别过去,林大娘给他抢着头发,开始主动套话了,“弟弟们很喜爱你啊?”
     
      看不出来,她都没判断出。
     
      刀家万般不好,有一点就现在身为刀家人的她来说是好的,就是内部人的一些消息,外人根本打听不出来。外面的人能知道的,都是这几个爷掐架斗殴故意泄出去的。
     
      像刀家的这些小弟弟们,因为在外走动不多,她就不太清楚他们的性情和他的关系,乌骨叔就这点也没跟她说过,所以没见到他们怎么对他们这位大堂兄之前,对于这些人她也是眼前两眼抹黑。
     
      说来要不是刀家这点嘴巴太紧了,要不当年她爹不会因为消息不对称这么瞎,她也不会因为有乌骨叔在他身边,才对刀家有了一个真正的认识。
     
      这一点也是绝了,看刀家这几位爷恨不能把刀府拆了,尤其她手里这位的亲爹,那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居然都憋的住不在外面说个支言片语的,她也是真心奇怪。
     
      “喜爱?”刀藏锋没想过这,愣了愣,过后才道:“他们不讨厌我。”
     
      “何止不讨厌,他们尊重你。”
     
      “嗯,”刀藏锋听着轻应了一声,“我教养他们,他们都是刀家儿郎,到了我旗下,更是我的军士,我会护着他们。”
     
      当然功劳也要分给他们,所以婶娘们也不像以前那样恨他了。
     
      “这个好,你是大哥,又是小将军,是要辛苦点……”说到这,林大娘也轻叹了口气,低头看他,轻声道,“这么当年的大哥小将军都当过来了,咱们就再当当吧,横竖我现在还能陪着你当呢。”
     
      刀藏锋当下就点头,“我知道的,你在信中也跟我说过。”
     
      那是知道他爹是那么个人之后,为免他歪了,林大娘才在信中说的,让他没事多爱护下将士属下,要多做点事,不要老把下面人的路给断了,一定不要忽略别人该得的功劳,可别弄得跟他爹一样,在军中就没几个人喜欢他的。
     
      虽然说他爹是没本事自找的,但一个男人龌龊成那样,不是靠弟弟,就是靠儿子混军功,她也是生怕他受影响。
     
      “你倒是都记的。”见他点头,林大娘失笑。
     
      “记的。”没事就看看,这些军师和师爷们其实在他小时候都有教,他心里有数,只是再看她用她的话说一遍,也挺好,他还能就此把大小事再想一遍。
     
      可真是没长歪。
     
      林大娘都有点想感叹了,就那样的父母,儿子那么正,这应该是捡回来的吧?要不能生出这样好的儿子来。
     
      刀家人就是有点不好,长得都有那么一点像,让他是捡的不是刀家人都难。
     
      就她今天眼见过的,这家人男性的面容五官相当的深刻,很有立体感的英俊,俊得相当的打眼,林大娘都觉得壬朝皇室能宠他们刀家三百年,可能是看这家人的脸才没弄死他们。
     
      她爹何尝不是败在这点上,被脸蒙了,着急给她买个英俊小郎君,连芯是什么样的都顾不上了。
     
      “谢谢你记的。”林大娘低头笑着碰了碰他的头发。
     
      这次刀藏锋回过头看着她的脸就不动了。
     
      林大娘被他看得心里发怂,大白天的,她可不想来一次,她现在能好好地撑着站在这,不过是因为这是她新婚的第一天,她不能倒了。
     
      而这可不是说她身体一点事都没有。
     
      她毫不犹豫,粗鲁地把他的头扳了过去,凶狠问他,“那根骨头呢?”
     
      那吃里扒外的家伙呢?
     
      说好要保护她一辈子,结果一去不回的老男人呢?
     
      “说是跑了。”刀藏锋说完乌骨嘱咐他的话。
     
      “但没跑是吧,后院梁上窝着是吧?小风吹着睡着是吧?”林大娘是谁啊,她可是一杀去查帐,他们家帐房没做亏心事,在她明察秋毫,似笑非笑的眼神下都以为自己偷了林家三百两的人。
     
      刀藏锋这次没声了。
     
      他不想出卖兄弟。
     
      林大娘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
     
      但她现在没空去收拾后面那个,这个改天。
     
      “叔叔们对你还算不错,比我认为的要好点。”见他不说话,林大娘也不逼他当叛徒,干脆挑了她想知道的事情继续说。
     
      “他们是将士,我也是将士,他的儿郎们也是将士。”说到这,刀藏锋闭上了眼,觉得她的手柔,拉着她的两手盖在了他的眼睛上,他淡淡道,“这个家,是刀府家主的,也是刀家将士儿郎们的,这点,是刀家的家规,叔叔们从小就背,我很小的时候也天天背,早早就背会了。”
     
      这些家训就如刻在他们刀家人的血骨当中一样,一旦落下,再难忘记。
     
      还好有家规这个东西,还好刀老太爷还是要点脸的,表面上还是堂而皇之,林大娘都不禁庆幸这时代只要有点地位的人,再不要脸表面上还是要装一装的。
     
      “我知道这个家是怎么乱的……”刀藏锋感受着她手心的微凉和温柔,淡淡道:“你做你想要做的,我也会。”
     
      这个家如果不要承到他手里,皇上对刀家的忍耐,也就止于他父亲了。
     
      这点他祖父万万没有料到,当年他决断送他入战场救父,不仅仅救了父亲,也救了岌岌可危,只差皇帝轻轻一手一推就送命的刀府全部人的命。
     
      没有一个皇帝,允许自己的朝廷里,有一个当逃兵的元帅。
     
      他只能多拼几年,多死几次,才能拉回这一府的人的性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