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40章

第40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毛毛,你好。”林大娘可是养过小少年的人,对小少年可有手段了,小胖弟就是她一手棒棍,一手糖养大的,说着她就微微笑着把一堆盒子往人家怀里塞。
     
      “谢谢大嫂。”有着清亮眼睛的毛毛一把就把盒子抱了,他没客气,但也没失礼,抱着盒子就一揖到底,盒子都差点掉了,他还捞了几把。
     
      然后他站了起来,朝林大娘咬着嘴唇笑了一下,脸稍微有点红,“大嫂……”
     
      咦,有事?
     
      林大娘微笑着朝他看去,格外地温和可亲。
     
      她可是怅州出了名的最爱倾听小娘子小公子心事的知心好姐姐啊,最会认真听人说话了。
     
      “大嫂,盒子里有你们家的肉脯吗?”刀藏茂是个胆大的,要不也不会从一堆兄弟当中首当其冲钻了出来。
     
      就是他问出来后,本来有点想笑的一堆刀家兄弟当场哄堂大笑了起来。
     
      这馋鬼,就知道他打大嫂家的肉脯的主意。
     
      刀藏茂瞪了他们一眼,回过头朝有点发傻的大嫂接道:“就是你们家那好香,好嚼的那种肉脯,大堂哥说那是你们林府的家传手艺。”
     
      就是他在他大堂哥那吃过的那种。
     
      他这么一说,林大娘恍然大悟,明白了,“这个没放在盒子里,真是抱歉啊,不过我带了来呢,等会我就叫身边的丫鬟姐姐给你送过去啊。”
     
      “好的。”刀藏茂一听,那嘴都笑咧了,抱着一怀的盒子又朝林大娘弯腰,朝她身后的管事娘子姐姐还和丫鬟姐姐们弯腰,“多谢大嫂,多谢丫鬟姐姐们。”
     
      小丫她们在林府作为大娘子的贴身丫鬟颇受尊重,就是小主子,也会叫她们声姐姐,没想,这初次见面的刀府的小郎君也能如此礼遇她们,这超乎她们对刀家的观感了,当下小丫对刀府的这位小郎君也是颇有了几分好感。
     
      她是大丫鬟,掌握着林大娘绝大部份箱子的钥匙,小事上也是无需向大娘子禀告,自行作主的,这厢听了就笑道:“等会就给小郎君送去大大一包。”
     
      “大大的一包,好多块吧?”刀藏茂一听,都咽口水了。
     
      不止他一个,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后,林大娘在这刻听到了此起彼伏咽口水的咕噜声。
     
      她眨眨眼……
     
      看向了身边的小将军。
     
      小将军这时候正皱着眉呢,手都弯了弯,手痒想揍人,看到她看向他,他眉头没松,瞪了那些作乱要扑上来的弟弟们一眼,朝她说:“少给点。”
     
      “大嫂,我叫刀藏昂,昂昂昂的昂……”
     
      “大嫂,刀藏宝,大宝小宝二宝三宝的宝……”
     
      “宝货让开,大嫂,我是刀藏秀,我是秀秀,兄弟们里面我最小了。”要给就给他多多的,他最小。
     
      看着最小的小孩儿拉着她的裙子,小小的一张嫩脸清秀无比,林大娘低头一看,整颗心都软了。
     
      她一把就把他抱了起来,问他,“秀秀啊?”
     
      “是秀秀。”刀藏秀一被抱起,小脸亮了,还道:“大嫂你真好看。”
     
      林大娘脸都要笑抽了,“一般般了,秀秀你也是大堂哥的小军士啊?”
     
      “那是,不假!一年小军士。”刀藏秀还真是,他是刀府的旁系,他娘走后,去年就被他爹带去军中,爷俩一块打仗了。
     
      在军中,他没少在大堂哥帐中吃肉脯,就是大堂哥小气,每次只削给他一小点点,他一点点还要分给他爹一点点,老不够吃了。
     
      见小孩儿挺起胸脯跟她报告,林大娘都好笑,“几岁了?”
     
      这有五岁没有?还一年小军士。
     
      “六岁了!”
     
      六岁了,身板是小了点,应该多吃点,林大娘这厢也抱不动孩子了,把她交给后面手里空了的大鹅,跟小军士说:“跟紧这个大鹅姐姐,等会让她给你拿大大的一包回去,扛着回去的那种。”
     
      小军士笑得眼睛都眯了,“谢谢大嫂,大嫂仙女娘子。”
     
      一包肉就换回了一句仙女,林仙女差点大笑,还是稍微顾忌着点形象这才把笑憋住了,朝一堆眼睛亮亮看着她的小儿郎道:“一个个来,大嫂先给你们见面礼,等会拿过去后呢,就去找后面的丫鬟姐姐报名字,说住在哪,等会她们就会肉脯装好,给你们送过去啊。”
     
      她还真带了不少,好几个箱子,她心里也是给小将军备了点,多的那些其实是备给她骨头叔吃的,但想想,骨头叔叔这个大骗子,吃里扒外的家伙,她可以先把他的罚没了充公。
     
      现在这一个个小郎君,小鲜肉最重要了,老骨头可以踢到一边。
     
      这下林大娘本来以为拿来又要拿回去一大半的见面礼都有了用场,她站在那高高兴兴分礼物,刀家的小辈们来的都是大小郎君,小娘子可没来,林大娘可是准备了很多给小娘子们的礼物的,各种江南精巧细致的小首饰,小玩意等,所以一个个问家里有什么姐姐妹妹的,说好人了,帮她们带回去。
     
      堂内有长辈,小孩们可不管,三房的刀三爷和刀三夫人家的孩子,那是从小被他们娘教的那是有什么东西就抢,要不就没他们的份,现下大嫂分给他们,大堂哥在旁边还朝他们点了头,得了应允,这下哪有什么手下留情的事,开口比谁开的都快;而刀二爷家的也如出一辙毫不逊色,刀二夫人还在呢,刀大夫人当场脸色一变,她的眼睛就跟毒蛇一样朝刀大夫人飞去,大有刀大夫人一开口拦着,她就扑上去撕了她那嘴巴之势。
     
      在场这么多小辈,刀大夫人还真不敢,忍了。
     
      末了,林大娘带来的各种大小礼盒都分走了,说实话,她还挺满足的。十八岁秋天她等人来娶她,就备了很多东西了,那次给小孩子备的小东西,后来好多当作小礼物,奖给佃户家的小儿女们了。
     
      这次备的都给出去了,上次准备齐全却没完成的小失落就真的干干净净全没了。
     
      在一堆谢谢大嫂的声音当中,林大娘朝一直没说话,看着她发东西的小将军看去,此时见他也是低着头,面孔线条柔和地看着弟弟们,她不禁微微一笑。
     
      这刀府确实太成问题了,好在,她身边的这个没有失心疯。
     
      这个府里,有一个能知道爱护弟妹的嫡长子就行,把他护住了,下一代终究会取代老一代。
     
      长江后浪催前浪,前浪再怎么凶恶,也会有死在沙滩上的一天。
     
      ——
     
      这刀府的一天,因为小主子们的高兴雀跃,是真的热闹无比。他们比过年的时候还高兴,平时不太见声响的府中都能听到惊叹高兴声。
     
      林大娘在回去的路上,听到不少得了礼物在奔跑回家,后面仆人追着说小心点的追逐声在身边徘徊。
     
      那些小心翼翼的仆人们看他们夫妻俩都没之前那般奇怪了。
     
      看着她还怪高兴的。
     
      她不得再次承认,她就是爱钱,因为钱能让人高兴,不让人为难。
     
      他们回去的路上走的快了点,因为一堆要去他们院里拿肉脯的。
     
      一路上,林大娘的手湿了,这次她没挣脱那只握着她的热手,也不敢回头看,因为身边这个人已经成了汗人了,这身上的味啊……
     
      闻着那汗味,还没一柱香呢,她又想当寡妇了。
     
      一回去,院里没人,林大娘赶紧脱了手,拿眼瞥小将军,“臭死了,赶紧洗洗去,我去给你拿衣裳。”
     
      真的,这种恩爱以后别秀了,他受的了,她受不了。
     
      刀藏锋见她一脸嫌弃,闻闻自己,转头就走,但走了两步,他又回过头,“有水时,我早晚沐浴,共两道,练武后也会洗。”
     
      他知道她爱干净,早从乌骨那听说了,后来他只要有水每日都洗。
     
      今日是衣裳太厚,他血热,平日单衣,稍稍练一会武就也是一身汗了,他昨晚就是去洗了才躺回来的。
     
      早上练完剑,她更衣那时,他又去洗了一道。
     
      已经两道了。
     
      “去去去,管你几道,现在臭成这样,洗干净了再回来……”林大娘说完,顿了一下,回头斜眼看人,“在哪洗啊?”
     
      可别去瘦马的屋里洗才好。
     
      “后院,有井。”
     
      “那就好,洗好了赶紧回来,我在家里等你。”林大娘这要进去给他拿衣裳,没空,又嫌恶地看了一身汗味的他一眼,“你说你怎么就那么脏。”
     
      说着她摇着头,也不等丫鬟们自行进去了,她就知道武夫没那么好处。
     
      小丫带着大小两鹅和一些丫鬟去放嫁妆的别院给小郎君们分肉去了,大素小雅带着几个丫鬟跟着娘子过来了,等姑爷拿过院里的大桶往后院走,几个丫鬟也是不敢出声,等到他走了,其中一个叫鳕女的丫鬟不由小声感叹道:“大娘子就是太好干净了。”
     
      姑爷也是可怜,其实她们闻着不臭啊。
     
      姑爷就是前胸后背都被汗湿透了,被烈日一照,一路上走快了稍稍有点汗味而已,这比他们林府的护院平时身上的味好太多了。
     
      不过说来也怪,护院们比姑爷臭多了,大娘子从来没有嫌弃过他们啊……
     
      还没嫁的丫鬟们根本弄不懂,还不知道她们大娘子这是变着法治人家,新婚第一天,就已经开始立家法以正妻纲呢,一个个都还挺茫然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