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38章

第38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当林大娘垂着眼的眼角余光,瞥到一只半搭在不相宜的腿上轻拍,状似安抚的手,她这时候要是还不明白她那装病的小郎君为何一早就一副雄纠纠,气昂昂,好得不能再好,还能再战五百年的战斗机模样,那她也是傻了。
     
      他要是再装病,表现得温吞点,他的小娘子就要被生吞活剥喽。
     
      他能不急,能不秀拳头手吗?
     
      让一个出生入死为家族,为小家站起来立功,十岁就入了死人堆的男人为讨个媳妇急成这样,这才刚刚一早,刀家就让林大娘大开眼界了。
     
      “儿子携新妇,见过父亲,母亲。”不容她多想,有人已经站定,说话了。
     
      “媳妇林氏,见过父亲,母亲。”这时候林大娘无比感谢这壬朝不太行跪礼的礼规了,要不,她这双只在父亲去逝时为他跪过的双腿,真没那么容易为这两个人跪下去。
     
      林大娘是江南出生,江南人,但她也知道,就是在北方,这父亲母亲的叫法,也是过于尊敬,毫无亲近了。
     
      她都不用谁再跟她说什么了。
     
      真的,就光冲着一个一身战功,撑起家门的男人必须装病,才能娶原定的未婚妻、必须像架战斗战,才能护她这两点,她能记刀府一辈子。
     
      “是怀玉吧?”一个轻言细语,还带了点笑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说,就把林大娘的闺名带出来了。
     
      江南越是大户人家得宠的闺名,越不爱提闺女的名字。认为少提一次或者绝口不提,阎王爷就不会找上她们,她们定会活得长长久久,长命百岁。
     
      哪怕林老爹为叫爱女,叫的最多的也是儿,把女儿当儿,当成是他对她的喜爱。
     
      他就在给女儿起名字的时候,正经叫过她几次名字,往后就根本不再提了,跟人说起,也是我家大娘如何如何。
     
      林大娘此生提起自己的名字,也只在非常重要的场合才跟人自提过,这生她都没跟人说起超过三次。
     
      江南小娘子都以这个显示父母对自己的珍爱,有一富家爱女儿的,林大娘跟她交往十几年,都不知道她闺名,那调皮的小娘子在聚会上被人提起这个,都会因为其父母对她的珍爱羞涩不已,而众人羡慕,哪怕再跟她作对的小娘子这时候也是一脸憋屈,无话可说。
     
      林大娘不在乎这个,也不信,但她死去的亲爹在乎,她还活着的娘亲在乎。
     
      江南也有江南自己的规矩,习俗。
     
      但燕地再是北方,也是京城,江南人在朝廷当官的绝不在少数,江南人在京为商走动的也不在少数,刀大夫人一张口就提起她的闺名,也是有意思极了。
     
      不知道是不知情,还是别的。
     
      林大娘确实不能拿她怎么办,习俗是习俗,还能拿这个说长辈不成。因此,哪怕心里已经翻江倒海,听到她眉眼都没动,只是又朝说话的方向深福了一记,也没回话。
     
      她怕这时候心里存着气的自己一张口,坏了场子。
     
      “这是……”小媳妇不说话,刀大夫人淡淡笑着,朝儿子笑望过去,目光温柔。
     
      刀藏锋也就迎上了她的眼。
     
      他母亲在他三岁那年问他,为何她要在刀家受尽那么多苦,当时他答,我会为母亲而战。
     
      他的很多年都是为她而战,为她勤练武功,为她,为弟弟,为她在乎的他们的小家毫不犹豫地上了战场,千死百死,从未后悔。
     
      他现在也未曾后悔。
     
      只是,他也不能辜负一个会给他糖吃的小娘子。
     
      他无数次受伤躺在床上生死徘徊,是吃着她给他的糖熬过来的。
     
      那都是些他从没在母亲手里吃过的糖,他吃了她给的,尝了那个味,活了下来,那他要记好。
     
      他们不记,也可以不记,但他记。
     
      他也得记,因为他不知道他要再去哪,才能再找到一个会在信中跟他说小郎君总归占了个小字,也要吃糖甜甜嘴才行的小娘子。
     
      他怕差过这一个,此生就再也找不到另一个了。
     
      长子的正眼相迎,也差点让刀大夫人冷下脸。
     
      她心中现在怒火翻滚,俗话果然说的不假,娶了媳妇忘了娘。
     
      她这儿子,看来是为了媳妇,把娘彻底忘干净了。
     
      他要是不那么没良心,她能这般为难他?
     
      看着儿子平静得绝没有她存在的眼,刀李氏也是笑了,这可是你自找的……
     
      不等儿子说话,她朝林大娘看去,转头的时候话就已经起了,“是喉咙不舒服吗?”
     
      所以才哑巴了?
     
      “是,儿子弄疼她了。”
     
      不等林大娘作出反应,刀藏锋淡淡接了话。
     
      “哦?”刀李氏怒极反笑,看向了就是在这个时候,也要跟她作对到底的长子。
     
      “儿子弄疼她了。”刀藏锋淡淡地看着她,说道。
     
      他连装神弄鬼都做出来了,他母亲应该知道,他是娶定她了,也是护定了。
     
      “那你就是手脚重了。”刀李氏也淡淡。
     
      “是。”
     
      “这病突然就好了?”
     
      “好了。”
     
      “好的这么快?”
     
      “冲喜冲好了。”
     
      “呵。”刀李氏当下被气得笑了起来,再看向儿子,眼睛跟沾了毒似的,“那你要是没娶着她,是不是得病一辈子,都不能起啊?”
     
      “是。”她无所谓让一堂的人看笑话,刀藏锋也无所谓。
     
      他不可能退的。
     
      他退了,让她在这个家里如何自处?
     
      他至少也得让人知道,要欺负她,得踩过他。
     
      “没娶着她,你是不是得……”是不是得杀了我呀?刀李氏抓着手帕的手都白了。
     
      “行了。”看她额上的青筋都爆起来了,刀老太爷飞快打断了她的话,又打圆场呵呵地笑了两声,“说几句就行了,让孙媳妇敬茶吧。”
     
      这时,林大娘也抬起了头,嘴角带着淡笑,但目光冷极地看着刀李氏。
     
      果然闻名不如亲见。
     
      这个看起来带着几分柔美的刀大夫人,果然颇有几分本事。
     
      还好只有几分本事,要是再有几分本事,那就不得了了,能活活把她儿子逼死在这里。
     
      她现在都觉得,这儿子怕是他们捡回来的,所以可着劲糟蹋,一点也不心疼。
     
      但他们不心疼,她心疼。
     
      但就在林大娘冷冷地看着刀大夫人,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她身边的男人突然侧过了头来,对她淡道:“下次不弄疼你了,回家去了,我给你认错。”
     
      就一句话,林大娘当场就喉咙一哽,眼眶一热。
     
      “听祖父的话,给父亲母亲上茶吧。”看着她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目光闪烁似有泪的小脸,刀藏锋再次绷得紧紧的脸又松了点,朝她又轻点了下头。
     
      不要怕,有他,他会好好护着她的。
     
      “爹,这……”突然,刀安邦开了口。
     
      “行了,”这次,刀老太爷也有点不耐烦了,这才几天?一天不到,他这个长子也是急得不成样子了。他为这个长子殚精竭虑这么多年,这长子还是没长进,他都快要累了,“让孙儿带着媳妇敬茶吧,没看到你二弟三弟他们都等半天了。”
     
      都已经让他们看了半天的笑话,你还想如何?
     
      刀老太爷一出口,一直冷着脸在下面坐着的刀二爷,刀三爷同时同刻冷笑了起来。
     
      等半天了?
     
      不是,他们都等了半辈子了。
     
      并且,这等的一天绝没有尽头,除非坐在上面的那个,死了。
     
      都这时候了,那人糊涂到如此地步,他还不忘保护那个嫡长子。刀安川,刀安河心中是又怒极,又是苦极——同样是儿子,同样是一母之子,为何那上面的那个只占了个长字,就把这府里所有的一切都占了。
     
      他们岂止像是多余的,在他眼里,他们两个怕是只配给他那个长子提一辈子的鞋吧。
     
      刀二爷,刀三爷冷笑,他们的娘子夫人也是一个冷笑了起来,另一个没笑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刀老太爷,那眼神,就像是她就是生吃了刀老太爷的肉,也解不了她心头之恨一般。
     
      坐在上面的刀老太爷见这认亲礼都快不像话了,也知道再一同坐下去,又要闹起来了。他那个二媳妇和三媳妇也是不好惹的,她们已经没有一个大户人家夫人的样了,毫不在乎被休回去,等会不知哪惹怒了她们,这两个疯媳妇当堂跟大媳妇打起来也是可能的。
     
      这毕竟是个认亲礼,再不认同这个长媳妇也是一个认亲礼,不能那么不像话。
     
      “快点吧,我也乏了。”见长子一脸怒气冲冲的样子,刀老太爷这次是真不耐烦了,警告他出声。
     
      看着父亲突然带怒的脸,刀安邦一下子就被泼了盆冷水似的,一下就平静了下来,他歉意地朝刀老太爷看了一眼,朝长子和他的媳妇温声道:“话都说了这么多了,你们也累了,上茶吧,也早点回去休息。”
     
      已经抬起了头的林大娘看着刀大爷那突然换了张脸的神色,也是服了。
     
      这人不是有问题,这一家人也不是有问题,而是有病。
     
      看来,她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嫁亏了的问题了,而是她把自己嫁进一个疯人院了。
     
      这家里,没有几个正常人,这种家里,也出不了正常人。
     
      刀府还能撑到这天,她不得不说,这其中有他们林府狂拉了他们一把功劳,还有那个相对正常的刀小郎拉了这个家一把。
     
      但他再正常又能正常到哪去,一个十岁就上了战场,见识生死,在生死打转中的人,他能正常到哪去?
     
      这事简直不能细想,一想,林大娘眼里心里全是泪。
     
      她爹跟她,那是眼瞎得不能再瞎了,才把她送进了刀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