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37章

第37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牵着她手的人目不斜视,带着她一直往前走。
     
      林大娘也就带着笑跟着他,看到那匹她曾见过的瘦马,如小鹿一般羞怯胆怯皆有的眼睛在看到她人后,眼睛突然瞪大,惊慌地低下了头,她嘴角的笑意加深了。
     
      看来这位,也是认识她的。
     
      怅州是壬朝最富有的地方,怅州瘦马,也是出了名的好。
     
      大雅说异常美貌,一点也没说错。
     
      且这些女子岂止是异常美貌,更是异常风情。
     
      她们从三四岁开始,就被专人从一堆贫穷人家当中精挑细选了出来,一举一动都是为讨好男人打造而有,她们很懂男人,更懂怎么让男人把她们占为己有。
     
      刀家好手笔,一派就是四匹。
     
      她可没带什么值得勾引的男人进来的,能值得勾引的,也就她身边的这一位了。
     
      她刚进门,这才第一天呢,就派了四匹瘦马过来,林大娘都差点要冷笑出声。
     
      这刀大夫人,也真是了不得。
     
      当年她可是派了家里的大夫,千里迢迢带着良药过来救她的命的。
     
      救命之恩她也没指着人家会报,但她进门第一天,这大夫人就派了四匹瘦马来打她的脸,她还真是想见一见这位听说还颇有点本事的大夫人了。
     
      这厢,刀藏锋侧头,看到了他的人脸上一脸的似笑非笑,她嘴角微翘,眼里满是讥讽……
     
      他捏紧了手中的小手,见她抬起头便朝他笑,那笑容里,他能看得见几分真意。
     
      就几分而已,但也够了。
     
      是他委屈她了。
     
      “一切有我。”看着她不见丝毫阴霾的笑脸,他忍不住低声道。
     
      林大娘闻着怔了一怔,随即,她的笑容更大更深了。
     
      这一次,她是真笑了,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笑看着他,轻点了点头。
     
      其实她没怕,这有什么好怕的,谁活一生都要见点妖魔鬼怪,但他这么说,她是真的欣喜。
     
      她欣喜于她这几年对他日异深加的真心以待,没被辜负。
     
      ——
     
      刀家嫡长公子,当今从一品将军骠骑大将军刀藏锋,牵着其新婚娘子步入刀家世代见贵客贵宾、迎正堂夫人见亲礼的正堂的一路上,除了他旗下刀家军军士,别的刀家人、无论主仆都木木呆呆,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长公子已十年不在府中,回来的那两次所呆不久,呆了几日就走了,但就那几日,凡是见过他的仆人皆被他身上气势所骇,见一眼,皆心惊肉跳好几天。
     
      前十年他就是在府中,见大人下人等也是面无表情,冷得下人私下猜测他根本不会笑。再归家来,这位在战场博杀十年的小将军已长大成人,面对这个就是走路都带着杀气的小将军,他们皆战战兢兢,不敢多看。
     
      但这时,见一个垂死之人面无病容,且竟然会缓步带着他的新婚娘子轻移,还拉着她的手,一堆人都看傻了眼。
     
      他们看着这两个人,林大娘也是把他们的行为表情一一纳入了眼中。
     
      路上人颇多,看起来刀府人也不少。
     
      他们走过,沿路朝他们行礼的下人皆惊慌失措,林大娘看了也没觉得奇怪。心想这也是应该的,她要是见到一个病得需要冲喜的人,第二日没事人走大街上,她也会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瞎了。
     
      而且,她这小郎君也是好得太彻底了,那冷冷睥睨天下的气势足得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压根一点事也没有,看起来他一点掩饰也不想再做了。
     
      比起他,她这个被他折磨过的看起来反倒像个病人一点。
     
      仆人们对他们的表现惊慌多于其它的一切,林大娘反而挺满意的——没见她后面领着一堆捧着礼盒的丫鬟呀,就冲这刀府上下主子还要卖孙子儿子死命揩油的穷酸劲,她就没觉得这府里有几个正常人。
     
      当然了,作为头一个买了小郎君,差点还折了的买主,林大娘也不觉得她在这刀府当中会表现得有多正常了。
     
      反正入乡随俗,他们怎么来,她就怎么迎。
     
      这一路走去,瞎了在到处找眼睛的人不少,林大娘也是淡定得很,就是握着她手的人一手手的汗,又潮又热的,还紧握着她不放,她从他手中脱了好几次手都没脱成功,她挺嫌弃的。
     
      这还真是个粗人,不讲卫生,也不懂得尊重别人的意愿,这要是换到她那个时空,身为他的另一半,得写多少咆哮体才能表达出郁闷憋屈的心情。
     
      就在一路路到处瞎了眼在找眼睛的注视当中,林大娘被他牵宠物一样地牵进了刀家大堂——她这时候也还是淡定得很,因为刀家大堂地方是大,但太破旧了,地上铺的,房梁用的,实在都是太旧了。
     
      看的出来,迎新妇也没有让他们家把家里拾掇得好看点。
     
      皇上赏给他们家的那些金银财宝,看起来也是喂狗了。
     
      尽管如此,林大娘也还是带着淡淡浅笑,笑不露齿地半垂着头,跟着还是牵着她手不放的刀小将军进了大堂。
     
      这大堂这时已经坐了不少人,气氛还相当微妙,就像遗体告别会那样地肃穆庄重。
     
      这气氛,要是这时候谁弹一个哀思调出来,林大娘都要以为这是小将军跟她的追悼会。
     
      “孙儿携新妇,见过祖父……”刀藏锋牵着他的人到了祖父面前,方才放开她的手,两手一揖,禀道。
     
      “孙媳林氏见过祖父。”林大娘垂眼,敛了笑,也深福了一道礼。
     
      “来了,这就好……”刀老太爷笑呵呵的,见孙媳妇不抬头,也不抬腰地福在那,他抚了抚长须,顿了一会,见本来也垂着半眼的孙子突然抬眼看向他,他心中微沉了沉,又抚了一下须,方才道:“奉茶罢。”
     
      他也不拖他们。
     
      不过,这孙子的心,也太外向了。
     
      这几年里仗打多了,心也打大了。
     
      他父亲说他几句,他还记上了且不说,看样子对他这祖父也是颇有看法了。
     
      “多谢祖父。”见老太爷不为难了,刀藏锋也垂下了眼,怕她不敢起,侧首朝她淡道:“谢过祖父,起来罢。”
     
      “是。”林大娘这才动腰,朝前方恭敬道,“谢过祖父。”
     
      说罢,这才直起身,垂眼双手端过了一个老婆子递过来的茶,给这她以前只闻过大名,人还是初见的刀老太爷奉上了茶。
     
      她没有抬眼看他,也不想在这时候看,下面,还有刀大爷跟刀大夫人,这两个人才是她今日的重点之重。
     
      老太爷嘛,人老了,这心偏到那个地步还能活到今日,是有点本事。
     
      但据她所知,他那两个被他薄待的儿子,对他的长命也是很不耐烦了。
     
      她用不着对他出手,那不是她的事,也轮不到她。他跟他的两个亲儿子之间,那可是还有好大的一笔帐还没清算呢。
     
      “来,这是给你的见面礼。”她奉过茶,刀老太爷很显慈爱的声音响了起来。
     
      “多谢祖父。”林大娘双接过他手中递来的一个盒子,朝后略低下头,把盒子交给了快步上来的小丫,又拿过她身后带着的大鹅手中的大盒子,双手奉给了刀老太爷,“这是孙媳妇孝敬给您的。”
     
      盒子颇大,看起来很是富贵,上等的黑檀做的,但盒子里放的就两双她所做的鞋底和两双鞋垫。
     
      放这点也合情合理,新媳妇给夫家的一般都是这些。
     
      她现在是入了刀府了,但没打算继续当刀府的私人帐房。
     
      “好,有心了……”刀老太爷让身边的奴仆接过盒子,这厢他才看了她的脸一眼,又看了看这时直接看着他的孙子一眼,差点皱眉。
     
      这孩子,只差在他父亲脸上直接打脸了吧?
     
      在新妇身上这么明显显示对她的偏爱,这是要做给谁看?
     
      但现在他是从一品骠骑大将军,是朝廷官位最大的武官,全朝这从一品还有帅印,能拥私军的将军就他一位,韦家的那位嫡长子,也不过从二品而已。他正深得皇上欢心,他父亲也不过正二品,刀家还要靠他,他父亲往后也还要靠着他点,看来也还是只能忍了他这点小放肆了。
     
      如此,刀老太爷还是朝孙子轻摇了下首,示意他不可太过放肆,又朝长子那边看去,示意他一定要给儿子一点脸面,不可在今日这等场合折了他的面子。
     
      看孙子这紧盯死盯的样子,今日谁要是折了他新妇的脸面,他就会当场不给谁脸,连秋后算账都不会。
     
      要是闹起来,太难看了,也是给二房三房笑话看。
     
      刀家大爷刀安邦见老父朝他示意,他忍不住皱起了眉来。
     
      那新妇没进来之前,他这边就已经收到了她的消息,道她看起来颇受他儿子青睐疼爱,他还当是什么青睐疼爱,一见到人,就是她垂着头,只看得见半个脸,但从她颊耳边露出的痕迹,他一眼就明白了。
     
      如此青睐疼爱,她也露的出来,真是不要脸。
     
      果然是土财主、商贾之家出身,出不了正面,上不了堂。
     
      儿子之前还为她不惜与他刀刃相见,连亲父都不认,还装病拿算命先生非她不娶要不绝命的话,逼他们刀家迎人,他就深觉那林家的大娘子绝不是等闲之辈。
     
      现下一见这小妇果然不是心存良善安份之人,亲子对她步步相护,就差拿刀逼着他的亲祖,亲父对她一个小辈笑了,对她的不喜当真是到了极点。
     
      这还要让他忍?怎么忍?
     
      就在刀安邦收到其父的眼神示意,就要忍不住出口相斥那新妇之时,他旁边突然伸出了一只纤长的玉手,状似随意地半搭在了他的膝上。
     
      他撇过头,看到了自己的夫人朝他轻摇下首,他这才强忍住了气,勉强摆正了脸,朝带着新妇向他们走来的儿子看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