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35章

第3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的挣扎一点用也没有。
     
      野兽拆了她一遍,又拆了第二遍,拆到第三遍,恨自己身体素质太好,想昏也吊着口气,昏不过去的林大娘颤颤危危地第无数回向他再次求饶,“好汉,饶命。”
     
      现在她不介意他装病蒙她骗她了,也不介意他欠她钱了,有还就好,给她留条命就行。
     
      可惜一个人被拆了三遍,说话哪有声音,在人眼里,也不过是觉得她嘴唇动了动而已……
     
      这十年,刀藏锋只见过她的信,听人在耳边说过种种她如何如何,见着了真人,就被烈焰烧着了。
     
      他便把房里的灯火都抬了过来,能清楚看清她的脸上每一个变化。
     
      见她嘴唇动了动,见上面都是他咬出来的血丝,眼神不禁一暗,拿过放在床下的水袋,吸了一口,喂了进去。
     
      接着继续拆。
     
      拆到第四遍,林大娘也就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她如死鱼一般躺在床上,心想这样你都行?
     
      真行,好,随你了,老娘不在乎了。
     
      末了,林大娘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昏睡当中被一只让她只半夜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手上满是厚茧的大手又在她身上移动时,饶是在昏沉当中她都惊呆了——连尸都奸啊?
     
      但迷迷糊糊当中,感觉到那大手只是在为她上药,那药清凉,消炎消肿,上好之后让她疼痛不堪的身体好受了点。
     
      “但这也是老娘给你的啊,”林府的大娘子的神识在呐喊,悲吟,“我对你这么好,你居然这么对我?还有没有良心了啊。”
     
      良心也是喂狗了。
     
      林大娘在梦中都是哭泣的。
     
      所以当这人给她上好药,还给她盖被,在被下还抓着她的手往他胸上放,一只手还往她的腰下放,算是搂住她了——但林大娘的神识还是很冷酷地想,没用的,本娘子不吃这套,你这样的男人,现在跪下来求我原谅,我都还要想一想。
     
      但事实上,等到第二日,根本没有什么跪下求原谅的情节。
     
      等林大娘早间被自家的大丫鬟小丫用猛力推醒,她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被车来来回回辗压过来了无数次……
     
      还是不能死的那种辗压过的疼痛。
     
      “娘子,你起起啊。”小丫都快要哭了,快要敬茶了,大娘子必须要起了。
     
      大小两只鹅也是跟在身边,咽着口水,两鹅刚刚跟姑爷打过照面,再仔细看清楚大娘子嘴巴红肿,被子上的肩头全是红红紫紫的颜色,她们也是焉了。
     
      她们嫁了人,可以留在府外,不进府侍候不?
     
      她们好怕姑爷。
     
      “能让我喘口气吗?”小丫要哭了,林大娘更想哭,她知道小丫在着急什么,那她也得起得来啊。
     
      “娘子,你赶紧喝喝这个。”小丫赶紧把提神茶端过来喂她。
     
      还好昨晚她一被那些粗人拦住不许她们来见娘子,她就寻思上了,半夜就各种各样都准备了。
     
      “没漱口。”林大娘偏过头,拒绝。
     
      我的娘子诶,都这时候你还讲究这个……
     
      小丫欲哭无泪,对着大小两只懵了的鹅吼:“还不赶紧去拿漱口水!”
     
      是傻了是吧?
     
      两只鹅这才被吼醒,赶紧手忙脚乱去拿水。
     
      她们身上这时是一点也见不着她们这几年跟在林大娘身边的沉稳了。
     
      她们是真被姑爷吓着了。
     
      姑爷来给她们开的门,门一开他就拿着长剑就出去舞了,她们跨过门里都能听到那道能活活劈死一大群人的长剑呼啸声。
     
      声音大得比隆冬的冷洌的狂风还可怖。
     
      她们呢,就在这吓得她们心肝胆颤的声音当中一步一软地进来,就看到一个像她们大娘子的娘子躺在初晨暗淡的光线当中,身上凄凄惨惨的像被惨打过无数回,她们都以为娘子被打死啦!
     
      她们害怕!
     
      她们娘子嫁的到底是什么人!
     
      这厢林大娘在床上漱好口,艰难地穿好了里衣等,喝好提神茶,还让小丫拿了一片辛辣的薄荷糖含着,又看丫鬟装备齐全,她不禁气从心来,瞪着小丫,“你东西倒是拿得全,昨晚干什么去了?”
     
      一个人影都见不着,让她在那被人奸尸无数回。
     
      差点就死了。
     
      小丫也是要哭了,“他们拦着我们,我们能怎么办?小鹅都猫着腰往这边偷偷地走,也被他们逮住拎出来了。”
     
      “是真的拎,”小鹅也要哭了,眼泪只差一点掉下来了,提着自己的颈后的衣裳,跟大娘子告状,“一个比我高半个身的大大大汉,拎着我这里,把我提出去了。”
     
      她活了快二十岁,就没被人这么对待过。
     
      “我爹打我都只用棍子,都没这般对我过。”太屈辱了,小鹅真的好想嫁完人,她就留在外面给娘子做事,不留下侍候大娘子了。
     
      这府里的人,太可怕了,她害怕。
     
      林大娘看小鹅都掉眼泪了,咽了咽薄荷,都不敢看一脸我也有话要说,我也有冤情要报的大鹅了,朝小丫看去。
     
      “那杀千刀的呢?”她问。
     
      “姑,姑爷吗?”
     
      “这府里还有另一个杀千万的?”林大娘瞪大了眼,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有一个她就想当寡妇,想起义,想越狱,各种想走了,再来一个……
     
      小丫也被她一大早就凶狠的口气吓得缩了缩脑袋,嘴往门边努。
     
      “院里呢。”她轻声说。
     
      在床上用了一把力气才把里衣跟中衣穿好的林大娘一下子就坐起来了,汲了鞋,伸手穿上大鹅匆匆朝她送来的晨袍,气势汹汹地往院里走。
     
      “娘子……”小丫都吓住了,这衣服还算整齐,但娘子这头发没束好呢。
     
      但这时候谁也拦不住林大娘找人算帐的心,她被人抛尸在床上,但作案的人若无其事地跑了出去,把她扔给她的丫鬟?
     
      她忍不下!
     
      根本忍不下!
     
      这么多年,她那么多好东西,全喂狗了。
     
      不,不是喂狗,狗要比他可爱多了,她要是拿这么多好东西去喂狗,不知道会有多少小狗狗大狗狗会争着抢着当她的忠犬。
     
      他是连狗都不如。
     
      一个连狗都不如的人,她嫁了,还被咬了……
     
      这帐要是不算一算,她要活不下去了。
     
      如此,剑光剑影当中,只见一个长发如墨的女子披散着头发无畏地走了进去,一走到人的面前,林大娘就朝那停下了手中的剑,看向她的人,朝他喊,“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装死了?”
     
      刀藏锋把剑插入地,长剑在石地中下去了半寸,他看着眼前朝他张牙舞爪的女子,看了两眼,他开了口:“走近点。”
     
      “什么意思?”林大娘警惕地往后走了两步。
     
      以后也可如此当做,见她步伐轻快,气势颇足,刀藏锋也就知道往后也不需要把手放轻了,她没她叔叔所说的柔弱,需得小心翼翼护之。
     
      她不走近,刀藏锋朝她走近了几步,见她要往后逃,伸手把住了她的肩膀。
     
      他闻着她身上清爽的味道,低头看她,“说话。”
     
      “我不是哑巴……”她当然知道怎么说话。
     
      逃也逃不掉,一抬头朝他张口,来算帐的林大娘突然觉得这气氛怎么感觉都不对了。
     
      算了,她这个人最识时务了,现在不是算帐的时候,改日再见机行事,于是赶紧挣扎,“我要走了,你放开我,我要去梳妆,等会不是要去见长辈?”
     
      是要见,要不也不会放她的丫鬟进去侍候。
     
      “你嘴里含的什么?”刀藏锋暂且没放她。
     
      刚才含了小薄荷糖提神的林大娘没反应过来,“啊?”
     
      刀藏锋也没多说,一手握着她的嘴,打开看了看,一手伸出两指探进了她的口里,把糖掏了出来,扔到了自己嘴里。
     
      他咬碎尝了尝,味道有点怪,还行吧,就是吃着这味道,那香气没有她说话气吐时露出来的那般感觉好吃就是。
     
      下次不在院里,尝尝嘴。
     
      不过她给他的吃的里面,没有这个,下次可以有。
     
      “你恶不恶心?”见他把她嘴里的薄荷强抢了出来,扔进了他的嘴里,还嚼了嚼,咬碎了,林大娘都目瞪口呆了。
     
      她这到底嫁的是什么人?
     
      “冲喜完了,就活过来了。”见远远的院子门口,有将士要进门来报,想来是他母亲房里来人了,刀藏锋转过背,挡在了院门口能看到她的方向,低首答了她之前问的话,看着她生气勃勃的脸朝她淡道:“好了,进屋更衣。”
     
      林大娘都傻眼了,她活了两辈子,就没见过这般厚颜无耻的男人。
     
      什么叫冲喜完了,就活过来了?
     
      那以后的要死的人,冲个喜就得了,哪用得着去死,找大夫治?
     
      看到她看着他不动,模样痴痴,刀藏锋的冰眼难得的柔和了些下来,他克制了一下,但还是没忍住,抬手轻轻地摸了摸她红肿的嘴唇,他轻声说:“去吧,没事,有我。”
     
      一切有他,他不会让家里的那些人为难,侮辱她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