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34章

第34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家由林怀桂送亲,林大娘没拦。
     
      她也想让弟弟去京中看看。
     
      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
     
      再说,怀桂比她有本事多了。
     
      宇堂先生是把他一生的本身,都强硬地教给怀桂了。
     
      林大娘出嫁,林府摆了三天的流水席,让怅州城的老人起了当年她出生,大摆百日席的盛况。
     
      林大娘听后,在闺房里算着她的银子,眉眼不动。
     
      倒是大鹅翻了个白眼,“美得他们。”
     
      上了船,这趟出嫁终归是开始了。
     
      刀府来了一个小军队的人,大概二十个人来迎亲,打头的是林大娘还知道的洪木。
     
      但这次前来,一身肃杀的洪义兄,应该说五品官位的定远将军没有以前那次好接近了,他威凛不苟言笑,前来与她见礼都是一板一眼。
     
      林大娘就当是他家豹将军快要死了,人家心情有碍,也不奇怪。
     
      这次,林大娘的嫁妆是四十条船,比当年宜三娘出嫁京城的五十条船少十条,但三娘姐姐是去当王妃的,规格比她大,不在话少。
     
      她这四十条也算是非常多的了,一直出了码后,后头还能听到百姓叫喊林善人的名字。
     
      当然这叫的也不是她,是林怀桂。
     
      这些年,林家所做的善事,都是打着林怀桂的旗号的。
     
      林家所出的四十船嫁妆也只是看起来相当好看,但内容物并不是太多,当然这比罗家出嫁亲嫡女还要好上半分,但实际上就林大娘的财产来说,这也只是其中拾掇出来见人的一部份。
     
      四十条船,有三十条是装的粮。
     
      十条上才是江南别的精细物什,至于银两,添的也只是罗首富嫁闺女的一倍,看起来好看而已。
     
      规格其实也不低。
     
      而林大娘本人也好,林怀桂也好,林府的心腹老管事也好,对大娘子的这趟出嫁,心中并不安稳。
     
      他们做了太多的打算,也做好了嫁妆全部折在京城的准备,毕竟,刀老太爷不是一个处事公平公正的老将军。
     
      林怀桂也知道自家姐夫为何小小年纪,当年实岁十岁都没满,就必须上战场博军功的原因。
     
      这些年,这个姐夫南征北战,就没一天歇停的,听他这十年他在京城呆的时间数起来都不超过两个月,十年,仅回他自己的家过了两次年。
     
      乌骨叔写给姐姐的信,都是说他哪又伤了,哪次又是九死一生,姐姐把信都他给看了,她也只能想办法给他尽快送些好药过去救命。这些年里,他那未曾谋面的姐夫已伤痕累累,数次生死里逃生,每一道军功,都是他拿命博来的。
     
      现在刀家大爷在刀家,乃至在朝廷的舒服日子,都是他在战场上拼出来。
     
      但他再骁勇善战又如何,他在战场拼死拼活,还要管着府里一堆拖后腿的。这位刀大爷甚至在用过他们林府后,就打算退掉他姐姐,再娶一门郡主。
     
      后来这个姐夫是出面稳住了,但就林怀桂看来,这个姐夫绝非他姐姐的良嫁。
     
      但如他姐姐所说的,一切来不及了,爹爹给他们选的箭已离弦,他们只能在风中狂飞,选好姿势,等着落地的那一天的到来。
     
      好在,他们林家还是有点本事选姿势的。
     
      怀桂一上船,就心事重重的样子,林大娘也没怎么劝他。
     
      她这些年对他用尽所有心血,把她所知的,变着法全部教给了他,他担心她的以后,这是自然。
     
      要是不担心,那她才该不开心了。
     
      这几年,她有一段时日在船上呆过,所以上了船也呆的舒适。
     
      她身边带了二十来个丫鬟,都是按照去北方活选的丫鬟,基本上是依武力值选的,个个在女孩子当中都是牛高马大,身体及其健康强壮的大小娘子。她们也随她在船上呆过,所以一上船也如鱼得水,没什么不适的。
     
      反倒是那些前来迎亲的士兵,刀家军黑豹旗下的那二十个军士,有一半吐得死去活来,出来没几天,林府这边给他们船上送了好几次晕船药过去了。
     
      林府这边倒是欢歌笑语。
     
      刀家军那边很奇怪,说起来他们前来迎亲,也没瞒是要让林府的大娘子前去冲喜的,怎么这家人一点事也没有,反而很高兴的样子?
     
      这头丫鬟是真打心眼里高兴。
     
      她们被选来给大娘子当丫鬟,就是按着随大娘子嫁去北地的标准挑选出来的,个个能干能扛,当然,也能吃了。
     
      这几年管家教她们的,也都是北方那边的规矩,准备都做了好几次了,北边那边就是不过来娶人,她们有好几个差点没等住,在这边嫁人了。
     
      现在终于能过去了,能不高兴吗?
     
      大鹅小鹅没比大娘子小多少,小丫都两孩子的娘了,她们还没嫁呢,就等着赶紧一到北方,跟她们大哥早就为她们定好的人成亲。
     
      大小两只鹅这是京里有家人早就定好的,一到京城就有的嫁,但这里头最大的丫鬟快二十岁了,最小的也有十四岁了,都快及笄了,对亲事也是颇有期盼的。
     
      所以这天一听大娘子跟她们保证,一到刀家,就给她们着急的赶紧找亲事,丫鬟听得那个欢啊,看着后面船上,站在船头持抢守卫的刀家军军士们那还有点小俊朗的脸孔,当场哈哈大笑了起来,对她们的主子各种点头。
     
      嫁个那般的?好的嘛。
     
      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
     
      丫鬟们跟大娘子这几年走的地方了,很不太懂得羞涩,还大笑着相互推揉着去船尾打量后面船上的人,直把刀家军迎亲的军士们差得满脸通红,恨不得一头扎在水里。
     
      当晚,秘密前去京城报信的刀家军探子,脸上的红色都没褪去多少。
     
      ——
     
      这次出嫁是冲喜,是掐着日子成亲的。
     
      刀府那边送来信,给林府准备嫁妆,进京的日子就不到一个月。
     
      船一到京城,林大娘进了林府在京城入的宅子,只能呆两天,她就要从宅子里嫁到刀府。
     
      刀府那边,京城这边的林府人已经把她的床和家俱等物送进了刀府。
     
      两个主子一到,林福就与他们报,摇头道:“等闲之人不得靠近。”
     
      也就是说打听不出有用的。
     
      “把那个救个人把自己救丢了的给我找过来……”没看到乌骨,林大娘心想这肯定跟那人贼鼠一窝了。
     
      帮着外人对付自家人?林大娘心想她这骨头叔叔在她爹死,这移情别恋的速度,那是跟坐上火箭了一样,快得咻地一下,连人都见不着。
     
      林福一听大娘子的口气,一下子就冲淡了对这个女主子的生疏——大娘子长大好多了,也变了好多。
     
      她长眉如墨,俏鼻坚挺,唇如烈焰,极雅,也极艳,反让人不敢直视。
     
      林福笑了起来,跟大娘子报,“躲起来了,说要等到你们成亲后再回来。”
     
      林大娘一听,果然有鬼。
     
      她摇头,“看我回头不拔了他的绿招子。”
     
      一屋林府的老人都笑了起来,林怀桂都忍不住有点好笑,道:“算了,当年爹也说了,他想走也是可以的,由着他。”
     
      “可别这般说,”林大娘白了拆台的弟弟一眼,“他可是许诺要跟我一辈子的。”
     
      说好的一辈子,其实还没一年呢。
     
      男人变起心来就是快。
     
      大娘子的话一完,屋里的笑声又起了。
     
      刀府这婚与他们林府成的没有几分敬意,但好在,主子们心里有谱,也有成算。
     
      小主子这次也来了,对于林府在京的各大小管事来说,就这没什么好怕的了,心里头也松了一大口气。
     
      ——
     
      就两天,林大娘只来得及在管事们的言谈中对刀府的所有人心里有个谱,尤其对那两位刀二爷和刀三爷的性情有个大概的推断,她就要入下午的花轿去成亲,入洞房了。
     
      来迎她的是一只大公鸡。
     
      林大娘心想,她活了两辈子,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她要跟一只鸡拜堂成亲——这得一个姑娘多丰富善感的想象力,才能想到这悲惨的一幕。
     
      不过,也不在意了。
     
      反正都这么惨了,再惨惨,习惯习惯就好了。
     
      就是在林怀桂扶她上花轿的那刻,弟弟的手突然抖得不成样子,林大娘这才终于有了自己出嫁了的感觉。
     
      是了,这次之后,再见弟弟,哪能像以前一样,说见就见。
     
      他们相依为命的时刻,在这一刻,已经是到了最后一刻了。
     
      “在这里等姐姐,”鞭炮声太大了,林大娘反手紧紧抓住了弟弟的手,在喜帕下淡道:“等姐姐回娘家。”
     
      有他在的地方,就是她的娘家。
     
      现在开始,他就成了她坚守的后盾了。
     
      他们要反过来过了。
     
      “是。”林怀桂低下头了,以至于谁也没看到他的眼眶里全是泪水。
     
      花轿一路前去,出了林宅所在的百丈,林家所放的鞭炮声就听不到了。
     
      林大娘没觉得想哭,她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把她在江南所有的时光都叹在了这口气里。
     
      然后,她抬起了头,微微笑了起来。
     
      林府这边带了不少人送嫁,林怀桂带着人赶在了最前面,为姐姐扫清道路,所以林大娘入刀府拜堂的一路非常顺利。
     
      那厢,白净俊雅的林怀桂也微微笑着,挂着与姐姐同出一辙的林氏温和淡笑,当到了深夜无害的,只会让下人给人打发钱的江南散金少年。
     
      拜完堂,是夜,林大娘终于被人送进了满是药味的洞房。
     
      她的脚底下,是昏黄带着点红色的灯火在摇曳。
     
      送她在床边坐下的喜娘一走,她在床上坐了半个时辰,直到半个时辰后,屋里悄无声息,她的丫鬟们看来也没跟过来,也没别的什么人进来,她才疑惑地掀开了喜帕。
     
      这一帕刚开,她就看到了一双亮如星辰的眼睛。
     
      这双眼,在喜房红黄色的灯光中,亮得太可怕了……
     
      林大娘呆了一下。
     
      只一下,她就看到了个活人,慢慢地,她笑了起来,“咦,居然是个活的?”
     
      信中说,那黑豹旗旗主,目如星,面容刚毅英俊至极,神色也冷酷如冰之极。
     
      就是眼前这个了。
     
      林大娘没有多想,她把手中的帕子往上撩起,笑望着人,眼睛里都有光,“活的也行,我这个人最能凑合了。”
     
      顿时,她欣喜了起来,“说你带大军获胜,圣上圣心大喜,赏了你无数金银财宝?”
     
      那就是说,他有好多好多的银子,可以还她了?
     
      刀藏锋睁眼,就见眼前女子艳至烈焰,像团团熊火朝他袭来,燃烧住了他的眼,这把火,同时也烧至了他的胸口。
     
      他悄无声息地坐了起来,扑向了她,同时按住了她的手,压住了她的肩。
     
      “啊?”
     
      刀藏锋看着她的红唇死死不动,把奋力挣扎的她毫不在意地,像按鹌鹑按了下去,腾出一手,摸向了她的红唇。
     
      烈焰似烈火的唇,却柔软得不可思议,软得让他的手顿住了……
     
      但仅仅只一下,这奇异的触觉没有让他多作迟疑。
     
      他抬起了头,看向了他的手指,没有颜色。
     
      没有颜色,也就是没有鲜血,也没有所谓红脂。
     
      刀藏锋终于看向了她黑白分明,黑眼亮得只存他脸孔倒影的眼,他在她的眼里,清楚看清了自己此刻凶恶,满是忍耐的模样。
     
      他又顿住了片刻,但仅仅只片刻,在她眼一瞪,即将破口大骂的时候,他上身往前一压,拿手压住了她的脑顶,止住了她全身所有的动弹,同时,他的头凶狠地往下扑去,咬住了她的唇。
     
      他不想忍了。
     
      “娘啊……”林大娘被他凶猛得不像人的速度和动作震惊得根本没回过神来,还没来得及喊她亲娘保佑,就感觉她的唇被野兽的嘴逮住了似的。
     
      在这一刹那,这辈子从没感觉过自己软弱的林怀玉觉得在这一刻,她就像只欲被野兽拆解入腹、不堪一击的小动物。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