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33章

第33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庆和十三年。
     
      整整六年过去了。
     
      在庆和十三年夏,林大娘终于收到了刀家那小郎君要来娶她的消息。
     
      她欣喜若狂,收到信的当天,就开始满府找管事,商量怎么给她的送亲之路壮大声势。
     
      这事,不说弄得举世皆知,至少也得全怅州知道,她终于要嫁了。
     
      现在民间为她的出嫁刀家,压赔率都失衡了。
     
      她可是顶着重重压力,在自己身上压了不少钱的,不嫁会输得的很惨的,现在都是一比千的赌率了,输了要赔很多钱的。
     
      而且不嫁太亏了,她都借给刀家那么多东西了。
     
      尽管刀家这些年推迟了两次婚约,迟迟不娶她,看样子还打算退她的婚,这次娶她也是因为刀小将军要翘辫子啦,他在大战当中重伤昏迷不醒,抬回京城都没醒过来,算命先生掐指一算说冲喜才能好,这才说要娶她过去冲喜的。
     
      但林大娘做人太乐观了,这没事,就是有事也没事,她不介意当寡妇。
     
      刀家大爷的二公子不还活着吗?
     
      对,她还可以找他要帐的。
     
      刀大爷家的二公子不行,这些年没少使唤他们林家的刀老太爷能装聋作哑吗?
     
      有个活口还就行啊,她一点也不介意找谁还。
     
      对于嫁过去可能得当寡妇这事,说起来她还真是充满了期待。这事简直就是太好了,太美妙了,天助她也,她完全可以转道去东北当地主婆啊。
     
      坐拥良田万的地主婆,想想她都激动得睡不着觉。
     
      终于要嫁了,林大娘成天激动不已,她是真的激动,她家小丫都是两个孩子的娘了好吗?
     
      再不嫁,她都要换人生合作伙伴了。胖弟为了把她留下来,已经都开始往民间搜刮俊秀小郎君,努力向她推销上门女婿的种种好处了。
     
      她不是看不上上门女婿,而是弟弟已经大了,带着他在跟前养了他这么多年,太辛苦啦,再养几年,他们胖爹没给她留那么多养弟弟的工资啊。
     
      所以无论林怀桂怎么激动地为了让姐姐留下来,下了他再给她多拨两分嫁妆娶上门女婿的保证,林大娘都没答应。
     
      她说:“多给一半,我就答应。”
     
      林怀桂的脸胀得更红了。
     
      姐姐在东北已经有很多田了,现在东北最大的地主是她啊。
     
      他在怅州才排第四。
     
      很努力才比爹爹在的时候进一名。
     
      怀桂脸红红的,耳朵红红的,说不过姐姐的他垂头丧气地走了。
     
      现在金钱都打动不了这个女人的心了。
     
      果然家里养女儿就是苦,一不小心,别人还没怎么地,她自己就要跑,拦都拦不住。
     
      林大娘要嫁,莫说京城刀府那边高兴的没几个,怅州这边,包括林府,高兴的除了她跟她的丫鬟们外,也没谁了。
     
      林夫人自从知道她要嫁,天天看着天空发呆。
     
      桂姨娘知道她要嫁,天天抹眼泪。
     
      别的留下来没出府的姨娘知道她要嫁,也是天天在路上假装跌倒,回头就着下人来报告,自己年老体衰,需要人照顾,不被抛弃。
     
      但林大娘全都当没看见。
     
      她这都要满二十岁了,一满,就真的要跟陌生的上门女婿再重新摸索你懂我,我懂你,你好我也好的人生过程了。再来一次,她也没个十来岁的年纪跟人磨,她的青春发育期早被那个刀小郎糟蹋完啦,再没第二个闲功夫发育期让猪拱了。
     
      她现在这年纪,可是要做大事了的女人,例如怎么当一个壬朝最大的地主婆。
     
      林大娘觉得在这方面,她还是需要很多方面的学习的。
     
      她对未来充满了雄心壮志,自此知道可以当寡妇,她地主婆的熊熊烈火就被燃烧了起来,现在烧得好旺好旺,旺得她面容发光,走路自行带风。
     
      众人都当她是终于有人娶她喜的,府里的人都唉声叹气,大娘子终于要走了,他们心里也是苦。
     
      大娘子再残暴不堪,把他们一个人当两个人用,但她发的福利也好啊,至少给他们的月银是别人家的五倍十倍不止,他们愿意在她的残暴统治之下再多干几年啊。
     
      现在要走了,他们心里真的苦。
     
      至于她要嫁,林氏族人头在还没怎么样,第二天就鸡飞狗跳起了起来,尤其病在床上不起的林宝络都从床上蹦哒起来了,能下床了。
     
      林大娘要带走他的嫡亲曾孙子,还不到十岁的曾孙。
     
      林宝络吓得瑟瑟发抖,支使老夫人过去求情。
     
      老夫人怒,“你怕,难道我不怕吗?”
     
      “那你让大孙媳妇去说!”
     
      老夫人憋红了一张老脸:“要说你去说!”
     
      那个小叛徒。
     
      他们大孙媳妇才不管,她也是个横的,才不看老婆婆老公公脸色。
     
      她儿子六岁就中了小秀气,天纵奇才,但她老公公老婆婆天天带着他出去跟族里邻里炫耀,不说给他找名师,连学都不上他好好接着上,说了几次都不听,还说她女人见识短,她怒上心头,把家里的男人干翻,拖着他求上了当时已经养了好几个秀气,并且还有小秀才中举了的林府。
     
      林府这些年没少养读书人,这拨人是由林大娘挑选,林怀桂亲自带着他们读书的。
     
      林大娘不试那个他们林家人就是不能读书进举的邪,只要族里有人要念书,她就给接到府里来,请老师给他们上课。上了没两年,一个个考秀才困难户都是一举就成秀,都不用第二次,就可以回乡得瑟了,再乡院,嘿,中举了,这下不是得瑟了,而是傻眼了。
     
      林宝络家的小秀才一进林府,通过小叔叔林怀桂亲切的关怀,再经过小叔叔先生嫌他一无是处的打击教学,已经在今年通过乡试,是小举人了。正好在林大娘要带着上京去熟悉环境,进修如何考贡士进士那门学问的那一拔人里。
     
      林宝络夫妇都不愿意去跟那个横孙媳妇说,但回头他们不许孙子随林大娘进京的话一进他们大孙媳妇的耳朵,这小媳妇当下就脸一横,抬头道:“他们敢,除非他们从我尸体上,林家的人身上踩过去!”
     
      她好不容易养出一个小举人小天才出来,谁拦他们娘俩的路,她就带着她娘家的人咬死他们。
     
      林大娘这些年没少给她两个叔叔好果子吃,东敲一记西敲一记的,把两家人治得有苦说不出,这下家里还出了叛徒投奔了她,他们更是有苦难言。
     
      现下别说去林府见她了,一提起她的名,他们就瑟瑟发抖,过去她在他们身上使的狠劲他们都还没喘过气来呢,怎么跟她扛。
     
      而这厢,林府的几个姑姑家,也是叛徒不少。有个老姑姑更是亲自叛变了过来,跟林府好上了。
     
      因为林府也没赶尽杀绝,她孙子出事,是林府捞出来的,还带着变好了,还中了个小秀气——虽然这个小秀气中的很不容易,孙子每次回来都哭着说还不如去死了。
     
      但读书不易,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林府狠点就狠点了,孙子有前途就好了。
     
      林府这些年关了一堆族人念书,林怀桂这才知道外面的人有多娇气。他从小就是刚刚三更就起床念书了,穿个衣裳都要背一堆书才有早饭吃,念得不好错字了还要受罚。让那些族人三更起,日背数文,日写千字,个个当他们林府是恶地似的,一到休沐能回家,个个逃得跟屁股后面有狗追似的,真真叫他感叹不已。
     
      不过逃了他也不气,少吃他们林府一顿饭,他们家还省粮食了。
     
      不过,如此几年,林氏氏族比过去要像话多了,至少不窝里斗了,这也是林大娘所想要的。
     
      一看京城刀府窝里斗,斗得就快把刀府搭进去了也死都不撒手,她也是害怕。
     
      要说刀府,那也是个是非窝。
     
      这也是林大娘觉得她嫁过去当寡妇很不错的原因。
     
      刀家乱成这样,也不是有原因的。刀大爷这个人,这辈子估计干的最好的两件事,一是生成了刀老太爷的嫡长子,二是生了一个比他不知道优秀到哪去的嫡长子。
     
      但他本人是真的很成问题的。
     
      刀府有儿郎十四岁就入战场的传承,刀大爷身为嫡长子,更是首当其冲,当年他去打仗,在战场上当了逃兵。这当了逃兵就算了,掩掩就过去了。老太爷还把他两个还不到十四岁的亲弟弟送去帮他,所以那几年他的战功都是两个亲弟弟替他打拼出来的,这本来还不成问题,兄有事弟劳其服,光这样,刀二爷三爷也不会拿一生跟他对着干,就是后来出问题了。有一年这两兄弟背水一战,就为了给大哥拼能承帅印的战功,这大哥见势不妙,又逃了。
     
      估计刀二爷刀三爷是拼了命,才死里逃生。就是这样,刀老太爷也还是偏心,刀大爷一回来就给刀大爷说了李家的嫡女,把帅印给了他,还护着刀二爷刀三爷联手起来的联杀,让刀李氏生下了嫡长孙。
     
      这心也是偏得没边了。
     
      所以说,刀二爷刀三爷就是拼着把刀府斗没了,也要把大爷一家拉下水的恨意,老实说林大娘还挺明白的。
     
      要是有人这么对她,她也不能躺倒认倒霉啊。
     
      但现在这个倒霉,她得认了,谁叫她爹当年看走了眼,没打听清楚就下错了棋呢。
     
      好就好在,老天还是爱她的,刀藏锋要是死了,她可以当寡妇,找个借口去了东北,到时候她就是壬朝有名有号的地主婆了!
     
      她也会紧随她胖爹胖弟的脚步,送粮,多多的粮牢牢抱紧皇帝这根大腿的!
     
      他们林家人什么都不多,就是粮多!钱多!
     
      这厢,就在林大娘嫁妆等都备好,拆掉挂在她手上腿上哭的姨娘们等挂件,就要上船即将上路出嫁之时,她还是没收到乌骨叔给她的回信。
     
      林大娘想从他的嘴里知道刀藏锋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但乌骨叔这个大骗子不说。这些年他一直都是随着刀藏锋在那打打,这打打,那也打打这也打打的,人也是随着抬回来的刀藏锋回京城的,林府的人说他看起来还挺好,自从他到京找到了林府这个组织,还天天跟他们挑着刺要吃南方的肉,不吃北方的,嫌北方的腥。
     
      林大娘心想,这是她熟悉的那个骨头叔叔啊。
     
      但她都要嫁给快要死的人了,她骨头叔叔都不吭个声,这也太不正常了吧?
     
      说好的要保护她一辈子呢?
     
      不回来就算了,打个小报告都不打。
     
      大骗子。
     
      但假如生活期骗了你,你怎么办?
     
      还是算了。
     
      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