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32章

第32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他们来了,林大娘也松了口气,借了母亲的屋子,与老管事们商量这事的大小来。他们这一商量就是从下午商量到第二天天亮。
     
      林大娘找到梁上的乌骨,让乌骨即刻起程,乌骨不依,林大娘红着一双通宵未睡的眼,拉着他衣袖,很镇定地道:“那我拉着你去爹爹坟前哭。”
     
      “你……”乌骨也是傻眼。
     
      在他心里,他把林大娘当小辈,但未必把自己当林大娘的奴,但他是林老爷从尸骨之地捡回来的,他把他当老爷的奴。
     
      就算死了,他也没打算赖。
     
      遂,乌骨心不甘情不愿地去了最北。
     
      临走,林大娘朝他福了福身,乌骨长叹口气,走了几步又回来,跟她说:“我会把他救回来,你不要再担心了,不过,救了人,我会马不停蹄回来。”
     
      他终归是舍不得他看着长大的孩子伤心。
     
      乌骨当夜就起了程,这边,林三保也准备好了人手,让林福带人进京。
     
      林福这也是提前进京,但他做事是老手了,林大娘也不担心他,京城那边还有他们不少人手,这几年他们在京城的布防多了很多,他们不算孤军奋战。
     
      就是要去京城的周半仙胆小得鼻子眼睛挤在了一巴,跟林大娘哭诉:“娘子,你让我回来的吧?”
     
      他本是不想去京城,但真怕娘子把他留在京城,现在诉求变得极其简单,只要娘子不把他留在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他就去。
     
      “当然得回,你是我爹留给小胖子的,想撬也没胆撬,我还怕我爹三更半夜找我算帐呢。”她跟小胖子早在他们爹在着的时候把家里的赃分好了。
     
      “那娘子,我去,你记得让我回来。”周半仙也哭丧着脸走了。
     
      林大娘也是奇怪,他也好,宇堂先生也好,怎么一个两个地那么不待见京城?这是在那惹了多少桃花债才不愿意回呀。
     
      但终归,他们林府在极其短的时间内,做出了周全的安排,并且第一时间安排出了人手去做。
     
      林大娘也不知道她这举是好是坏,但有时候吧,她也觉得需要拼一把。
     
      看样子,刀大爷一家是穷途末路,刀老太爷对刀家的掌控力也是一年不如一年,她身为刀大爷嫡长子的未婚妻,刀老太爷指着他们这边力挽狂澜一把,那她就充当一下大力士的角色吧。
     
      也许这也是刀老太爷当初能把嫡亲孙子卖给她爹给她做小郎君的原因。
     
      就是她爹给她买的这小夫郎,还是买亏了。
     
      只是投入有点大,真是不好收手了。
     
      ——
     
      刀家这边的事得到了迅速解决,林大娘这边正好抹起袖子,要帮着她宜三姐姐的忙,连小胖弟都她唆使好了,让他去宜家向宜家众人表达他们林府对于与宜家大爷合作的美好期望,以好给宜大爷拉分。
     
      但没想,闪瞎她眼睛,跌破她眼珠子的事情发生了。
     
      京城突然有一个王爷,还是当今圣上的同母的小弟弟安王要迎娶宜三娘。
     
      这事一传进她耳朵,林大娘掐了自己的大腿两把,才问:“不是坊间在瞎说吧?”
     
      小丫哭笑不得,这宜家报喜信的管事娘子还在娘子面前呢。
     
      瞧娘子这话说的。
     
      管事娘子喜得乐不拢嘴呢,哪顾得上林大娘说什么了,只跟林大娘乐呵呵笑得眼睛都找不着说道:“大娘子,您去我府里亲自问问我们三娘子就知道了。”
     
      林大娘当然得去,她得去问问,什么时候,她三姐姐又背着她跟人偷偷好了。作为宜三娘娘的忠心仰慕者,她怎么老不知道她女神又被人觑瑜了。
     
      但女神就是女神,林大娘这边都春心荡漾地以为要听到一个传奇的爱情故事了,但她到了宜府的时候,在满府的喧声当中,宜三娘还在作画呢。
     
      她现在是个画家,开了家画坊,冒了个男人的名号在卖画,号称半隐先生。
     
      林大娘一看她还在作画,心想,难不成这是个借画生情的爱情故事?
     
      她这瞎想呢,宜三娘一看她来就探头探脑的,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三姐姐,你倒是告诉我啊……”见神仙姐姐淡定得很,林大娘却急了。
     
      “不巧救了他一命而已,登徒子罢了。”宜三娘淡淡道。
     
      林大娘一听,不禁乍舌,还真是个爱情话本,再范本不过的话本了。
     
      “那……”林大娘试探地问,想知道明宜三姐姐话下面的意思。
     
      “当然嫁。”宜三娘一看她那鬼鬼祟祟的样子就知道她想问什么。
     
      林大娘顿时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
     
      这就好,按剧本走就好。
     
      不过一想,不对,她这都打算为了宜三姐姐拿林府替她撑腰了,女神却有了个从天而降的男神拯救,那她不就是没用的炮灰配角了吗?
     
      她这作用还没显示出来呢。
     
      她不禁郁闷。
     
      宜三娘却叹了口气,拿手指点她的头,“你就没发现,我也要去京城了吗?”
     
      “啊?”林大娘还真没想到这个,她都被三姐姐的的传奇再嫁震晕头了,根本没想及这个,宜三娘一提,她迅速反应过来,“真是。”
     
      “师太说,我俩有一生的缘,之前我还当是她是安慰我的,现下看来,这些都是芸芸中注定的。”
     
      “三姐姐,可别这么说啊,”林大娘都吓着了,“你说我是个认命的人就算了,我生在林府,林府就我一个闺女,我当然得认命,我爹可是拿了不少钱收买我的,可你从来不是认命的人啊。”
     
      这可是个生意只做了三年,就把自己初出茅庐画的画价炒成了天价的天才女人啊……
     
      宜三娘都被她逗笑了。
     
      “是缘分。”接着,她又沉声道,“姐姐先去一步。”
     
      “那,你们是因画结缘?”林大娘试探地问,还是不太相信三姐姐刚才所说。
     
      让她相信宜三姐姐求了一个王爷的命还是有点难的。
     
      “三姐姐不会跟说你假话,我是真救了他,”宜三娘没想瞒她,拿林大娘的手放到了肚子上,淡淡道,“这里,有了。”
     
      林大娘眼珠子都瞪出来了,随即,她反射性地看向门。
     
      还好,门边没人,她人都要昏倒了。
     
      “这这这……”
     
      “那小王爷还比我小两岁,他想认我,那就认吧,孩子有个爹,比没个爹强。”宜三娘淡淡道,“至于我,你不要多想了,我能在宜家活得好好的,在哪都会比在这活的强,就是我娘,这两年还得娃娃亲帮我看着一点……”
     
      林大娘总算是明白了,“那天你找我府的周半仙,就是想……”
     
      就是想告诉她这事?或者是?
     
      宜三娘点头,她是想借妹妹的手弄肚子的事,但更能解决事情的办法已经出现了,她可以嫁人,嫁的还是那个她失身于的人,这事就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了。
     
      这听起来就更像爱情话本了——跟宜三娘谈了半天,回去的路上,林大娘也感慨不已。
     
      三姐姐都做好了她母亲一走,就去庵堂这辈子静伴孤灯的准备,谁想,她有朝一日,还能以寡妇之身,嫁给一国王爷。
     
      不过,有不对的地方,林大娘心想,这事,圣上也能答应?
     
      这壬朝的皇帝,也是太让她刮目相看了。
     
      ——
     
      七月林府要收稻,林大娘坐在府里,成天跟帐面做殊死博斗,一忙就是忙到九月去了,九月一过,秋收又来了。
     
      秋收一完,她又开始倒腾粮食,给皇帝送贿了。
     
      正好,宜三娘要出嫁。
     
      现在,是她父亲为宜家家主。
     
      宜家作为怅州第二富,就算这年没有收成,那也是饿死的络驼比马大,宜家宜三娘准备了近五十船的嫁妆。
     
      林大娘总算觉得怅州的赔钱货,不止只有她一个了。
     
      她马上打发了守义叔先一步去给皇帝行贿,省得他看见了三姐姐的嫁妆,就觉得林家送给他的寒酸了。
     
      这边她跟宜三娘感慨,“三姐姐,你这一嫁,我心里特别舒服,不过我跟你说,你嫁出去了,一定要嫁妆牢牢地把住……”
     
      林大娘把她跟叮嘱出去了的姨娘们那套管钱的说法又给宜三娘变着语言重复了一遍,末了道:“我跟你说,钱是亲爹亲娘,亲爷爷。”
     
      宜三娘看着这个小财迷,哭笑不得,“你爹从小也没少你银俩花啊?”
     
      “你那是不知道……”林大娘都不好意思跟她讲,刀家的那位小郎君跟她要点什么,她都妥妥的记好帐了。
     
      说到她那位小郎君,林大娘这才想起,乌骨叔除了八月来报平安的信,这下面就没动静了。
     
      现在都十月了,天都冷了,怎么还没回来?周半仙都把刀大夫人救了从京城回来,帮她又败了半个月的家了。
     
      这边林大娘都送完宜三娘的嫁了,那厢,乌骨叔没回来,回来的是他的一封信。信中他说,那刀小郎人还不错,就是爱打仗,又要去塞北草原跟大艾打了,他没去过大艾,就陪他去打打。
     
      去陪他打打?林大娘把信来回看了五十遍不止,都没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等到第二年,乌骨叔又来信说,他还陪刀小郎再打打,林大娘都目瞪口呆了。
     
      临走前,说好的救了人就马上回来呢?
     
      说好的嫌弃刀小郎呢?
     
      说好的要陪大娘子的呢?
     
      就是都悔了,那她爹嘱付他好好照顾她的话呢?
     
      全都喂狗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