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30章

第30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厢,林府的周半仙回来林府。他之前也是没想到,他在药庐住个几天,一回来林府,自己的小药房空了,府里的药库也是空了一半。
     
      小老头跑得贼快,连徒弟都不等,一溜烟地就往前院大娘子往常主持事务的大堂跑,边跑边喊,“遭贼了,老夫的药房遭贼了,府里遭贼了,大娘子,不好了,那杀千刀的连点药渣渣都没给老夫留下,大娘子,老夫的药都被偷了,老夫不活了。”
     
      他喊着都快哭出来了。
     
      跑到事务堂前,他背后追他的徒弟们都喘气了,他就没喘,健步如飞跑进事务堂,嘴里还在喊,“大娘子,大事不妙了。”
     
      又来唬她了——他一路高喊着话,林大娘想装作没听到都难。
     
      她心里也知道这半仙先生也是心里有谱的,他在府里留着徒弟给府里人看病,她就不信他徒弟不会给他通风报信,再说当天她还派乌骨叔去他药庐那拿了不少药回来,他能不知道药是给谁去了?嚷嚷这么厉害,还不是想敲诈她。
     
      他早想多开几块药地,让林府再多给他派几个人手种药了。
     
      府里的药这次确实是出去的多了,有些药是需要年份才能入药,这次一空,补齐了很不容易,半仙也得辛苦下。
     
      但满足他也不容易,他要开的那几块药地,都占那山的大半了,他们林府再有钱,也没法给他买座山给他种药玩,悬壶济世啊。
     
      他是拿着林府对他的供养去救人,分文不收,这些年他们林府也管过来了,但现在他的病人越来越多了,现在是乞丐孤儿都往他那跑,林府已经给他盖过房子,拔过几次银两了。
     
      这队伍要是再壮大,他们林府是实实养不起了。
     
      “你来了正好,”林大娘现在是宇堂先生都敢正面对抗了,面对周半仙这种嘴巴喊得厉害,但实则胆小的人,更是来一个灭一个,这时机也正好,她正打算办他,让他收敛点,“小丫,给娘子拿算盘。”
     
      “是!”小丫去搬大算盘,小的都不拿。
     
      大娘子气势汹汹,周半仙却怂了,站堂面中间不敢往前面走了。
     
      他就是个胆小的,要不也不会投靠了林宝善,依附林家而活。
     
      谁对他好,他就敢蹬鼻子上脸;谁凶他,他转过背就跑。
     
      但大娘子现在是林府暗地里的当家家主,他不敢跑,跑了就啥都没了。
     
      这娘子跟她亲爹一样的,一样一样的心狠手辣,说到做到。
     
      他大意了,以为能学宇堂南容。
     
      “过来坐。”
     
      见周半怂又不动了,林大娘眉眼不动,淡淡地招呼人家过来,还拍了拍她下首最近的椅子,“坐这。”
     
      周半仙往后看去,见他的徒弟们不跑了,不追他了,站在门口乖乖的也不进来,不免沮丧了起来。
     
      这些没用的,怎么不拉着他点啊?养他们是白养了。
     
      “娘子,来了。”
     
      “嗯。”
     
      “半仙,您请。”小丫放好算盘回来,见周半仙不动,往后推了小老头一把。
     
      周半仙愁眉苦脸走上前,在椅子上坐下,有些不安地挪了下屁股,饶是这时候了都不忘垂死挣扎一把,“娘子,我药房的药没了。”
     
      他不敢说是被偷了,怕再说过头了,大娘子连补都不给他补。
     
      她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好像神鬼来了她都敢徒手灭了,周半怂觉得这次他也认怂了,不跟她扛。
     
      “知道。”林大娘淡定地道,说着,她拔弄一下算盘,听了一下算盘发出的清脆声。
     
      她此生最喜欢跟人算帐了。
     
      没穿错人家。
     
      林府多的是帐让她算。
     
      “娘子,来了。”小丫把刚才搁在一边的笔墨纸砚又端了回来。
     
      大娘子本来是在对帐,用不上这些,怕墨把帐本弄脏了才挪了挪,没想刚挪走,周半仙就撞上来了。
     
      这月林府的支入支远远大于入,娘子说下月乃至下半年怕是更困难,正想着削减开支的事,心情正不好着呢,半仙就撞上娘子的刀口了。
     
      他也是十年如一日地运气不好,以前老爷在世,他也是这样的,十次九次都要撞上老爷心情正不好的时候。
     
      没想,换到大娘子这,这半仙也还是这运气。
     
      也是绝了,小丫都要服了这半仙的运气了。
     
      “来,我们算算。”她和善地说了一句,还叫小丫,“小丫,给先生上茶。”
     
      “诶。”
     
      周半仙怕了,这次真真是怕了,老爷跟他算帐的时候就是这样,一样一样的和善,一样一样的翻脸无情,要把他从林府赶出去。
     
      周半仙现在是真怕林府赶他了,老主子没了,小主子身体好了大半了,大娘子是个神智清明的,比他更会调理小主子的身体,他于林府已经没过去那么有用了。
     
      他是喜欢林府的,林府家大业大,而且不介意他撬着府里,养着外面的。
     
      换个小气点的人家,哪怕罗府,也是容不下他的,哪怕钱财不会少于他,也不会允许他的手这头给主子治病,那头就去碰平民的手。
     
      “娘子,”小老头开了口,眼睛鼻子都挤在一起了,可怜巴巴得很,“我们不算了,行吗,我回去了,我看药房东西还有不少,我收拾收拾去。”
     
      他啥都不要了,行吗?
     
      他也不嫌药房的东西没了。
     
      “那个啊,空了,我知道,会给你补的。”这个她说了会补,肯定会补,里头的东西是家里要用的,不能空。
     
      “那老夫知道了,老夫这就去。”小老头一听,赶紧站起来,打算溜。
     
      “慢着啊,帐还没算呢。”林大娘把算盘拉到了眼前,眼皮垂下看着黑溜溜的算珠,“小丫,请先生坐下。”
     
      “好勒。”小丫又无情地把周半仙按下了。
     
      周半怂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
     
      “我们来算算,这个月,你药田那边的药庐开支,上等人参一斤,一百五十两;八角十五斤,三两;丁香,三七,三棱,各三斤,七两;干姜,山姜,各五十斤,十两;天冬,天麻,各一斤,五两;白芨,白术,白芍,白芷,白矾,白果各半斤,八十两;珍珠半斤,一百两;一点红,九香虫,了哥王,土茯苓,土鳖虫,水蜈蚣,各半斤,共三百一十两……”
     
      林大娘先前说的时候还不急不缓,紧接着,她打算盘的手快了,报钱的速度也快了,快到小丫都不敢去看周半仙那张面如死灰的脸。
     
      事务堂里门边等着听令的小管事们也都别过了头,不忍卒睹半仙那张快要哭出来了的老脸。
     
      “一共是三千二百两,先生,我算对了吗?”末了,林大娘停下手,轻抚着拔了大半天算盘,拔得有点小酸的手,看着周半仙温和地淡道。
     
      “对,对吧。”周半仙真恨不能抽之前想着过来敲大娘子一笔的自己一巴掌,说完,他也觉得这个数目太不像话了,又硬着头皮道,“添一次能用好久的。”
     
      “嗯,我看看……”林大娘看着周半仙这块的支出,翻了翻,“每隔两个月补一次。”
     
      赤裸裸的真相面前,周半仙无颜以对,低头看地。
     
      “我们府里还种着不少药田,没卖的就算了,每年还要补这么多进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林府上下几百口,拿药煮着当饭吃呢。”林大娘淡淡道。
     
      周半仙羞愧得脑袋开桌子下面去了。
     
      他也知道他这些没少坑主家的钱。
     
      林大娘看着小老头愧疚不安的样子,也没打算赶尽杀绝。
     
      这年些来,林家善名遍布怅州,这怅州城里的百姓更是对他们家保持一种非常维护的好感,这跟半仙对平民百姓的救治息息相关,林善的善名,他功不可没。
     
      她不可能卸磨杀驴。
     
      但林家今年确实有问题。
     
      她不能在林家还有问题的时候,还追加对他那方面的投入,会出问题的。
     
      “今年年景不好,”林大娘看着算盘淡淡道,算盘被她打得多了,个个油光锃亮,光滑如黑玉。这一个多月,她没了为她顶着天的父亲,每个夜晚,除了在外面梁上守着她的乌骨叔,就是这几把算盘陪着她过来,“城里各家都成问题,我们家好点,但今年收成也要减半,你这边,府里就不减了,日子不好过,看病的人也会多点,短哪处都不能短你那边。”
     
      以前她只是管着家里的这点支出,大的方面还是在父亲那边,现在,整个府都压在她的身上,她只能说,求生艰难,维持一家老少生计不容易,维持一个积善之家的生计,更不是件容易的事。
     
      林大娘说完,周半仙也抬起了头,惭愧地看着林大娘。
     
      “你看行吗?”林大娘看着半仙,浅浅一笑。
     
      她日夜操劳,哪怕身体康健,年纪还小,这翻下来,虽说不到形容枯槁,但也瘦了不少,脸上无肉。
     
      小小娘子身上,已见殚精竭虑。
     
      但看病的人那么多,周半仙也不忍心拒之门外,便点头道:“娘子,小老头知道了。”
     
      说罢,又道:“我会收点诊费的,即便不如此,他们要是送来鸡蛋米粮这些,老头也会收了。”
     
      以往他太看重他在这些人当中的名声了,为博他这半仙之名,他分文不取,斗米不收,也难为林府这么些年替他支撑他要的虚名了。
     
      ——
     
      周半仙走了,林大娘看着小老头垂着头颓丧地走了,身子往后一压,也是暂松了半口气。
     
      父亲找的这些人,个个都是绝世奇才,但性子里也各有各的缺陷,有时候也可能因为过于天才了,骨子里任性得很。
     
      还好的是,多年下来,这些人也是家里人,也是看着她和胖弟长大的,会把他们当小辈心疼他们,也会为他们着想。
     
      如此这般就好,她和胖弟也能留的住他们。
     
      林大娘这里刚松了口气,那厢,林三保阴着一张脸,大白天就进了林府。
     
      出事了。
     
      林宝络带林氏族人砸了怅州城林府最大米店,说侄女不孝不义,无德无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