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8章

第28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那小将军,在下拔了……”
     
      “嗯。”
     
      大夫头发间都冒出汗来了,再不拔,看来欲要昏厥的不是他,是大夫了。
     
      紧接,“噗”地一声,是血箭喷出来的声音。
     
      “小将军!”
     
      拔箭的大夫往后退了两步,倒在了地上,候在一边的医徒拿着已经备好的止血纱布扑了上去。
     
      那纱布上面铺着一层厚厚的黄色药粉,这纱布一铺上刀藏锋的肩头,就发出了一阵嗤嗤声。
     
      不知为何,医徒听着都觉得小将军的肉都被火烧了似,他都不敢看,捂着伤口转过了脸。
     
      刀藏锋紧咬着牙,他的牙齿因为疼痛上下磕碰不已,发出了颤动声,他不禁讨厌地皱起了眉。
     
      “小将军……”他的副将刚才不忍别过了脸,再回过头看,见小将军还直直地挺着腰坐着,巍然不动如山,不禁动容不已。
     
      箭从后背射入,但好在没伤在心肺,药也很好,是那边有钱的那一位给他的,之前他也试过一次,很管用,能疼得让他脑袋清醒。
     
      过了一会,刀藏锋咬紧了牙,止住了那引他厌恶不已的牙齿颤粟声。
     
      这身体真是软弱……
     
      随即他深吸了口气,就睁开了眼。
     
      一睁眼,烧在帐房中间的熊熊火光映入了他的眼。
     
      他看着火光,面孔恢复了以往的面无表情。
     
      殊不知他现在这张满是汗,没有丝毫表情的脸,带着让人打骨子里发寒的杀气。
     
      “刀益。”
     
      “末将在。”
     
      “点将二十,戌时合整。”
     
      “末将领命。”
     
      副将领命而去,大夫与他的小学徒都呆了。
     
      半晌,大夫斗着胆子小声说了一句,“小将军,您有伤……”
     
      有伤在身,需要休养啊……
     
      可惜他没说完,刀藏锋突然抬起了他那双眼,看向了大夫。
     
      那眼寒如冷星,就像眼睛藏着一把冷刀,大夫当下就把到了嘴边的话强咽了下去。
     
      他知道这位小将军打起仗来凶猛无比,但他真不知道这位小将军凶悍至此。
     
      这是刚从鬼门关回来,又要闯鬼门关啊。
     
      那厢与熊白大战的元帅刀涵普听到长子夜晚将突袭熊白主将的事,半晌都没有说话。
     
      他知道长子的用意。
     
      他已经潜入熊白主营三次了,昨晚他偷袭成功,大伤了熊白主将,也是九死一生才逃回来。
     
      而熊白的人谁能想到,一个被箭穿透的人,今晚将再袭他们主营?
     
      刀涵普也知道没有比长子更知道怎么进熊白主营之地的人了,那道通往熊白主营的路,也只有他和经过他特练的人能走。
     
      而他,作为主帅也需要一场大胜的军功,才能洗清他前此领军五万,大败白熊的耻辱。若不,今年回京,等着他的将是皇上的雷霆大怒,和老父对他深深失望的脸。
     
      他不得不让长子走这一遭。
     
      这不仅是为他,也是为了他们一家七口在刀府的地位,更是为了刀家在京城,在朝廷的名声,还有以后。
     
      他也需要长子去打这一次胜仗,让底下那些想踩着他而起的将领知道,他就是不行,但他的儿子行。
     
      想及,一直沉默不语的刀涵普轻摇了下头,对前来报信的家士道:“知道了,下去吧。”
     
      他知道了,但也不知该跟长子说什么才好。
     
      ——
     
      江南怅州。
     
      端午一过,洪木要走。
     
      林大娘每日琐事颇多,这日也特地起了个大早,准备让洪木带走的东西。
     
      她准备的东西有点多,就让小丫过去问洪木最多能带走多少东西,她也按照重量去减少那些没有太大必要带的。
     
      林大娘这边正在打包袄,她选了最坚固的一种布用来打包袱,这布还不重,就是贵,贵到张记都不爱织,因为成本太贵。
     
      而且壬朝以黑为尊,黑色只有贵族才能穿,张记还得送到京城去卖,加上运费,更贵,买的人太少了。
     
      要知道只要用其一小半的钱,就能在张记买到样子比它华丽甚多的黑锦暗纹布了。
     
      这布是一种非常奇怪的黑蚕吐的黑丝制成的,一年就吐那么一点点,织一匹布得养上万条才行。
     
      林大娘还曾慕名去看过那黑蚕,一长条一长条跟小蛇似,看两眼回来,她晚上都没吃饭。
     
      但布确实是好,一般的刀子都损伤不了它,都可以拿来当盔甲用了。
     
      她已经拿这布给刀小郎做了两身衣裳,还做了两双鞋,再加上这两块打包袱的布,林府存的三匹黑金一大半就去了。
     
      看来还是得派人去张记说一声,今年无论如何也要为林府多做一匹黑金才行,这种好东西,她不攒两匹心里都不踏实。
     
      还有,得把它的重要性写在信中才行,省的那小郎君把它当普通的布用了。
     
      林大娘这边刚把加写的内容写好接着收拾,小丫就带着两个小丫鬟回来了,一回来就是满脸的不高兴。
     
      “怎么了?”林大娘奇怪了。
     
      小丫身后的小丫鬟掩嘴偷笑了一声,上前来与林大娘悄声道:“那位洪壮士,当小丫姐姐是已经成了亲的管事娘子。”
     
      小丫个子有点娇小,身材有点丰满,而且她已经及笄了,又是房中的大丫鬟,束发也偏向发髻,显得有点老成,被误会了就林大娘来看也没什么。
     
      外面成亲早的,十岁出头,就为人妇了。
     
      “那说明小丫有管事娘子的气势。”林大娘安慰她的大丫鬟。
     
      小丫却没有被安慰道,委屈道:“哪是,娘子,他那是觉得我老,叫我管事娘子就算了,我当是恭维,他还问我孩子几岁,还送一个拔浪鼓说要给我孩子玩,但我有那么老吗?”
     
      她像个生了好几岁的孩子的人吗?
     
      原来是这样……
     
      林大娘乍舌,也不敢多说了。
     
      被人说老是绝大部份女性的软肋,谁戳谁倒霉。
     
      “咳……”林大娘赶紧转过头,接着忙她的。
     
      小丫委屈,不过,她是大丫鬟,也不会误了正事,不高兴了一会,就跟林大娘说:“说了,因为我们送了他一匹好马,他说可以带一百斤的东西。”
     
      咦,还挺重。
     
      这壬朝人嘴里的一百斤,是等于后世的240斤了。
     
      林大娘看向小丫。
     
      小丫也奇怪,一百斤不轻了,就她看来,那位洪壮士也不是占人便宜的,也不客气就开了这个口,也是挺奇怪的。
     
      “那挺好。”虽然觉得能带这么多东西有点奇怪,但林大娘还是挺高兴的,这样的话,她可以多给人捎点东西去。
     
      她还可以给他送点林府自己做的肉脯,这个是她改良过的,当干粮吃最好,哪怕扔到锅里,也能煮出一锅肉味来,在最北方那种冰天雪地里,吃吃这个应该还挺好的。
     
      “小雅,去把肉脯领出来,打二十斤的包。”
     
      小雅朝她欠了欠身,提着裙子就往门外跑。
     
      “娘子,”小丫说着也觉得怪了,“也是怪了,还说请你多拿点药,说你的药好。”
     
      说完,小丫“啧”了一声,“看不出他是说这话的人。”
     
      刚才她只顾着气去了,都忘了洪壮士张口就这么不客气地要东西,虽然大娘子也不可能不给吧,但也是怪怪的。
     
      “觉的不客气?也没有,”林大娘指着大素去拿她之前打好的大包袱,跟小丫说,“是咱们去问的,人家好好告诉我们。多好,还给你送拔浪鼓说给孩儿玩,也是有心的人。”
     
      人家是保家卫国的军士,哪怕他不是刀小郎身边的人,林大娘都挺敬重人的,不想让丫鬟因此轻看人。
     
      再说,他这么一开口的话,林大娘觉得这可能是刀小郎跟人说了什么。
     
      她都觉得那刀小郎对她很有一种“债多了都懒得愁”了的感觉,这打借条打得越发的麻利,要的东西都是写在借条上,除了借条上有个借字,信上现在是连个借字也不说了。
     
      等会她得去翻翻信,看看是不是落了什么借条。
     
      “这倒是。”小丫也想的开。
     
      “那东西多,他回去的路上就慢了。听说燕北以北夏天才冷,燕北这边的夏天还是热的,容易坏的那些也是不能多带……”林大娘看着她列的清单道,“药要是要多点,也好,把我房里能腾出来的都拿出来,小丫你去。”
     
      “诶。”
     
      “得去周先生那再要点……”林大娘自言自语,又找小丫,“小丫,你过去再问问洪壮士,问问他哪方面的药要多点,我这就让乌骨叔去周先生药房里拿。”
     
      正躺在外面梁上,吹着小风睡觉的乌骨一听到屋里大娘子叫他了,他睁开了眼,看着梁顶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把他的绿眼珠都翻没了,“那赔钱东西。”
     
      他们家大娘子还没嫁去,他就可劲儿糟蹋他家大娘子的东西了。
     
      他真的好想杀了那小郎。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