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7章

第27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家跟任知州是一队的,任知州的对头差不多也是林家的对头,林大娘可不想和稀泥,两面都不讨好,她态还是要表的,也得跟任夫人一个鼻孔出气,这时便接过小丫递过来的另一个盒子,递给了任夫人,同时嘴里淡道:“这是我娘让我交给您的,她让我代她向您问好。”
     
      任夫人这次是真真笑了起来,眼睛里都有了点笑意,她是见过林夫人的,也喜欢那个表里如一,真正淡泊名利的林夫人。
     
      她打开盒子一看,是两枝花,是上次她去林府说开得很好看的端午花,这都过去一年多了,林夫人还记的她喜欢,也是有心了。
     
      任夫人也是喜欢风雅的人,收到这两枝花,比刚才收到金玉时笑得真心多了,这时,坐在她下首一点的通判夫人头都要探到她的怀里来了,任夫人瞥到,“啪”的一声把盒子关了,递给了身边的丫鬟,对其淡道:“林夫人所赠之礼重逾万金,好好拿着,去替我放好。”
     
      “是。”丫鬟双手接过,小心翼翼地端着退下去了。
     
      通判夫人一听,眼睛都红了。
     
      她猛地看向林大娘,“是什么东西?”
     
      林大娘抬眼看了眼她,便朝任夫人看去。
     
      “这小娘子,这娘还在着呢,就这么不知礼。”跟通判一伙的官员夫人来帮通判夫人助威了。
     
      林大娘一脸淡然,跟没听到似的。
     
      这时候,任夫人开火了,林大娘是他们这边的人,她怎么可能让人当着她的面欺负她,那小官夫人一开口,她就朝人看了过去,“典夫人,比不上您,听说典大人又纳了两个美妾?您肚子啊,要是还不争气……”
     
      她瞄了眼那小官夫人的肚子,“怕是得回娘家了吧?”
     
      那小官夫人一听,一下就气得脸都胀红了。
     
      她生了三个女儿就是无子,最恨有人跟她提起这事,现在任夫人一开口就直戳她心口,说她再不生儿子就得被休回娘家去,这任夫人还是上官夫人,她还不能顶嘴,只能生生把气咽下了。
     
      她坐在那,因忍气吞声,忍得全身都发起了抖。
     
      这观赛台的小圈子,一下子就没声了。
     
      任夫人就是厉害,一开口就震住了全场。
     
      早就在这小圈子里身经百战的林大娘也习惯了。
     
      说实话,她挺明白她娘为什么不喜欢出来见客。
     
      这种女人扎堆的地方,这心理素质要是不好点,脑袋要是不好使点,活活气死,指日可待。
     
      不过,女人这边不平静,男人的战场可是更凶腥,她们顶多嘴皮子上占占便宜,他们那边出点事,那都是要用人力金钱去平的。
     
      林大娘想着,往小胖弟的地方看去。
     
      只见他昂首挺胸坐在任知州的身边,迎着阳光的小胖脸红通通的,但他直视着前方,努力地在跟首富罗曲江说话,身上没有丝毫怯怕。
     
      林大娘忍不住心中一松。
     
      任夫人也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所向,她朝林大娘微微一笑,安慰地拍了拍林大娘的手。
     
      ——
     
      林大娘坐了一会,就有林氏族人的家里人带着丫鬟过来非要往她这边挤,还给外面站着的丫鬟塞银子传话,说过来跟她问个好。
     
      平时不去府里问好,现在能上观赛台逞威风了,她们就过来了。
     
      林大娘早料到了,她的丫鬟站得离外围远远的,看身边的人也好,看下面的人也好,眼睛看到这些人跟没看到似的。
     
      任府的丫鬟也是极守规矩,被任夫人调教得不可能在外面出差。
     
      来传话的还是小官夫人的丫鬟,拿点小钱,都敢过来说话了。
     
      任夫人也是名门闺秀,跟着任大人到了怅州,她是即高兴但又累。
     
      她是高兴钱多,但也累极这里比京城更让她头疼的人际。
     
      怅州太富了,太多人盯着了,也太多人为了钱完全不顾头上的脑袋,都太敢了,她要是不把胆子提上去跟着,大人跟她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这厢,下面官员夫人带来的丫鬟走到林大娘这边传了话,任夫人冷冷地看了那个官员夫人一眼。
     
      那官员夫人也是察觉到了她丫鬟所做之事,狠狠地瞪了那个死丫鬟一眼,随后讪讪地朝任夫人笑了一下。
     
      但她家那位大人是通判那边的人,任夫人知道这只是做脸给她看,回去了,不定怎么夸丫鬟落她的脸。
     
      任夫人无动于衷地别过脸,半垂下脸,朝林大娘那边淡声轻道:“你们家那些人,你什么时候收拾?”
     
      “怀桂还小,我爹之前的意思是留着,让他见见。”让他练练。
     
      “嗯。”林老爷那个人,任夫人不敢多说。
     
      哪怕他死了,她也得敬着他三分。
     
      “听说,你们家冰雪极寒之地来人了?”
     
      最北方。
     
      林大娘点点头,这时比赛前的祭祀开始了,任知州要去天台上香点火了,百姓们群情奋涌,都朝他那边挤去,想看看这一州之长是什么样子。
     
      她们这边本是角落,人极少,这时人更少了。
     
      她看着下面热闹的百姓也轻言回道:“是,是刀家刀小将军的身边人,姓洪,是他奶娘的长子。”
     
      任夫人最喜欢林家这位大娘子这一点,很多事,她并不藏着掖着,让人跟她有话可讲,“极亲了。”
     
      林大娘点头。
     
      “也是有心了。”任夫人又道。
     
      “是。”
     
      “你过去,还得三年……”任夫人沉吟了一下,“到时候,我们也走了。”
     
      是,知州的五年任期,任大人已经上了三年了。
     
      林大娘轻颔了下首。
     
      “也不知道我们会不会回京城……”京城那边所谋之位还有点远,任夫人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满了,“要是回了,我倒是可以在京城迎一迎你。”
     
      林家,她家大人是要拉住的。之前上了林老爷的钩,他们家也是经过细细思量的。
     
      林老爷走了刀家那一步,走的险,但也走的远。
     
      那刀家小郎她家大人是见过的,绝非池中之物,也非等闲之辈,以后大壬的虎符,必有一枚握在他的手中。
     
      兵权啊,这个才是实打实的,何况刀家是可拥私兵的人家。
     
      这等人家,举天之下,壬朝三百年来,除了皇家,就只有当年随开朝之祖打天下的刀,韦两家而已。
     
      人才是根本。
     
      任夫人毫不介意向小小娘子释放好意,见小娘子闻言头朝她偏过来,看了她一眼,她又道:“京城啊,天子脚下,是个不得了的地方,里面随便放出只老鼠来,都会咬人。”
     
      这倒是。
     
      据林大娘所知的京城的事,每一件看似简单的事情,背后的原因都不简单。
     
      例如刀小郎那个亲弟弟打残了兵部侍郎的孙子,背后原因是兵部侍郎劫了户部给刀家的补给;李家舅舅火烧户部尚书家,是因为户部尚书的儿子偷了他的妾,嘲笑他李家有势无力奈他不何。
     
      如刀大夫人刀李氏,当年生嫡长子,是她父亲李老将军把李家的人全带去了,全程守在外面才把刀藏锋生了下来。
     
      其中之险,林大娘听闻一二背后都一身冷汗。
     
      她要真是个娇滴滴的富家女,带着个空脑子嫁去京城,哪怕她爹给她留的帮手再多,自己不行,怕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而任夫人释放的好意她不可能不接。
     
      她胖爹给她在京城安排的人手,自己人居多,都是打下手的人,朝廷上的手,他没伸,怕皇帝知道了,反弄巧成拙。
     
      拿粮买皇帝的欢心,这可以,但收买皇帝的官员,把手伸到皇帝的朝廷里,林宝善没这个胆,林大娘也没有。
     
      但主动收买跟靠过来就不一样了,任大人要是对她有所图,靠过来给她用,这当然好,有人比没人不知要强上多少。
     
      “是,我也是想任大人跟您要是回京了才好,这样我也有个相识之人了。”林大娘轻声道,说完,看向了任夫人,“回京之路怕是有点远,夫人,我们林府要是有什么帮得上的,您尽管说。”
     
      一看这林大娘根本不需要她提一字半句就能跟上她的意思,任夫人对她也是有点佩服。
     
      小小年纪就如此玲珑通透,再过几年,如何了得?
     
      难怪林老爷放心把她送上京城。
     
      “多谢了。”任夫人也没推辞,拍了拍她的手,轻启嘴唇淡道。
     
      她当然用得上林府,罗家富绝天下,但林府巧绝天下,他们家有太多的好东西了,她需要他们家拿出些东西来上京打点。
     
      “夫人……”这时,在任知州身边伺候的丫鬟跑过来了,与任夫人施礼道,“大赛就要开始了,大人让我请您跟众位夫人过去,到大台前面去看大赛。”
     
      “呀,吉时到了……”任夫人一听,笑着站了起来,朝下首的诸官员夫人笑道:“诸位夫人还请随我来。”
     
      说着就拉了林大娘的手,朝她微微笑道:“小娘子就跟在我身边吧。”
     
      而此时,最北方刀家军驻守的战营里,刀家军黑豹旗的小军长刀藏锋昂着首,闭着眼让随军大夫给他拔箭。
     
      那箭穿透了他的肩,拔箭的大夫手握着箭头一直不敢动,头上冷汗出的比刀藏锋还多,这时只听他咬着牙,跟刀藏锋做最后一次确认:“小将军,你真的不咬一根软布塞?”
     
      刀藏锋抬起了眼,这时,他额上汗水从他锐利锋芒的眼上滚下,打在了大夫的手上,烫得大夫的肩膀耸了一下,差点带动他手中握着的箭身。
     
      他冷眼看着废话老多的大夫,薄唇轻掀,“拔。”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