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8章

第18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乌骨拿了大娘子的信去给老爷过目。
     
      老爷在看,他在底下玩着大娘子给他的药瓶。
     
      看得出来药瓶是特地为他做的,散发着木香的木瓶子雕着几个扮鬼脸的小骨头,从痕迹看得出来,新着呢。
     
      每个小骨头扮的鬼脸还不同,乌骨拿着几个药瓶放在灯光下一个个仔细地看着,都不知道那边看信的老爷脸都绿了。
     
      林老爷正在骂:“这写的都什么?这是个小娘子写的吗?”
     
      林守义在旁翘头看,也算是翘着头把一封信看完了,林家大管家毕竟也不是一般人,这时候还能为大娘子说话:“老爷,大娘子这也是真性情,我看也没事,这早晚都要成家在一起的人,早点知道对方性情也好。”
     
      “你也不怕人家不娶她了?”林老爷都快气糊涂了。
     
      “咱们家有钱啊。”不怕不娶啊,林守义小声嘀咕。
     
      他这两天也算是从老爷那明白刀家为何要给长孙定他们大娘子了。
     
      刀府现在的大夫人也是将门之后,但那个将门是个没什么钱的将门,就是一寒门李姓子弟靠军功晋升的,这李门老将军跟刀家老将军交好,就把刀大夫人嫁进来结了两姓之好,听说刀大夫人当初嫁进刀家的嫁妆不过是三抬箱子……
     
      这李家将军在当了大将军后也可是娶了不少妻妾生了不少儿女,养妻妾养儿女那可得花不少钱,这家里这些年可没少沾这刀家大夫人的光。
     
      这娘家不给点就算了,还要贴着些,林大管家想想都知道这刀大夫人在刀家的处境有多难。
     
      刀家老太爷给嫡长孙定了林家,是称得上疼爱了。
     
      他们林家别的没有,有钱有粮啊。
     
      不怕不娶。
     
      “你说什么?”管家的声音再小,林老爷也听到了,转过头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的大管家。
     
      林守义轻咳了一下,正了正脸,严肃回道:“老爷,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大娘子这般的聪明伶俐,这字里行间透着的见识岂是一般娘子所能比的?那刀家小儿郎也非一般之人,定能看得出我们家大娘子的聪慧绝伦出来!”
     
      大管家就是大管家,说的话就是不一般。
     
      乌骨捏着手里的木瓶子回头,对这个往常对他颇为照顾一二的大管家大行赞赏之目,很是钦佩他。
     
      老爷身边,果然是能人辈出。
     
      “你能不说瞎话吗?”林宝善斜眼看着他的大管家。
     
      林守义摇摇头,“那您看着办吧,我去给乌骨的包袱再打打。”
     
      他走了,乌骨把小木瓶子拿原先包着的那块绣着小骨头的黑布包好,紧紧栓在腰带上,也开了口:“我看大管家说的对,瞒什么瞒,早晚知道的,现在知道了,要是不喜欢,早退早了。”
     
      不稀罕他们家大娘子,难不成他们大娘子还稀罕不成?
     
      他们大娘子就是不嫁也行的,大不了他杀光了那些会说她闲话的林家人。
     
      “你们啊……”林宝善痛心疾首地看着他们,总算明白为什么他细心地教,精心地教,他宝贝女儿还是长歪了。
     
      都是这群身边人给带的!
     
      早知道,他就不在她从小的时候就带着她跟这些人接触了。
     
      不管林老爷所思如何,最终乌骨还是把林大娘亲笔所写的信给带到京城去了,挑了个月黑风高的好日子,连着包袱砸到了刀家小郎的怀里。
     
      乌骨也不管刀家小郎是怎么想的,往后在京就一门心思办老爷所吩咐的事了,只是在他在京半月,即将起程回怅州时,一夜,穿着一袭黑衣的刀家小郎也在月黑风高夜找到了他,把一封信射到了他的头发里。
     
      随后,人就走了。
     
      眨眼功夫就不见了。
     
      信很薄,捏到手里就跟拿了张薄薄的纸似的,乌骨看半天,这才想起可能是给大娘子的回信,遂即揣到了怀里。
     
      一月后,五月的怅州美如画,全城的花都开了,路上的行人你挤我我挤你,买卖人扬高嗓子四处吆喝着,怅州码头的货船货物跟人上上下下,城州房屋顶上炊烟四起,好一派人间烟火景象。
     
      这夜,林大娘两辈子加起来,收到了头一封跟她有关系的男人给她送的回信。
     
      这本是应该充满诗意的一瞬间,林大娘收到回信的时候那刻还笑眼弯弯,觉得这古人就是有情操,写个信,还能收个回信,这一来一往间,不要太美。
     
      就是打开信,她上下左右看了一遍,还拿水泼了一遍,也只看到了“已阅”和落款的“刀”字三字,也不见多的,她还是觉得是自己眼睛瞎了,不敢置信,又拉着小丫她们跟她找了一遍。
     
      还是没找到多的一个字。
     
      “啥意思啊?”林大娘没想明白,拿着信去找她胖爹,跟他嘀咕,“这是说看了,答应了我,会多多攒钱的意思?”
     
      “是吧?”林老爷也没弄明白,左右上下地看那封被女儿拿水泼过,还染晕了字迹的信。
     
      “我琢磨着,”林大娘想着,思索着,又回头想了自己写的那封信的内容一遍,很正视自身情况地道,“应该是,‘好了,我知道了,你别叨啊叨’了的意思。”
     
      林老爷见女儿这么明白地埋汰她自己,哑口无言。
     
      “没说要退婚吧?”林大娘凑到她胖爹跟前,问她爹。
     
      “没听说。”林宝善摇头。
     
      “我的天啦,”林大娘也摇头摆首,“这样都不退婚,这小郎哥哥也是好涵养呐!”
     
      她还感慨上了,林宝善哭笑不得,拍她的头,“你可别跟你爹我说了,这婚姻不是儿戏,你给我认真点!”
     
      林大娘双手握着她胖爹的大胖手笑个不停。
     
      她胖爹最近身体好,小胖子也比以前长进多了,知道自己的小身体有问题,就是馋也忍着。现眼下家里一切都好,她心情也是很不错,还约了宜三姐姐十五去庙里上香,听老师太给她们讲古念经。
     
      这日子,太好过了。
     
      她心情好,对那封信有点不明白,但也不在意,人家没说退婚,肯回信,哪怕就两字呢,他特地找到了神出鬼没的乌骨叔给带回来,那说明那小郎哥也是有诚意的。
     
      所以,林大娘这一次没写回信,而且人家写了两个字来她再写一封信也没意思,但她认真准备了一份礼物,托家里来往于京城怅州的家人送去。
     
      她也知道了这小郎哥是要去打仗了,去的还是壬朝的最北方,跟最北方那些身高体壮的熊白佬们打每年隆冬必打的大仗,所以给人备了身保暖的衣物,还有毛披等,也不管人家是不是还小,还准备了一小壶二十年的烧刀子。
     
      那酒,烈得只一口就能让人全身都烧起来。
     
      林大娘想,就冲这烈酒,这小郎哥也会记得她的。
     
      ——
     
      庆和七年春,怅州雨水不停,眼看即将成涝,林府所有的管事都被派出了门,分管负责府下所有田地。
     
      林府家主林宝善自年后赴过怅州知州府的元宵节庆,回来就没再起过床了。
     
      这日半夜过后,天还黑着,林大娘就摸着床坐了起来,一坐起来她轻吐了口气,拿手重重地揉了揉脸,下床汲鞋。
     
      她知道时辰还早,也不过寅时,离天亮还早得很,还需一个多时辰去了,小丫她们最近也是被她派了不少事,一天到晚也是累坏了,她想让她们多睡会,所以下床的声音也轻,悄悄去了桌边把灯吹亮,拿去梳妆镜那边,在屏风后把衣裳穿好了,又坐到妆凳前给自己梳妆,正好把发髻绑好,插上红宝石做成的花瓣钗子,就听后面有快步声过来了。
     
      “娘子……”今日大素当值,她喊林大娘的声音有些含糊。
     
      林大娘回头,朝丫鬟嫣然一笑,“醒来了?”
     
      大素头发还披着,她刚起,嘴唇血红,黑发挡住了她的半边脸,显得小脸更是惨白,她一快步过来就是朝林大娘一笑,在林大娘身边蹲下,给林大娘穿鞋。
     
      林大娘摸了摸她的头发,过了一会,她才轻声说:“我等会去我老爹那看看,先行一步,你们收拾好了再过来。”
     
      “诶。”大素应了一声。
     
      林大娘又笑了笑,轻拍了拍听话的丫鬟的头一下。
     
      这时小雅也把热水打好了端了过来,林大娘潄好牙,洗好脸就出了门,提过了插在门廊前的一纸灯笼。
     
      夜还黑,细雨轻飘,纸灯往前一探,廊外带着寒气的细雨也被渲染出了几分凄厉的美来。
     
      林大娘自正月就搬到了主院来,她住的离她父亲所住的大屋不远,走过一道十余丈的长廊,再转个弯走十几步到了。
     
      这一处现在密闭的院子就住了他们父女和几个贴身的身边人,现下静寂无声,身后丫鬟让她小心走的声音远去,林大娘提着灯笼,穿过雨夜,来到了她父亲大屋的门前。
     
      守门的林强已看到她,正候在门边,他提过了林大娘手中的灯笼,压着声音跟她请安:“您来了。”
     
      林强的声音打破了夜的静谧,不知为何,一早就心神不宁的林大娘心更慌了,她回头朝雨夜望去,想看看黑夜当中是不是有手在死死紧紧地扼制着她的喉咙,让她喘不过气来……
     
      只是,那一片黑夜当中,只有连绵不断的细雨还在飘着。
     
      “大娘子?”
     
      “呃,我这就进去。”
     
      林强的叫声让林大娘回过了神,她提脚越过了门槛,踩进了屋子。
     
      一进屋,那有别于外面寒冷清新的空气,带着血腥气的暖气一扑面而来,林大娘觉得每走一步,她的心就越发的沉。
     
      就好像她的每一脚,都踩在她的心口上那样的沉,那样的疼。
     
      许是恶的命运总会带着征兆,不过几步,她看着那床上一动不动的黑影,她全身都哆嗦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