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1章

第11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桂姨娘很快抱着林怀桂回来了。
     
      他们是被林强送回来的。
     
      林大娘等着人进去,就听林强含蓄地跟她道:“老爷说,让小公子也来陪陪母亲。”
     
      林大娘略扬了下柳眉。
     
      林强轻咳了一声,“桂姨娘胃口好,老爷那边没有备多的,就让小的送他们过来,免得饿着他们了。”
     
      “去罢。”林大娘扬了扬手。
     
      她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一进屋,桂姨娘抱着小胖子,娘俩一块接一块地吃着酱香肉……
     
      桂姨娘是个好娘,不忘先给儿子塞一块,再给自己夹。
     
      就是林大娘才走回桌,就见桂姨娘的筷子搁在蓝凤花纹长盘里,没动了。
     
      肉没了。
     
      一碟肉,按江南这边大户人家的规矩,一碟放九块,取长长久久之意。
     
      之前桌子才摆上,大姨娘二姨娘有事都还没来,人都没到齐,桂姨娘带着儿子就把一碟肉都吃光了。
     
      “好样的。”林大娘一坐下就淡道。
     
      把桂姨娘臊得搁下了筷子,抱紧了儿子,喃喃道:“这天还是冷,也是进补的好时候。”
     
      “是吧?”林大娘淡淡回着话,拿着眼睛往小胖子身上刮,小胖子也知道他这娘子姐姐又嫌他吃多了,把小胖脸扭进了他娘的怀里。
     
      奈何他亲娘都自身难保。
     
      “药吃了没?”以往这些事都是亲娘管的,但亲娘这个人吧,人是好,但仙子再美再善良,一时圣母让人一时爽了,但却顾不了人的长久。
     
      桂姨娘是吃的药生的小胖子,小胖子随了父母的病根,天生贪吃,这是林家要得子的代价,无法逃避。但桂姨娘终归是健康之身,比父子俩强多了,这吃几年药,控制着嘴,不至于以后会胖到连走路都成问题。
     
      “吃……吃了。”桂姨娘脸红红地道。
     
      她丫鬟在后面却跟大娘子摇头。
     
      没有,又倒了。
     
      “唉。”林大娘也是拿这姨娘没办法了,心思略转了一下,她回头对母亲道:“让桂娘搬进来吧,让大姨娘跟二姨娘盯着点。”
     
      不放在眼皮子底下是没办法了。
     
      再说,这府里的每个姨娘都可能会放出去,但桂姨娘是不可能的了,她跟母亲是要相扶相持在林家过一辈子,进林家的坟地的。
     
      “也好。”林夫人也没意见。
     
      “这两天就搬罢,我等会跟大姨娘说。”
     
      “好。”
     
      母女俩把事情说完,就听桂姨娘在小声地说:“我住的也不远,走几步就到了,无须……”
     
      这时门边响起了声响,只听大姨娘在外面不知跟谁在抱怨,“太不要了脸,也不知道是哪门子的侄女,她一个打不着边的姑姑,给一千两银添妆?我呸,她当我们林府是金山银山吗,低个头就有钱捡啊,一家祖上八代都是泥腿子,连铜板都没见过几个,也敢一开口就这么大口气……”
     
      跟府中姨娘掐架回来的大姨娘她们进来了,林氏母女往门口中看去,彻底无视了桂姨娘的意见。
     
      桂姨娘也都忘了自己的话,好奇地往门口看去,不知道大姨娘今日跟要钱的梨姨娘吵架吵赢了没有。
     
      ——
     
      这日雨水一停,林大娘还没收到出去了的林守义这些管事们送回来的消息,就收到了罗家的帖子。
     
      罗家的七娘子要出嫁了,婚期就在下月,她送的帖子里说要办一个赏花宴,地点放在罗家的桃花园里。
     
      罗家种了两千亩的桃树,一到桃花全开的时候,确实也艳绝整个江南。
     
      每到这个时节,也有很多书生才子慕名而来,有些甚至是乔装而来的贵人。
     
      罗家的桃花园因此还出了不少佳话,流传最广的就是说罗家佃户有一女,在罗家的桃花园里被前来赏花的京中贵人遇上,惊为天人,已被贵人接到京中过穿金戴银的好日子去了。
     
      罗家也不设门槛,只要进去的人不折花枝就许进去,如此,这两年去罗家桃花园的人就更多了,每年都是人山人海。
     
      罗家也得了个好名声。
     
      这主意是罗家的五公子,也就是罗夫人的亲生嫡子出的,就此,林宝善不止一次跟林大娘感慨,这罗家也是好运气,生了这么个好儿子。
     
      桃花园一到桃花开,不少人挤破脑袋也要进去看一看,哪怕只是摸一摸树干,罗家娘子拿这个也不无得意,这两年每年必设花会接待闺中朋友。
     
      不过罗家有这资格设花会的都得得宠,而七娘子不是嫡女,受宠也不至于宠到罗家专门给她办花会的地步,遂能办这个花会,可能跟她即将出嫁有关,林大娘想想,决定还是去一趟。
     
      罗七娘子要嫁去的地方就是京城,说是嫁给京中一个大官当继室——这事林大娘也从家中的耳目知道了一点,那大官也确实是大官,四品的京中要职。
     
      就是有一点不好,这个人已娶三妻,听说每一任妻子都是暴亡而死。
     
      这个不知道罗七娘子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林大娘跟七娘子的交情不好不坏,她这次去,也是想看一看这是个什么情况。
     
      罗家这几年,大举往京中嫁女,已经有好几个女儿定给京城中人了,头一个还进了宫中,罗七这是即将要嫁到京城的第三个。
     
      罗家的路子,这是越走越宽,也越走越野了。
     
      接了帖子,一说要去桃花会,小丫就带着大丫她们翻箱倒柜,把林大娘的金丝裙都翻出来了……
     
      林大娘一看丫鬟打算让她穿这个去,也是无力。
     
      “你说,我穿这个去,是我要出嫁,还是罗七出嫁?”她指指那价值连城的金丝衣裙,这裙子别说贵得离谱,也重得离谱好不好?
     
      穿着十几斤的衣裳出去,她是出去做客的,还是出去拉练的?
     
      她爹去年给她做这么一件衣裳过年,打的是让她存点私房钱的主意,不是让她真穿的,好么?
     
      “也是,重了点。”两只手抱着丝裙,还只抱动了半边的小丫嘀咕,仔细地叠好,又去翻打眼的红纱茉莉花裙和紫色裳裙。
     
      “这件,”林大娘指了指离她很远的那个箱子,指着最上面的那身绿衣蓝花裙的裳裙,这样子看起来多俏皮清爽,这才是她一个十岁的女孩子穿的样子,大金大红大紫是要干嘛,“拿去挂好就是了。”
     
      “是不是素了点?”小丫看去,不太满意。
     
      宴会肯定会去很多千金娘子,她不喜欢她家娘子被比下去。
     
      “我就穿这身,你们去给自个儿也弄弄去,莫要烦我了,我要去看帐本了。”
     
      一听大娘子要做正事,小丫也不敢瞎耽误了,看着大娘子步伐轻快地出了门,还犹豫着要不要跟上去。
     
      娘子这是嫌她噜嗦呢。
     
      这厢大鹅在旁边握嘴偷笑,还跟妹妹小鹅咬耳朵:“大娘子嫌小丫姐姐选的衣裳丑。”
     
      再丑上几回,小丫姐姐就当不上大丫鬟喽。
     
      小丫听到,恨恨地白了她一眼。
     
      ——
     
      下午快到点要去接小胖子,前院计管事就派人过来,让林大娘去前院一趟,说林家的五姑姑过来了。
     
      林老爷的七个姐妹都是庶女,有五个跟他的两个弟弟,林宝络跟林宝贤是同母,另两个也跟林老爷感情生疏,遂这么多年来跟林府的关系也不好,来往非常少。
     
      当然如林宝善防患于未然的性子,他也是使了法子让她们不敢找林府的。
     
      只是他一倒,林宝络跟林宝贤心思活络了起来,这几个林姓女人作为打头的靶子,就被他们派出来探路了。
     
      这五姑姑她见的也少,明明就是住在同一城,林大娘见她的次数跟见别的姑姑一样,屈指可数。
     
      说来,林家的这几个嫁出去的娘子日子都不差,最差的,也是个小地主娘,过得惨的真没有一个。
     
      这五姑姑说来夫家也有点门第,她公公以前当过十几年的县官,告老还乡时,还得了圣上嘴上的几句嘉奖,在小地方来说,也是有点名气了。
     
      但在六年前,他们一家从临州淳江州下面的县城举家搬来了怅州,那段时间他们往林家走动的多,但后面就少了。
     
      林大娘知道她胖爹帮他们搞定了落户的事,还给了他们一幢房子和近百亩的田,也算是尽了富亲戚的大方了。
     
      这家的老爷和公子都还在科举的路上,按理来说,他们要是往上面走,是不好得罪跟京里有关系的林府的。
     
      就是他们可能资质有限,两父子,一个考了半辈子,一个考了也近十年了,两人连个秀才也没捞着,连买官的资格都没有。
     
      说起来,林宝善最是郁闷这个,他们林家同样是扶持同族之人和亲戚等上学进考,几十年间,林家硬是没出过几个人。现在出了的那两个,还跟他的关系不太好,拿了他的钱仗了他的势,翻脸就不认人。不像罗家,总有那么几个人在朝为官,有些还是显能之人,连圣上看在他们的面子上都要对罗家多加惦量。
     
      林大娘也郁闷这个,他们家也在林家的这些读书人身上砸了不少钱了,也没砸出个花样来不说,还砸出了翻脸不认人的来。她都觉得她胖爹的运气都花在扩充田地这块了,别的一点也没有。
     
      现在,不知道这五姑姑来,是不是也是来问有什么分给她的……
     
      就在林大娘想着事往前院走的时候,林五姑姑坐在客堂里,她喝着茶,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圈客堂黑檀木所制的桌椅。
     
      林家真是富,连槛栏都是檀木做的,油的发光。
     
      她当年出嫁,林家不过只给了她五千两作嫁,别的一概都没有,这里几张桌椅加起来都比她贵。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