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7章

第7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夫人是个很务实的人,她带着两个丫鬟半箱书,除此之外一无所有进林家,后来她管家,但从不管家中的钱。想要个什么值钱一点的物什,也会开口问过了家主,答应了她就要,不高兴了她就不再提。她也没嫁妆,以后能给女儿的,也就是她父亲给她的几本书,与她养的几盆花。
     
      她能给女儿的,只能是这些不值钱的心爱之物。
     
      好在,女儿是林家的女儿,羊毛可出在羊身上,值钱的总归会有。
     
      林夫人悠悠的,林大娘也是好笑,“你也不怕累着胖爹了。”
     
      林夫人笑瞥了她一眼,把女儿揽在怀里,轻抚着她的秀发,微笑道:“你倒知道心疼了?”
     
      林大娘闷笑不已,笑罢,又笑叹道:“他老说我是他前世欠的债,我就让他看看,债主都是怎么当的。”
     
      林夫人也是好笑,忍不住轻拍了下她的头,“顽皮。”
     
      ——
     
      林三保明面上是林记米行的一个小管事,管着林家下面的一个小米店已经二十余年了,但实际上他是林家在怅州城里最大的耳目,手下管着几十个小探子头。
     
      他算来是林家的老人,只比林老爷只小两岁,本是早年林太老爷从千里之外的荒城悲田院抱来给林老爷当贴身家奴的。
     
      他小时聪颖,跟林老爷感情也好,后来林老爷想办法帮他脱籍送入了书院,想让他在仕途上走一走。可惜他年轻气盛,在书院里打伤了官家子弟,被判监牢十年,算是毁了林老爷对他的一片苦心。
     
      出牢后,林老爷收了他回来,又给了他一份事情做,林三保才得已还能成家立业。
     
      这些年他为林家出生入死,论及其忠心,林三保是手下人当中林宝善心目中的头一位。
     
      现在,这头名人物就坐在林宝善的面前,低着头轻声告林老爷宝贝女儿的状:“且不说她连夜把人送走,昨日又找了忤作寻了相似的尸首替那车把式夫妻俩,老奴纳闷的是,她是如何相识的那老忤作?”
     
      老忤作根本不是他们的人,林三保这几天被大娘子吓出了一身身的冷汗,当时听闻大娘子的大胆包天,他连杀了老忤作的念头都起了。
     
      “还说,老忤作是她的忘年之交,那是一介阴人,寻常人哪敢近身,这交从何而来?老奴先前百思不得其解。”林三保声音越说越轻,他一个探子老头目,大半生都活在黑暗中,这口气也是阴森得很。
     
      林宝善眯起了眼,眯成缝的眼睛比他肥脸上的皱褶还浅,不仔细看,都找不着他眼睛在哪,“她总碰到些奇奇怪怪的事,出个门,打劫的都能遇上。回头我得找个好日子,请高僧再帮她念念,化解化解。”
     
      反正不是大娘子的错,是碰到她的人的不对;不是碰到她的人不对,那就是时机不对,得找高僧化解。林三保听多了,连头都没抬接着告:“罗家的人现下都当那罗九是偷了家里的银子跑了,还传他偷了罗夫人房里价值连城的玉如意观音跑了,老爷,那罗九偷还是未偷,您当如何?”
     
      “如何?”
     
      “老奴问娘子了,她说只找人偷了点厨娘的碎银,替罗九假装掩饰了一翻,那玉如意是在罗夫人房里的,她想差人偷也偷不着,还道……”
     
      林宝善一听不对劲,打断了他,“你等等,容老爷缓缓。”
     
      他拿大巴掌捶了几下胸口,大喘了几口气,道:“说罢,那孽畜说什么了?”
     
      总算是骂上了,林三保老眼动了动,维持着此前的轻声接道:“还道如若家里探子这般有本事,她早令他们把罗家搬空了,把罗家的罪证捅上去让今上灭了他的,哪容得下罗家压着咱们林家一头。”
     
      林老爷拍床,“不肖女啊,我怎么生了这么个女儿!她这是觉得她老爹爹我没本事灭了罗家是不是?”
     
      如若不是太胖,林老爷气得都快从床上跳起来了。
     
      林三保脸抽了抽,觉得这状也没法再告下去了,心灰意冷地闭上了嘴。
     
      林宝善气得又喘上气了,“她当罗家是那般好对付的?”
     
      您也知道不好对付啊?阴沉沉的林管事抬起头,看着林老爷。
     
      林宝善被他看得也颇有几分讪然,他心里很清楚女儿这次过于鲁莽了,这其中只要稍微有点差池,林家就要受波及,这不是什么小事。
     
      但他林宝善就这么一个女儿,他平时都舍不得说她两句,话说重了心里都愧疚,哪舍得让别人说她的不好。
     
      “总归是没出事,”林宝善顺了顺气,跟林三保道,“这年纪有这手段魄力,比我当年要强。”
     
      这倒是,林三保默然。
     
      “那老忤作那,没问题罢?”
     
      “应是没问题,那老忤作身患重病,也是快死之人了,活不了几日。”
     
      “如何相识的?”
     
      “那一位是周半仙的病人。”
     
      周半仙是林家的大夫,但不住在林家。他在城外的半月山下养有药田,造了房屋,平时都住在药庐那处,衣食都是林家送去,只有林家传唤,才会进城给林家人看病。
     
      这几月林宝善身子极不好,头两个月周半仙都在林家住着,但又放不下闻他半仙盛名去药庐看病的病人,也是来回奔忙。这半月林宝善的身体好了些,他才得已回药庐住上两三日,得了林家这边的传话再过来。
     
      这段时日,因亲自给父拿周半仙亲自煎的药,林大娘往药庐那边跑的也多。在周半仙那认识了那么个人,她不说,林宝善也是没法知道的。
     
      闺女最近也是只跟他说好玩的事情,坏的一概不说。
     
      林宝善刚刚倒下的那几天,全身没知觉,就剩嘴巴能动。女儿天天逗他说话,一天让仆人给他翻身无数次,给他抬手抬脚,压着他的手臂让周半仙把两寸长的针到肉里,逼他吃药喝粥,肉也不给一口。这样养了近三个月,他能说话了,手也能动了,脚也有点知觉了,但本来随了她娘就瘦的女儿更瘦了。
     
      “此人可靠?”
     
      “可靠,那老忤作只有一独女,是早年和离他婆娘带回娘家养大的,那家没有另嫁,只身养大了女儿,那家女儿也已是待嫁之龄了,大娘子已让我们悄悄去送些银子给那对母女。”为了那母女的往后,这老忤作就是浑身是嘴,想来也会闭紧。
     
      不过依林三保而言,大娘子也总是太心软了。往往一刀下去的事,她总让钱来解决,不知道刀比钱、比人要可靠多了。
     
      “这就好,不过这段时间你多费点心,盯着点。”
     
      “老奴知道了。”
     
      “唉,”说至此,林宝善动了动手指,弯了弯,与林三保叹气道:“三保啊,我这次从鬼门关走了出来,也不知道能熬多久。就是回来了也不如以前了,我就这一儿一女,你要帮我看着点。”
     
      “您放心,老奴是您的奴,也是娘子公子的奴。”林三保淡道,又道,“您定长命百岁。”
     
      林宝善苦笑了一声,“不说这个了,你的意思我明白,我会说说她的。”
     
      不止是要说说,是一定要让她听进心里去才好。
     
      但林三保也知道如果说林怀桂是老爷的命根子,那林大娘就是老爷的心头肉。心头肉岂是那般舍得说的。
     
      ——
     
      春雨连绵不断,那日停了一下,又接连下了好几天。雨不停,成天不见日头,林家的姨娘们成天唉声叹气,满府找林府的大娘子——一找到人,就在当家的林大娘面前叹气。
     
      她们人多,能从林大娘面前从早叹到晚。
     
      没两天,张记布庄的新布刚出布坊,就拉了两大车到林府。
     
      前头张记的二掌柜跟林府的管家算帐,后院林家的姨娘们欢天喜地地围着布匹团团转,一块分布。
     
      林家姨娘多,加上近百匹的布,把平时一家人用来一起吃饭的大堂挤得满满当当,丫鬟们都不敢进来,生怕脚下带来的雨水脏了大堂的地,蹭脏了姨娘们的漂亮衣裳。
     
      林家姨娘们身材丰满的居多,又居多爱穿得花俏,那样子也是走哪都打眼,身着粉蓝色春袄的林大娘坐在她们中间,跟块背景布似的……
     
      “哎呀,八姐,这个衬你,好瞧得紧。”
     
      “是吗?我比比。”
     
      说话的七姨娘八姨娘是好姐妹。
     
      “十一妹,这个绿色好,我看衬你……”这时,六姨娘开口了。
     
      “这块才衬你呢。”林老爷的第十一个妾,芬姨娘立马把手上扯的,极不衬六姨娘的姜黄色绸布往六姨娘身上扔。
     
      这俩是冤家,开口必吵。
     
      “才衬你,你看你这般丑……”
     
      “你眼瘸了吧,衬的是你!”
     
      “你才瘸了!”
     
      “你瘸,你丑,你老妖婆!”
     
      “你才老,你才老!”年纪不小了的六姨娘被戳中痛点,快疯了。
     
      两姨娘这才掐了两句就扔下手中的布,往对方身上扑了过去,抓住对方的耳朵头发,很快撕打了起来。
     
      背景布一看,头都疼了,朝门口站着的丫鬟喊,“叫夫人,叫夫人!”
     
      不给她们找乐子,她们就天天拦她,跟她这小孩唉声叹气,活像他们林府是人间地狱似的;给她们找乐子,这还没一盏茶功夫呢就打上了,背景布觉得这家她是没法当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