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5章

第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此事,林大娘听了都气愤难平,更别说罗九这个当事人了。
     
      但罗九的事,着实不好办。
     
      林大娘不是今日才跟罗九成的朋友,罗九在罗家受欺负,她不可能无动于衷,她早去查过罗九的事了。
     
      但她这边探知查出来的消息是,此事跟罗夫人脱不了干系。
     
      想来也是,此事如若没有当家主母的默许,甚至怂恿,罗九在罗家岂会这般连奴婢下人都不如。
     
      庶子也是子,他好歹也是罗老爷的种。
     
      林大娘从林家的耳目这边得知,罗九的亲娘当年是以美貌著称的小商贩之女,出身一般,但年仅十五就被罗老爷一台轿子抬进了府里,罗老爷在她房里乐不思蜀,专宠她一人,她很是风光了一段时日,但好景不长。
     
      她被抬进府那时,罗夫人就已怀有身孕,据说某夜罗夫人肚子疼,差人去叫罗老爷过来,罗老爷沉醉在温柔乡里不愿过来,此夜,罗夫人不巧流了孩子。
     
      此后,罗老爷眼前很快出现了新的美人,罗九的娘很快失宠。
     
      这其中就有罗夫人的手笔,新的美人就是她找来的,罗夫人很是有一些本事。
     
      这些年里,罗老爷的妻妾总是维持一定的数目,这不是罗老爷不喜新厌旧,而是旧的不见了,新的代替上去了。
     
      这些不见了的姨娘生的孩子都放在了罗夫人膝下养,如罗大公子就是。
     
      也因如此,这事林大娘觉得有点棘手。
     
      罗家是个很有野心的家族,每一代罗家家主为了扩充田地都喜欢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暗地里埋了不知多少人的尸骨,罗老爷不是个很把人命当事的人。
     
      从已探知的消息来看,林大娘甚至觉得就罗夫人处理后院的手段,这罗老爷对其可能不仅是默许,甚至还是支持的。
     
      要不然,罗夫人也不能一直稳坐后院,膝下叫她娘的孩子越来越多。
     
      罗九母子不招罗夫人待见,罗九还能苟活至今,林大娘也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
     
      但罗九跟她求救了,她不可能不帮。
     
      昔日她被父母抛弃,她的朋友会连小时候的压岁钱都掏出来帮她;有朋友家人不理解朋友帮她的行为,朋友赌气离家出走还不忘把银行卡给偷出来。林大娘曾被友情厚待过,这一世,旧日朋友可能不会再重逢了,但她还是会记着他们继续前行,珍惜新的友情。
     
      林大娘跟罗九交友,林老爷是知道的,但他也跟林大娘说过,对于罗九,她只能尽绵薄之力,过了,那就是两家家族之间和她一生的问题了。
     
      林大娘不是真是个孩子,她胖爹的话,她是明白的。
     
      她尚且还有林家,胖爹作为后盾。罗九则不然,一旦出点事,无人救无人疼的他性命必休。
     
      一直以来,她帮罗九也都是透过很多道手进行。哪怕是送罗九件御寒保暖的衣服,也都是外面刷了几道锅灰,外表看着破破烂烂旧得不成形,再叫外面林府私底下的人吩咐罗府收买的人进行。
     
      她的每件事都做得迂回小心,林大娘曾经觉得就是罗九本人,都未必知道她曾帮过他很多次。
     
      但现在,林大娘知道,罗九是知道的。
     
      父亲一病,她就没去罗家了。罗家娘子邀她去赏梅赏雪,她都没时间去,过年也没过去拜年,是管事带了礼品去的。
     
      林大娘操劳家事,过年只吩咐了下面的人给罗九送了件冬衣,当是过年礼物,而罗九的信,就是通过给他送衣的人的手传出来的。
     
      罗九是聪明的。
     
      但就是聪明,林大娘更为忧虑。
     
      聪明人比一般人敏感得多,逼到极致,比普通人更绝决。
     
      林大娘怕她出手慢了,她这世交的唯一一个好朋友就没了。
     
      ——
     
      林大娘走得快快,丫鬟们紧跟了两步,才跟上她。
     
      “大娘子你慢点,这雨才停,路上湿着呢。”
     
      林大抬脚,转道上了湿湿的石梯上上面的长廊,打算从干得不见一滴雨的长廊回她的住处。
     
      小丫委屈翘嘴,“大娘子,我是怕你摔着了。”
     
      “快点。”见丫鬟拖拖拉拉,忙着回去问她们事情的林大娘干脆牵了她的手。
     
      小丫刹那眉开眼笑,回握大娘子的手,“诶。”
     
      又回头招呼别的姐妹,“你们快点,别走得比大娘子都慢。”
     
      一下子,她就又趾高气昂了起来。
     
      大鹅冲她扮鬼脸:“知道大娘子宠你。”
     
      “小鬼,你等着,回屋就收拾你。”看她还顶嘴,小丫朝她点着指头,眯眼道。
     
      “小丫姐姐……”
     
      “这法子不好使了,没用。”
     
      “嗬嗬嗬嗬,好好笑,大鹅姐姐你又没说过小丫姐……”笑点很低的小鹅,大鹅的亲妹妹很不给亲姐姐面子地大笑了起来,其笑声之大之畅快,实在不像是一个姑娘家。
     
      听着她们一路嬉笑着斗嘴,林大娘也是快要翻白眼了。
     
      她哪个都没少宠,不宠,哪会任由她们胡来。
     
      她胖爹不止一次痛心疾首地说她不会管教下人了。
     
      ——
     
      林大娘想把罗九从罗家捞出来,让罗九远走高飞。
     
      这不仅需要一个非常详密的计划,善后也很费功夫,而且,她还得跟罗九见一次,说服罗九才行。
     
      她心里隐隐约约有些担心,罗九这次可能是打算跟罗家鱼死网破。
     
      他在罗家受的罪太多,亲娘又死了,如果他下定了决心,说服他不报仇而是远走高飞并不容易。
     
      林大娘本来打算潜入罗家跟罗九谈这事,谈妥之后就带他出来,但风险太高,她老爹还躺着,她现在也不能出事,想来想去,让罗九出来是最好的办法。
     
      罗九如果不同意,只要他出来了,林大娘也有办法让他回不去。
     
      “信送出去了?”一回自己的屋,小丫刚给她解披风,林大娘就问。
     
      大鹅嘴说不过小丫,但身手极好,她又是林家在外耳目的领头人的女儿,从小在其父身边耳濡目染,为人谨慎,林大娘要是找胖爹在外面的人帮忙,现在都是派大鹅出去行事。
     
      “送出去了。”大鹅忙道。
     
      林大娘点了下头。
     
      “我跟我哥说了,让他盯着点,一有回信,就赶紧回我们这边。”大鹅又道。
     
      林大娘的身边人,一个个都是林宝善从小精挑细选到身边的,大丫忠憨;小丫机灵;大鹅小鹅身手好;大素小雅是孤女,两个都是兔唇女,只要女儿养着她们,这两个人能跟女儿一辈子。
     
      “大娘子,我把银票兑回来了,找的小全哥兑的,小全哥问都没问就给我兑了,人可好了。”大丫喜滋滋地道,忙把兑的那一百张的二十两、五两的银票和一小袋小碎银,一袋铜钱从先前拿回来的匣子中拿了出来。
     
      “小全哥……”小丫一听,似笑非笑地看着大丫,“他当然话少了,他是老爷给大娘子备的陪嫁帐房,以后是要跟着我们的。”
     
      大丫莫名脸红,讷讷道:“是,是吧,我知道了。”
     
      “臭丫头,”见小丫连自己堂姐都不放过,林大娘拉了小丫到自己身边,盯了她一眼,“不许欺负大丫。”
     
      “我才没有,”小丫哼哼,还斜眼看大丫,“有人的春心动了哟……”
     
      大丫脸蛋红得像红屁股,结巴着解释,“我,我,我……”
     
      “你再说话!”见大丫臊得盯着地上团团转,都不敢看人了,林大娘扬手作势要打小丫。
     
      小丫笑着躲过,“大娘子,我不说了,我不说了行吗?你别打我。”
     
      得力的丫鬟性子太跳脱活泼,林大娘也是心累,她才是小孩好吧?该无忧无虑的人是她啊。
     
      “你们呢?”林大娘转首看向大素小雅。
     
      “嗯!”大素小雅嘴巴连着,她们会说话,但说得不太清楚,也很不爱说,大娘子一问,大素先是重重点头,小雅就靠近林大娘,悄悄把找的车把式那家说的放给林大娘说了。
     
      “他们愿意走的,以后也会视罗九公子为主,大娘子放心,他们还让我给大娘子说,大娘子的大恩大德,他们来世再报了。”
     
      林大娘摇了下头,不置可否。
     
      车把式一家有个疯女,不知被谁奸污,疯女有孕突然生出了个孩子,自此,这家就不得安宁,就连邻居小儿都会前去他家门前辱骂,林大娘那天傍晚因城中自家米店走火出门探看,遇上了被一群人踢打的疯女。
     
      疯女蜷缩在地上不动,任人欺负,驻足观看的路人没有人阻拦,反把路堵得水泄不通,林大娘的马车一时过不去,家丁打探消息回来才知道是路人在“惩罚”不重贞节的疯女,听说已把人打得耳朵里都流出血来了。
     
      林大娘听着委实看不过去,等她的马车往后退了一段路后,让家丁带着跟随她来的护院去救一下疯女。
     
      只是救得太晚了,疯女跟疯女肚下护着的孩子都死了,护院们只来得及把疯女母女的尸首送回她父母身边。
     
      她也没救活人,只是动了个嘴皮子把人送回去,省得那群疯狂的人最后连母女的尸首都不放过。
     
      车把式老夫妻俩现在日子也不好过,那些人把他们的女儿外孙女都杀了,不仅没罪不说,他们的左邻右舍还打算要把他们赶出他们那间小屋子,仅因为他们不是当地人,是外地过来讨生活的外地人。
     
      他们没活路,就找上了帮过他们一次的林大娘。
     
      林大娘一直没直言说要帮,只是罗九的事一出,她需要有人一路照顾罗九,就想着让这两人跟着罗九离开也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